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过年”希望渺茫,坐了33年牢的吴留锁苦盼案件再审 - 鹰眼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鹰眼 >

“回家过年”希望渺茫,坐了33年牢的吴留锁苦盼案件再审

编者按
 
  1984—2017年之间的33年,是河南省伊川县农民吴留锁被关押的时间。其中14年为超期羁押,剩余时间为服刑。
 
  吴留锁所涉杀人案存在严重问题:第一,当初曾因证据不足无法下判而对其超期羁押14年。后来做出“留有余地”的死缓判决;第二,一审法院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做出判决,吴留锁提出上诉后,作为二审法院的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在没有进行二审的情况下直接核准了死缓判决。
 
  由于吴留锁案高度疑似错案,自1998年以来,《法律与生活》杂志社曾六次为其鸣冤。现在,我们第七次为其发出呼吁——吁请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对该案有错必纠。
 
\
吴留锁的亲人来《法律与生活》杂志社反映问题
 
        被称为坐牢时间最长的人
 
  1984年,河南洛阳市伊川县一名男童遇害,警方将凶手确定为吴留锁,可他坚称自己没有杀人。现年63岁的吴留锁,已被关押了33年,其中有14年是超期羁押。
 
\
吴留锁
 
  从上世纪90年代末开始,刚入行不久的边记就开始接触并报道关注此案。如今三十多年过去了,吴留锁还在狱中从事他的囚徒生涯。
 
  边记边说了解到,吴留锁入狱之后,一直没有认罪,并不停地在申诉。因此,很少获得减刑的机会。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他的刑期将到2024年,前后将坐牢40年。
 
  有报道称,吴留锁是新中国建国以来坐牢最长的人。
 
  边记边说对此案在业界有广泛影响的《法律与生活》、《羊城晚报》等报刊进行了多次的报道,并引起了巨大的社会轰动,推动了全国范围内的清理超期羁押行动。
 
        此案疑点重重
 
  法学界对也此事广泛关注,综合知名法学家贺卫方等法律界人士的观点,认为吴留锁杀人案存在重大疑点。
 
  河南高院刑事裁定书称,“公安机关在王社利尸体头部东北15厘米处发现赤脚乳突纹线一片,经刑事技术鉴定,此足纹系吴留锁右脚掌内第一踱骨处乳突纹所遗留。”
 
  而这个证据,成为吴留锁“杀人”的唯一证据。值得注意的是,做出该份裁定的其中一位审判员胡烨,就是当年轰动全国的“赵作海”案主审法官。当年因赵作海一事,他被停职检查,调离审判工作岗位。
 
  吴留锁现在的代理律师称,围绕着“乳突纹线”出现了很多问题,“首先就是勘验时间,现场勘查笔录记载的时间是在1984年8月2日,该勘验笔录中还有死者尸体的照片,但死者王社利是在7月29日被杀,7月30日就做了尸检,为什么要在8月2日才勘查现场?”
 
  还有个细节,据当时的气象资料显示,王社利被害的当天晚上就开始下雨,第二天和第三天仍在下雨,最高降水量大约21.9毫米。
 
  侦查人员许道文在笔录中,也多次提到当时下雨的情况。他在笔录中称,作案工具上之所以没有指纹,是因为被雷阵雨淋了。
 
  “既然大雨能把作案工具的指纹冲掉,泥地上的‘乳突纹线’怎么保存的,而且卷宗中显示,纹路清晰,保存完好。”吴留锁的律师说,唯一可能就是所谓现场提取的乳突纹线也是伪造的。  
 
  死者父亲王怀斌表示,这枚乳突纹线之所以能保留,是因为一片豆叶,“我们这里的人,经常在玉米地里套种大豆,所以是豆叶遮住了雨水。”而“豆叶说”也出现在侦查机关的资料里。但这块地的主人表示,他不记得当年是否在地里种过豆子。
 
  “退一步讲,即便现场真的有豆叶,仅凭叶子不足以使赤足脚纹保存完好。”吴留锁的律师表示,“要知道,不用说雨水冲刷,仅是积水的浸泡也足以使细微的乳突纹线灭失。”
 
  而吴家人更介意的是,法院对吴留锁“鸡奸未遂”的认定,在闭塞的乡村,这种行为是难以启齿的。“王社利已经死亡,遗体上既没关于被性侵的证据,也没目击者,怎么就确定鸡奸未遂?”吴留成说,“别说那时候,现在发生这种事,都是要遭雷劈的。”
 
  更加令人吃惊的是,律师还提供了三份证据以此证明案件的上诉问题被二审法院遗漏。
 
  这三份证据分别是:1999年1月3日的宣判笔录(在这份笔录上“当事人对判决的意见”一栏里赫然写着“有意见,我要上诉。吴留锁 99年元月13日”几个字);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1999)豫刑一复字第37号刑事裁定书”(裁定内容显示所裁定事项为“洛阳中院一审判处吴留锁死刑缓期两年执行”的内容,即死刑复核的内容为一审判决结果);当时关押吴留锁的伊川县看守所于1999年1月23日为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出具的“证明信”(证明吴留锁于1999年1月23日提出上诉,因当天是星期天,看守所递交上诉状时,法院无人接收,故上诉状延迟送达)。
 
  从上述三份证据显示的内容看,当初,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根本没有对吴留锁案进行二审——在没有进行二审的情况下,直接核准了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吴留锁的死缓判决结果。
 
\

\
 
  需要说明的是,律师提供的上述证据均出自案卷中的原始笔录,而这些笔录和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的“(1999)豫刑一复字第37号刑事裁定书”可以相互印证。
 
  《刑事诉讼法》第242条规定:“当事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近亲属的申诉符合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重新审判:(一) 有新的证据证明原判决、裁定认定的事实确有错误,可能影响定罪量刑的;(二)据以定罪量刑的证据不确实、不充分、依法应当予以排除,或者证明案件事实的主要证据之间存在矛盾的;(三)原判决、裁定适用法律确有错误的;(四)违反法律规定的诉讼程序,可能影响公正审判的。”
 
  遗漏了二审程序,属于违反了上述规定的第(四)项内容。换句话说,申诉人吴留锁的申诉符合该条第(四)项,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应当对案件进行重新审判。
 
        最迟春节前出结果
 
  从前年开始,此案再次被拉回公众视线,吴留锁的兄弟吴留成说,从去年开始,他们就盼着吴留锁能够出来回家过年,但是最终落空。
 
  据边记边说了解,河南省人民检察院于2016年3月15日发布了《刑事申诉中止审查通知书》,称吴留成(吴留锁的弟弟)不服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核准的(1999)豫刑一复字第37号刑事裁定书,向其检察院提出申诉,并于2016年2月25日受理。现因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对原判决、裁定调卷审查,根据《人民检察院复查刑事申诉案件规定》第六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其检察院决定中止审查,待中止的原因消除后,立即恢复审查。
 
\
吴留锁的家人最近一次去监狱探望吴留锁
  
  据吴留锁的家人介绍,他们曾多次和河南省高院取得联系,问吴案何时有结果。得到的答复都是“等等,等等,快了,快了”。最后一次是省高院相关工作人员告诉昨天他们:“元旦结果要是再不出来,春节前结果百分百出来!”在此之前,曾告诉他们,说最迟12月份出结果。
 
  对此,吴家人表示,他们不抱任何乐观。因为他们曾满怀希望,但等来的大多是“空头支票”。
 
  吴留成还说,在此期间,省高院的工作人员曾多次到洛阳、伊川等地调查当年的办案人员,并合他们接触过。但由于时间久远,当初的办案人员大部分已经退休,甚至已去世。
 
  吴贸锁入狱时邮票只有8分钱,现在涨到了一块二。吴留锁说自己已经完全与世界脱节了,手机和电脑他只是听说过,根本不会用,就连100元面额的人民币都觉得惊讶。
 
  他在信中说,“我确确实实是被冤枉的,一日不平反,我一日不停笔。”近日,吴的家人去监狱里看过吴贸锁。吴留锁告诉他们,现在眼睛已花,已经不能看清字,所以现在申诉也无法写了!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