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生命赛跑的轻松筹,遭遇了哪些法律问题 - 鹰眼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鹰眼 >

与生命赛跑的轻松筹,遭遇了哪些法律问题

张娣 法律与生活杂志
 
  不敢生病、生不起病,已然成为许多老百姓的“窘态”。而在网络平台方兴未艾的轻松筹,为看不起重病的患者家庭提供了公益平台。
 
  本是雪中送炭的轻松筹,却遭遇现实困境。如56岁的环卫工人四川乐山市民李明春,2017年9月因突发脑出血被送到医院抢救。由于家境贫困,他儿子李诚在网络上发起了轻松筹,筹钱为父治病。然而,在还没有达到目标金额时,李诚却将筹到的7000多元取出,人也突然消失了。筹来的救命钱不翼而飞的,远不止只此一例,如父母为救女婴发起轻松筹,女婴去世后,父母在朋友圈晒出旅游照;男子谎称母亲患癌发起轻松筹30万元,医院称仅自费6000多元……
 
  轻松筹,一个在网络中依赖传播接力爱心的生命众筹,为何在现实中变了形,成了吸金的工具?面对轻松筹的诟病,我们该如何正确看待?以下我将从三个方面进行阐述。
 
        法律解读
 
\
(张娣)
 
  解读1.筹款结余可要求返还,专款还需专用。
 
  轻松筹为公益的企业面向个人提供一种向群众募资,以支持发起者渡过难关的网络平台。作为网络公开募捐平台,轻松筹直接连接捐助者与个人发起者。
 
  在输送希望的生命线上,不乏轻松筹的身影。曾有一孕妇在乘坐丈夫骑行的二轮电动车中遇交通事故被送往医院抢救,结果胎儿早产,孕妇受伤,合计医疗费达34万元之多。
 
  面多巨额费用,孕妇通过轻松筹度过了难关。治疗痊愈后,孕妇就治疗费用在轻松筹支付后,再行向肇事司机主张并经法院判决得以赔付。那么,轻松筹的目的是为治疗而支出的,对孕妇而言,轻松筹是一种无偿受益行为,但这种受益性仅限于孕妇不因治疗而造成的自身的财产减少,而非因治疗而额外获利。此时的筹款可理解为结余款项,捐款人在捐款目的实现后,可要求受益人在获得对等赔偿后就结余款项予以返还,但此种返还的含义早已超出正常赠与情况下可要求返还的范围。与此同时,因轻松筹就此方面并未在平台上实现相关退款流程安排,实践操作可能存在客观障碍。
 
  面对朋友圈出现的越来越多的轻松筹,有人指出,轻松筹正在引发道德绑架危机,如朋友转发的轻松筹在无法辨别真伪的情况下被要求再次转发,引发接二连三的捐款等。而人们价值观也面临着严峻的挑战,生病后能够通过借款和自费解决的,却要通过轻松筹。如苏州张女士在发布的轻松筹中将单侧肿瘤夸张成双侧肿瘤,将自费6000多元的医疗费夸张成每月治疗费要五六万元之多,其需筹集的30万元也是随手填写。如果不是张女士的主治医生披露了真相,或许张女士的轻松筹之路还会上演下去。又如,东莞女大学生假借轻松筹为母筹钱治病,事后却吃喝玩乐。每一份轻松筹均应用到指定的用途,假借轻松筹实行敛财只会被众人不齿,捐款人可就非为特定目的支出要求筹款人或筹款发起人返还。如故意编造虚假的轻松筹项目以行敛财之道,达到一定数额的,捐款人还可追究筹款发起人的刑事责任。
 
  解读2.理智传播轻松筹,捐款撤销要及时。
 
  轻松筹因存在发起项目门槛低,筹款目标更改随意性,病情及治疗方案缺乏权威证明,筹款后资金去向不透明等问题,容易被居心叵测的人利用。
 
  所以面对朋友圈中转发的轻松筹,如果我们也想转发帮助他们,我们首先应点开想要转发的轻松筹,查看有无权威医院的诊疗记录以确定求助的个人是否需要治疗。如果需要治疗,是否有医生的预估诊疗费,发起者是否提供相关证明证实自己的确存在经济困难等。如果以上基本条件都不能满足,那么很可能我们遇到了假的轻松筹,这时对其选择漠视也是一种理智。否则,不仅可能导致自己误献了爱心,还可能因为自己的影响力导致更多的人误捐。
 
  捐赠,作为一种无偿的赠与。如果自己的爱心被浪费,没有被用到捐助的项目上,其实是有补救措施的。根据我国《合同法》规定,赠与人在赠与的财产交付前可以要求撤销赠与。具体到轻松筹而言,我们捐赠的款项并非直接交付到筹款人手中,而是先汇到轻松筹平台代管账户中,只有达到目标筹款金额以及项目提前结束后,筹款发起人才可以提现。如此一来,我们一旦发现项目发起者有挪用筹款的迹象或者自己后悔捐赠了,在筹款项目未完成前,可及时要求轻松筹平台退还款项。
 
  解读3.落实平台监管,实现真正轻松筹。
 
  虽然轻松筹作为民政部遴选指定的慈善组织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但其平台存在的诸多漏洞却不容忽视。2017年2月,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就轻松筹存在的为不具有公开募捐资格的组织或个人提供公开募捐信息发布服务、对个人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对信息真实客观和完整性甄别不够等系列问题进行了约谈。然时至今日,多数人仍没有分清轻松筹到底是个人求助行为还是公益募捐。单就李诚携款失踪事件来看,轻松筹的漏洞没有得到根本性的改善。
 
  李诚代父发布的轻松筹,在目标筹款额没有达到的情况下,筹款被李诚中途取出用作他途;而李父作为受捐人,在无力支付医疗费的情况下,完全可以基于受益获捐人身份通过诉讼方式要求李诚返还。但除非无奈,天下大多数父母最不想看到的就是亲情与法律的碰撞。
 
  恰恰是轻松筹的漏洞,李父可以通过再次发起轻松筹的方式求助,但是寒了心的大众是否会为此买单,我们就不得而知了。
 
  此外,有不法分子通过朋友圈转发的轻松筹,利用发起者的身份证信息,银行卡信息、支付宝账号信息,谎称捐助者由于捐款数额较大需要发起者的银行卡和支付宝的验证码,盗刷发起者的银行卡和支付宝以获取非法利益。这不由得引起我们的反思,使不幸者更加不幸的。这样的案件中虽然有发起者自身防范不足的因素,更多的是轻松筹作为一个创建者游离在营利与公益之间的尴尬,没有起到平台应有的注意防范作用,而从筹款中抽取手续费的行为更是不为外界看好。在大病互助众筹中,不仅轻松筹一家存在这样的问题,“水滴众筹”“好壹筹”同样存在着类似问题。
 
  鲜有人性经得起金钱的考验。如果发展轻松筹纯粹初衷为公益,那么轻松筹理应做好公益的防护伞,不让公益被贪婪的人咬食;如果发展轻松筹是为了企业和社会的共赢,那么轻松筹更应对得起社会的善意,不要自己丰满而社会骨感,吞噬公众信任。纵有人心险恶贪图筹款,但如追本溯源彻底根治平台问题,那么,无论外面的人脸多么丑恶,终究也抵挡不过平台的坚固。
 
  因而,对发布者信息的真实性和完整性进行严格审核,把控筹款资金流向,建立透明余额返还流程,是轻松筹亟待解决的问题,也是让轻松筹真正回归轻松的必由之路。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