辽宁海城:牌楼镇政府被指非法出售耕地数百亩 - 独家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 >

辽宁海城:牌楼镇政府被指非法出售耕地数百亩

  《法律与生活》杂志社记者 盛学友

  1月22日上午,《法律与生活》记者从辽宁省海城市委宣传部获悉,海城市纪委、监察委对海城市牌楼镇人民政府涉嫌非法转让土地问题进行调查,调查结果出来后,将会依纪依法对有关问题和有关责任人进行问责和处理,涉嫌犯罪的将移送司法机关追究刑事责任。

  海城市纪委、监察委调查牌楼镇人民政府涉嫌非法出售包括镁矿资源和800亩耕地在内的农用地问题,起因于一位叫王丽萍的下岗女职工的实名举报。

  王丽萍:花巨款买的矿场被镇政府偷摸卖了

  辽宁省鞍山市所辖的海城市,位于辽东半岛腹地,矿产资源丰富,在中国中小城市科学发展综合实力百强县排名中,连续4年居第10位。

  海城素有“世界镁都”、“滑石之乡”美誉。菱镁储量26.4亿吨,占全国的61.8%,占世界的四分之一。滑石储量1亿吨,品质世界之最。辽宁80%的菱镁开采和50%的菱镁加工企业聚集在海城。

  隶属于海城市的牌楼镇,位于海城市东南15公里处,不仅田野肥沃,且特产富饶,拥有矿藏20余种,其中滑石、菱镁最为丰富,总储量在15亿吨以上,且以品位高、质地好而闻名中外。

  海城市富饶的矿藏,让很多人走上富裕之路,也让有的人因此而贫困潦倒。

  从鞍钢附属企业原料总厂下岗后开美容院、原本生活殷实富足的王丽萍,东凑西借买了一处镁石场,引发一场纠纷,至今六、七年了,也没得到妥善解决,一分钱的补偿或者赔偿也没有拿到。如今,44岁的王丽萍,一贫如洗,生活潦倒,靠打工艰难度日。

  “那天,我领着买矿的人到山上去看矿,才知道我这个矿场被牌楼镇人民政府偷摸给卖了,眼看要到手的600万元为此成了泡影!”王丽萍向《法律与生活》记者说这些时,眼圈发红。

  1998年2月18日,海城市牌楼镇代家沟村村民杨玉辉,花4万元承包了村东山坡的一个镁石场,和村委会签订了合同,承包期100年,在承包期内可以转让。

  “当时签订合同,是经村民代表大会讨论通过的。”杨玉辉说,他承包这个矿场后,村里给他办好了采矿许可证,那个时候,有证就可以开采,采矿证有效期也没有特别规定。

  后来,因为资金不足,杨玉辉开采不下去了,将矿场包括开采权转让给了王丽萍。

\
杨玉辉的代家滑石矿税务登记证

  \
1993年的采矿证

\
  1996年11月5日绘制的代家沟滑石场地形地质草图

  2003年4月28日,杨玉辉与王丽萍签订《转让协议》,约定,杨玉辉将1998年2月28日与代家沟村签订的承包镁石场合同书的全部权利义务转让给王丽萍。

  同时,杨玉辉将承包后自己投资的海城市牌楼镇代家沟滑石矿(包括全部资产)也一并转让给王丽萍。转让金额共计20万元。

  协议签订后,王丽萍很快支付了全部转让款。

  王丽萍告诉《法律与生活》记者,上述两矿相邻,矿藏包括镁石、滑石、石灰石。矿产储量较大,价值不菲,“至少上亿元”。当年,在这个矿场的山上,杨玉辉还种植了很多果树。

  为了能够尽早采矿,王丽萍卖掉家里的房子,凑了30多万元,卖掉经营多年的美容院,凑了20多万元,又向亲朋好友借了30多万元。一年多后,花掉了70多万元。采矿证也没办下来。

  为了不让土地闲置,王丽萍又东凑西借了几十万元,铺设了道路并在矿场山上栽种了枣树、葡萄等果树苗。

  为了这个镁石矿,王丽萍债台高筑,丈夫埋怨她“放着好日子不过净瞎折腾”,后来,矛盾不断升级,最终离了婚。

  2010年7月27日,王丽萍的妈妈去世了,对她打击很大,而采矿手续又一直办不下来,“心里很烦”的王丽萍,觉得“生活没啥意思”,决定卖掉这个矿,“好好享受生活得了”。

  2010年11月,有个从事建筑装修的人,名叫李玉,他要买王丽萍这个矿,并到矿上看过几回,“山上有草、树、葡萄秧”,李玉说,“一开始谈的价格是1000万元,后来谈的是600万元”。

  2011年春天,李玉准备找人勘测,再一次去山上看的时候,却发现有人在推矿山,他问那些人为什么推山,一个叫乔冠的人告诉他,是牌楼镇政府委托他们推山的,“我打算报警,他们让我们去找镇政府”,李玉如是说。

  乔冠也承认,他在2011年春季组织有关人员推山。

  2014年1月2日上午,李玉、乔冠等人来到王丽萍承包的矿山,对当年乔冠带人到王丽萍承包的矿山上拆扒情况进行实地指证,李玉到现场指认了当时其与乔冠谈话的现场及拆扒现场,乔冠对此予以认可。

  乔冠是海城市新亚聚昌矿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亚公司)的雇员。后来,说了实话的乔冠,没有在新亚公司上班了。

  王丽萍说,海城市牌楼镇人民政府将包括其镁石矿在内的土地卖给了新亚公司,“我和杨玉辉一点儿都不知道政府征地的事情”。杨玉辉证实了王丽萍的说法。王丽萍找新亚公司理论,老板赵世昌告诉她,“我们花钱买的土地,有问题找牌楼镇政府”。

  牌楼镇政府未经审批多卖土地131亩?

  海城市规划建设了辽宁(海城)菱镁新材料产业基地,并分别在海城开发区规划建设了菱镁新材料加工园、在牌楼镇规划建设了菱镁制品加工园(以下简称代家工业园区)。

  为了代家工业园区的规划与发展,代家沟村被整体搬迁。其中,新亚公司便是入驻该园区的一个企业。

  2011年8月23日,牌楼镇人民政府和新亚公司签订代家工业园区入驻企业项目协议书(以下简称项目协议书),牌楼镇人民政府将代家沟村121500平方米的土地“出售”给新亚公司,新亚公司在2011年5月1日前交付每平方米150元总计1822.5万元人民币的购地保证金,用于解决园区内居民搬迁、土地整理等工作。

\
\
\
牌楼镇人民政府与新亚公司2011年8月23日签订的土地合同

\
  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行政裁定书部分内容

  多次与牌楼镇人民政府交涉无果后,王丽萍于2011年10月26日将牌楼镇人民政府与新亚公司告上法庭,要求法院判令二被告签订的山地转让合同无效、赔偿经济损失500万元。后来,该案不了了之。

  2014年6月24日,王丽萍将海城市人民政府诉至鞍山市中级人民法院,请求判令海城市人民政府对涉案土地批复违法。一审判决驳回其起诉。王丽萍提出上诉。

  2016年5月17日,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维持了一审判决。

  这起行政诉讼,王丽萍虽然败诉了,但她了解到以下两个事实:

  第一,牌楼镇人民政府“先暂后奏”,在辽宁省人民政府作出批复之前,就提前把土地卖给了新亚公司。

  辽宁省人民政府作出批复的时间是2011年9月7日,而牌楼镇人民政府却于半个月前的2011年8月23日签协议将土地卖给了新亚公司。

  牌楼镇人民政府将土地卖给新亚公司一年后的2012年8月23日,海城市国土局才与该公司签订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合同。

  海城市国土局签订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合同一个星期后的2012年8月30日,海城市人民政府才作出批复,同意将省政府批准的这块土地的使用权出让给新亚公司。

  第二,牌楼镇人民政府未经审批将耕地和矿产资源在内的131亩土地卖给了新亚公司。

  辽宁省人民政府作出批复,同意将代家沟村宅基地2.4694公顷、街巷用地0.9466公顷,合计3.4160公顷集体土地征为国有。

  也就是说,依据项目协议书,牌楼镇人民政府未经批准擅自将耕地和矿产资源在内的8.734公顷(合131.01亩)农用地卖给了新亚公司。

  王丽萍认为,牌楼镇人民政府越权超面积出售农用地,属于滥用职权,侵犯了其合法权益。“国家的法律、法规在牌楼镇政府咋就不好使呢?牌楼镇领导的胆子咋这么大呢?”

  土地出售给新亚公司系提前“量身定做”?

  《法律与生活》记者注意到,在2011年8月23日牌楼镇人民政府与新亚公司签订项目协议书一年半前的2010年2月4日,赵世昌以个人名义,就开始给牌楼镇财政所缴纳拆迁补偿款项了。2011年3月18日,以新亚公司名义,缴纳了剩余款项。

\
赵世昌2010年2月4日、4月8日缴费收据

\
  新亚公司2011年3月18日缴费收据

  2010年2月4日、4月8日、6月2日、6月3日、9月16日、12月21日、12月30日,赵世昌个人缴纳了8笔款项共计1347万余元。

  2011年3月18日,交款人由赵世昌变为了新亚公司,一共缴纳了7笔款项共计近500万元。

  截至2011年3月18日,赵世昌及其新亚公司交齐了项目协议书所约定的购地保证金1822.5万元。并缴纳了相关税费。

  赵世昌交完购地保证金5个月后的2011年8月23日,牌楼镇人民政府于与新亚公司签订项目协议书。

  那么,新亚公司是什么时间成立的呢?

  《法律与生活》记者查阅有关资料发现,新亚公司成立于2010年11月1日,注册资金100万元,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兼总经理为赵世昌。

  赵世昌持股60%,监事赵乾杰持股40%。2016年8月10日,持股人员由赵乾杰变更为胡春风,监事职务的胡春风持股40%。赵世昌持股比例和职务未变。

  新亚公司经营范围包括生产加工镁制品及经销铁粉、铁矿石、滑石制品、钾长石、钠长石、石英砂等。

  以上事实说明,在签订项目协议书一年半前甚至更早,牌楼镇人民政府就已经决定将代家沟村121500平方米土地出售给赵世昌了。赵世昌个人提前缴纳了购地保证金。土地不能出让给个人。赵世昌设立了符合菱镁制品园区招商企业要求的新亚公司。

  《法律与生活》记者从海城市国土局了解到,代家沟村这块土地的使用权,未经招投标,而是挂牌出让。对于记者提出的“土地挂牌时有哪些企业参与竞买”问题,海城市国土局未提供任何答案。

  后来,《法律与生活》记者在网上搜索上述土地使用权出让公告,却在江苏省的盐城房产网(又名GO房网),搜到了这个挂牌出让公告。

\
\
海城市国土局在江苏盐城房产网发布的土地使用权挂牌出让公告

  海城市国土局于2011年12月19日在盐城房产网《土地市场》栏目对代家沟村34160平方米工业用地进行挂牌,挂牌起始价923万元。

  新亚公司顺其自然地摘牌,缴纳了最低价位的土地出让金923万元。

  2012年8月23日,海城市国土局与新亚公司签订了土地出让合同。

  王丽萍说:“牌楼镇政府卖这块土地,感觉是提前‘量身定做’的,老觉得背后有一只手在推动这个事儿!”

  涉嫌滥用司法权力的方式为镇政府取证

\
至少对4位村民做了这样的询问笔录

  在法院审理王丽萍诉牌楼镇人民政府和新亚公司签订的山地转让合同无效、赔偿经济损失500万元案件期间,海城市人民检察院驻牌楼镇人民政府检察室主任葛宗雄和牌楼镇司法所所长蒋克,于2013年9月27日将数位证人叫到海城市公安局牌楼派出所做笔录,采用办理刑事案件的方式,对至少4位证人进行询问,并形成询问笔录,为被告牌楼镇人民镇政府取证。

  葛宗维、蒋克的这种做法,“属于滥用司法权力”,王丽萍告诉《法律与生活》记者,“有关部门应该严肃处理”。

  没办到采矿证不等于镁石没有经济价值

  法院审理上述案件期间,原被告双方同意调解,法庭作出一份王丽萍实际损失计算表,按照两种计算方法,王丽萍的损失合计分别为2634320元、2709920元。后来,调解未果。

  “要不是牌楼镇政府非法卖地,我这个镁石场早就以600万元价钱卖了。”王丽萍告诉《法律与生活》记者。

\
王丽萍说这都是优质镁石

\
​ 王丽萍在她承包的镁石矿前五味杂陈 

  对于牌楼镇人民政府提出的没有采矿证问题,王丽萍说:“我没有办下来采矿证,只能说明我不能去开采,但这并不等于我这个镁石场不具有市场经济价值。有能力办到采矿证的人,开采这个镁石场,可获上亿元利益”。

\
李铁军家的耕地被严重破坏

\
  李铁军、王波夫妇和王丽萍一样相信总有说理的地方

  和王丽萍的遭遇一样,代家沟村村民李铁军和妻子王波也损失惨重,他们在很多年以前就和村委会联办滑石场,“存储的80多吨块状滑石、130多吨滑石渣子,被新亚公司拉走了”,王波嗓门很高,声音洪亮,“再加上毁掉了我家的耕地及出行的道路,造成将近20万元的损失。如果不是我们以死抗争,我家耕地全得被毁!”

  新亚公司土地违法被处罚款

  王丽萍认为,牌楼镇人民政府未经审批将包括耕地和矿产资源在内的土地非法出售给新亚公司,也是破坏耕地的一种违法行为。

  “镁石加工企业获得镁石资源在内的土地后,再以所谓整理土地建设厂区的名义,非法开采矿石,加工后出售牟利。这等于不用办理采矿手续,不用花成本,或者花极少的成本,就可以获得更多更大的利益。”王丽萍说。

\
海城市人民法院执行裁定书

  《法律与生活》记者查询得知,对新亚公司土地违法问题,海城市国土局曾于2010年9月20日作出过处罚决定,但不知道何故,处罚决定第一项内容6年来一直未能执行。将近6年后的2016年3月9日,海城市人民法院根据海城市国土局的申请作出执行裁定书,准予执行该处罚决定第一项内容。

  2017年10月17日下午,《法律与生活》记者从海城市国土局执法监察大队获悉,他们已经对新亚公司进行了罚款处理。

  2017年10月中旬,《法律与生活》记者到新亚公司采访时,没有找到该公司总经理赵世昌,在其公司办公室给他多次打电话,他也没接。之后,记者将电话号码留给赵世昌的儿子,请他父亲在方便的时候给记者回电话,但是,赵世昌一直没有回记者电话。

  2月2日下午,《法律与生活》记者拨通了新亚公司总经理赵世昌的电话,他这次接听了。为此,记者对他进行了采访。

  赵世昌告诉记者:国土局罚了好几十万呢,但记不清为啥处罚了。王丽萍反映的那些问题,我没什么责任,我是合理合法招商来的。有事找政府,政府能说清楚。我没破坏耕地,也没破坏镁石场。我买多少地,也记不住啊,不知道包不包括王丽萍的地?花多少钱买地,也记不住了。我是意向性用地。咱也是种地的,啥也不懂,稀里糊涂。政府的事,咱也整不明白。政府把我招来,现在政府也不管了,谁管呀?没人管!铁打的衙门流水的官儿,把咱糊弄过来就没人管了,现在招商不都这回事呀?!

  记者问赵世昌:“你们企业项目到现在建完没有?”

  赵世昌回答:“现在也没建成呢。”

  “那不是赔本了吗?”

  “赔本就赔呗,跟着政府感觉走呗,政府叫咋样就咋样呗。”

  王丽萍反映的牌楼镇人民政府违法出售代家沟村数百亩耕地及其镁石场在内的131余亩土地等问题,也引起了海城市纪委的高度重视。海城市纪委、监察委正在调查,目前尚未作出答复。《法律与生活》杂志社将继续予以关注。

  王才亮:以罚代刑损害法律权威

  其实,牌楼镇人民政府违法卖地问题,早就被新闻媒体曝过光。最高人民检察院所属《方圆》杂志社的记者实地调查后采写的报道《辽宁海城:失地农民指工业园区违法破坏耕地2000余亩》,至今还能在网上搜到。

  上述报道载明,牌楼镇代家沟村原有居民239户,人口998人,土地面积2038044 平方米(合203.8044公顷或3057.066亩)。

  《方圆》杂志社记者当时从海城市人民政府发布的资料上查到,代家工业园区规划面积5平方公里,一期工程的代家沟区域累计整理土地2.5平方公里(合250公顷或3750亩)。

  代家沟村村民当时向《方圆》杂志社记者投诉称,代家沟工业园区共占用他们村高达2000多亩耕地,而且在圈占土地过程中,村民没有见到过任何相关文件及上级批复,也没有召开过村民会议。

  代家沟村包括2000亩耕地在内的全部土地被征用是否都有合法审批手续?《方圆》杂志社记者到其2013年9月2日发稿时也没有得到海城市国土局答复。

  按照《方圆》杂志社记者发表的报道,代家沟村2000多亩耕地,未经审批就非法出让,且被违法占用、破坏,如果情况属实的话,将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

  2017年10月中旬,《法律与生活》记者采访代家沟村委会主任刘乃强时,他拒绝提供全村耕地和基本农田的面积,理由是牌楼镇人民政府领导同意并给他打招呼才可以讲,“没办法,我也得听领导的”。

  其实,刘乃强讲与不讲,代家沟村的土地台账、国土部门耕地红线图及卫星地图影像所记载的耕地面积,是谁也改不了的。

  按照接受《法律与生活》记者采访的原代家沟村居民提供的保守数字来计算,代家沟村耕地面积至少也有800亩(合53.3公顷)左右。除此之外,还有镁石、滑石、石灰石等丰富的矿产资源。

  原代家沟村居民告诉《法律与生活》记者,这些耕地大都种植玉米、大豆等农作物,并享受国家粮食直补。代家沟村整体搬迁后,包括耕地在内的所有土地,全部变为了工业用地。

  根据《土地管理法》第四十五条规定,征收“基本农田”、“基本农田以外的耕地超过35公顷的”、“其他土地超过70公顷的”土地,由国务院批准。

  根据有关批文等相关资料、《方圆》杂志社记者的报道以及王丽萍所反映的问题,牌楼镇人民政府将代家沟村未经审批的土地出售给新亚公司等工矿企业使用,擅自改变农村土地性质,涉及到“非法转让、倒卖土地使用权罪”、“非法占用农用地”、“非法采矿”等诸多法律问题。

  全国律协行政法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法学院兼职教授、中国建设管理与房地产法研究中心执行主任、著名律师王才亮认为,有关官员应该被追究刑事责任。

  《刑法》第二百二十八条规定:“以牟利为目的,违反土地管理法规,非法转让、倒卖土地使用权,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非法转让、倒卖土地使用权价额百分之五以上百分之二十以下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非法转让、倒卖土地使用权价额百分之五以上百分之二十以下罚金。”

  “该案出现了以罚代刑的问题,而且有关官员未被追究刑事责任的原因之一可能是犯罪主体是镇政府”,王才亮律师分析认为,“政府法人犯非法转让、倒卖土地使用权罪就可以免责吗?不是!”

  对《刑法》中有关涉及土地犯罪的条款了如指掌的王才亮接着说道,《刑法》第二百三十一条规定:“单位犯本节第二百二十一条至第二百三十条规定之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本节各该条的规定处罚。”

  其实,《土地管理法》早就有规定,该法第七十三条规定:“买卖或者以其他形式非法转让土地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土地行政主管部门没收违法所得;对违反土地利用总体规划擅自将农用地改为建设用地的,限期拆除在非法转让的土地上新建的建筑物和其他设施,恢复土地原状,对符合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的,没收在非法转让的土地上新建的建设物和其他设施,可以并处罚款;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法给予行政处分;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王才亮对《法律与生活》记者说,海城市牌楼镇这些问题说明有关部门在实际工作中没有严格执法。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的立案标准很清楚,牌楼镇人民政府的行为早已超过了“以牟利为目的,违反土地管理法规,非法转让、倒卖土地使用权,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应予追诉”的非法转让、倒卖基本农田五亩以上的;非法转让、倒卖基本农田以外的耕地十亩以上的;非法转让、倒卖其他土地二十亩以上的;违法所得数额在五十万元以上的标准,当地司法机关应该依法追究相关人员的刑事责任。

  “有关企业违反土地管理法,未经依法批准,非法占用耕地、林地等农用地,改变农用地用途,造成耕地、林地等农用地大量毁坏的,涉嫌构成非法占用农用地罪,根据《刑法》第三百四十二条规定,应当依法对涉案单位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直接责任人员追究刑事责任。”王才亮说到这里,又补充说:“如果未办理采矿证非法开采矿产资源,违反矿产资源法,依据《刑法》第三百四十三条规定,也将涉嫌构成非法采矿罪、破坏性采矿罪。”

  记者手记:国家严厉查处土地违法行为

  1月26日,人民网发布消息,国土部联合农业部、国家统计局联合发布新修订的《省级政府耕地保护责任目标考核办法》。该办法要求坚决守住18.65亿亩耕地的红线。红线包括数量,也包括质量。守住耕地的红线,才能保证粮食安全,才能保证国家安全。

  近年来,地方各级国土资源主管部门主动作为,动真碰硬,加大执法查处力度,查处了一批违法征地、违法占用耕地、擅自改变土地农业用途、违法开采矿产资源、侵害群众权益等案件。

  就在《法律与生活》记者写这篇文章的时候,1月31日,国土资源部又通报了8起国土资源违法案件查处结果,包括河北省邯郸市谷子门业有限公司违法占用临漳县香菜营乡董庄村168.46亩土地(耕地166.44亩)建设厂房案、重庆市綦江区扶欢镇人民政府违法征收东升村128亩土地(耕地112亩)建设石膏综合利用项目案、安徽省凤阳县大山建材有限责任公司在官塘镇大刘村大山越界开采建筑用石灰岩矿案等案件。其中,政府及有关部门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有关直接责任人被依纪依法处理,涉嫌犯罪者被依法移送司法机关追究刑事责任。

  此前的2017年11月,国土资源部向社会通报了山西省朔州市朔城区委、区政府违法批地占用农村833.1亩土地(耕地693.4亩)建设西山壹号和蓝天农场项目案、湖南省长沙市宁乡县人民政府违法批地占用花明楼镇炭子冲村227.643亩土地(耕地108.6亩)建设花明国际幸福城和安湖改扩建等项目案、广东省佛山市钟某等人非法开采陶瓷土案等9起案件。其中,政府及有关部门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有关直接责任人被依纪依法处理,涉嫌犯罪者被依法移送司法机关追究刑事责任。

(责任编辑:亦小编)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