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碰撞”让命运发生巨大转折 - 鹰眼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鹰眼 >

“生命的碰撞”让命运发生巨大转折

杜智娜 法律与生活杂志
 
  2017年9月3日,是一审刑事判决书上记载的乔云平刑满释放的日子。当渴望了一年多的“自由”一天天临近时,乔云平却一点儿都不轻松,因为他十分清楚,出狱后,还有一场民事赔偿诉讼在等着他。
 
  一年半前,在北京一辆839路公交车上,乔云平因为怀疑身边乘客张强偷了他的手机,下车后对张强实施追打。不想,两人同时与正常行驶的一辆901路公交车相撞,张强因颅脑损伤死亡。
 
  2017年3月31日,乔云平因犯过失致人死亡罪,被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刑期自2016年3月4日乔云平被刑事羁押时起算。
 
  2016年11月25日,张强的亲属向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法院长辛店法庭提起民事赔偿诉讼。
 
  与乔云平同案被判刑的,还有他的同村老乡乔英。当天,他也参与了对张强的追打。因为被判刑期比乔云平少4个月,2017年5月3日,乔英回到了河北老家。

        “失主”:怀疑手机在公交车上被偷 
 
  2015年12月25日,北京城被浓浓的雾霾笼罩着。由于能见度低,当天,京港澳高速封路。乔云平等人乘坐的839路公交车与发生交通事故的901路公交车均改变了原有的行车路线,在杜家坎环岛相遇。
 
  839路公交车在杜家坎环岛没有设站。据839路公交车售票员回忆,因为高速封路,造成京周路严重拥堵,当车上一位老大妈晕车,“她从卢沟桥起就要求下车。鉴于此种特殊情况,我们才在杜家坎环岛南临时停车,让乘客下车”。没想到,这次停车让素不相识的三个人发生了“生命的碰撞”,与老人一同下车的还有四五个人,其中就有张强、乔云平和乔英。
 
  乔云平,1982年出生于河北省保定市,初中毕业后外出打工。辗转做了几份工作后,他与同村比他小4岁的乔英一起落脚北京,干起了个体装修。
 
  事发当天,乔云平和乔英在丰台区七里庄乘坐839路公交车到房山区长阳环岛附近干活。乔云平说:“我俩从后门上车。上车后我还看了我的手机,好像是8点10分。在丰台西道口站开车后,我俩朝车前走,在从后门朝前数的第二排的车座上,我坐在左边,乔英坐在右边,中间是过道。”
 
  据839路公交车行车记录仪显示,就在乔云平和乔英坐下4秒钟后,张强从该车的前车门上了车。
 
  时年41岁的张强家住北京市房山区,是丰台区某机务段的一名机车钳工。当时,他刚下夜班,坐839路车回家。
 
  三个人的第一次“遇见”是擦身而过。公交车上安装的监控器显示,张强从车前门上车后,一直向后走,经过乔云平和乔英的位置未有停留和接触,直至走到车后门。之后,他一直在后门处,再未移动。
 
  839路公交车在异常拥堵的京周路上挪动,烦躁的乔英拿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8点45分。此时,坐在他旁边的乔云平也想看一下时间。当他把手伸进左侧裤兜时,发现手机不见了。乔云平的第一反应是要来乔英的手机,立刻拨打自己的手机。“当时,我打过去之后,电话一接通就被挂断了。我打了很多次都是如此。于是,我就一边打我自己的电话,一边朝后门走。这时,公交车后门有一陌生男子朝司机喊要下车,并且很着急的样子。”乔云平所说的这名要下车的陌生男子正是张强。
 
  “我就是怀疑这个男子偷了我的手机,没有证据。在车上的时候,我看见对方拿了一部手机放在自己的上衣兜里。我给我的手机打电话,对方就开始喊着下车。所以,我才怀疑对方的。”事发后,乔云平交代说。
 
  839路公交车监控记录显示,乔云平用乔英的手机拨打电话时,“张强一直站在车后门处,未见其有低头查看物品或掏手机、使用手机等动作”。车停后,张强便下了车。眼看“小偷”下了公交车,乔云平急了,紧跟着也跳下了车。乔英也随着乔云平下了车。
 
        “小偷”:被怀疑遭“失主”追打
 
  追下车后,乔云平冲着张强的背影高喊:“你是不是拿我手机了?你把手机还给我!”
 
  意识到身后索要手机的人是在和自己说话,张强有些生气了。据乔云平交代:“对方骂了我一句,还用右手指着我说‘谁拿你手机了’。我就用右拳打了对方的脸,但是没有打到。”
 
  此时,乔英赶了过来,从乔云平手中拿过了自己的手机,继续拨打乔云平的手机号。“乔英在我旁边给我的手机打电话,那个男子就在上衣左侧摸了一下,然后开始往北边跑。乔英从西边把那个男子抱住了,那个男子挣脱开了,往西边的方向跑。”乔云平说。
 
  张强的表现让乔云平更加确信就是这个人偷了自己的手机。所以,他继续追了上去。就在此时,意外发生了。慌不择路的张强横穿京周公路,跑至机动车主路时,重重地撞在了时速21.8~24.8千米/小时、由北向南方向行驶的901路公交车上,倒地后滑出2米左右。紧随其后的乔云平也被车撞倒在地。
 
  901路公交车司机刘师傅紧急踩住了刹车。撞人的瞬间至今想起都令他心有余悸。他回忆说:“我也不知道他们是从哪里窜出来的。当时,我就是正常行驶,突然窜出来两个身影,我就赶快刹车,没想到他们还是撞到我的车上了。”
 
  刘师傅之所以没有发现张强和乔云平,是因为他驾驶的公交车的左侧是一辆大型客车,挡住了他的视线。不过,乔云平和乔英对张强的追打却被客车司机刘先生看得一清二楚。
 
  刘先生是一名班车司机。当天,他驾驶着一辆大型客车刚驶过杜家坎环岛,车开得很慢,走走停停。“我看见路东有三个人打架,两名高个男子打一名矮个男子,都抡起拳头打了两下。矮个男子挣脱后向西跑。当时,路上的车基本是停着的,矮个男子在车缝中向西跑,两名高个男子就在后面追。看到他们朝我车这边跑过来,我赶紧踩刹车停了车。他们就从我车前由东向西跑了过去。我车的右侧是一辆901路公交车。可能因为我驾驶的大型客车挡住了视线,公交车撞到了跑着的两个人。矮个男子躺在901路公交车前边,在后面追他的那名高个男子趴在我车前边,另一名高个男子没被撞到。”刘先生回忆道。
 
  同样目睹了这一切的吴女士立刻报了警,并拨打了120急救电话。此时,刚执行完任务途经事故现场的一辆999急救车立即停车。随车的江医生说,他看见一名伤得较轻的男子和一名已经处于昏迷状态的男子。他对两人采取了急救措施后,把两人送往附近的丰台区中西医结合医院。
 
        结局:一人死亡,两人被捕
 
  张强被医院诊断为广泛脑挫裂伤、硬膜下血肿、颅骨骨折、原发性脑干损伤。据中西医结合医院神经外科赵医生回忆,医院急诊科将张强送到手术室时,他已经深度昏迷,需要人工辅助呼吸。赵医生为张强做了双侧开颅血肿清除去骨瓣减压手术。手术后,张强被转入ICU病房治疗。
 
  术后,张强的病情一直没有好转,他靠呼吸机及相关治疗维持生命。在ICU病房治疗26天后,张强对各种刺激仍无任何反应,处于脑死亡状态。医院神经科医生会诊后表示张强无生还可能。ICU病房的张主任说,治疗期间,张强的妻子去天坛医院等其他医院咨询,各医院均表示治疗已无意义。于是,张强的妻子签署了放弃治疗协议书。停止治疗后,张强心跳停止,被宣布临床死亡。
 
  2016年3月3日,丰台区交通支队事故科将这起过失致人死亡案件移送至长辛店派出所。事故科在出具的“情况说明”中写明:乔云平及乔英在道路上追打张强过程中致使张强及乔云平被刘师傅所驾车辆撞倒,张强、乔云平属非正常道路交通参与者。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关于交通事故(指车辆在道路上因过错或者意外造成的人身伤亡或财产损失事件)的定义,该案中刘师傅所驾车辆不存在任何过错,两行人间追打事出有因也并非意外。因此,本案不属于道路交通事故,不能出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
 
  3月4日,长辛店派出所民警传唤了乔云平和乔英,两人对案发事实供认不讳。当办案民警问乔云平“在机动车主路上追赶是否安全”时,他说:“当时,我没想那么多,我知道在机动车主路上是不安全,但我买这个手机太不容易了,当时我只想抓到对方,拿回我的手机。”同样的问题,乔英回答说:“知道有危险,当时我只想帮着乔云平要回手机,就追了出去。”
 
  丰台区交通支队民警在勘查事故现场时,只发现一部白色“联想”手机,后核实该手机为张强所有。手机通话记录显示,12月25日上午事发时,张强的手机并无通话记录,事故现场并未发现乔云平丢失的“红米”手机。
 
  各项证据均表明,乔云平和乔英所追打的“小偷”,实际上是一名8年来按正常时间、正常路线回家的“路人甲”。
 
  丰台区人民法院审理后认为,现有证据可以证明被告人乔云平、乔英在道路上对被害人张强实施了殴打、追赶行为。该行为与被害人被车撞击死亡存在刑法上的因果关系。现有证据足以证明二被告人对被害人进行殴打的行为造成被害人为逃避殴打在未确定安全的情况下横过公路,是导致被害人死亡的重大原因,是引发本案的决定性因素。被害人面对不法侵害,逃避、逃跑是本能反应,仓促下横穿马路也是当时特定条件下的正常行为,对引发本案没有过错。被告人乔云平、乔英在主观上对本案的损害后果是可以预见的。按照普通人的认知和逻辑,二人应当能预见在机动车道路上横向追逐他人是一种高度危险的行为。二人在已经预见行为危害后果的情况下,考虑路况等因素时,自信能避免危害结果的发生,仍旧选择追赶被害人张强,造成被害人被车辆撞击致死的后果。因此,被告人乔云平、乔英的行为符合过失致人死亡罪的犯罪构成。
 
        专家释法
 
  案发后,839路公交车司机表示,按公司规定,如果车上有乘客丢失了物品,应当报警、靠边停车,并且通知车队领导、关闭车门,等待警方。对此问题,中国政法大学法理学研究所所长舒国滢表示,司机“闭门、停车、等警察”的做法在法律上并没有明确的规定,但这种应急措施符合法律精神。按《合同法》规定,承运人应当在约定期间或者合理期间内将旅客、货物安全运输到约定地点。这里的“安全”不但指人身安全,而且也指财产安全。车上乘客被盗,司机采取紧急措施,正是其履行安全运营义务引出的一种附随义务的应有做法。从公民有履行协助警方调查义务的角度看,更具正当性。司机的做法是协助警方调查,是公民应尽的义务。所以,不但司机有义务采取紧急措施、协助警方调查,其他乘客也有如此义务。同时,公民对这事给自己造成的不利还有容忍义务。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