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鬼”盗单, 侵犯公民个人信息获罪 - 鹰眼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鹰眼 >

“内鬼”盗单, 侵犯公民个人信息获罪

本刊记者 杜智娜
 
        今年26岁的秦月,坐在被告人席上,语气缓慢地回答着法官的提问。自从今年3月19日盗取公司订单信息东窗事发后,他就再没有睡过安稳觉。
 
        秦月说他是第一次销售公民个人信息,而被害单位北京某中医药研究院的法人杨磊却说,在他们这个行业内, “数据满天飞是常事,盗单疯狂得不得了”。
 
        网络招聘引“狼”入室

       其实,这已经不是杨磊第一次发现公司的订单信息被盗了。“以前,他们就是盗自己的单,公司损失也就几千块钱或两三万块钱。被发现后,我一般就是要求他们赔偿客户损失,然后让他们离开。”杨磊说。
 
        然而,让杨磊没想到的是,秦月仅入职9天,就盗取了1.6万余条客户信息,给公司造成40余万元的经济损失。“这也是我们公司损失最大的一次”。
 
        北京某中医药研究院是一家做电视销售健康产品的私人企业。秦月说,他是在网上看到该研究院的招聘广告的。“我在2012年也做过电话销售,当时业绩不错,做到了小组长。后来,我辞职回老家自己创业了。因为生意没做好,今年我又来北京打工了。我想我熟悉这个职业,所以就去应聘了”。
 
        杨磊说,因为秦月有销售经验,他曾经供职的公司她也知道,所以,秦月应聘当天,没有让他进行新员工岗前培训便正式上岗了。然而,她万万没想到,秦月上班第一天便“闯”入管理员系统盗取公司的信息。
 
      “我一开始不是想偷客户信息,因为公司和我谈的是每月底薪3000元,其他的按销售业绩给。当时我就想查查公司的销售情况,看看其他销售员一个月能挣多少,也就能估算出我能挣多少。”秦月说。
 
        据秦月交代,系统管理员的密码是他蒙的,“我就想用123试试,没想到就进去了”。对此,杨磊却说:“密码根本不可能这么简单。管理员的密码,公司只有我和管理员两个人知道,其他人都不知道。”
 
        进入管理员系统后,秦月看到了所有客户的订单信息。于是,他便动了卖信息的念头。 “我下载了大约有2万多条详细的客户信息。当天晚上,我就搜索销售信息的 QQ 群,在其中一个群里认识了一名男子,他说我这2万多条信息没有价值,让我偷点儿公司当天成功订货的客户资源。”秦月说。从第二天起,他便开始盗取公司当天成功订货的客户资源,9天内共盗取了200余条。“然后,我通过QQ发给对方,对方验证后说没问题,就分两次给我支付宝打款,每次2500元,一共给我5000元”。
 
        监控软件锁定“内鬼”

      就在秦月将 5000 元卖信息的钱轻松收入囊中时,他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公司监控了。
 
      “进入3月后,我们公司频繁地收到客户投诉,说他们收到的货与他们在电视上看到的不一样,而且我们还收到很多退单。这很明显是有人抢在我们前面发货了。对公司订单了解这么清楚,肯定是内部人。”杨磊说,“我们怀疑新入职的秦月,因为正是他入职后,公司开始出现这种情况的。于是,我们就在他使用的电脑上安装了一个叫‘红蜘蛛’的监控软件。然后,我们发现,他果然有导出客户资料的记录。”
 
        3月19日,秦月被杨磊送到派出所。
 
        9月5日,丰台区人民法院正式开庭审理秦月一案。开庭前,秦月与公司达成了和解,秦月一次性赔偿公司2万元,公司也表示了对秦月的谅解。当天,秦月的父母和哥哥也从河北老家赶来旁听。

       法院审理后认为,被告人秦月非法获取公民交易信息16000余条,并向他人出售牟利,情节特别严重,其行为已构成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依法应予处罚。鉴于秦月到案后能如实供述犯罪事实,且能积极赔偿被害单位的经济损失,与被害单位达成和解并得到谅解,认罪、悔罪态度较好,主动退缴违法所得,因此,法院对其予以从轻处罚。

       最终,法院判决被告人秦月犯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判处有期徒刑 3 年,并处罚金5000元。秦月没有提出上诉。
 
        庭审结束后,秦月见到了旁听席上的父母。秦母一直在抽泣,秦父则哽咽着嘱咐儿子:“以后长点儿记性,不兴再干这事了。家里父母多不容易呀!以后到监狱后好好表现,早日出来。”
 
        新司法解释明确“特别严重”标准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秦月说:“我是抱着侥幸心理侵入系统的,想过可能会受点儿处罚,但是没想到会这么严重。”

       “我们挺痛恨这些买卖数据的。但是,拿他们没办法。”接受采访时,说到“痛恨”处,杨磊加重了语气。之后,她很无奈地说:“秦月这件事发生后,公司仍然有人盗单。”

        本案主审法官吴超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介绍说,2009年施行的《刑法修正案(七)》增加了“出售非法个人信息罪”和“非法获取公民信息罪”这两个罪名。

       量刑是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罚金。应该说,这个量刑是比较轻的。2015 年施行的《刑法修正
案(九)》将这两个罪名统一成“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并且把犯罪主体由特殊主体变为一般主体,也就是一般当事人都能构成本罪,扩大了打击范围,并且在量刑上增加了一档刑期:对于情节特别严重的,判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但是,虽然增加了“情节特别严重”的条款,由于没有司法解释规定具体标准,所以在司法实践中,对于“情节特别严重”的情况,法官在适用时特别慎重。因此,对此类犯罪打击效果也不是很明显。

       2017年6月1日开始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侵犯公民个人信息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对于公民个人信息、情节严重、情节特别严重等,做了一个明确的规定。该司法解释中规定了涉案交易信息构成“情节特别严重”的数量标准为5000条。如果犯罪行为构成情节特别严重,将被判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吴超说:“现在,国家正严厉打击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这个类型的犯罪有一个特点,就是年轻人犯罪比较多。他们掌握一定的计算机技术,觉得买卖信息方法很简单,而且来钱也快,违法成本是非常低的。如今,新的司法解释出台了,国家在加大公民个人信息保护力度的同时,也扩大了打击非法获取和出售公民个人信息的范围和力度。所以,奉劝社会上还在从事这种违法行为的年轻人,不要为了小钱而换来几年刑期,得不偿失。”
 
      \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