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遇天价账单,留学生如何驱走就医梦魇 - 鹰眼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鹰眼 >

遭遇天价账单,留学生如何驱走就医梦魇

贾天然 法律与生活杂志
 
        事件回放
 
  2017年4月,据《北美留学生日报》报道,一位“裸险”女留学生在美国看一次病,竟然收到170万美元账单(换算成人民币为1100多万元)。据该名留学生母亲朋友圈所发内容显示,她的女儿在斯坦福大学医院做了与心脏相关的手术,术后5天出院回家。之后,这名留学生的家人收到来自美国医院和医生的两份费用惊人的账单。此类事件并非偶然。在此之前,有曾有媒体曝出,杭州一位家长带儿子去美国洛杉矶旅游时,孩子不小心左手脱臼,被送到医院急诊室就诊,其费用达一万多元人民币。
 
  看到此类新闻,在感慨美国高额医疗费的同时,我将就其中相关法律点进行阐述,以期对读者有所裨益。
 
        法律解读1.美国“天价医疗账单”由多种因素构成
 
  “天价账单”不是个案,是普遍现象,是由多种因素造成的。据美国媒体报道,美国人因病致穷的案例不在少数,高昂的医疗费对于美国普通人是难以承受的负担。那么,为什么美国没有像其他一些发达国家那样控制医疗费用呢?这要从美国的医疗制度说起,在美国大约80%的医院是私立医院,市场化的运作模式决定了定价权在医院手里,医生和病人之间本质上就是商业行为,这也就导致了相同的病去不同的医院看不同的医生,最后收取的费用有天壤之别。
 
  在美国,政府对药价并不进行管控,美国的药品价格不光比一些发展中国家高,甚至比一些发达国家也要高出很多,据麦肯锡公司(全球最著名的管理咨询公司)2008年的一项研究报告显示,欧洲的处方药价格是美国的一半。医生的高收费和高昂的药品价格推高了患者的治疗成本,所以收到天价账单也就见怪不怪了。
 
  此外,美国医疗事故官司的赔偿数额中有50%以上都超过了100万美元。需要指出的是,美国医疗事故的赔偿,一般并不由医院和医生出钱,而是由承担其医疗责任险的保险公司来赔偿。当然,这些成本最终又会转嫁到病人身上,导致医疗费用的增加。因而,高昂的人工费用加上药品价格以及司法成本的摊入,持续推高医疗诊治费用。
 
  因此,留学生应根据自己的需要,通过前期细致的了解,购买相应医疗保险,减轻自身负担。
 
        法律解读2.ADR抵御“天价医疗账单”
 
  近年来,如何解决医疗纠纷成了世界性难题,那么普通患者收到天价医疗账单时该如何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在回答这个问题前,我们需要对美国的纠纷解决机制有一个初步的了解。
 
  经过几十年的发展,美国形成了一套自己的纠纷解决机制,即以ADR(Aternative Dispute Resolution)为主,诉讼手段为辅的制度,美国政府在1998年《ADR法》中将ADR定义为“替代性纠纷解决方法包括任何法官宣判以外的程序和方法。在这种程序中,通过诸如早期中立评估、调解、小型审判和仲裁等方式,中立第三方协助解决纠纷”。
 
  在发展的早期阶段,ADR只是对诉讼手段的补充,随着诉讼的增多和医患关系的紧张,ADR的优势逐渐凸显出来,尽管通过有陪审团参与的诉讼是美国医患纠纷的主要化解方式,但实际上只有大约5%左右的诉讼最终走上法庭,其余大部分案件都是经过调解的方式解决。
 
  因此,如果留学生对账单价格有异议,一定不能躲避,美国是信用社会,丧失了信用寸步难行,因此遇到账单先从以下几点着手:
 
  首先,使用医疗保险。如果患者之前购买了合适的医疗保险,那么医疗保险会承担很大一部分费用,减轻了患者的压力。
 
  其次,仔细核对账单,寻求专业人士帮助,由于医疗费用的不透明,普通患者很难明白账单中的含义,因此有必要寻求医护保健人员(Health Care Advocat)的帮助,其会从患者的账单中找出纰漏,从而为患者向医院“砍价”,从中提佣金。
 
  最后,如果以上方法还未解决问题,那么患者可以拿好账单向法院进行起诉,一般在诉前法院会采用ADR的方式进行解决,搭建平台使医患双方进行协商,患者可以要求分期支付或者减免费用,从而实现减轻负担的目的。
 
        法律解读3.“天价医疗账单”在我国法律视角下的分析
 
  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和人们对于健康的重视,“天价医疗账单”在我国也时有发生。
 
  2014年12月,安徽省滁州市一名工人在上班途中因刮擦受轻伤,后被送去康复治疗,仅仅数次治疗就花费4万多元。
 
  “天价医疗账单”的背后隐藏着医疗实践中经常存在的一个问题,即“过度医疗”,由于医疗机构的诊疗行为专业性较强,外行根本无法了解其中曲直。
 
  我国《侵权责任法》第六十三条规定“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不得违反诊疗规范实施不必要的检查。”但该法条过于简单、可操作性不强,在司法实践中无法适用,导致患者维权困难。我认为,过度医疗属于医疗侵权,严重侵害了患者的知情权、生命健康权等权利,过度医疗行为造成损害后果的,医疗机构必须对受害者予以救济和赔偿。医患之间是以签订医疗服务合同为前提的,但是对于医疗服务合同的法律性质,法律并没有作明确的规定,相关的医疗服务纠纷案也没有对医疗服务合同的性质做出明确的判断。因此,过度医疗行为导致的责任是侵权和违约的竞合,救济方式主要是民事赔偿。
 
  由于过度医疗行为是侵权和违约的竞合,因此患者有权利选择提起违约之诉和侵权之诉。依据侵权法一般理论,医疗侵权行为应具备以下四个构成要件:医方实施了医疗行为;患者遭受本不应承担的损失;医疗机构主观上存在一定的过错;医疗机构的诊疗和患者遭受的人身和财产损失存在因果关系。由于《侵权责任法》对过度医疗行为未作详细规定,因此依据现有法律规定,患者的举证压力更大,而依据违约进行起诉,患者需证明合同关系存在,证明对方有违约行为即可。
 
  《侵权责任法》确立了医疗侵权损害责任以过错责任原则为主,过错推定与无过错责任为辅的归责体系,其立法宗旨是针对不同的医疗侵权行为适用不同的归责原则,以最大限度保护患者的合法权益,但是由于法律对过度医疗行为并未详细规定,实践中对于过度医疗行为是否适用过错推定原则存在争议,导致患者举证困难。此外由于医疗行业缺乏一套科学的,具有普遍指导意义的鉴定标准,所以对什么是过度医疗,如何区别过度医疗和必要性医疗之间缺乏有效的界定。
 
  尽管《侵权责任法》第六十三条已经对过度医疗行为进行了明确的禁止性规定,但是在实践操作中还需要进一步明确,完善法律空白,从而抑制“天价账单”的产生,保护患者的权益。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