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乌龙请柬,让新郎的真假妻子相逢婚礼现场 - 鹰眼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鹰眼 >

一张乌龙请柬,让新郎的真假妻子相逢婚礼现场

复林 法律与生活杂志
 
  2017年8月,南京市一家网络科技公司负责人吴勤因伪造国家机关证件罪被法院判处拘役三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千元。他伪造的证件为离婚证。自伪造此证开始,他把一个埋在心中的美梦变成了噩梦。
 
  2016年11月8日傍晚,江苏省扬州市一家大酒店的电子屏滚动出现一行红字——“恭祝吴勤先生、尤雯雯小姐双燕齐飞、永沐爱河”。鞭炮声中,新郎和新娘满面笑容迎接来宾。正当宾客满座、一对新人携手走向婚礼台时,一名女子带着众人强行拦住了新郎新娘的去路。这位女子是谁?她又为何大闹婚礼现场?在场宾客无一不想知道答案。
 
        老板出轨员工
 
  2001年,31岁的吴勤与汪红结婚。婚后夫妻俩与公婆一起居住在南京市溧水区。汪红温柔贤惠,两人的儿子在镇幼儿园上学前班。美满的家庭生活让吴勤有精力在南京市区打拼自己的一家网络科技公司。经过吴勤的数年苦心经营,公司渐具规模。
 
  2015年年底,公司欲招录一名文员,26岁的尤雯雯报名应聘。三年前,尤雯雯从南京一所三本院校毕业,一心想留在南京,却始终没有找到合适的岗位。吴勤公司的规模不大,公司招聘新人都由他亲自把关。当吴勤面试尤雯雯时,一下子被尤雯雯干净清纯的模样吸引,当即拍板录用尤雯雯。其实,吴勤另有心思:他对乡下没有工作的妻子百般嫌弃,除了每月回家两三次看看儿子外,他基本不着家。而新来的员工尤雯雯正符合吴勤心目中婚外情人的所有条件。于是,吴勤做起了拥有大学生情人的美梦。
 
  吴勤几次尝试与尤雯雯套近乎,然而,尤雯雯似乎有所戒备。一天,吴勤故意让尤雯雯加班。到了饭点,吴勤再次邀请尤雯雯一起吃火锅。尤雯雯则以与男朋友有约为由推托。事后,吴勤打探到尤雯雯根本没有男朋友。屡次受挫,让吴勤对尤雯雯更加欲罢不能。
 
  2016年5月11日,吴勤借口与客户谈业务,要求尤雯雯陪同前往。一大早,两人从安徽宿州乘火车到江苏徐州;当天下午,再由徐州乘火车到达安徽芜湖。晚上10时许,吴勤与尤雯雯入住芜湖市某酒店,每人一个房间。随后,两人一起出门吃饭。回酒店不久,尤雯雯因吃饭间饮酒不适在卫生间呕吐。吴勤在一旁照顾时,趁尤雯雯不备,将预先在网上购买的具有催情效果的药物放入尤雯雯的水杯,倒入饮料后骗尤雯雯喝下。之后,吴勤趁尤雯雯失去意识之际,与尤雯雯发生了性关系。
 
        造假骗娶新人
 
  次日早晨,醒来的尤雯雯发现自己与吴勤共卧一室,明白了自己的遭遇,急得大哭起来。吴勤害怕尤雯雯报警,一边猛抽自己耳光,一边指天发誓会回家和妻子离婚,然后娶尤雯雯为妻。
 
  尤雯雯的父母是江苏兴化的农民,固守传统观念。被吴勤骗走贞洁后,尤雯雯认为这事关名声,不愿声张。伤心地哭了一阵后,她说了一声“就当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便独自跑出了酒店。
 
  吴勤回公司后,既没有见到尤雯雯的身影,也没有被公安部门传讯,就打心里对尤雯雯充满了感激。吴勤本以为这次艳遇会无疾而终。岂料,两个月后,尤雯雯打来电话约吴勤见面。
 
  原来,尤雯雯回到老家兴化后,发现自己的月经没有如期而至。她用早孕试纸测试,发现自己可能怀孕了。又急又怕的尤雯雯将此事告诉了母亲。在母亲的陪同下,尤雯雯去医院做了妇科检查,确定自己已怀孕,且尤雯雯有贫血症,不适宜做人工流产。尤父闻知此事的来龙去脉后,当即拿出手机欲报警,却被尤母拦住:“报了警,女儿将来还怎么做人?看看有没有别的法子。”
 
  听完尤雯雯的叙述,吴勤悬着的心放了下来。吴勤连连表示自己真心喜欢尤雯雯,许诺立即回家与妻子把离婚手续办了,与尤雯雯结婚。然而,离婚并没有吴勤想的那么容易,妻子和家人均不同意二人离婚。当时,正值吴勤居住地拆迁。吴父以此威胁吴勤,若离婚,就不分给他家产。
 
  眼见自己的肚子大了起来,尤雯雯心急如焚;而吴勤离婚的事仍没有下文。“你再不离婚,我就不活了!”尤雯雯以死相逼,向吴勤发出了最后通牒。面对可能即将失去的家产和尤雯雯的不停催促,吴勤苦思冥想却束手无策。此时,公司副总李国献上一计:弄一张假离婚证试试,或许可与尤雯雯登记,好梦成真。
 
  为安抚住怀孕的尤雯雯,2016年9月20日,吴勤在网上搜索到制作假证者的联系方式,与对方谈好做一本假离婚证300元后,便将自己和汪红的身份信息提供给对方。三天后,一本加盖“南京市某区民政局婚姻登记专用章”的假离婚证快递到了吴勤手中。
 
  2016年9月25日,在尤雯雯的催促下,吴勤持该离婚证,与尤雯雯在扬州市某婚姻登记处办理了结婚登记。
 
        婚礼现场被拘
 
  尤雯雯和吴勤拿到结婚证后,尤家着手筹办婚礼。因害怕事情败露,吴勤执意不愿在南京办喜宴。“穿婚纱走进婚礼现场是每个女孩最憧憬的时刻,哪能不举行婚礼呢?”尤雯雯的反问让他无言以对。
 
  最终,经尤父同意,吴勤和尤雯雯决定在扬州举办一场回门酒。除了扬州老家的亲友,尤雯雯特地给几名大学同窗发了请柬。然而,让所有人想不到的是,无巧不成书,尤雯雯的一个室友不仅是南京市溧水区人,还与吴勤的妻子汪红是表姐妹。她看到请柬上新郎吴勤的名字时,心生疑惑,在微信上将请柬传给了表姐汪红。
 
  自吴勤提出离婚那天起,汪红一直怀疑丈夫在外面有了人。看到表妹发来的请柬照片,她遂与娘家人商量对策。汪父提议:“眼见为实,我们还是到现场看一看再说。”
 
  在结婚现场,汪红发现新郎果真是自己的丈夫,不由得怒火中烧。她向吴勤猛喝一声,箭步上前甩了尤雯雯一记耳光,撕扯新娘的婚纱,“贱人,偷偷摸摸倒也罢了,还公然嫁给别人的老公。” “你们已经离婚了,我为什么不能嫁?现在我们才是合法夫妻。”尤雯雯掩着火辣辣的脸庞连连申辩。见纸已包不住火,吴勤尴尬地向尤雯雯解释离婚证是假的。汪红的哥哥为阻止婚礼继续进行,当即打了报警电话。
 
  得知妻兄打电话报警,眼前的局面已经不可收拾,吴勤自言自语说:“完了,就等警察来处理吧。”片刻后,新郎吴勤未等走上红地毯,便被民警带到派出所。当天晚上,他如实供述了自己购买假离婚证的犯罪事实。
 
  案发后,公安机关扣押了伪造的离婚证。经扬州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鉴定,吴勤所持的离婚证上加盖的“南京市某区民政局婚姻登记专用章”印文与南京市某区民政局提供的“南京市某区民政局婚姻登记专用章(1)”真实印章印文不是同一枚印章盖印的。
 
  吴勤因涉嫌伪造国家机关证件罪被检察机关公诉至法院。站在法庭的被告席上,吴勤悔恨不已。他忏悔道:“我认罪悔罪,由于家中孩子需要抚养,十多名员工等着发工资,请求法院从轻处罚。”
 
  法院认为,被告人吴勤伪造并使用了伪造的离婚证,其行为已构成伪造国家机关证件罪,应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被告人吴勤明知他人报警,仍在现场等候处理,并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系自首,依法可以从轻处罚。虽然最终他被从轻处罚,但他的不轨行为不仅害了自己,也害了别人。(文中当事人均为化名)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