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伤的亲情:18岁少年刀刺父亲 - 独家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 >

受伤的亲情:18岁少年刀刺父亲

本刊记者/ 张翼羽  特约撰稿/ 胡 卿
 

\
       
       2017年11月6日14时,一起儿子刺伤父亲的案子在北京市石景山区人民法院开庭。法庭的旁听席座无虚席。旁听者有一个共同的身份——学生家长。
 
        14时30分,庭审正式开始。公诉人和一名头发花白、体型偏瘦的中年人一起进入法庭,后者是被告人小强的父亲李郁。随后,现年18岁的小强在两名法警的带领下走进法庭。小强身高约1.8米,体型偏瘦,肩微微前倾,稍显稚嫩的脸上没有过多的表情。
 
        随着案件的开庭审理,一起令人费解的儿子拿刀刺伤父亲致重伤的案件被还原了。
 
        儿子:这样他就不能反抗我了

       2017年5月22日8时左右,李郁一家人吃完早饭后,李郁的妻子王静送小儿子去上学。回家后,王静叫大儿子小强去刷碗。小强没有答话,直接摔门出去了。过了一会儿,王静外出买菜。对于早晨发生的这些事情,李郁并未在意。他像往常一样,走进卧室找到一本书,又走回客厅,躺在一张小床上看书。
 
        李郁不知道的是,其实小强出门后并没有走远,而是在自己家门口的楼梯间待着。正是在这一段时间里,小强做了一个让自己后悔的决定——要给父亲一点儿颜色看看,“我爸说要赶我走,还总骂我。我感觉他不想让我活了,我要让他以后不再这样说我”。为达目的,小强去附近商店买了一把折叠刀。
 
        买完折叠刀,他却没有勇气回家直接面对父亲,而是在楼梯间待着。在犹豫要不要回家的时间里,他看到母亲走进了下楼的电梯。他觉得这是一个机会,“如果爸妈都在家的话,我爸打我时,我妈会帮着我爸。这样,就算我有刀,也打不过他们”。此时,小强在脑海里盘算着,自己可以先拿折叠刀扎父亲的胳膊或者腿部。这样,父亲就不能打自己了。
 
        思忖片刻后,小强怀揣着折叠刀走进了家门。

      李郁也看见小强进了门,但父子间并未对话。小强先是在客厅的餐桌上拿了杯水喝,然后走进了自己的卧室。过了一会儿,他又在餐桌旁喝了一杯水。当他瞟到躺着看书的父亲时,有了新的想法:“扎他的胳膊和腿部没用,他还是能打我。折叠刀不大,用刀扎肚子可以避开要害,不至于出人命。电影里面,人的腹部被刀扎了之后,一般都会失去移动的能力,这样他就不能反抗我了。”下定决心后,小强一边走向父亲,一边把折叠刀拿了出来。
 
       “我爸应该是看到我拿刀了,他说‘你干什么?’”小强供述说。
 
       看到父亲把书放下,欲从床上坐起来,小强感觉自己又要挨打了。于是,他手握刀朝着父亲的肚子迅速地扎了下去。看着被扎后的父亲挣扎着要起身,小强赶紧拔出折叠刀,拼命向门外跑,顺着楼梯一直跑到了地下车库,接着又跑到小区别的单元门里,躲了起来。
 
       当天13时左右,小强才从小区西南口的大门跑出去,一路跑到附近的肯德基餐厅。他点了些吃的,边吃边把手机掏出来。刚一开机,他就收到了母亲发来的两条短信,说李郁生命垂危,让他赶紧跟家人联系。小强没有勇气回家,把手机关机后,便在大街上溜达。
 
        22时左右,小强偷偷地返回居住的小区。但他没敢回家,而是在别的单元门里就地睡了一晚。
 
        第二天8时左右,小强打开手机后看到父亲发给他的信息,让他去自首。“当时我想,一直躲着也不是办法,早晚也要被抓,而且躲得很累,我就想回家去休息。”怀着这个想法,小强回了家。见家里没人,他就在客厅的小床上睡着了,直到警察前来敲门。警察从小强的左侧裤兜里搜出了凶器—— 一把折叠刀。
 
        父亲:不要追究他的刑事责任

       直到被抓,小强都不清楚父亲的伤情。

      李郁被扎伤后,最初感觉伤口很疼。他的第一反应是起身去追儿子。但追了几步,他看到儿子跑出家门了,就没有再追。这时,他的伤口越来越疼,还一直出血。李郁就用手捂着伤口走到卧室,在床上躺下后给妻子打了电话: “你赶紧回来,小强把我扎了,买个创可贴。”

       吓坏了的王静急忙往家里赶,进屋后就看到丈夫在床上躺着,一只手按着腹部还在流血的伤口。
 
        王静见卧室的床上和客厅的地上都是血迹,她给李郁做了简单包扎后,拨打了120急救电话和110报警电话。10 分钟后,警察来了。过了一会儿,急救医生赶来,将李郁送往了医院。被急救车拉走时,王静看到丈夫闭着眼睛、喘着粗气,已经有点儿神志不清。
 
        经诊断,小强的那一刀致使李郁腹部开放性损伤、肝脏贯穿性损伤、后腹膜及肝胃韧带破裂、右肋弓部分断裂、失血性休克,损伤程度为重伤二级。
 
        李郁身体好转后,警方对他做了笔录。在问到他对此事的处理态度时,李郁表示:“发生此事,我和小强都有责任。他这样做不对,但我平时对他的教育方式也有问题。小强才刚满18岁,我还是想原谅他,再给他一次机会。这次的事对他也是一个教训,能让小强受个教训,就不要追究他的刑事责任了,以免耽误他的人生。”他还表示,自己平时经常教训儿子: “经常批评他懒,还时不时说等他到了18岁就不养他了,案发前晚也说了不养他的话。”
 
         庭审过程中,李郁也是如此表达了自己的想法。

       他还反思道: “平时我很少和他(小强)沟通,所有时间都用来研究我的书画了。遇到问题时,我比较粗暴,也没有想过怎么教育他的问题。”

       在庭审的大部分时间里,李郁都是右手握成拳头放在下巴处或者双手环在胸前放在桌子上,眼睛盯着桌面,静静地听着。

       在公诉人提出对小强实施缓刑建议后,审判长问李郁是否同意。李郁停了几秒,没有立即给予回答。审判长又追问了一次,李郁说:“同意。”
 
        父与子:当庭表示谅解与承担

        “小强总是沉溺于手机游戏和电脑游戏,什么家务都不干,和家里人几乎没有沟通交流。李郁就是看小强处处不顺眼,经常训斥他。我也偶尔训斥小强,但是李郁说得更厉害。”庭审时王静说。对儿子,她有些无奈。庭审结束后,她坐在一旁默默地擦眼泪。“懒”,正是李郁夫妻都认可的对小强的评价。小强对此也认可。
 
        庭审中,审判长一度想走进小强的内心以探知他的想法。最初,小强回答问题时总在走神,后来他才慢慢地道出了自己对父亲的种种不满。小强表示,父亲一直在北京做个体生意,自己从小就跟着父亲,直到初中二年级结束后,才被父母送回老家的学校读书。“小时候,父母老是打架,他们无缘无故地大动肝火,对我也是无缘无故地发火。”小强表示,这种情况已持续十多年了。
 
        在老家求学期间,小强和父母只有在放假期间才见面。高二以后,小强就不想再上学了。2017年2月,他再次来到北京和父母一起居住。到北京以后,他去了一所学校学习游戏背景制作。
 
        对于自己的户籍地,小强已经“记不清了”。对于小自己八九岁的弟弟的年龄,他也表示“记不清我弟弟什么时候出生的。弟弟出生后,我与家里的矛盾越来越大”。他认为父母要照顾弟弟,没有时间和精力管自己了。当谈到与父母的关系时,小强叹了一口气说道: “就是普通的关系,我和我妈关系还行,和我爸没有聊天的空间。”他也理解父亲承受着很大的压力,毕竟作为外乡人在北京生活,全家的主要经济来源都依靠父亲。小强说,除了学习问题,平时自己和父亲并没有什么矛盾。
 
        “有一次,我躺在床上睡觉,他(李郁)说我拿他的钱,用棍子把我后脑勺打了一个洞,很大一个洞。”小强突然提高了语调说。他在法庭上说话的声音一直都很小,旁听人员要仔细听才能听清楚其讲话的内容。或许这件事一直是他的一个心结。

       庭审时,在场的人都好奇,案发当天,李郁到底做了什么,使儿子做出如此过激的行为?小强只是一再表示, “很难听的话。前一天晚上和当天早上,(他)无缘无故地骂我,我的心情很低沉”。“无缘无故”这个词,在话不多的小强嘴里出现了多次。
 
       “前天中午,李郁说‘等他学完电脑就滚出家,再别回来’。当时,小强也听到了这句话,但是没有什么反应。因为平时李郁总是说这样的话,也总是训斥小强,他们父子间的关系不是特别好。我觉得小强是因为压抑了长时间的心里怒火爆发了,所以把他父亲扎了。”王静说, “他(小强)觉得自己做什么都做不好。”

      小强表示,当时自己就是想,“让他不要骂我,不要赶我走”。但是,当知道刺向父亲的那一刀有多严重的时候,他表示“对自己做事不计后果有些后悔”。

       他还表示自己年纪小,希望法律从轻处罚。

       在审判长的提示下,小强给父亲鞠了一躬。随后,审判长宣布休庭。这时,旁听席上传来了断断续续的抽泣声、叹气声,有些家长红着眼圈,静静地擦拭着眼角。这期间,李郁一直看着手机,表情严肃。
 
        再次开庭,陪审员问了小强一个让人印象深刻的问题:“你认为在困难时,谁会站在你身边?” “没有人。”小强小声地回答。旁听席上再一次传来了叹气声。
 
        庭审将近结束时,审判长对小强提了三点要求:“改掉自己的一些毛病,建立责任心,约束自己的行为。”小强点了点头表示愿意。转过头,审判长对李郁说:“你作为父亲,多承担一些。”李郁点了点头。

       法院经审理后,一审判处小强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
 
       宣判结束后,一如走进法庭时一样,小强径直走出了法庭的大门,父子间并未对视。
 
      一次庭审,或许难以完全消除李郁父子间长时间以来形成的隔阂。但是,从儿子向父亲鞠躬的那一刻起,他们应该都有了深刻的反思。从父亲谅解的行动中,小强应该感受到父母对自己的关爱。
 
        庭外篇:

       庭审结束后,审判长、旁听席上的家长们、李郁夫妇并未立即离开,而是围在法院专门请来的心理咨询师旁边。心理咨询师列举了与孩子进行有效沟通的事例,并演示了角色互换,让父母现场感受一次被他人指责、责备甚至谩骂的心情。最后,心理咨询师说: “希望家长能通过此次庭审吸取教训,要注意跟孩子的沟通方式,要理解孩子的心情,不要一味地责备。” (文中人名均为化名)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