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破获绝密国防工厂数十名工人被毒倒的神秘案件 - 法治博览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法治博览 >

俄罗斯破获绝密国防工厂数十名工人被毒倒的神秘案件

        《法律与生活》消息,一位“才华横溢”的俄罗斯设计工程师在一家绝密国防工厂使用了一种名为铊的臭名昭著的有毒毒药,对两名同事进行了报复。
 
        才华横溢的弗拉迪斯拉夫·舒尔加(Vladislav Shulga),37岁,被称为“上帝派来的工程师”,因为升职的问题,他在老板的饮用水里加了铊——这是苏联时代使用的,被称为萨达姆·侯赛因的“首选毒药”。
 
       他扭曲的报复行为使他相要加害的人几乎毫发无损,但数十名无辜工人却遭受脱发和慢性病的折磨。

       据当地媒体报道,俄罗斯当局最初试图掩盖这起中毒事件.
 
       国防工厂的老板几乎没有受到铊的伤害,而他的副手却差点因为可怕的行为而瘫痪。
 
\
(弗拉迪斯拉夫·舒尔加想用铊来毒死受害者)
 
\
(舒尔加的数十名同事被留在医院)
 
\
(在这起令人震惊的事件发生后,一些工人需要打点滴)
 
        两个月后,舒尔加在逃离现场后再次使用了铊,当时他的汽车在塔干罗格与他所在工厂法律部门的律师的汽车相撞发生了车祸。
 
        律师Sagil Makhmudov,25岁,报了警,舒尔加采用了同样的伎俩,以伤害报复他。
 
        在一系列官方否认的情况下,这家位于塔甘罗格的国防工厂中毒事件被隐藏了几个月。
 
       大约在同一时间,前格鲁间谍谢尔盖·斯克里帕尔(Sergei Skripal )和他的女儿尤利娅(Yulia) 在英国被俄国化学武器诺维霍克毒死。
 
        国防工厂Beriev飞机科学和技术中心(Beriev Aircraft Science And Technology Complex)的绝望雇员上月公开发表声明,迫使当局严肃对待他们是铊受害者的担忧,并找到了投毒者。

      一位名叫Inna Aleinikova在法律部门工作的女性在视频中展示了她在可怕的中毒之后是如何秃顶的。“这是我的头发——现在只剩下这些了,”她说,“就好像你的身体已经失去了所有的皮肤——你不能碰它。”
 
\
(弗拉迪斯拉夫·舒尔加被描述为“杰出的”设计工程师)
 
\
(最初,这些疾病被分开治疗,但当局最终发现了一种模式)

        飞机设计师康斯坦丁·科列斯尼科夫(Konstantin Kolesnikov)——舒尔加老板的副手——在去年11月患病,被诊断出血液中铊含量过高,高出正常值150倍。
 
        在住院期间,由于心力衰竭和急性胃痛,他经历了临床上的死亡,在得到了医疗人员的帮助后捡回了一条命。
 
        他不能走路,失去了视力和头发。
 
       ​当地医生和官员否认铊中毒,甚至在独立检查证实了有30人受到舒尔加的攻击后。

       舒尔加服用了铊解药——并继续正常工作。
 
        警方调查了这些中毒事件后,舒尔加终于承认了,并在即将到来的审判中面临5年的监禁。
 
        他说:“我看到两个月前中毒的同事没有死,现在还活着。”“所以我做了一个小剂量,在法律部门的水里加入铊。”
 
        他的目标是使律师“中毒”,但实际上他又一次错过了目标——伤害到了其他同事。
 
\
(Inna Aley Nikova在工厂的法律部门工作,她在铊中毒后失去了头发)
 
\
(一名受害者坐上了轮椅)
 
      一些中毒的人仍然怀疑他们是否被告知了全部真相。她说:“在我们这个部门,坐在一面墙附近的人都是秃顶的。”“那些坐在窗边的人,都有自己的头发。”
 
       一些人怀疑舒尔加在空气中和水里下了毒。

       医生对中毒感到困惑,最初诊断为胃炎或轮状病毒——或者告诉工作人员他们身体健康,没什么问题。

        一份当地报道称,工作人员“对他们的症状没有得到适当检查感到愤怒,当局想掩盖并否认铊中毒”。
 
        经济学家塞尼娅·塞格斯(Ksenia Sergas)说,当她吸气时,醒来时会感到剧烈的疼痛。这些疼痛蔓延到她的背部和臀部。另一名受害者,已婚的母亲维克托里亚·莱贝登科(Viktoria Lebedenko)也有类似的症状。其他人其他人则出现恶心、呕吐和腹泻。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