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进: 闯入短视频版权领域的尝鲜者 - 鹰眼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鹰眼 >

闻进: 闯入短视频版权领域的尝鲜者

本刊记者 / 吕佳臻

       “你不要看这种书,好像它没生命。其实,一些人把它视为自己生命的一种延续。”在一条6分钟左右的视频中,来自厦门市一家旧书店的店主陶垣宏如此说道。这条名为《我们的旧书店》的短视频记录了他辞去高薪工作回乡为父亲打理旧书店的故事。如今,这家书店已成为厦门市唯一一家拥有政府正式批文的旧书店,这里保存着许多当代难以寻觅的旧书籍。
 
        这条视频的著作权人是短视频的制作者杭州二更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二更公司),而为其提供线上版权申请平台的是北京妹夫家传媒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妹夫家公司)。
 
        2017年2月,妹夫家公司推出线上版权登记认证平台,这是中国短视频线上版权认证的唯一入口。妹夫家公司是如何做到唯一的?这离不开其创始人闻进对中国当下碎片化数字版权现状的分析与判断。
 
        主动出击
 
        2015年1月1日,闻进正式离开已经供职16年的新浪网技术(中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浪网)。供职新浪网那些年,她经历了中国互联网的起步与繁荣,也目睹了传统门户网站遭到移动互联网冲击的景象。2014年,她开始思考自己人生选择的另一种可能。

\
(闻进)
 
        闻进经历了创业者几乎都经历过的彷徨期。一开始,她无法确定自己要做什么,只是每个月定期举办一次非营利总编辑沙龙。她召集各大网络平台的总编辑、电视台的制作人等媒体负责人聚在一起,坐下来探讨三个话题:一是如何做出好内容,二是如何进行传播,三是媒体人创业的未来在哪里。
 
        这种讨论并不是她一时头脑发热进行的,而是基于对自身优势与劣势评估后的一种选择。对于闻进来说,从事版权方面的事业,她有很多优势。
 
        一种优势是,在过去的十几年里,她积累了很多保护与引进互联网版权和新媒体版权的经验。虽然她被称为“中国互联网第一位女编辑”,但在新浪网的绝大多数时间里,她都在与版权打交道。1998年12月,闻进入职新浪网不久便开始专注于对外合作,主要是为新浪网引进优质内容的版权。这些内容突破了单一类别,涵盖新闻、影视、图片等不同媒介形式,也涉及财经、体育、育儿等不同内容。她一边工作,一边在中国人民大学在职攻读法学研究生。“我不敢说对版权方面的法律了如指 闻进掌,但由于进入互联网较早,涉及互联网的法律、法规,我都非常熟悉,而版权确权的操作流程到现在也没有发生特别大的变化。”闻进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在这一点上,她比较自信,而自信在创业阶段很重要。
 
        另一种优势是,闻进与很多合作伙伴建立了良好的关系。她介绍,虽然各类版权提供方不断更新生产内容,但提供方本身没有发生太大变化。无形之中,她拥有了不少人际资源。不过,直到 2016年6月,妹夫家公司成立后,闻进才将公司的定位明确为短视频版权或素材的买卖与服务。之所以选择短视频,是因为她看到,当前人们碎片化的阅读方式已无可逆转;而当人们开始碎片化阅读时,短视频的理解壁垒是最低的,因为它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抓住一个人的眼球。

       根据国家统计局主管的中国市场信息调查业协会下唯一专注于移动互联网行业市场信息调研的成员单位艾媒咨询发布的《2016-2017中国短视频市场研究报告》,未来3年,短视频用户规模将实现快速增长,各大短视频分发平台对于优质内容的争夺已初现端倪。在这个增量市场,所有的移动端都呼唤优质短视频,其价值得到了肯定,相应的市场需求应该进一步被推动。基于如此判断,闻进闯进了短视频版权的创业领域。

       管理数字版权资产

        一段 5 分钟左右的优质短视频是如何完成的?从时长看,虽然短视频比长视频要短小精悍,但背后的制作工序却一点儿都不能少。二更公司的市场经理王琪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介绍,一个短视频制作团队需要各类不同角色的工作人员,因而成本较高。

       在线上版权申请平台出现之前,如果王琪要为公司的短视频申请著作权,她需专门抽出时间带上诸多证明材料前往国家版权局。“因为等待时间过长,即使我们想申请版权,也没有那么多精力。妹夫家公司的线上版权申请平台推出后,确实节约了申请人的时间。”王琪说。《我们的旧书店》便是以线上的方式获得了国家版权局发放的《作品登记证书》。

       目前,由妹夫家公司与中国版权保护中心联合开发的线上版权申请平台每天处理20个左右的版权申请,由妹夫家公司做初步的形式审查,确认材料的真实性和准确性,之后由中国版权保护中心做实质审查。
 
        在闻进的布局中,线上版权申请平台只是数字版权管理服务的一部分。她说: “我觉得中国已经到了数字版权资产管理的时代了,也许就当下而言为时尚早,但这是一个趋势。整个体系包括确权、建立数字资产仓库、提供维权服务等。”在整个买卖、维权过程中,妹夫家公司以获得一定交易分成的方式盈利。
 
        一条视频无法进入交易市场,也无法承受维权成本。但当这些视频集中在一起,便产生了奇妙的化学反应,汇聚了更大的能量。两三个月前,妹夫家公司集中对400多条视频进行了维权,侵权方是阿里巴巴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阿里巴巴集团)。

       2017年7月,阿里巴巴集团正式向中国版权保护中心和妹夫家公司发出通知,表示承认经过线上平台审核生成的《作品登记证书》,只要用户出示这份证书,便可证明其是相应短视频的著作权人,阿里巴巴集团便会立刻下架侵权视频。
 
        闻进有意识地在构建数字版权资产管理的链条。当侵权行为不可避免地被起诉至法院时,他们还需要对侵权内容进行证据保全,以公证的方式证明侵权行为确实存在。因此,她萌生了与司法部门合作开发线上公证平台的想法。
 
        “互联网的意义就是把人们原本根深蒂固的线下服务观念转变成线上服务观念。作为数字版权资产的整合者,我们在这个过程中起到一种连接作用,连接中国版权保护中心、公证中心等各个部门,协助打通整个服务链条。”闻进说。

        认可正版

        你的公司能做大吗?怎么可能会有用户购买短视频的版权?你是不是在幻想?从创业到现在,周围的人们不断向闻进提出这些问题。事实上,这也是版权提供方的顾虑。创办公司初期,闻进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与500多个版权方进行了沟通。

       “我一度也非常困惑。但现在,却觉得是我们的观念过于强调规模,而不是强调把事情做好。如果我们做好服务,大与小便不是最重要的问题。”闻进解释说。她和团队提供的服务还包括发行,将短视频送达诸如航空、火车、酒店等单个机构无法触及的地方。
 
        闻进分析,互联网时代下成长起来的年轻人所拥有的教育水平和经济水平跟过去相比产生了很大的飞跃,这一代人可能会开始使用正版。事实上,不是说创作者不愿意用正版,而是这个社会没有以合理的方式提供正版源。

       美学博士毕业的闻进欣赏美的事物,这也是她将个人关注点放在短视频领域的一个重要原因。她想提升中国短视频的制作质量,把更多优质的正版资源提供出来,通过批量发行,使其价格降低到公众能接受的程度。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