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应杰:参与《政府工作报告》起草十余载 - 鹰眼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鹰眼 >

刘应杰:参与《政府工作报告》起草十余载

文/周程程 赵倩
 
        2017年3月5日,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开幕。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向大会做《政府工作报告》。2017年中国经济增速的数字如何,就业率达到了多少,人们的出行是不是更方便了,环境有没有变得更好一点儿……人们寄希望于在这份《政府工作报告》中寻到答案。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超过1.8万字,其背后凝聚了包括国务院研究室信息研究司司长刘应杰在内诸多人的智慧,并经过无数次反复讨论、审议、征求意见和修改……足见其沉甸甸的分量。
 
        报告求创新,类似办春晚

       作为参与《政府工作报告》起草十多年的起草人,国务院研究室信息研究司司长刘应杰已经习惯了每年12月进入忙碌期的状态。

       “我们起草《政府工作报告》有点儿类似办春晚,报告要贯彻创新理念,更重要的是内容上的创新,要提出新思路、新举措、新概括。”刘应杰这样总结道。就在《政府工作报告》发布前几天,刘应杰还加班到晚上12点多,对数据进行最后的校核。
 
        “报告不是‘写’出来的”,刘应杰对记者说,是2016年确实做了这些工作,取得了这些成就和亮点,才能成为《政府工作报告》中的内容。此外,在对2017年经济工作的部署上,报告中很多政策措施都经过了反复讨论、协商、斟酌、沟通,报告的形成是一个决策的过程。

       2016年12月初, 《政府工作报告》起草组正式成立,基本上与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相衔接,也有一些交叉。12月底,起草小组形成了一份初稿, “基本是一个比较成熟的稿子了”。之后,就进入讨论、修改、审议等程序。

       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政府工作报告》的起草工作。在起草过程中,习近平总书记和李克强总理作出重要指示、批示。党中央、国务院先后召开4次会议,对报告进行审议讨论。
 
        与此同时,起草小组还广泛征求全国各方面对报告稿的意见。报告稿下发到31个省区市,中央党政军群各部门,一共向148个单位广泛征求意见。李克强总理还主持召开三次座谈会,征求了民主党派中央、全国工商联负责人、无党派人士、专家学者、企业界人士和基层群众代表的意见等。
 
        社会科学院经济所所长高培勇在总理座谈会上提到了减税降费的建议。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央行前
副行长朱民提出,金融要回归本源,更好地回归实体经济等。

       2017年,包括下发到各地各部门的征求意见稿和听取座谈会的意见,起草小组共收集、整理、汇总了1270多条建议。经过起草小组反复认真地研究后,吸取了300多条重要意见。
 
        此外,起草小组还广泛开展网上舆情调查,开展了“我向总理说句话”建言征集活动。起草小组认真阅读、筛选网民意见,包括住房、养老等问题,将这些问题反映到《政府工作报告》中去。
 
        刘应杰还清楚地记得,有一位乡镇公务员提出解决百姓办事难的建议,他表示,整天都有人找他盖章,公章已经快磨平了。就学、住院、发贫困助学金、火化、公证,都需要盖章。 “本来好多事情是不需要盖章的。但是,恰恰都要盖章。天天找人盖章,这些事还是很多的,尤其是基层群众,普通老百姓遇到办事难的问题。这些都对我们起草《政府工作报告》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在刘应杰看来,这些网友的建言对写好报告也起到了重要作用。
 
        《政府工作报告》的形成经过无数次反复讨论、审议、修改,从第一稿的2万多字压缩到最终的1.8万多字,最大限度地凝聚了全国上下各方面的共识,凝聚了民智与民心。

        热词、新词,反复拿捏

        刘应杰说,创新是《政府工作报告》起草过程中的一个重要原则。
 
        近年来,特别增加了年轻人进入《政府工作报告》起草过程中,以便把一些最新的东西反映到《政府工作报告》之中。包括每年出现的一些新概念、新词汇,经过筛选后也进入了报告之中。
 
        报告里用哪个词,用哪个字,他们总是反反复复地仔细斟酌。刘应杰介绍,近年流行的“VR 虚拟现实”这个概念,出现在报告最开始的初稿当中。后来,不断去掉,去掉后大家又觉得可惜,还要再写上。写上之后,有人觉得不合适,又去掉。这都是经过不断改、不断打磨的过程。
 
        《政府工作报告》起草过程中,还有一个词也进入了起草组成员的视野,那就是从城市打拼后又选择回到农村返乡创业的“城归”。城归,跟海归差不多,从城里到农村的叫城归。这个词是否放入《政府工作报告》中,同样经过了反复的拿捏。

       2015年的《政府工作报告》, “创客”这个词第一次在报告中亮相。没想到,这个词很快成为全民关注的热词,公众都认同创客这个概念。到了2017年,在创新创业这个领域,起草组开始斟酌另一个新词——“极客”。
 
        此外,有关创新创业,如今还有一个新的概念,叫作“独角兽”。这也让包括刘应杰在内的起草组成员考虑再三。包括数字经济、人工智能等新词,同样在报告中反映了出来。
 
        “这些新的概念,能反映社会发展变化中间新的东西。”哪怕一些网络语言,也能反映时代的变化。刘应杰说,2015 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的“大道至简,有权不可任性”一下火起来。
 
        其实,贴近老百姓、贴近群众的这些语言,也能进入《政府工作报告》之中。2017年报告起草过程中,曾有人提出来,今年流行一个词,可不可以写到报告中间?这个词叫“吃瓜群众”。后经起草组成员反复斟酌,最终舍弃了。

       刘应杰说,李克强总理一直要求,文风要生动活泼,要口语化、接地气、有温度。当然,要让报告能反映时代脉搏的跳动,贴近群众,包括贴近广大青年网民,需要做大量工作。
 
        最头疼的是压缩文字
 
        “报告力图做到新、实、精、活四个字。”而对于刘应杰来说,每当有人问起他每年起草报告最头疼的是什么时,他都要说最头疼的是压缩问题。
 
        一般情况下,《政府工作报告》的第一稿会在3万字左右;而到了最后一稿,字数通常会压缩至1.9万字以内。文字压缩困难的原因在于,每次征求意见时,都在做加法,很少做减法,而每个部门都希望增加在报告中的篇幅。

       “但是,作为一篇报告,容量是有限的,要真正做到字斟句酌。”刘应杰说。他们对报告中的一个字、一句话、一个标点符号,都反复斟酌。报告经全国人大通过之后,就变成一个国务院权威性的文件。“两会”结束以后,国务院常务会议就会把《政府工作报告》落实到各个部门,一条一条地加以落实。
 
        这话说起来容易,做起来比较难,既要照顾到面,又不能面面俱到,同时还受篇幅所限。因此,《政府工作报告》通过以后,还要增加报告的执行力,里面提出的观点、政策、措施、文字、表达、数据都要非常准确、权威。
 
\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