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委“拍蝇”揪出18年前灭门凶案 - 鹰眼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鹰眼 >

纪委“拍蝇”揪出18年前灭门凶案

\
 
 
文 / 罗煜明
 
        2016年即将结束之际,发生在18年前的、震动贵州省凯里市的两起命案因一名正科级官员的落马再度闯入人们的视野。

        1998年10月17日深夜,在凯里市电影放映公司大楼内,该市大十字派出所副所长安坤在三楼楼道内被人用钝器击中头部、匕首刺穿胸膛而亡。同时,他的配枪丢失。
 
        44天后的12月1日,惊魂未定的小城再发命案。 时任中国银行凯里支行行长乐贵建、妻子房晓远被枪击、刀刺死亡,他们14岁的女儿乐璇及邻居刘巧云也殒命刀下。
 
        18 年,5 人命案,正科级官员,纪委调查……这些关键词之间有何联系?
 
         国企子弟的不同人生路
 
        20世纪60年代,因支援“三线建设”,不少家庭从各地涌入贵州省凯里市。 以运输树木和旅客为主业的凯运公司,因拥有数万职工的庞大队伍,号称凯里最大国企。
 
        在这个一切都被安排好的“巨无霸”里,绝大多数家庭子女的童年和少年均在凯运公司子弟学校度过。
 
        唯一不同的是,他们的个性留有各自家庭的烙印。

       1965年出生的贵叔(化名)对凯里5人命案犯罪嫌疑人之一、曾经的同届同学黄德坤有一些零碎的记忆。在他的印象中,黄家人像其他凯运公司普通职工一样过着平常生活。黄家是个大家庭,有四儿一女,黄德坤排行第四。
 
        黄德坤念小学时留过级。在近千名凯运公司同龄子弟中,他既不算聪明,也不算顽皮。贵叔说,黄德坤不喜欢说话,但喜欢习武,与人冲突时下手狠毒。沉默和狠毒两种性格在黄德坤身上同时存在。
 
        据凯里5人命案的另一名犯罪嫌疑人潘凯平的邻居讲述, 潘凯平同样来自凯运公司职工家庭,年龄与黄德坤相仿,他上有一个姐姐,下有一个弟弟。潘凯平少年丧母,其父在他的生母去世后又娶了一个年轻妻子。
 
        1964年前后出生的凯运公司子弟安坤有两个妹妹。作为家中长子,与同窗兼少时玩伴黄德坤、潘凯平相比,他看起来要“懂事一点儿”。三人共同的同学张正(化名)回忆道:“黄德坤比较狠。 你说他,他会瞪你。潘凯平的话少得很。三个人能在一起玩真是有点儿怪。”
 
        20世纪80年代后,成年的黄家兄妹陆续走上社会。起步较低的黄德坤在初中毕业后进入凯运公司做售票员和修理汽车的工作,还开过一段时间的中巴车。生母离世的潘凯平念完小学和初中后,也和黄德坤一样进入凯运公司。

       据昔日凯运公司同事介绍,潘凯平和黄德坤曾经在第三车队一起做修理工。
 
        在那个年代,出入歌舞厅、保龄球馆成为时尚青年的主流娱乐方式, 录像厅也偷偷播放着一些境外盗版光碟。20世纪90年代的悸动让凯运公司的小职员黄德坤开始不满现状。

      贵叔回忆,在凯运公司工作期间,黄德坤利用往返凯里和珠三角的车辆, 将手表等商品倒到凯里贩卖,成为凯里最早的一批“倒爷”中的一员。凯运公司公安科一位要求匿名的职员称,1992 年,黄德坤因拒绝缴纳养老金,凯运公司将其除名。离开国企后,黄德坤在凯里市区开过保龄球馆、录像厅、歌舞厅。

       发生在1996年的一场火灾将黄德坤的歌舞厅烧为灰烬。生意失败后,黄德坤一度开农用车往返农村运输物资。
 
        与黄德坤起伏不定的命运不同, 潘凯平在这一时段的消息较少,邻居只记得他在姐姐的安排下远赴江浙打工谋生。
 
        学习成绩优异的安坤在初中毕业后进入高中继续求学并考入贵州民族学院(现贵州民族大学)。毕业后,他到凯里市的一个乡镇锻炼,后调到凯里市公安局。1997年前后,安坤调任大十字派出所副所长,辖区为凯里核心商圈。

       悬置18年的小城大案
 
        1998 年,凯里失去了往日的平静。这一年,翻牌机令众多赌徒陷入癫狂,输掉百万元者并不罕见。
 
        熟悉案情的人士透露,1998 年10月17日午夜时分, 升任凯里市大十字派出所副所长的安坤因夫妻感情不和没有返家,而是去了电影公司的租住处,并在楼道里遇害。次日早上,电影公司的人上班时发现安坤的尸体后立即报警。警方出警后发现,安坤的64式配枪连同5发子弹不知所踪。

       同年12月3日前后,黔东南州警方接到又一起报警:418医院家属楼17栋501室发生4人死亡命案,死者分别是时任中国银行凯里支行行长乐贵建,乐贵建的妻子、418医院人事科科长房晓远,乐贵建14岁的女儿乐璇,乐贵建的邻居刘巧云。
 
        凶徒杀人后在乐贵建家翻箱倒柜, 拿走了所有纸币和贵重物品。乐贵建的岳母曾经向专案组反映,乐贵建曾想送给她、价值 30 万元的金表也不见了。
 
        办案人员勘查推测,案发时间应为12月1日下午1点半左右,作案动机初步判断为谋财害命。

       即便过去18年,两起命案遇害者的生前事仍活在各自同事的记忆里。在老同事们看来,安坤虽然家庭不睦, 但其在事业上却意气风发。其警队老同事说, 仕途顺畅的安坤升职后常将64式配枪挂在腰间,而且有意显露;而黄德坤所经营的保龄球馆、录像厅、歌舞厅均在安坤所管辖的大十字派出所辖区。
 
        据《南方周末》报道,早年,乐贵建曾在262厂(长征无线电厂,2005 年破产)做学徒工。1977年恢复高考,乐贵建考入贵阳财经学院,毕业后分配进入凯里水轮机厂,因工作能力突出一路升至副厂长。在262厂工作期间, 乐贵建与262厂和418医院合办的子弟小学教师房晓远恋爱,并在1984年前后迎来独生女乐璇。
 
        1987年,中国银行贵州省分行筹建凯里支行,上级调乐贵建为第一副行长主持筹建工作,而筹建时期并未设行长一职。1996 年前后,乐贵建升任行长。邻居们介绍,当时,乐贵建一家所住的418医院家属区17号楼算是凯里市的高品质社区。

       命案中,最后一个被害人是房晓远的邻居兼密友刘巧云。两人的父母都是从山东南下的干部,她们从小一起长大,也都在418医院工作。刘巧云的丈夫原是凯里汽车运输公司货运司机,后来在房晓远夫妇的帮助下调入中国银行凯里支行开运钞车。
 
        这两起命案曾得到高层批示由公安部督办。 知悉案情人士称,案发后,黔东南州公安局成立了以州公安局副局长领衔的专案组,专案组至今未撤,但专案组成员已经换了一批又一批。
 
        该知悉案情人士还称,凯里1998年“12·01”案起初的破案方向没有错。 因乐贵建家丢失了时价30多万元的手表,家中现金全无,床垫有被凶手用刀划开搜寻财物的痕迹,警方预判该案为谋财害命案。

       后来,警方发现凶手在乐贵建家所开三四枪的弹痕检验结果显示子弹来自安坤遇害时丢失的64式手枪,两案遂并案处理。18 年中,当年所开的20万元缉凶赏金至今仍是黔东南州警方悬赏的最高赏金。
 
        知悉案情人士透露,18年后,警方发现黄德坤、潘凯平涉嫌先后杀害安坤及乐贵建一家的动机是抢钱偿还赌债。中国银行凯里支行人员透露,案发前几年, 黄德坤的妻子在该行相关科室工作过,也就是说犯罪嫌疑人的妻子曾是乐贵建的下属,两家人有可能相识。
 
        犯罪嫌疑人一路官至正科

       黄德坤人生的另一重大选择发生在命案之后的1999年。
 
        据曾在黔东南州镇远县政府部门就职、后辞职下海的商人刘明(化名)回忆,1999年年末,时任镇远县县委书记的杨某即将从镇远县政府调任凯里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一把手时,在凯里物色司机时选中了黄德坤。 这一说法遭到杨某的否认。但他坦承,当年开发区工委确实给领导班子配了一部广本轿车作为公务车, 也向社会招聘了一批工勤人员开车。但黄德坤仅是招聘的众多工勤人员中的一名,且因开发区二把手洪金州推荐才被录用。
 
        刘明称,黄德坤并非杨某的专职司机,他偶尔还为从镇远县调任凯里经济开发区任管委会副主任的洪金州开车。2006年显然是洪金洲仕途突飞猛进的一年。这一年,他升任凯里市市长;2012 年,升任黔东南副州长;2013 年,因涉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落马。
 
        凯里市民对洪金洲的整体感觉是,洪金洲任职市长期间大兴土木,先拆后建是其一贯的推进方式。

       一些人眼中的混混黄德坤于2007年前后到开发区城乡管理局(以下简称城管局)任职,主攻拆迁工作。

       知悉案情人士透露,2009年,黄家老三向凯运公司请长假,到开发区承包绿化工程,主管部门正是其四弟黄德坤任职的城管局。 就在这一年,黄家内部出了嫌隙。四兄妹共同购得开发区的一块土地后起了纠纷,官司打到了法院。据相关判决书披露:黄家大哥是黔东南州某局退休干部,大姐是州公安局民警。

       相关人士透露,2011 年前后,黄德坤升任开发区城管局局长、党支部书记。2015年8月,黄德坤调任凯里市棚户区改造办副主任,保留正科级。 这次调动或许成为其落马的导火索—— 黄德坤调离后需要向继任局长交接工作,重点是账目,后因账目不清长时间无法交割,纪检部门介入调查。2016年上半年,开发区城管局一位会计因涉嫌挪用公款被纪检部门带走。
 
        2016年7月6日,黔东南州纪委监察局发布通报:7月5日,凯里市棚户区改造办副主任黄德坤(正科级)涉嫌严重违纪,正在接受组织调查。2016年8月,凯运公司内部开会传达:已退休的黄德坤二哥因涉嫌向弟弟黄德坤行贿 90万元,被纪委调查并开除党籍。
 
        据知悉案情人士介绍,纪委调查了两个月后,将黄德坤涉嫌职务犯罪案移送黄平县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2016年9月,黄德坤的妻子委托律师为丈夫辩护。2016年10月28日,律师最后一次会见黄德坤,随后被告知禁止会见,检方给出的理由是黄德坤涉及其他重大案件。 针对媒体报道,黄德坤的律师表示单凭指纹几乎不可能对其定罪。《新京报》曾报道称,黄德坤认为自己要有一个儿子,因此他找了一名关系密切的女性朋友。一位去过黄德坤这位女性朋友家的人介绍,这名女子给黄德坤生了一个儿子, “他说有个儿子传承,就算第二天被枪毙了,也是笑着死的”。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