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非婚生女儿抚养费,动了妻子的奶酪? - 鹰眼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鹰眼 >

给非婚生女儿抚养费,动了妻子的奶酪?

       法院判决上海一男子每月支付给非婚生女儿2万元抚养费,妻子以侵犯其夫妻共同财产权为名起诉丈夫及前女友,要求法院撤销判决。一审法院支持其请求,撤销了原判决。该男子前女友不服,以非婚生女儿之名上诉至法院,认为原判决没有错误,要求履行。二审法院支持其上诉请求,判决撤销一审法院的撤销判决,按原判决履行。两级法院就此案作出相反的判决,依据是什么?2016年7月,最高人民法院依此案首次就夫妻一方对非婚内子女抚养义务与夫妻共同财产权的平衡问题进行了规制。

        与前女友协议抚养非婚生女儿

        现年44岁的彭安国是上海市一名高级管理人员,有着不菲的经济收入。
 
        2006年,彭安国认识了比自己小一轮的女孩杜秋枫。很快,两人便陷入热恋之中,并于2007年9月生育了一个女儿,取名杜梦琪。但因种种原因,两人最终未能走到一起。2008年4月,彭安国与夏惠茜奉子成婚,并于当年11月生下一个女儿。
 
        见彭安国有了自己的家庭,杜秋枫便对他断了念想,只想好好把女儿抚养成人。但想到上海的高消费,杜秋枫认为仅凭自己的一己之力,很难给女儿一个较好的生活条件和学习环境。于是,在彭安国新婚后不久,杜秋枫便找到彭安国商谈抚育女儿杜梦琪的事宜。经过双方多次协商,两人于2008年5月16日签订了一份书面协议,约定:杜梦琪由杜秋枫抚养,彭安国每月支付抚养费2万元,至杜梦琪20周岁时止。
 
        按照协议约定,彭安国仅支付了两个月抚养费,就没了下文。2008年8月,杜秋枫来到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徐汇区法院),以女儿杜梦琪为原告,以自己为法定代理人,将彭安国告上了法庭,请求法院判令彭安国自2007年12月起每月支付抚养费2万元至杜梦琪20周岁。
 
        同年11月20日,徐汇区法院作出判决,判决彭安国自2007年12月起每月支付杜梦琪抚养费1万元,至杜梦琪20周岁。判决后,彭安国和杜秋枫均未提出上诉。
 
        随着时间的推移,杜梦琪渐渐长大,到了入学的年龄,花费一下子就多了起来。其间,杜秋枫多次找过彭安国,希望他能增加支付女儿的抚养费。彭安国见杜秋枫母女生活艰难,又分别于2010年4月12日和2011年10月13日向杜秋枫出具承诺书,先后承诺将抚养费调整到每月1.2万元和每月2万元至杜梦琪20周岁。而且,彭安国在两份承诺书中都明确表示“如果以后有任何原因(如家人的压力上法庭)等产生关于此事的法律纠纷,本人请求法院按照本人此意愿判决”。之后,彭安国按承诺履行至2014年1月。
 
        2014年6月5日,杜秋枫无奈之下再次以女儿杜梦琪的名义将彭安国起诉到徐汇区法院,请求法院判令彭安国自2014年2月起每月给付杜梦琪抚养费2万元至其20周岁止。7月24日,徐汇区法院再次作出判决(以下简称“2014民事判决”),判决彭安国按每月2万元给付杜梦琪2014年2月至2014年6月的抚养费共计10万元,并判决彭安国自2014年7月起每月给付杜梦琪抚养费2万元,至杜梦琪20周岁止。判决后,彭安国和杜秋枫均未提出上诉。
 
        妻子讨要财产共有权利
 
        彭安国经历的这两次诉讼及给付女儿抚养费之事,原本其妻子夏惠茜是不知道的。2014年9月,夏惠茜和彭安国的父亲突然都收到了杜秋枫发送的短信,短信中告知他们“2014民事判决”的结果。在夏惠茜的再三追问下,彭安国只好全部承认了。
 
        气愤之余,夏惠茜将彭安国和杜梦琪诉至徐汇区法院。
 
        夏惠茜认为,自己与彭安国结婚后,彭安国的经济收入是夫妻的共有财产,两人享有平等的处理权。可是,彭安国没有征得她的同意,私自用夫妻共有财产去养育他和别人生育的孩子,而且支付的抚养费高达每月2万元,严重侵犯了她作为彭安国妻子享有的夫妻共有财产权,而法院却将这一明显违反法律的抚养协议以判决的方式固定下来,侵犯了她的合法权益。因此,夏惠茜请求法院判决撤销“2014民事判决”,改判抚养费每月2000元。
 
        徐汇区法院审理后认定,因无证据表明夏惠茜与彭安国婚后实行夫妻分别财产制,故“2014民事判决”判决彭安国应给付杜梦琪的抚养费实际是夏惠茜与彭安国的夫妻共同财产,夫妻双方对共同财产享有平等的处分权。现夏惠茜认为该判决损害其民事权益,其诉讼尚未超过法定期限,请求成立,夏惠茜的撤销之诉予以准许。至于杜梦琪目前恰当的抚养费金额和给付年限,相关方可另行通过协商或诉讼解决争议,本案不涉。
 
        2015年3月24日,徐汇区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判决撤销“2014民事判决”。
 
        二审定槌单方能否婚外抚养
 
        一审判决后,杜秋枫不服,再次以杜梦琪法定代理人的身份向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上海市一中院)提出上诉,认为一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2014民事判决”内容没有错误,不符合撤销条件。
 
        上海市一中院审理后,针对夏惠茜要求撤销“2014民事判决”的请求能否成立作出两点分析:
 
        第一,抚养费费用的多少和期限的长短,本就是先由父母双方协议,协议不成时再由法院判决。本案中,彭安国对于支付杜梦琪抚养费的费用和期限分别在2008年、2010年和201 1年明确作出过承诺。原审法院在查明证据后,据此判决彭安国按每月2万元的标准支付抚养费。因此,法院认为,“2014民事判决”内容并无不当。
 
        第二,父母对未成年子女有法定的抚养义务,非婚生子女享有与婚生子女同等的权利。另外,虽然夫妻对共同所有的财产有平等的处理权,但夫或妻也有合理处分个人收入的权利,不能因未与现任配偶达成一致意见即认定支付的抚养费属于侵犯夫妻共同财产权,除非一方支付的抚养费明显超过其负担能力或者有转移夫妻共同财产的行为。本案中,彭安国承诺支付的抚养费数额一直在其个人收入可承担的范围内。因此,法院认为,彭安国就支付杜梦琪抚养费费用和期限作出的承诺,并未侵犯夏惠茜的夫妻共同财产权。
 
        2016年4月23日,上海市一中院作终审判决,判决撤销徐汇区法院就夏惠茜诉彭安国、杜梦琪抚养费纠纷的民事判决,并判决驳回夏惠茜要求撤销“2014民事判决”的诉讼请求。
 
        法律眼
 
        最高人民法院将此案作为典范公布
 
        上海市一中院对此案的判决首次就夫妻一方对非婚内子女抚养义务与夫妻共同财产权的平衡问题从法律上进行了规制,填补了法律空白,具有重要的法律意义。本案判决后报送最高人民法院。
 
        2016年7月,最高人民法院以官方刊物《最高人民法院公报》将该判例作为典范刊出。最高人民法院指出:抚养费案件中第三人撤销权的认定,需明确父母基于对子女的抚养义务支付抚养费是否会侵犯父或母再婚后的夫妻共同财产权。虽然夫妻对共同所有财产享有平等处理的权利,但夫或妻也有合理处分个人收入的权利。除非一方支付的抚养费明显超过其负担能力或者有转移夫妻共同财产的行为,否则不能因未与现任配偶达成一致意见即认定属于侵犯夫妻共同财产权。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