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郑工地一人坠亡当地派出所被指抢尸 - 鹰眼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鹰眼 >

新郑工地一人坠亡当地派出所被指抢尸

        “为了养家糊口,我弟弟李学榜在工地卖苦力。他不幸坠亡后,发包方和承包方都不管,派出所所长李小军(音)就逼迫我们处理尸体,我们不同意,他就带人打我们、抓我们,还抢走了尸体!”河南省潢川县双柳树镇黄围村村民李术榜泪流满面地对赶到事发地采访的记者说,“尽管我们悲痛万分,尽管发包方和承包方都不出面解决善后问题,但我们努力克制自己,并没有任何过激行为,可李小军他们为什么这样对待我们这些穷苦无助的老百姓?我们真的想不明白啊!”
 
\
(李术榜向记者介绍相关情况)
 
        死者亲属:李所长带队打人抓人抢尸

       据记者了解,李学榜是在2017年6月25日上午10点半左右,从20多层楼坠落身亡的。当时,他正在进行外墙架施工。

       “我和老家的人及在外地打工的亲属们得到这一噩耗后,匆忙从四面八方赶往新郑。”李术榜叹了口气说:“下午5点多,我们赶到了新郑市孟庄镇民航国际鑫苑项目工地。我看见我弟弟脸朝下趴在地上,现场没有发包方和承包方的人。”

       “我们众亲属悲痛万分,但考虑到逝者已去,生者还得活下去,就想着去理性处理后事,因此没有任何过激行为。”死者的姐姐李红榜说:“我们等待着项目的承包方和发包方能够尽快与我们商谈善后事宜。然而,令我们痛心的是,直到晚上6点半左右,该项目的发包方及承包方竟然无人出面处理此事。无奈之下,我们只好给承包方一个齐姓老板打电话问询,齐老板与我们短暂见面之后就称关于善后问题他不能做主便离开了。”
 
        “紧接着又来了一个叫李小军的人,他说他是孟庄镇派出所所长。他直截了当地告诉我们:‘你们尽快把尸体处理好,否则过了今天我就派人把尸体拉走!’”李红榜气愤地说:“连善后问题都没谈,你李所长过来就逼迫我们赶紧处理尸体,我们实在无法从命,这让李所长很生气,他拂袖而去。”
 
        “李所长强硬的话语让我们不知所措,他毫不顾及我们失去亲人的悲痛心情,让我们伤心极了。”李术榜说:“直到夜里10点多,还是没有人过问善后事宜。因为天气炎热尸体很容易腐坏,迫于无奈,我们只好出钱在当地租借了一个冰棺将我弟弟的尸体放入,并将冰棺移到了项目部里。我们众亲戚就轮流守棺。”
 
       “直到26日中午12点多,还是没有人过来谈善后事宜,我们很焦急。”李红榜说:“这时,突然开来了两辆警车和两辆中巴车,车上下来40多名穿着公安制服的人。带队的是李小军,他们是来抢我弟弟的尸体的。我们家属和我弟弟的工友们苦苦哀求,但他们毫不顾及,还是下手抢尸体。”

        “我们只能阻拦,李小军发出‘把执法记录仪全部关掉’的命令后,他们就对我们下手。”李红榜说:“李小军还发出命令:‘把他们的手机都收走、防止偷拍!’接着,他们就开始抢手机,并把我们20多人戴上手铐塞进了车里。未被手铐铐住的亲属上去求他们,但警察把这些人也全部铐住塞进了车里,紧接着就把车开走了。”

       “随后,在李小军的指挥下,我弟弟的尸体被抢走了,至今下落不明。”李红榜流着泪说。

       李术榜、李红榜的说法,得到了李华梅、李国榜等人的证实。

       “我和另外几名亲属当时只顾照顾被电晕的人了,所以侥幸没有被铐走。”李术榜说:“但眼睁睁地看着弟弟的尸体被野蛮地抢走,悲痛的亲人们又这样被暴力带走,我的心刀割一样疼,内心充满了绝望、惶恐、无助!”
 
        “一共有多少人被抓走?”记者问。

       “有冯长珍、李丽峰、李鹏飞、胡光明、冯发波、冯长合等30人左右。”李术榜答。
 
       “他们被关押在哪里?”记者问。

       “有人被关押在新郑看守所,有人被关在孟庄镇爱家宾馆。”李术榜答。

       “到现在,还有多人没有放出来。”李红榜说:“我们没有任何过激行为,他们为什么这样对待我们?!”
 
\
(死者亲属的投诉材料)
 
        李所长:我不会接你电话  

       6月28日,记者打通了李小军的电话。

       表明身份、说明来意后,记者请他就死者亲属的投诉说明情况、给出出警的法律依据。

       “不能介绍情况。”李小军予以拒绝。

       “因为我不知道你是谁。”李小军说。

       记者告诉他,已经到了市公安局,马上与相关领导联系。记者请他不要关机。

       “我不会接你电话!”李小军说。
 
        新郑市公安局:未予回应

       与李小军通过电话后,记者即走进了新郑市公安局的门卫室。

       在唐姓门卫的联系下,记者与宣传科的白冰通了电话。

       表明身份、说明来意后,记者提出面谈的要求。白冰予以拒绝。他说要先向领导汇报。

       几分钟后,他打来电话让记者把死者亲属的投诉材料放在门卫。记者在材料的背面留下了联系方式后,请他在两个工作日内,对此做出解释说明。

       直至发稿,记者也未得到新郑市公安局的任何回应。

        对于新郑这起坠亡事故的最终处理结果,本社将保持关注。(《法律与生活》深度报道组)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