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诉民”冯军的十年维权路 - 鹰眼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鹰眼 >

环境诉民”冯军的十年维权路

\

        冯军总觉得对不起自己的女儿,每次提及大女儿,他都潸然泪下。五十多岁的冯军是河北省廊坊市大厂县夏垫镇二里半村村民。他的大女儿冯亚楠因患白血病于2007年离世,年仅17 岁。
 
        大女儿的死,改变了他以及家人的命运。冯军认为,女儿的死与当地一家企业排污有关。为给女儿讨说法,他先后起诉了排污企业、县环保局、县政府等。
 
        如今,他又把国家环境保护部诉至法院。

       女儿病逝

       当兵出身的冯军复员后,曾在镇政府土地所做临时工,后自己从事小本生意。1998 年,他在村里承包了 20 亩土地并花费 3 年时间挖建了鱼塘,以养鱼、养鸭为生。他还在鱼塘附近建了房子,打了一口 40 米深的水井。虽然日子称不上富裕,但也其乐融融。

       2006 年年初,冯军发现大女儿冯亚楠牙床肿胀,但不发烧,镇医院怀疑孩子患了白血病。为了确诊病情,冯军带女儿去了北京儿童医院,最终被确诊为急性白血病 M5 型,需要治疗费数十万元。

       至今冯军都记得,医生告诉他,如果没有家族遗传史,一般对于城市孩子来说,患上白血病主要与家庭装修时散发的甲醛有关;对农村孩子来说,则主要是由环境污染引发的。

       这使冯军想起了早在2005年,由当地人刘庆丰牵头,大家曾联名反映河北大厂金铭精细冷轧板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铭公司)距离居民区太近,导致田里的小麦、玉米绝产。后该事不了了之。
 
        “金铭公司与自己的鱼塘仅一路之隔,难道井水出了问题?”为求证自己的猜想,冯军在2006年3月初,与妻子找了三个塑料酒壶,洗净、装好水,送到了河北省水环境监测中心廊坊分中心检测。
 
        2006年4月,检测结果显示,按照《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送检水样总砷超标2.95倍,总锰超标3.8倍。

       冯军说,医学资料表明,砷、锰等重金属能引起人头疼、头晕、神经错乱、关节疼痛、解释、癌症等,尤其对消化系统、泌尿系统的细胞、脏器、皮肤、骨骼、神经破坏极为严重。
 
        几天后,冯军带二女儿去检查,发现她“血小板低,白血球高,也不发烧”。冯军的担心被验证了,二女儿也患上了白血病。
 
        冯军把井水重金属砷和锰超标以及女儿患病的事实向国家环保部电话反映。对方电话回应,若工厂距离居民区太近,应迅速找当地政府,并实际化验饮用井水,找当地环保部门化验工厂的工业废水,只要工业废水所含物质与饮用水所含物质一致,不论工业废水是否达标,都必须得到赔偿。于是,他开始拿着检测报告向相关部门反映,但没有实质效果。为了给两个女儿治病,冯军和妻子到处借钱,同时把金铭公司告到了法院。不幸的是,2007 年 6 月 19 日,在夏垫镇的一间出租房里,冯亚楠离开了人世。这个渴望考上北京电影学院的女孩,生命留在了17岁。

        独自维权为了证明大女儿的死与污染有关,2007 年,冯军和其他村民统计出了一份近十年来当地因癌症死亡人的名单,并把名单交给了媒体曝光。

       冯军鱼塘南边有一条东西走向的河叫尹家沟,此河穿过夏垫村,通往鲍邱河。据多家媒体报道称,鲍邱河的水过去是清的,河里能看到鱼虾,水能洗衣。20 世纪 90 年代末,周边陆续建起化工厂、钢厂后,污水都排入了鲍邱河,河就成了黑水河。“由于鲍邱河是一条跨流域河流,该河流的污染范围很大,并不局限于大厂县夏垫镇,其上游各地也向鲍邱河排污。”时任大厂县环保局局长常广利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如是说。

       2006年7月发表的一份名为《鲍邱河水质分析与评价》的文献认为: “鲍邱河上游水质为劣 V 类,下游受COD、氨氮和汞等的影响为重污染。”
 
        据《北京青年报》报道,环保部在2013年5月通报的一季度 13 起重点污染事件中,曾专门提及鲍邱河和金铭公司。通报称,大厂回族自治县群众反映鲍邱河水体污染严重,钢铁企业违法排污。廊坊市环保局已处罚相关企业环境违法行为。金铭公司、廊坊神华工贸有限公司、宝生钢铁制品有限公司 3 家企业已停产,大厂回族自治县已启动鲍邱河综合治理工作。河北环境保护厅督促当地政府加快鲍邱河整治工作进程。

       《法律与生活》记者在当地走访时,村民或婉拒采访,或留给记者一句“癌症与环境有关”后扭头离开。记者还了解到,冯亚楠的同班同学、夏垫镇东庄村一位男孩,也因白血病于几年前离世。

        质疑环评
 
        维权十年,冯军已记不清打了多少起官司、经历了多少次苦难。在官司频频遭遇败诉后,冯军遇到了好心人为他指点迷津, “环评才是污染企业的软肋”。

       于是,自 2011 年起,冯军口头向几级环保部门申请公开金铭公司、神华公司的环评报告。2015年,冯军再次以书面形式向廊坊市环保局提起申请;同年5月,廊坊市环保局公开了所申请的两家企业的环评报告。

       冯军找来专家分析这两份环评报告,发现诸多问题。报告显示,金铭公司于2000年5月开工建设,2001年12月投入试生产,但环评报告出具的时间是2004年2月24日。神华公司于 2005 年 1月开工建设,2006 年 11 月试生产,而环评出具的时间为 2006 年 11 月。两家企业都是典型的未批先建。

        “先建设,再生产,开始生产后再环评。该程序有违项目建设的正常程序。这样的环评文件,不能保证环评质量。”冯军认为。

       另外,金铭公司的环评报告注明,项目南厂门(隔路)有住宅区为环境保护的主要目标,500 米区域内无水源地。冯军指出,金铭公司与自己的鱼塘仅一路之隔,饮用水取自院子里的自打水井,并且自己在鱼塘已居住多年,咋能没有水源地?
 
        “该厂综合废水无重金属”的结论也让冯军无法接受。2006 年 12 月,廊坊市环保监测站对金铭公司废水检出含有锰、砷等元素,而冯军家的井水中锰、砷含量均超标。冯军认为,环评单位作出的环评结果失实,也没有发出警示,致使他和家人成为环境污染的受害者。

        针对上述环评,冯军向河北省环保厅提起行政复议,要求撤销廊坊市环保局的批复。对此,河北省环保厅认为,环境影响报告表审批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法规正确。随后,冯军针对廊坊市和河北省两级环保部门提起行政诉讼,法院经书面审理作出裁定,认定冯军不具行政诉讼主体资格。

       冯军向国家环保部举报该环评报告有问题,后经法院协调,环保部回复“相关项目环评文件适用法律、法规正确,未发现存在质量问题”。因对环保部的回复不服,冯军于 2016 年 8 月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该案已于 11 月 10 日开庭审理。尽管庭审前冯军还充满信心,但庭审结束后他对最终的诉讼结果却不乐观,但他表示不会放弃。“我对女儿的这份感情,别人无法理解。”冯军说。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