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玉航:行政诉讼症结解题人 - 独家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 >

殷玉航:行政诉讼症结解题人

何照新 
 
\
(殷玉航:行政诉讼,诚信严谨,以个案推动法治进步。)
 
  不同的律师对于案件会有不同的代理方案。然而,案件效果却因律师办案策略不同而大相径庭。律师如何在纷繁复杂的案情中抽丝剥茧找到最有利的办案思路,考验着律师的能力和水准。
 
  殷玉航是北京京润律师事务所(以下简称京润所)的合伙人,一名行政诉讼专业律师。在记者与他交谈过程中,他的脑中恍若布满了环环相扣的行政诉讼解题公式。对于不断陷入困局的行政案件,他总能在第一时间找到突破口,顺利解题,赢得各方认可。
 
        踏入律师业的山东汉子
 
  山东省菏泽市是殷玉航的出生地。古语有云:“与善人居,如入芝兰之室,久而不闻其香,则与之化矣。”身为山东汉子,殷玉航骨子里透露着家乡人豪爽的特质。
 
  年少时,殷玉航立志做一个文能定国、武能安邦的人物。基于此,殷玉航在填报高考志愿时选择了军校。然而,事与愿违,因为视力不佳,殷玉航被刷了下来。这之后,殷玉航将高考志愿转向法律专业。记者问其原因,殷玉航爽快地答道:“我认为学法律能明辨事理,上能为国分忧,下能为民伸冤,是不错的选择。”
 
  大学毕业后,殷玉航通过司法考试,在山东老家取得法律职业资格证。从代理第一起案件起,他便得出“律师接受当事人的委托,只有用心做好工作,才能对得起自己的职业”的结论。
 
  至今,殷玉航还记得,他代理的第一起案件是一件离婚案:一对小夫妻结婚没有多长时间,男方提出离婚并向女方索要3000元彩礼钱。初入法庭,殷玉航心里自然紧张,但当法官宣布开庭后,他集中精力思考案子的具体问题,不安情绪随之消失。最终,这起案子以调解结案,殷玉航的细心工作得到了当事人的认可。此后,殷玉航积累了大量的实践经验,执业能力稳步提升。
 
  殷玉航在山东执业四年后遇到了发展瓶颈,“明明可以在法律上据理力争的案件,受人脉关系影响导致办案效果并不理想”。面对不尽如人意的现实环境, 2007年,殷玉航怀揣着5000元离开家乡,搭上了开往北京的列车。
 
  到了北京之后,殷玉航在法院旁边的一家律所执业,一干就是三年。与大多数律师一样,此时的殷玉航什么类型的案件都接,做了一名“万金油”律师。随着专业细化的趋势,殷玉航也时刻思量如何转变自身定位,向专业律师方向发展。
 
  不过话说回来,对于“万金油时代”的律师工作,殷玉航也充满着感激之情: “律师专业的定位需要综合知识进行铺垫,如果没有先前阶段的积累,那么在专业方向中的办案思路也无法达到纵横捭阖、进退自如的状态。在这一点上,命运是公平的,且总是青睐那些努力而勤奋的人。”
 
  2010年,得益于默立贤律师的引荐,殷玉航走上了行政诉讼的专业道路。随后,他又认识了张志同律师。2013年2月,北京京润律师事务所成立。如今,殷玉航已成为京润所的合伙人。他说这要感谢多年来一直陪伴他成长的诸位合伙人的知遇之恩。
 
  在京润所从业的七年时光里,殷玉航从一名普通律师成长为行政诉讼土地征收专业律师中的佼佼者,他所取得的成绩并非一朝一夕之功。
 
        获得尊重是对律师的最大肯定
 
  自执业以来,殷玉航办理了数以千计的案件,“诚信敬业,精益求精;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是他恪守的执业理念。在办案过程中,殷玉航不仅赢得了当事人的信任,而且还收获了行政机关及司法机关的认可和尊重。
 
  在记者采访殷玉航过程中,他提及武汉市民朱某诉某区政府违法强拆一案饶有趣味。这起案件引发的系列诉讼历时三年,案情跌宕起伏。当时,朱某家所在区域因为项目征地被纳入征地范围,该区域有100多户居民涉及拆迁,80~90户居民已经签署了拆迁协议。朱某的家在楼房顶层,他在顶层阁楼中饲养着信鸽。
 
  因对拆迁协议不满,朱某并未签字。然而,由于朱某拒绝签字,使朱某家的生活发生了巨变:当地街道办事处等部门为了让拆迁工作顺利进展,常常到朱某家劝解。朱某为了让妻子免受各方骚扰,与妻子办理了离婚手续。后来,朱某的房子被区政府鉴定为危房,继而被拆除,连带放飞了朱某心爱的鸽子。这些变故,让朱某身心俱疲。
 
  2012年,朱某专程找到殷玉航,希望他能帮助自己维权。殷玉航迅速对案件进行梳理,找到案件的症结所在,制订出行之有效的代理方案。
 
  殷玉航考虑到朱某的房屋面临拆迁,需要对拆迁的合法性进行确认,即对拆迁许可证合法不合法进行判断。而拆迁许可证的办理需要几个前置条件,其中应具备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的立项批准文件。殷玉航经过仔细查看材料发现,政府提供的立项批准文件是一份财政拨款文件。
 
  在法庭上,武汉市国土资源和规划局作为颁发拆迁许可证的单位,一口咬定该文件是立项文件。于是,在殷玉航的指导下,朱某又转而起诉该立项文件违法。在起诉立项文件一案中,在该立项文件上盖章的三个单位均认为此文件不是立项的批准文件,与武汉市国土资源和规划局的陈述明显矛盾。由于原、被告双方均不认为争议的文件是立项批准文件,法院作出驳回朱某起诉的裁定。在这份裁定书上,法院在事实和理由部分注明该文件不是立项批准文件。之后,殷玉航和朱某一同将裁定书交给审理拆迁许可证案件的法院。然而,法院仍出人意料地认定该拆迁许可证合法。这样的结果,将案件逼入了死胡同。
 
  与此同时,朱某的房子已被区政府拆除。当时,区政府为了规避行政裁决程序,称拆除朱某的房子“不是拆迁,而是拆危”,因为朱某家在楼房顶层,下边大多数住户已经搬走,每搬走一户,拆迁部门拆除一家。现朱某家悬空而立,经街道办事处提起危房鉴定程序,经管理部门鉴定朱某的房屋是危房,故区政府对朱某房屋进行了拆除。
 
  凭借多年的办案经验,殷玉航一下就发现了问题,即政府部门无权启动危房鉴定程序,且危房鉴定结果并没有达到拆除标准,以此对朱某的房屋进行拆除,无论在程序上还是在实体上均存在错误。随后,朱某对区政府提起了违法强拆诉讼。作为代理律师,殷玉航当庭向法官表明,拆迁和拆危在法律的定义上不同,拆迁是房屋和土地一并收回,而拆危程序不能将被拆迁人使用的土地收回,且不能排除原告在该土地上重建房屋的权利。最终,一审法院法官采纳了殷玉航的代理意见,判决确认区政府强拆违法。区政府上诉后,二审法院维持了原判。
 
  后来,经过国家赔偿诉讼,朱某在法院的调解下拿到了满意的赔偿款,并与妻子复婚。朱某拿着赔偿款,背着妻子偷偷买好了一处新房。一天,朱某蒙上了妻子的眼睛,将她带到新家。当朱某的妻子睁开双眼,眼前的新房让她惊喜连连。从此,朱某一家恢复了往日幸福的生活。
 
  朱某一案让殷玉航在当地赢得了口碑。如今,殷玉航代理案件的庭审,常常作为各地政府相关部门工作人员的培训学习内容。“做律师最高兴的事,是案子赢了,得到对手的认可。”说此话时,殷玉航眼神里流露的是满满的自信。
 
名律面对面
 
以个案推动法治进步
 
        记者:在“民告官”的征地诉讼中,您是如何引导当事人理性维权的?
 
        殷玉航:一起征地拆迁案件会涉及诸多方面。作为律师,我从来不希望自己的当事人进入一个怪圈,不要为了打官司而打官司,不要因为自身的拆迁事务而迈入纯粹斗士的行列;而要关注自己面临的实际问题,把事实纳入法律框架范围之内。在这个过程中,我也会对当事人进行一些心理疏导。
 
        记者:在您执业过程中,令您欣慰的事情是什么?
 
        殷玉航:非法征收阻碍了政府的法治进程。我认为,现阶段为争取合法权益挺身而出向非法征收说“不”的人,才是真正推动中国法治进步的基石,他们使“中国式拆迁”的法律制度逐渐得以完善。随着法治的推进和政府职能的转变,征地拆迁应当逐渐淡出历史舞台。当今,我们注定是成为推动历史车轮前进的那一点儿力量。比如,我在安徽代理过的一起案件中,当时地方政府没有实施原先已经批准的集体土地征地批复。时过境迁,政府又以之前的征地批复作为基础进行集体土地征收。但随着土地市场及房屋价格的变化,原先的补偿标准已无法达到现有的生活水平,且地方政府在实际操作中也因工作方式不当而使矛盾激化,最终引发诉讼。地方政府企图通过一纸搬迁公告对土地进行征收,当事人对此提起诉讼。几经波折后,搬迁公告终因没有法律依据而被法院判决撤销。该案在当地乃至全国均具有重要意义。此外,将个案中发现的问题梳理汇总,反馈给有关机关,有些疑难问题成为学者以及法官研究的议题,由此推动法律制度的完善,这也是让我欣慰的事情。
 
        记者:您认为,如今京润团队成为京城最具口碑、最具品牌、胜诉率最高的征地拆迁律师团的秘诀是什么?
 
        殷玉航:从京润所设立到现在,身边的同事你来我往,我与每位同事的接触都留下了宝贵的记忆。在我眼里,京润所不仅是一个单位,而且更像一个大家庭。因征收案件的性质,很少能由某一位律师单打独斗地完成整个代理工作,所以,绝大多数案件是律师之间合作完成的。接案、办案、结案的整个过程,单位的行政工作人员及律师助理都参与其中。关于案件的法律知识层面,律师之间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律师助理和行政人员无时无刻不在做好后勤工作,以保障案件顺利开展。在别的单位,或许绝大多数律师业务是竞争关系;而在京润,更重要的是合作关系。京润的每位同事都深知这一点,且都在自己的岗位上绽放自己的光彩。
 
  现在,京润所与中国社会科学院、北京大学法学院等高等院校紧密合作,与国内知名的行政法学界教授及时互通有无,从而使京润所在行政法实务上及理论上名列前茅。我想,具有为中国法治进程做有意义事情的共识,并持续为之不断努力前行,知行合一,是京润所持续发展的不懈动力。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