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运邮票暴涨,炒手“押”出债务官司 - 鹰眼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鹰眼 >

奥运邮票暴涨,炒手“押”出债务官司

      中国邮政发售的奥运纪念邮票,向来吸引集邮爱好者的目光。2008年,北京奥运邮票更是受人追捧。江苏一名炒“邮”者借了朋友16万元购人北京奥运邮票,并将邮票押在朋友手中。等到该款邮票暴涨时,对方却变卖了邮票。2016年9月18日,随着江苏省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终审判决落定,邮票炒手失去的损失,该由谁承担?
     
        被质押的北京奥运邮票
 
        赵梅是江苏省徐州市邮市上的资深炒手。自2005年国家邮政总局发行北京奥运邮票《第29届奥林匹克运动会——会徽和吉祥物》后,她分批次大量吃进,以图日后获利。
 
        2008年4月,随着北京奥运进入倒计时,赵梅想借此放手一搏,但苦于手头上没有多余资金。朋友王群知晓赵梅的情况后,主动找到她说:“我有点儿闲钱,只要按每万元支付250元的月息,我就可以把钱借给你。”
 
        赵梅爽快地答应了王群的条件.,她暗自盘算,自1896年希腊发行第一套奥运纪念邮票起,奥运主题邮票一向是全球邮市追捧的热点。中国首次主办奥运会,邮票升值的空间必然巨大。相比眼前借款利息,放眼预期更为实际。
 
        当赵梅去王群家里取16万元借款时,对方又有了借钱的新条件。王群需要赵梅出点儿“硬货”做保证。见赵梅面露难色,王群似乎早有准备.他提议:“我帮你买下16万元的北京奥运邮票。你将邮票直接押给我,每月按时付给我4000元的利息。等你凑齐本金后,再将邮票赎回,如何?”赵梅虽觉得王群的条件苛刻,但迫于现实,她只能应允下来。
 
        2008年4月15日,王群从邮市上以15.79万元的价格购进了北京奥运邮票。当天晚上,赵梅在王群家验货后,双方签署了《借款协议》:赵梅欠王群人民币16万元整,月息4000元,每两个月付一次息。王群欠赵梅奥运邮票4100版。另外,赵梅还交给王群一册缩普大全册(指缩量发行的普通邮资封和普通邮资明信片)作为补充质押。
 
        赎还邮票遭拒
 
        2008年8月8日,举世瞩目的北京奥运会开幕式在国家体育馆鸟巢隆重举行。正如赵梅所料,北京奥运邮票迎来了一大波强势行情。其中,8元面值的会徽小版就暴涨了十多倍。望着滚滚而至的巨额利润,赵梅并不着急出手,她要等待更大的升值空间。因此,她不得不每隔两个月抛出自己的其他邮票藏品,按时支付利息给王群。
 
        市场行情瞬息万变。过了一段时间后,北京奥运邮票市价出现回调,且幅度一天比一天加大。对于邮市行情的起落,赵梅早已见惯不惊。岂料不久后,押在王群处的邮票直逼买进价。紧接着,赵梅以周转暂时困难为由,要求缓两个月期限付息。但到期后,王群见赵梅依然没有付息,就赶紧与赵梅补签了一份《平仓协议》。这份协议由王群起草,双方在落款处签字并捺了手印。事后,赵梅回忆说,当时没有写上落款时间。
 
        2014年下半年,赵梅眼见北京奥运邮票市价不断反弹,她卖出了自己持有的部分北京奥运邮票,凑足了16万元本金和拖欠利息,到王群家里要求返还4100版北京奥运邮票。
 
        王群盯着赵梅看了好一会儿,反问道:“说好的邮票抵掉利息,早就处理了。我正要找你要回16万元本金及2013年以后的利息呢。”接着,王群甩出了那份有赵梅签字捺手印的《平仓协议》。赵梅定睛一看,傻了眼。
 
        原来,这份《平仓协议》上的内容为:由于赵梅未按约支付利息,邮票降价,双方协商一致,由王群处置质押邮品,自2009年6月底起自动平仓,用于偿还到期利息(至2012年12月卖完)。落款时间为2009年4月27日。
 
        “这份协议明明是2013年5月签的,怎么就变成了2009年的日期了呢?你分明做了手脚。”赵梅激动地叫喊。
 
        “白纸黑字,你说赖就赖呀!我们法庭上见分晓!”王群说完,就把赵梅推出了家门。
 
        法庭上的较量
 
        2015年6月,赵梅抢先一步,将王群起诉至江苏省徐州市云龙区人民法院,要求王群返还自己4100版北京奥运邮票,或按市价赔偿损失59万多元;返还缩普大全册,或赔偿损失3万元。
 
        开庭时,赵梅、王群双方对于借款等事实无异议,仅对于签订《平仓协议》的时间产生分歧:赵梅坚称是2013年5月,而王群则称是在2009年4月27日签订的。
 
        法院对双方的观点均没有采纳。2016年6月15日,徐州市云龙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认为,王群没有将赵梅所要购买邮票的所有权转移给赵梅,赵梅也未依约履行支付价款的义务。双方均未履行各自的义务,借款关系、买卖关系也均未生效。王群应将缩普大全册返还给赵梅。因双方不服一审判决,上诉至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二审审理期间,王群自认处置4100版奥运邮票得款22余万元。赵梅向法庭提交申请,要求对《平仓协议》形成的具体时间进行司法鉴定,并要求启动测谎程序。因赵梅未能提供鉴定的比对检材,故不能启动鉴定程序,而测谎结论并非法定证据,法院对启动测谎程序不予准许。
 
        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认为,赵梅借王群16万元,由王群帮其购买北京奥运邮票4100版并质押于王群处,双方约定的交付实质系观念交付,赵梅因此而取得了对奥运邮票4100版的间接占有,故双方形成借款、质押、委托关系。
 
        根据《平仓协议》约定,赵梅质押在王群处的奥运邮品,经协商至2009年6月底自动平仓。王群主张赵梅应欠其16万元本金及2013年之后的利息,无事实及法律依据。
 
        根据上述事实,因双方当事人互负债务,故应将王群所得价款22余万元与赵梅应偿还的16万元本金及应付的利息5.8万元(自2008年4月15日起至2009年6月30日止,月息4000元)相抵。王群应将剩余的近5000元返还赵梅。双方互负债务抵消后,王群应将赵梅提供的补充质押物予以返还。
 
        2016年9月18日,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王群将缩普大全册等返还给上诉人赵梅,并返还上诉人赵梅近5000元本金及利息。
 
        (文中当事人均为化名)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