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拉手仲裁”,缘何成为虚假诉讼的接盘者 - 独家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 >

“手拉手仲裁”,缘何成为虚假诉讼的接盘者

  《法律与生活》杂志社记者 李云虹

  2018年1月2日下午,一场关于完善虚假仲裁撤销途径及法律救济的研讨会如火如荼地进行。

\
研讨会现场

  在这次会议上,原全国人大法工委民法室副主任、巡视员扈纪华,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肖建国,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研究员、法学博士朱巍,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公司法与投资保护研究中心副所长、硕士生导师王军,中央财经大学法学院副教授、法学博士后董新义,北京市蓝鹏律师事务所律师庞理鹏,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殿学、张雪峰、刘志民、王朝勇以及谌江涛等人,针对虚假仲裁以及虚假诉讼等问题发表了各自的观点与看法。

\
与会专家学者合影

  三份仲裁,令企业坠入债务怪圈

  在现实生活中,恶意串通等虚假仲裁现象显现,且案件中的利害关系人的合法利益很难得到保障。大连王庆玉案,便是此类案件中的典型案件之一。

  王庆玉是大连市人大代表、大连玉璘海洋珍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玉璘公司”)的创始人。据其介绍,他经营的海洋养殖企业曾是东北地区的明星企业,资产高达十几亿元。2007年12月12日,王庆玉与王振国实际控制的大连金海扬帆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海扬帆公司”)签订了《增资扩股协议书》,进行融资。双方约定,如玉璘公司未能上市,则由王庆玉回购股份。但由于2008年的金融危机,公司暂停上市。而后,玉璘公司被起诉到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诉讼标的为8620万元。该院查封了玉璘公司和王庆玉本人的财产,高达10亿多元。

  据王庆玉介绍,当时,公司虽然有不少欠款,且自己不控制公司,但公司有大量的资产,其中最大一笔债务达2.6亿元,且有抵押。按照正常情况,公司的资产足够偿还所欠债务。但是,随着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不断拍卖,他发现,公司的债务在不断增加,资产在不断流失。直到现在,公司的债务也没有还完。

  王庆玉的代理律师王殿学、庞理鹏和张雪峰律师均表示,玉璘公司一直偿还不完债务的主要原因是三份虚假仲裁。其中,有两份增加了1亿多元的债务,有一份使公司的2.6亿元抵押物被转移,且无法用来偿还债务。

  在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查封了玉璘公司的全部资产后,王振国以小股东的名义控制了玉璘公司。

  2009年9月7日,玉璘公司与金广集团签订一份《工程承包合同》,涉及工程款7296万余元。大连市仲裁委员会于2010年12月9日作出裁决书,认定合同有效,确认了7296万余元的债权。2010年12月1日,玉璘公司和金广集团签订了第二份《工程承包合同》。大连市仲裁委员会认定合同有效,确认了3947万余元的债权。

  对于上述两份合同以及后续的仲裁过程,王庆玉并不知情。王庆玉的代理律师王殿学等人在翻阅案卷中发现,与其他仲裁不同的是,这两起仲裁没有任何实质争议。虽然金广公司提供的证据并不充分,但玉璘公司全部认可,并且愿意支付高达57万余元的仲裁费,玉璘公司选择支付高额的仲裁费,而未与金广集团协商。

  随后,两份裁决纳入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执行范围,并开始执行。在执行案卷中,律师并未发现两份合同涉及工程的实际施工痕迹。

  除了上述两份仲裁外,另一份仲裁则涉及玉璘公司与新玉麟公司之间的买卖合同。这份买卖合同的标的是玉璘公司所属七块海域下的全部海底资源,买卖标的额为1663万元。据律师了解,该买卖标的物全部被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查封,且其中四块海域的海底存货存在抵押的情况。据了解,其抵押时的评估价值为2.6亿元。在这一次事关买卖合同的仲裁中,双方同样没有争议。

  据此,本案的三位代理律师一致认为,此三份仲裁属于虚假仲裁,并向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不予执行的申请。但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并未理会。

  直到2017年12月11日,大连市仲裁委员会向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致函,称其作出的三份仲裁存在当事人恶意仲裁的违法行为,建议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涉及此三个案件时中止执行或不予执行。

  据悉,这是全国首份由仲裁委员会作出的承认当事人存在恶意仲裁的文件。目前,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已中止执行该三份仲裁裁决。

  仲裁程序,成为虚假诉讼的接盘者

  早在20世纪50年代,我国建立了与国际惯例相一致的涉外仲裁法律制度。1995年9月1日,我国《仲裁法》正式施行。自此,伴随商事法律制度的不断完善,我国仲裁事业进入了发展快车道,仲裁机构的数量、案件的受理数量以及案件标的数额,均居世界前列。

  在仲裁事业高速发展时,伴随而生的一些制度方面的缺陷开始显现。其中,有关虚假仲裁如何撤销、相关利害当事人如何寻求法律救济等问题引起了专家学者的关注。根据现行《仲裁法》的规定,在我国,仲裁生效后只能通过双方当事人在半年内申请撤销。目前,在立法上并无不撤销仲裁的有效途径。

  对此,原全国人大法工委民法室副主任、巡视员扈纪华坦陈,在现行的法律体系内,并没有对于虚假仲裁的救济途径,案外人只能在法院强制执行时提出异议。

  据扈纪华介绍,早在2012年《民事诉讼法》修改时,已经有专家学者意识到了虚假仲裁。“手拉手去仲裁”“手拉手去诉讼”的现象,在经济发达地区呈逐年上升趋势。对此,法律不能无视这种现象。于是,有了第三人撤销之诉的规定。当时,有专家学者建议,把仲裁和调解的虚假情况一并规定在此,后来由于各种原因未能实现。所以,目前我国没有明确的法律规定给予利益受侵害者救济途径。

  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仲裁法学研究会常务理事肖建国认为,在王庆玉案中,从目前证据材料看,初步认为虚假仲裁可以成立。

  在肖建国看来,“虚假仲裁越来越猖獗的一个重要原因是,虚假仲裁缺乏有效的法律规制而变得特别有利可图”。肖建国表示,由于仲裁程序封闭等原因,使得虚假仲裁更易于泛滥,且难以有效规制。此外,近些年《民事诉讼法》从立案到审判、执行,整个程序环节对虚假诉讼严防死守,导致过去大量出现在民事诉讼中的虚假案件不得不转移战场,仲裁程序成为虚假诉讼的接盘者。“但现行法律法规并没有明确规定案外第三人能申请撤裁”。

  肖建国表示,目前,在最高人民法院正在起草的相关司法解释中,因为学者的强烈建议,有望出现第三人撤销仲裁裁决的相关规定。

  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民事诉讼法研究会会长张卫平教授认为,执行法院在执行过程中的错误行为与玉璘公司的财产损失之间有因果关系。

  据记者了解,王庆玉已经开始着手准备向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国家赔偿,涉案数额将超过10亿元。

(责任编辑:亦小编)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