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海安:一起执结民事案件的非正常演变 - 鹰眼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鹰眼 >

江苏海安:一起执结民事案件的非正常演变

本刊记者/田红卫

        2017年4月,河北省泊头市人王铁军被江苏省海安县公安局民警从河北省沧州市带走。
 
        王铁军是一起终审判决已经生效的民事案件当事人。作为胜诉方,他在这起案件已经执行完毕一年以后,被败诉方所在地公安机关以涉嫌诈骗带走。至此,一起本已尘埃落定的民事案件,因为警方的介入演化成了一起“诈骗案”。
 
        有证据显示,警方在执法过程中有先抓人后立案等违法行为。专家指出,这是一起典型的公安机关插手经济纠纷案例。
 
        事件经过

       因江苏省海安县苏中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苏中集团)所承建的内蒙古建筑项目“东岸国际”工地施工需要,2009年3月20日,苏中集团下属工程项目部与河北省泊头市永盛建筑租赁站(以下简称永盛租赁站)负责人王铁军签订了一份施工设备工具《租赁合同》。截至2013年11月,苏中集团工程项目部拖欠永盛租赁站租赁费968306.98元、未退还租赁物价值578328元。
 
        2013年11月,永盛租赁站就欠款一事诉至河北省泊头市人民法院。
 
        2014年1月24日,被告苏中集团、苏中集团(蒙)2061第二工程项目部经河北省泊头市人民法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河北省泊头市人民法院经过审理后于2014年2月14日作出(2013)泊民初字第1842号《民事判决书》,判决被告给付原告租赁费968306.98元及返还租赁物或等值价款578328元。
 
        苏中集团不服一审判决,上诉至河北省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沧州市中院)。
 
        2014年6月26日,沧州市中院作出(2014)沧民终字第1303号民事判决书,载明“上诉人上诉请求,理由不足,本院不予支持。原审判决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之后,永盛租赁站向法院申请执行。经泊头市人民法院强制执行,上述款项执行完毕。
 
        按理说,这起普通的经济纠纷民事案件本应就此结束。然而,在经过河北省泊头市人民法院初审、河北省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生效并执行结案一年后,败诉单位苏中集团30804 项目负责人王俊生却于2015年7月20日向江苏省海安县公安局控告胜诉方永盛租赁站王铁军“以使用虚假合同、印章、证据控告苏中集团合同纠纷一案使苏中集团败诉,经法院冻结并划拨苏中集团账户196万元”。而在上述两次民事案件庭审中,被告单位苏中集团都未提出王铁军伪造印章等“事实”。

       2017年4月,江苏省海安县公安局突然派人到河北省沧州市,以涉嫌合同诈骗为由将永盛租赁站负责人王铁军带走,“要求其家人尽快退还涉案的被执行款项”,王铁军家属向记者讲述。

       立案过程疑点重重

       王铁军家属表示,在介入这起已经执行完毕的民事案件之后,江苏省海安县公安局的很多做法匪夷所思,如针对王铁军涉嫌诈骗仅有两份《立案决定书》。
 
        2015年5月30日,江苏省海安县公安局出具一份《立案决定书》[海公(刑)立字(2015)0129 号],“决定对王铁军涉嫌诈骗案立案侦查”。2015年6月初,办案民警向泊头市人民法院出具了“调取证据通知书”后,以王铁军涉嫌诈骗案为由调取了相关案卷。而在海安县公安局的《受案登记表》上显示的接报时间却是“2015年7月20日16时56分40秒”。
 
        上述《受案登记表》的其他信息分别是:接报地点是海安县人民西路中国工商银行,报案人是苏中集团的王俊生,案情是控告泊头市王铁军使用虚假合同、印章、证据控告苏中集团合同纠纷一案使苏中集团败诉,经法院冻结并划拨苏中集团账户196万元。受案民警是范卫、吴志云。
 
        就在《受案登记表》所填写日期的同日,海安县公安局再次出具一份《立案决定书》[海公(刑)立字
(2015)1566 号],“ 决定对王铁军涉嫌诈骗案立案侦查”。

        同一案件何以出具两份《立案决定书》?

       《受案登记表》显示:7月20日16时56分,海安县公安局接到报案。这个时间与后一份《立案决定书》几乎同时发出。如果2015年7月20日的报案是真实的,那么,海安县公安局在2015年5月30日对王铁军立案侦查及6月初在泊头市人民法院调取证据所用的相关手续是否真实?
 
        在泊头市人民法院调卷的两位警察分别是吴志云和卢迪,吴志云持有的《人民警察证》显示:有效期是2009年12月18日至2014年12月18日;卢迪持有的《人民警察证》显示:见习警衔。当事人据此发出疑问,“海安县公安局两位办案民警是否具备办案资格?”

       此外,2015年5月30日的立案编号“(2015)0129号”和7月20日的立案编号“(2015)1566号”之间相差1437 个编号。如果两个编号都是真实的,而且一个案号代表一个案件,那么,意味着在一个多月时间里,海安县公安局立了1437个案件。这样的数据意味着,即使把节假日算在内,平均每天立案近30起。如果属实,那么,海安县的治安环境令人堪忧。
 
\
 
        执法过程中存在不正常现象

        自2017年4月王铁军被海安县公安局带走至今,其家属没有接收到任何相关手续,王铁军被羁押在某宾馆,宾馆的看守人员给王铁军的家属打电话索要了一些财物(微信转账)并发来王铁军在宾馆被羁押的视频。
 
        据沧州市阿尔卡迪亚国际酒店的消费记录显示:2016年1月10日至2016年1月20日,吴志云(办案警察)在该酒店住宿、火锅、餐厅、西餐厅以及洗浴等处消费共计8211元。2015年9月7日,吴志云等警察三人在泊头宾馆205、213和217房间住宿,发票开的是江苏国恒地产(与苏中集团是关联公司)。王铁军家属向记者反映。
 
        针对以上王铁军家属反映的情况,记者于2017年8月22日向海安县政法委和公安局了解情况。海安县政法委和公安局都复印了以上所述的相关材料。
 
        海安县政法委表示,如果公安局违规办案,肯定严厉查处并向上级报告。海安县公安局认可吴志云是该局办案人员,但对在宾馆看守王铁军的人员说不认识(视频图像),对其他情况没有作出回答。记者给公安局留下了相关材料和联系方式。截至发稿,记者没有收到海安县公安局的任何回复。
 
        针对这一事件,记者采访了北京市汉卓(南京)律师事务所陈斌律师。陈斌认为:“王铁军与苏中集团之间关系是民事主体产生纠纷,应当由民事法律调整。海安县公安局在审查本案时,涉嫌接受苏中集团请托,无端插手经济纠纷,利用刑事侦查权阻碍民事判决的执行。这样做既严重损害了公安机关的威信和法律的威严,也有悖法律公正
和社会正义。”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