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景山一公司遭另一公司“拆违” 事主呼吁合法程序 - 鹰眼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鹰眼 >

石景山一公司遭另一公司“拆违” 事主呼吁合法程序

  八月的北京骄阳似火,刚刚下过雨的石景山古城异常闷热,在石景山古城南街77号院的一处废墟上,北京天石天力医疗器械技术开发中心(以下“天石天力”)的工作人员正在极力寻找财务部、市场部用的电子设备。

  “我们遭到了违法违规强拆,财产损失约1600万元。”天石天力公司法人代表刘胜利痛心地对《法律与生活》记者说:“我们公司的产品都是高精密的医疗器械,它们都不同程度地遭到损毁。不仅如此,我公司的研发资料、公章、财务用笔记本、市场营销的数据也全部丢失,损失惨重。”

  现场:一片狼藉,诸多设备被埋

  天石天力公司刘胜利告诉记者,天石天力公司租赁的石景山古城南街77号院的云龙一然写字楼,正处于政府“疏解整治促提升”专项行动的范围。在进行搬迁过程中,该公司遭遇了北京古城泰然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土地所有权方,以下简称“古城泰然”)、北京云龙一然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物业,以下简称“云龙一然”)的违法违规强拆。

石景山一公司遭另一公司“拆违” 事主呼吁合法程序
(天石天力公司物品摆放在废墟的旁边,多数已经损毁)
 

  在现场,记者看到昔日的云龙一然写字楼已经成为废墟,废墟旁边摆放着天石天力公司的诸多医疗器械,在这些器械上面,罩上了一层塑料布。天石天力工作人员正在整理检测这些医疗器械。

  废墟上,记者发现有诸多办公设备、器械和纸质文件被埋。

  起底:拆违缘何涉及到强拆

  据天石天力公司刘胜利介绍,2010年8月,其名下北京天石天力医疗器械技术开发中心、北京天石天星科技有限公司、斯凯斯达科技发展(北京)有限公司三家单位,为响应石景山区招商引资的号召,一并搬迁到石景山古城南街77号院云龙一然写字楼,并与云龙一然公司签订了房屋租赁合同。同时,云龙一然公司协助刘胜利到古城泰然公司开具了房产证明,并在石景山工商管理局办理了营业执照,依法取得了石景山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医疗器械生产许可证》。“在此期间,我名下的三个公司一直合理合法正常经营,纳税。”

  天石天力公司刘胜利表示,作为一个老北京人,深知“疏解整治促提升”专项行动的重要性,所以公司坚决拥护北京市有关单位的决策!但是,我们请求执法单位依法、合理的拆违。“石景山区政府招商引资,我们过来了,现在有了新的规划,我们可以撤出,不要任何补偿。但是,能不能给我们一点时间,让我公司有一个衔接阶段呢?”

  据天石天力工作人员介绍,古城泰然公司的前身为古城大队,是村集体所有制企业,石景山古城南街77号院的土地所有权方即为该公司。云龙一然公司是该片土地的承包者,他们在古城泰然公司旗下的物业北京惠源祥和管理咨询中心(以下简称“惠源祥和”)手里租过来这片地,然后再经过古城泰然公司的帮助把写字楼盖起来,出租给各企事业单位用以办公。

  “当年首钢从石景山搬走,区政府急于招商引资,在那个特殊的年代,房子一路绿灯就盖起来了,各入驻企业的工商税务手续也是一路绿灯办下来的。”天石天力公司刘胜利告诉记者:“我们入驻之后一直相安无事,直到2017年4月14日,云龙一然公司的刘经理突然给我打电话说写字楼要拆除,让赶紧找地方在今年5月8日之前搬家,我当即回应道,‘一共十几个工作日,我们上哪里找房子去呢?’对方说‘上边要拆除,我们也没办法。’”

  2017年5月8日,云龙一然公司对云龙一然写字楼进行了公共设施的拆除。同时,古城泰然公司将整个写字楼停水停电。“在这期间,我们没有接到云龙一然公司及古城泰然公司关于拆楼的任何通知或有关拆迁的文件。”天石天力公司刘胜利强调。

  天石天力公司刘胜利介绍说,写字楼停水停电之后,云龙一然公司刘经理曾经与天石天力一方进行过几次沟通。云龙一然一方表示,“本次拆违是政府指示,断水断电是上面的指令,退你们六个月的房租,抓紧搬迁。”

  天石天力公司刘胜利告诉《法律与生活》记者,其对云龙一然公司单方面断水断电的行为异常气愤,并向云龙一然公司反馈道:“第一,你们打个电话就算通知我们搬家了吗?就是搬家你们也得给我们留出衔接的时间去找新的办公场所吧;第二,我公司是医疗器械生产特种行业,必须要找允许医疗器械生产审批的地域才可以,十几天根本搬不走,我们是国家依法批准的合法企业,受法律保护,你们水、电、网线说断就断,给我们造成的科研、生产、经营损失,谁来补偿我们?”

  据悉,天石天力公司刘胜利反馈给云龙一然公司的问题,至今没有得到任何有效回应。而另一家与天石天力公司有着同样遭遇的公司则向记者表示:“他们不可能给什么话,一副官僚作风,最起码的沟通都没有,拆违是政府决策,大家都支持,但是搬家得商量着来吧,本来挺好的事愣是让他们办成了窝心事。”

  2017年6月29日,云龙一然公司对自己所有的云龙一然写字楼进行拆除。据天石天力员工讲:“当天早上我们正常来上班,已经进不去了,有几百人封锁现场,我们说进去取一些私人物品,他们也不放行。”

  天石天力公司刘胜利告诉记者:“当天强拆时我没在北京,物业公司的刘经理给我打电话说,‘楼已经拆了,东西我们给你抢出来一些,明天你们来看着你们的东西吧。’我说,‘我公司租赁期还没到,你们凭什么砸开我们的门搬我们的东西,我们的财产是受法律保护的。’而刘经理并没有回应我的质疑。”

  天石天力公司刘胜利在强拆后的第三天到了现场,“整个写字楼已拆没了,我们的物品、仪器设备一片狼藉,被拆的楼房废墟里还埋着我们公司的大量文件、物品、仪器、货架等。截至目前,没有任何单位给予我公司一个说法。”

  部门反馈:等我有时间了再见面

  围绕天石天力公司所反映的情况,记者电话联系了云龙一然公司的刘经理,说明采访情况后刘经理表示:“现在没有时间,等有时间了再见面。”

  随后《法律与生活》记者来到古城泰然公司,在古城泰然公司的协调下,其下属物业公司惠源祥和的彦经理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彦经理首先介绍说,云龙一然公司是跟惠源祥和签署的土地承包合同,与古城泰然公司无关。天石天力公司租赁的是云龙一然公司经营的写字楼,租赁合同的甲乙双方是他们两家公司,与我们土地所有权方没有关系;

  其二,本次拆违是“疏解整治促提升”专项行动,政府行为,并无不妥。当年特殊的历史时期,法律法规还不是很明确的时候,云龙一然写字楼应运而生,当时各级政府也是给开了绿灯的,包括入驻企业的工商执照审批等。现在是法制社会,云龙一然写字楼没有任何建筑审批手续,亦在整治范围之内,我们也是下了决心让他们自己拆除自己的产业;

  其三,本次拆违,我们提前做了公示,并要求各个基层单位将通知宣传到位。具体的实际拆迁(拆违)过程中,可能会有一些抗拒的租户不愿意搬走,因为上级单位有任务,所以出现强制拆除是避免不了的;

  其四,在拆除云龙一然写字楼期间,我们对天石天力公司的财物都做了充分保护,好多物品搬到外面之后都用塑料布给罩上了,现场还有音视频的记录。

  专家说法:涉事单位或违反国家相关法律法规 欠沟通

  围绕天石天力公司的遭遇,古城泰然公司的反馈和云龙一然公司的冷漠,北京资深法律学者贺京华发表了如下意见:

  根据投诉人所提供的材料,天石天力公司入驻云龙一然写字楼,并签署房屋租赁合同,依法办理工商营业执照,正常生产经营,纳税,理应得到相关法律法规的保护。

  双方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一直处于延续状态,而双方都不存在违约的情况下提前解除房屋租赁合同,应该按照合同公平公正的原则进行协商解决,而云龙一然公司一方却在没有进行充分协商的前提下,就强制将天石天力公司的财物搬出使用房屋,虽对腾挪物品进行了管护,但还是造成了天石天力公司财物的损毁。

  根据《刑法》第275条规定,云龙一然公司一方的行为或涉嫌故意毁坏财物罪,除或许要担负刑事处罚外,还要判处其经济赔偿。

  贺京华律师指出,这次事件本不应该发生,一方是正常拆违履行政府决策的物业公司,一方是有租赁关系遇到不可抗拒因素而不需要搬迁补偿的租户,其矛盾的焦点就是云龙一然公司没能与天石天力公司做到有效沟通,在缺少人性化的工作方式下造成了天石天力公司不可挽回的经济损失。

  截至发稿,本社仍未得到云龙一然公司的任何回复。关于该事件的下一步进展,本社将持续关注。(《法律与生活》深度报道组)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