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不知的律师风险代理“禁区” - 鹰眼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鹰眼 >

不可不知的律师风险代理“禁区”

文/柳双双
 
        律师事务所在代理一起交通事故赔偿案件过程中,因委托人一时拿不出委托代理费,律师提出可进行风险代理,待委托人赢了官司之后再行支付代理费用。于是,双方约定诉讼结束后按胜诉金额的15%收取律师费用。
 
        案件胜诉后,法院判决委托人一方应得赔偿款18万余元。后经执行,实得赔偿款14万余元。因委托人和律师在支付律师费上产生分歧,律师事务所将委托人起诉到法院。
 
        一审法院经审理认为,代理事项为交通事故人身伤害赔偿的诉讼,属禁止风险代理的类别,故双方在《民事委托代理合同》中关于收取律师费的约定属无效条款,酌定律师费为5000元。律师事务所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2016年6月,二审法院维持一审判决。
 
        本案的判决结果不禁引人深思,究竟什么是风险代理?在实践中,哪些案件不可以进行风险代理?委托人面对律师违法代理收费,又该寻求何种救济途径?以下,我将做详细点评。
 
        人身及民生民事案件不能进行风险代理
 
        风险代理是指委托代理人与当事人之间的一种特殊委托诉讼代理,委托人先不预支付代理费,案件执行后委托人按照执行到位债权的一定比例付给代理人作为报酬。
 
        随着我国法律服务市场的发展,风险代理较好地补充了我国已有的按标的额比例、计时、计件等收费方式,使律师与当事人之间的利益更巧妙地结合起来,同时也更大地提升了律师代理案件的积极性。然而,相较于传统代理方式,风险代理的前提即是风险的存在。这使风险代理对委托代理双方而言,都意味着更大的未知与冒险。为此,我国《律师服务收费管理办法》(以下简称《办法》)对风险代理的案件范围作出了明确规定。
 
        根据《办法》第11条之规定,“办理涉及财产关系的民事案件时,委托人被告知政府指导价后仍要求实行风险代理的,律师事务所可以实行风险代理收费,但下列情形除外:(一)婚姻、继承案件;(二)请求给予社会保险待遇或者最低生活保障待遇的;(三)请求给付赡养费、抚养费、扶养费、抚恤金、救济金、工伤赔偿的;(四)请求支付劳动报酬的等。”
 
        《办法》第12条也规定了“禁止刑事诉讼案件、行政诉讼案件、国家赔偿案件以及群体性诉讼案件施行风险代理收费”。由此可见,我国风险代理只适用于涉及财产关系的民事案件,且上述四类涉及人身及基本民生的民事案件被排除在外。
 
        在本案中,因当事人委托事项为交通事故人身伤害赔偿之诉,不属于涉及财产关系的民事案件,属于法律禁止风险代理的类别。由于《办法》和我国法律法规及司法解释中并没有关于风险代理合同效力认定问题的特别规定,因此对风险代理合同效力的审查应当适用《合同法》关于合同效力问题的一般规定。由于《民事委托代理合同》中收费条款违法,因而两审法院在判决中皆认定合同中关于收取律师费的约定属无效条款。但考虑到律师在本案中已投入相应的时间及精力并提供了合理的法律服务,法院酌定律师费为5000元。
 
        需要注意的是,虽然在上述双方的委托代理合同中关于律师收费条款被确认无效,却并不影响该合同中其他条款的法律效力,只是最终律师及律师事务所的该部分利益无法实现。
 
        解读2
 
        收费不得高于合同约定标的额的30%
 
        风险代理作为律师事务所一般委托代理的补充形式,不得损害会公共利益和他人合法权益。根据《办法》规定,实施风险代理在实践操作中需注意以下三个方面的内容。
 
        首先,律师应履行告知义务,这是签订风险代理协议的必要前提条件。当律师及律师事务所依据《办法》第1 1条的规定代理涉及财产关系的民事案件时,律师事务所只有在告知当事人按政府指导价收费的办法和标准后,当事人仍要求实行风险代理收费的,律师事务所才可按风险代理收费方式办理委托代理手续。如果事后当事人主张其是在不知道律师收费政府指导价的情况下签订风险代理的,那么,律师应举证证明已经告知当事人政府指导价的规定;否则,律师要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
 
        其次,实行风险代理收费,律师事务所应当与委托人签订风险代理合同。风险代理合同的签订意味着双方委托与被委托关系的正式确立,也是日后发生纠纷时双方寻求救济的凭证。风险代理合同中应对双方承担的风险责任、收费方式、收费数额或比例以及争议解决方式进行明确的约定。此外,在风险代理合同中要明确约定风险代理收费能否实现,与结案方式无关,即无论是调解、和解结案,或以法院判决方式结案,只要委托人的诉求利益没有以合同约定的要求实现,律师一律不能收取风险代理费;反之,则委托人应按照合同约定及时向律师支付代理费用。
 
        最后,实行风险代理收费不得超过法律规定的标准。《办法》第13条第2款规定:“实行风险代理收费,最高收费金额不得高于收费合同约定标的额的30%”。该条对风险代理的收费标准作了一个限定;否则,日后发生纠纷起诉到法院时超过部分将不会被支持,即律师事务所一方就该部分利益不会得到法律保护。
 
        解读3
 
        遭遇违法风险代理的救济途径
 
        《办法》对风险代理的适用范围、收费标准及实施程序进行了明确的规定。但在实践中,仍难免有律师或律师事务所因盲目追逐利益而做出违法的风险代理行为,如未履行事前告知义务、未按法律规定实行超范围代理、超标准收取代理费用等。
 
        当面临上述情况时,作为委托人的公民、法人或其他组织,可以通过函件、电话、走访等形式向价格主管部门、司法行政部门或者律师协会进行咨询问价或者举报投诉,请求上述主管部门对违法代理的律师或律师事务所进行查处。对于已经与律师事务所签订了民事委托代理合同的委托人,也可以直接通过司法手段向法院起诉,请求确认委托代理合同或合同中的违法条款无效。
 
        其实,实行违法风险代理伤害的绝不是委托人一方,对律师事务所或者律师而言,若不按照《办法》的规定实施风险代理,除了可能承担民事责任外,还可能承担包括警告、停止执业、没收违法所得、罚款、停业整顿等行政处罚。
 
        因此,风险代理需要委托方与被委托方的共同努力才能使之充分发挥优势。这不仅是维护我国正常法律服务管理秩序的需要,更是促进我国律师事业健康发展的出路。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