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知道他是弑父者,不会给他开《死亡证明》” - 鹰眼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鹰眼 >

“如果知道他是弑父者,不会给他开《死亡证明》”

文/赵晓秋 
 
  自向风烛残年、重病在身的父亲挥出那一拳后,北京人刘林的一切便脱离了轨道。
 
  2017年5月19日,因涉嫌故意杀人罪,头发花白、身形健硕的刘林在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出庭受审。11个月前,因家庭矛盾,刘林与74岁的父亲发生争吵,进而弑父。
 
  当天,与刘林同庭受审的还有25岁的王永。他因为刘林出具伪造的刘父死于肺癌《居民死亡医学证明(推断)书》(以下简称《死亡证明》)被捕。之前,王永是北京999急救中心的一名医生。庭审前夕,他被取保候审,半年内暴瘦30斤。庭审当天,在父亲和弟弟的陪同下,王永从河北省武强县赶到法庭。他懊恼地不断向记者述说:“我真不知道他是杀人犯。否则,不会给他开《死亡证明》的。”
 
  与有亲人陪伴的王永不同,刘林被法警带进法庭时一直向旁听席张望,但他的妻子、儿子、妹妹以及其他亲人都没有出现。
 
\
庭审现场
 
        他在卫生间里杀害了父亲
 
  46岁的刘林是北京人,他与妻子孙红、儿子小刘、妹妹刘丽以及74岁的父亲一同居住在北京市丰台区一处三居室内。
 
  2015年年底,刘林的父亲被查出患有肺癌,没有做手术,只做了8次化疗,于2016年6月6日出院回家。
 
  6月17日15时许,刘父把儿女叫到自己的卧室,向他们出示了自己在医院复查的结果,显示其治疗情况比较好。刘父说:“我病了这么长时间,花了20多万元。现在,我没有什么财产了。我不想连累你们,想把房子出租,用租金去养老院生活并治病。你们搬出去吧。”
 
  刘林问父亲手里还有多少钱,刘父说还有20万元。刘丽表示自己可以拿出10万元给父亲治病。刘林表示,让刘父先用剩下的钱治病,若还不够,他支付余下的医疗费。但刘父认为这是“空头支票”,坚持让儿女在“搬出去”的问题上表态。
 
  刘丽心情郁闷,回到房间给朋友打电话时听到刘林和父亲吵了起来,刘林喊道:“你轰我走没门!你没人性!我和你关系那么不好,我都没轰你走。你到法院告我去吧,我看法院向着谁。”
 
  这时,刘林17岁的儿子小刘学完吉他回到家。刘林便和父亲停止了争吵。当天16时40分,刘丽从家中离开。
 
  面对父亲欲让自己搬出去的打算,刘林“觉得这事挺堵”的,急切地想告诉妻子孙红。但他拨打了十多遍电话,对方都没有接听。刘林心烦气躁,让小刘去孙红工作的学校找她。
 
  小刘走后,刘父再次来到刘林的卧室说治疗费和腾房子的事。刘林说:“我和我媳妇搬出去,我没意见。但小刘是您的亲孙子,您也轰出去?”刘父回应道:“我连儿子都管不了,我还管什么孙子啊!我连命都快没了,我还是先救我的命吧。”
 
  听完此话,刘林“急眼”了,抓住父亲胸口边的衣服,一边喊“你没有人性”,一边用拳头打向父亲的左眼眶。双方撕扯在一起,开始对骂,什么难听骂什么,已然没有了父子之间的顾忌。对骂中,刘林将父亲拖到卫生间,并将父亲推倒在地,父亲的头磕在了浴缸沿上。这时,刘林还不罢休,又顺手拿起一个烟灰缸砸向父亲的头部。父亲从地上站起来,抓住刘林的衣服大喊:“杀人啦!”刘林又将父亲推倒。父亲没有站起来,而是抓住刘林的衣服喊骂。刘林顺手用胳膊勒住父亲的脖子,并用身子压住父亲的后背……
 
  刘父倒地被刘林死死地压住后,一开始,还一边挣扎,一边骂刘林。过了一会儿,刘父不喊了,也不动了。这时,刘林松开勒住父亲脖子的胳膊,发现父亲闭着眼睛,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口鼻流着血。见此情景,刘林立即按压父亲的心脏并摇晃父亲,希望叫醒他。可是一切都晚了,74岁的老人没有死于肺癌,却死在了自己儿子的手下。
 
  见父亲没有了呼吸,刘林“脑袋都木了”,一直坐在卫生间的地上。当天18时10分左右,刘林接到孙红的电话,得知她下班后去游泳了,所以没接电话。刘林告诉孙红,父亲的情况不好,让她赶紧回来。放下电话,他继续呆坐在卫生间的地上……想起母亲于2011年洗澡后因心脏病去世一事,刘林决意告诉家人,父亲在卫生间洗澡时摔倒了。这时,他听到了开门声,迎了出去。
 
\
受审的刘林(右)和王永
 
        弑父者求医生伪造《死亡证明》
 
  孙红回来了。进屋后,她见卫生间的门关着且里面亮着灯,没有看见公公,便问刘林家里出啥事了。刘林告诉她,父亲洗澡时摔倒在卫生间了。孙红见刘林神色紧张,感觉事有蹊跷,问道:“你们是不是吵架或者动手了?”刘林没有正面回答她,只说:“他要轰我们出去租房子住。”孙红明白了,一边责备刘林“你怎么这样啊”,一边欲去卫生间查看公公的情况。刘林以怕妻子胆小被吓到为由,不让她进去看。这时,孙红立即来到阳台上拨打急救电话。后来,孙红看见刘林走进卫生间,关上门,里面传来流水的声音。
 
  很快,小刘也回来了。孙红告诉儿子,爷爷洗澡的时候摔倒了。儿子喊着要看爷爷,被刘林和孙红拦住。其间,刘林把父亲从卫生间抱到了床上。
 
  6月17日18时59分,999急救中心的医生王永和司机接到“丰台区某地一名老人摔伤,意识不清”的任务后,驾驶急救车赶赴现场。在刘林的引领下,王永见到了躺在床上、浑身湿透的刘父。经过检查,王永发现刘父的头顶部有一处长2~3厘米的皮裂伤,左眉弓有一道小口子,上衣有血迹,确定其已死亡。
 
  王永向在场家属询问事发经过。刘林称,自己在房间玩游戏期间,发现父亲躺在浴室中,他把父亲抱到床上。王永说,因老人尸体有外伤,按照规定应当报警并经过法医解剖以确定老人的死因。刘林强烈表示不想报警,也不想让老人在死后受罪。他向王永出具了刘父生前患有肺癌的诊断证明,并说“老爷子每个月都进行化疗,平时也磕磕碰碰的,这次不知道为啥摔了一跤,就不行了”,恳请王永为父亲开具《死亡证明》。
 
  见死者家属都在现场,王永动摇了:“看你们可怜,我可以开具《死亡证明》。但这种情况下,我们要承担很大的风险。”刘林立刻表示,家属对老人死亡一事无异议。孙红还拿出1000元好处费塞给了王永。收下钱后,王永让刘林在一份病情告知书上签字后,按照刘林提供的刘父的身份证、户口本及诊断证明开具了死者死于肺癌的《死亡证明》。
 
  随后,急救车司机联系了殡仪馆。在殡仪馆工作人员赶来为死者擦洗时,刘林把被剪下来的父亲的衣服放入卫生间的红色塑料桶里,并用淋浴器将卫生间的地面冲刷了一遍。随后,他又把烟灰缸、父亲的衣服等物品丢弃在路边的垃圾桶里。
 
        妹妹怀疑哥弑父到派出所报案
 
  在刘林与父亲发生争执期间,刘丽独自开车到亦庄找朋友吃饭。其间,刘丽的手机显示有一条小刘在19时23分打来的未接来电。她回拨了电话,但小刘的手机关机。刘丽又给父亲打电话,也显示关机。刘丽给孙红打电话,孙红让她尽量往家赶。这时,刘丽心中不安,预感到家中可能出啥事了。最终,通过哥哥的一位朋友,刘丽知道家里出大事了,父亲正在接受抢救。“慌了神”的刘丽立刻乘坐朋友的车回家。
 
  到家后,得知父亲突然去世的消息,刘丽情绪激动,也心生怀疑,哭着喊着要见父亲,但被家人拦住。孙红告诉刘丽:“先别见了,一会儿到殡仪馆见吧。急救医生已经来了,看到父亲的磕伤,还让咱们报警来着。但这是咱家,全是父亲的亲人,不可能有人害父亲,就没报警。”
 
  过了大约50分钟,刘林、孙红等人一起出发去殡仪馆。刘丽坐朋友的车单独走。在路上,刘丽想,父亲的文化素质高,讲究生活品质,一般情况下,孙红在家时,他是不会到卫生间去洗澡的。加上化疗,手不能接触凉东西,所以父亲很少洗澡。那今天,父亲为什么大白天在家里洗澡……越想越不对劲,她怀疑哥哥害死了父亲。于是,刘丽转道去了派出所,举报了刘林。
 
  2016年6月18日,刘林因涉嫌犯故意伤害罪被警方羁押;9月28日,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被逮捕。
 
  据刘林交代,刘父早年从北京师范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内蒙古自治区海拉尔工作时与母亲相识并结婚。之后,父亲被调到北京地铁公安局工作;其间,因作风问题被劳动教养三年并被开除公职和党籍。此后,父亲与他人一起做生意,一直在外面单住。刘林从小被母亲带大,与父亲的感情不好。刘林初中毕业后入伍,复员后在北京市铁路局当大车司机,后成为一名行李员。
 
  “我哥平时待父亲不好,殴打过父亲。母亲活着的时候,他还殴打过母亲,我觉得他是不孝子。”刘丽说。她还透露,父亲因作风问题被劳动教养后,哥哥就不尊重父亲了,两人的关系一直比较疏远。十多年前,因为父亲和母亲吵架,哥哥还把父亲给打了。从那以后,两人的关系就更加疏远了,相互之间不怎么说话。父亲被查出患有肺癌后,是刘丽带着父亲去看病的,刘林自始至终没掏过一分钱给父亲治病。
 
  孙红也表示,刘林的脾气大、易怒,一直看不惯父亲的作为。虽然一开始孙红就怀疑刘父的死与刘林有关,但当刘丽告诉她刘父是死于机械性窒息时,她还是惊讶地不敢相信,“他杀害的是自己的父亲,他的行为,我不能接受。我真想问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就不能平静地坐下来谈谈?他这么做,把整个家都毁了”。
 
        儿子无法承受残酷的人伦悲剧
 
  2017年5月19日,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刘林涉嫌杀父案。法庭上,因涉嫌伪帮助他人造证据罪而受审的王永显得局促不安;而刘林却显得很平静,在庭审中多次强调自己和父亲关系不好。
 
  对于公诉人的指控,刘林表示自己没有想杀死父亲,只能算故意伤害致人死亡。法庭上,刘林没有过多地谈及父亲。但在早前接受警方讯问时,刘林曾说:“觉得我很对不起父亲,毕竟是他带给我生命,我当时真没想到会造成这么严重的后果,冲动冲昏了我的头脑。现在想想,当时肯定有别的办法可以和平解决我和父亲的问题。(我的)家庭虽然不是很和睦,但也不到你死我活的地步。我的行为给家庭、给我的爱人、给我的儿子造成很大影响,我希望得到他们的谅解。另外,我也对不起我的妹妹,当哥哥的做出这种事,在妹妹面前我抬不起头,我也希望得到她的谅解。”
 
  在法庭上,刘林多次提到了自己的儿子。为了儿子,他与父亲发生争吵;为了儿了,他在警方调查时编造事实掩盖自己的行为。可是,他不知道,当同样作为儿子的他向老父挥出那一拳后,他再也无法“为了儿子”。据悉,小刘在面对爸爸杀死爷爷、姑姑举报爸爸这一系列的残酷真相后,不堪心理重负,已经罹患抑郁症。(文中当事人均为化名)
 
链接
 
        《居民死亡医学证明(推断)书》
 
  《居民死亡医学证明(推断)书》(以下简称《死亡证明》)是医疗卫生机构出具的、说明居民死亡及其原因的医学证明。《死亡证明》的签发单位为负责救治或正常死亡调查的医疗卫生机构。《死亡证明》签章后生效。医疗卫生机构和公安部门必须准确、完整、及时地填写《死亡证明》及《死亡调查记录》,严禁任何单位和个人伪造、私自涂改;未经救治的非正常死亡证明由公安司法部门按照现行规定及程序办理。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