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桐梓:谁把抵押房卖给了棚户区居民? - 独家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 >

贵州桐梓:谁把抵押房卖给了棚户区居民?

本刊记者 / 张翼羽 陆承剑

  “桐梓县土地房屋征收中心(以下简称桐梓县征收中心)在采购棚户区住房时,违法处置了“夜郎·尚 河城”项目已被抵押的69套房屋(其中有二十多套房屋已被法院查封),导致69套房屋住户至今无法 办理产权证。同时,作为债权人的中国长城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贵州省分公司(原中国长城资产管理公司贵阳办事处,以下简称长城资产贵州分公司),即使有法院判决书在手,也无法有效地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并面临着严重的经济损失。”2017年8月,一纸来自贵州省遵义市桐梓县的材料寄到了《法律与生活》杂志社。

  棚户区改造是我国政府为改造城镇危旧住房、改善困难家庭住房条件而推出的一项民心工程。如 此好事,为何多方对此提出异议?记者赶赴遵义市采访调查。

\

涉案房屋宣传广告
 

  无力还款,以房抵押

  2013年至2014年,长城资产贵州分公司先后从贵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遵义分行(原遵义市商业 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遵义分行)受让了后者对遵义昊昌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昊昌公司)享有的两笔债权,并与昊昌公司进行了债务重组。

  为了保障重组后债权的实现,2014年6月19日,长城资产贵州分公司、昊昌公司及其他相关方签订了《债务重组协议》。该协议约定:为保证长城资产 贵州分公司全部债权本金及相应利息的实现,昊昌 公司以其位于贵州省遵义市桐梓县溱溪南路与长征南路交叉口的“夜郎·尚河城”整体项目的在建工程、 36780平方米的土地使用权和后续修建的在建工程 为1.7亿元债务提供抵押担保。以上抵押物于2013年12月27日在桐梓县不动产登记事务中心办理了抵押登记。

  由于昊昌公司在规定期限内未能还款,2016年4月25日,长城资产贵州分公司向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贵州高院)提出财产保全申请。2016年5月3日,贵州高院作出民事裁定:冻结或者查封、扣押昊昌公司以及刘世芬、刘星、秦雯、刘欢的银 行存款约2.12亿元或相应价值的其他财产。

  2016年5月6日,贵州高院向桐梓县不动产登 记事务中心下达了《协助执行通知书》,请其对“夜 郎·尚河城”在建工程项目下D栋58套、E栋49套、F栋57套、G栋共计建筑面积22519.62平方米中的20套房产予以查封,查封期限为2016年5月6日至2019 年5月5日。

\

2016年10月12日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的民事判决书
 

  2016年10月12日,贵州高院判决,昊昌公司 在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偿还长城资产贵州分公司债务1.7亿元及其利息,长城资产贵州分公司对“夜郎·尚 河城”在建工程房产和昊昌公司位于溱溪南路与长征南路交叉口的国有土地使用权在拍卖、变卖后所得价款享有优先受偿权。

  紧接着,贵州高院指定该案由遵义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遵义中院)执行局执行。2017 年4月20日,遵义中院向桐梓县征收中心下达了《协助执 行通知书》,请其冻结昊昌公司“夜郎·尚河城”商品房采购款,冻结金额以2.5亿元为限,自2017年4月20日起至2020年4月19日止。

  抵押房屋竟成了棚户区住房

  事情至此,长城资产贵州分公司和昊昌公司或许有了双方都满意的结果,可事实并非如此。2015年5月13日,桐梓县人民政府采购中心向昊昌公司发布了《中标通知书》,昊昌公司中标桐 梓县西门片区棚户区改造采购安置工程。随后的6月1日,桐梓县征收中心与昊昌公司签订了《商品房采购合同》,采购“夜郎·尚河城”383套房屋。

  长城资产贵州分公司表示,根据桐梓县征收中心出具的《政府采购棚户区选房73套》、桐梓县征收中心与被拆迁人签订的《拆迁补偿安置协议》以及昊昌公司与被拆迁人签订的《商品房买卖合同》、接房 证明、收据等材料可知,桐梓县征收中心向昊昌公司 采购的房屋中有69套是属于长城资产贵州分公司 已办理抵押登记的抵押物,且其中24套抵押房屋是在贵州高院查封之后被采购的。

  “昊昌公司将这69套抵押房屋出售给桐梓县征收中心时并未告知我们,而且桐梓县征收中心应该知道这些房屋是被抵押的。”长城资产贵州分公司项 目组表示。

  长城资产贵州分公司代理律师随即表示,根据《物权法》第一百九十一条第二款规定“抵押期间,抵押人未经抵押权人同意,不得转让抵押财产,但受让人代为清偿债务消灭抵押权的除外”以及《担保法》第四十九条第一款规定“抵押期间,抵押人转让已办 理登记的抵押物的,应当通知抵押权人并告知受让人转让物已经抵押的情况;抵押人未通知抵押权人或者未告知受让人的,转让行为无效”,昊昌公司的出售行为应该被认定为无效。

  “这69套房屋里面还包括在桐梓县征收中心采 购之前就已经被法院查封了的24套房屋。”长城资 产贵州分公司代理律师接着说,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第44条规定:“被执行人或其他人擅自处分已被查封、 扣押、冻结财产的,人民法院有权责令责任人限期追回财产或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对于长城资产贵州分公司的说法,桐梓县征收中心主任一边摆手一边表示,在征收房屋时,考虑的是楼盘的合法性及是否具备预售许可的条件。而对楼盘是否有债务问题,他们确实不了解、不清楚。而且,从他们的角度看,也无法掌握这个情况。

  征收中心主任还表示,在其组织的房源中,昊昌公司是唯一一家出现问题的。群众签订购房合同、装修入住后,征收中心才了解到有房屋涉嫌抵押的情况。之前,他们也向昊昌公司了解过房屋是否涉及法院查封、抵押担保、质押等情况,但昊昌公司的回复 是没有。

  对征收中心主任的说法,长城资产贵州分公司代理律师表示,根据《桐梓县西门片区棚户区改造采购安置招标公告》看,政府明确表示,采购必须是“无抵押、冻结、查封、权属纠纷等情况”的。这表明桐梓县征收中心作为政府职能部门对所采购的安置房 应该也必须进行调查,“桐梓县不动产登记事务中心也属于桐梓县人民政府职能部门,调查起来应该很容易的”。

\

会议纪要

\

债务重组协议
 

  执行进入“死循环”

  2016年,很多群众已入住了“夜郎·尚河城”小区的房屋,但他们至今未能拿到房产证,还与昊昌公司工作人员发生了多次冲突。桐梓县信访部门对此事进行了多次调解,但问题未能解决。

  为此,2017年6月17日上午,在桐梓县人民政府办公室内,由桐梓县人民政府法制办牵头,桐梓县人民政府副县长和政府办副主任、桐梓县人民法院执行局局长、桐梓县征收中心主任、昊昌公司刘世芬和刘星、中国长城资产贵州分公司项目组及律师团队一起参加了一个协调会议。在会议上,桐梓县征收中心主任表示,遵义市中级人民法院和他们形成了一个基本共识:若长城资产贵 州分公司先对“夜郎·尚河城”69套房屋进行解封解押,桐梓县征收中心就可以将剩余的1000多万元采购款支付到法院指定的账 户上,以用于支付昊昌公司拖欠长城资产贵州分公司的款项。随后,征收中心主任向记者提供了遵义市中级人民法院案件承办法 官的电话,表示记者可以向承办法官核实相关共识。但在随后的采访中,承办法官并未就此事回复记者。

  对于这样的共识,长城资产贵州分公司则予以拒绝。该分公司项目组成员无奈地说:“桐梓县征收中心采购的房屋是我公司的抵 押物,还包括法院查封的房屋。(他们)不给我公司支付钱款,我无法解押、解封。征收中心的购房款既没有交给法院也没有交给昊昌公司,但拆迁安置户已经住进去了。征收中心说没支付的购房款只 有1000多万元,可之前开会时(他们)说有2900多万元,况且我们的69套抵押房屋就价值3200多万元。”

  长城资产贵州分公司项目组成员向记者出示了昊昌公司曾向长城资产 贵州分公司出具的函和承诺书,请求长城资产贵州分公司将208套房屋解押以便政府采购,并承诺用该采购款偿还拖欠长城资产贵州分公司的债 务。可在采购完成之后,昊昌公司未兑现承诺,并未支付给中国长城资产贵州分公司任何款项。而且,昊昌公司还多次将其已抵押给中国长城资产贵州 分公司的房屋私下出售。

  “昊昌公司多次失信,我们无法再信任他们。而昊昌公司实际控制人刘 世芬也曾明确表示,即使征收中心把款打到法院执行局的指定账户,她也会申请将该款用于优先支付工程款及民工工资,而非用于偿还长城资产贵州分公司债务。”长城资产贵州分公司 项目组成员表示。面对昊昌公司拒不支付欠款还私 自处置抵押物的做法,长城资产贵州分公司项目组成员表示,他们向遵义市中 级人民法院申请,对昊昌公司投资开发的“夜郎·尚河城”A栋、B栋住宅进行查封,委托有资质的中介机构对昊昌公司的公司账目进行司法审计,将刘世芬和 刘星等人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限制其高消费、限制其出境。但法院尚未采 纳他们的申请。

  随后,记者与昊昌公司刘世芬联系采访事宜,可她在询问记者是谁之后,便 以“你打错了”为由挂断了电话。

  昊昌公司不支付长城资产贵州分公司欠款,桐梓县征收中心表明要求长城资产贵州分公司先解封解押69套房屋后才把剩余的房屋采购款打进法院账上,长城资产贵州分公司为维护权益又无法在收到该69套房屋采购尾款前予以解押、解封房屋,这个案件陷入了“死循环”。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