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九”新罪名下的替考者 - 文化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刑九”新罪名下的替考者

  一场考试,改变了三个人、三个家庭的命运。因为替考,他们的人生履历上增加了一处无法磨灭的污点。这或许是他们意料之外的,但却在法理之中。
“刑九”新罪名下的替考者
 

实习记者/马梦婕

  《法律与生活》2016年1月15日上午,北京市房山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在中国社科院研究生招生考试中发生的三起替考案件。这是在替考罪名被纳入《刑法修正案(九)》后,北京首批开庭审理的替考案件。法官对四名被告人当庭宣判:三名替考者与一名被替考者均被判处拘役一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万元。

  2015年12月26日,小马、小胡和小康因充当“枪手”被监考老师发现并被传唤至公安机关接受审查。

  小马:为父亲治病饥不择“钱”

  今年34岁的小马本科毕业后一直在广东从事数控雕刻工作。2015年6月下旬,因父亲工伤住进医院,他才回到家里。

  小马是家中长子,弟弟长期在深圳工作。因此,照顾父亲的重担落在了小马身上。除了要照顾父亲,小马还要经常为报销父亲的医药费请律师、开伤残鉴定等。“父亲的单位只支付了三个月的医药费,之后所有的钱都要我自己垫付”。小马花光了自2001年毕业后十余年来工作的全部积蓄,但躺在床上无法行走的父亲仍急需一大笔医药费。

  正在此时,小马通过李某某认识了匡某某。随后,匡某某告诉小马,有一个人要进行老干部进修考试,希望小马帮忙替考。“匡老师为我买了到北京参加考试的机票,并给我2000元差旅费。”小马在庭审中供述道,“他还说如果我考得好的话,之后会再封一个红包给我。”红包的具体数额双方并没有说定,但一想到急需用钱的父亲,小马没多想便答应下来。

  直到考试前一天晚上,小马才得知自己将代替小谢参加全国研究生入学考试。“我内心还是挺忐忑的,但匡老师对我说这次考试只是走走过场。”当记者问小马是否信任匡某某时,小马说他并不了解其人。

  第一科开考后不久,监考老师就发现了异常并随即报案。小马在答完5道题后便被警方带走。“交完卷后我就想赶快离开,觉得离开了就应该没什么事了。”小马向记者说,“但当监考老师对我说‘你走不了’的时候,我才觉得事情闹大了。”

  小马告诉记者,离开湖南老家时,他的父亲就像植物人一样躺在床上,被人扶着才能勉强站立。“父亲的官司在2015年12月28日开庭,原本我准备考完就回去的,但现在却什么都做不了了,”小马在庭审自我陈述时表示非常后悔,“父亲重病在床,我想尽快回家。”曾经连续三年被评为全国无偿献血先进个人的小马在最后说道:“以前我帮助过别人,也希望现在大家帮助我,希望审判员酌情减少罚金方面的处罚。”

  小胡:用文言文表示忏悔

  身材娇小、齐刘海、扎马尾,今年28岁的小胡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一名在校大学生。坐在前往北京替考的火车上,组织她替考的匡老师对她说:“这次是社科院的考试,不会有人查出来的。你还这么小的个儿,天塌下来有一米七的给你顶着。”

  小胡出身教育世家,从小被寄予厚望。案发前,她曾是某文化传媒公司的内容总监。岂料造化弄人,高考失利、家庭突遭变故,迫使小胡不得不尽早工作。但考研的想法却一直盘旋在她的脑海中。

  庭审时,小胡一再表示之前自己并不认识匡某某。在某天接到匡某某的电话并与其面谈之后,她才被其说服替人参加MPA全国在职硕士研究生入学考试。其实,即使匡某某不联系小胡替考,她自己也已经计划参加2016年的同类考试了。听说小胡有考研意向,匡某某立刻承诺:“明年你在我这儿报名,我会给你一些便利,也可以到我的区域文化研究院来工作。”

  庭审时,公诉人宣读的匡某某的供词中,提到他曾给小胡1万元钱。但小胡却再三表示,她答应替考后,只收到匡某某给的三本MPA复习资料,没有现金。

  考试当天,巡考老师在核对小胡的身份证时发现问题。随后,小胡被公安机关带走羁押。

  在最后陈述时,曾被评为野生动物救援保护年度志愿者的小胡拿出了自己写好的《罄心悔过书》,用文言文表示了忏悔:“此番事件让余意识到一个普通人与触响律法警铃之间,不过须臾毫发之隔。不存辩护之心,亦不带刻板印象,此番事件不为名利,盖余一时错将所谓的‘友爱精神’与对师长的盲从当作世间第一正道。一步错,步步错。悔哉!病榻失孝、工作失责、周遭失信,负于众人之督望。幸哉!错知补过、迷途知返,与我而言,未尝不是人生宝贵的一课。”

  小康:为保工作铤而走险

  三名被告人中,小康最年轻,为“90后”人。答应替考时,她在湖南省某档案技术管理服务有限公司工作刚满一个月。小康是代替她的老板曾某参加中国社科院研究生入学考试的。

  2015年11月10日,匡某某和曾某找到小康,以出差为由让其代替曾某到北京参加考试,并要求她对外人保密。供述时小康说,匡某某是曾某的男朋友,公司职员都称他为“匡总”。

  11月16日,小康被调离原岗位并转为正式职员。“一般来说,转正需要3~6个月的时间。”小康在回答公诉人质询时说道。转正后,月收入从1760元涨到2200元。多出来的440元钱够小康每个月一半的房租以及晚餐费。

  研究生报名现场确认身份时,小康拿着曾某的准考证拍摄了自己的照片,但当时并没有被现场工作人员发现。原本以为这样便可以顺利地进行考试,不料,在第二场英语考试时,小康替考之事被发现。警方带走小康时对她说,因为怕影响她的情绪,所以考完后才将她带走。

  庭审中,小康几度情难自禁,低声啜泣。她反复地默念:“对不起,我错了,让妈妈失望了。”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小康说:“我当时也很纠结,要不要答应替考,但怕因此而丢了工作,所以最终答应了。”这不是小康的第一份工作。当记者问及这份工作是否来之不易时,小康哽咽了,眼泪止不住地掉下来。2012年,从湖南科技大学毕业之后,小康从事过跟单员工作。因为工作艰辛,小康想放弃,被母亲斥责过。小康不想因为工作上的事情再让单身的母亲生气,不想为此丢了工作让每个月只拿退休金的母亲雪上加霜。

  “不知道自己当时为什么会那么单纯,就那么相信他们,就那么答应了。”小康对记者说,“当时我没有想太多,并没有想过是否会对其他参加考试的学生不公平,只是把替考当做领导布置的任务来做。”对于未来,小康感到迷茫:“这件事对我影响很大,不知道我再次走入社会是否会被接纳。”

  代价:为法律意识淡薄埋单

  替考的三人均于2015年12月27日被北京市公安局房山分局刑事拘留。虽然《刑法修正案(九)》已于2015年11月1日起正式实施,但案发前三人并不知道自己的替考行为已构成刑事犯罪。小马在最后陈述中表示:“我很后悔,法律知识太过缺乏。原本以为(替考)只是道德问题,没有意识到触犯了《刑法》。现在知道自己犯错了,非常懊悔。”

  被小马代替考试的小谢在陈述时说:“我存着侥幸心理让别人代替我参加这次考试,单纯地以为只是类似学校普通的考试,后来才意识到自己法律意识薄弱。”

  房山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代替他人参加法律规定的国家考试,其行为已构成代替考试罪,依法应予惩处。这三起案件的主审法官董杰表示,考虑到四名被告人的主观恶性不大,希望能给年轻人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所以只按照拘役刑的最低刑期当庭宣判。董杰法官提示广大考生,一定要靠自己的真才实学参加考试,扎实复习,不要走捷径;否则,要受到法律的制裁,一失足成千古恨。

  释法

  替考入刑 多方制约

  由于诸如高考、研究生等重大考试中的作弊现象屡禁不止,“共同串通的考试作弊行为破坏了考试秩序,影响了考试的公平性。如果这种行为泛滥的话,对整个教育制度都会产生影响。”房山区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董杰法官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说,“所以,《刑法修正案(九)》将这类现象纳入刑法范畴。”

  《刑法修正案(九)》有关考试作弊的新设罪名共有两个,分别是组织考试作弊罪和代替考试罪。《刑法》第二百八十四条第一款规定:在法律规定的国家考试中,组织作弊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上述三起替考案中,组织三位替考者替考的匡某某是否犯组织考试作弊罪呢?针对此问题,董杰表示,匡某某的案件目前还处于侦查阶段,掌握的证据尚不完善,无法下最终结论。但董杰解释说:“组织考试作弊罪须达到一定规模,至少需要组织三人及以上的规模。为考试作弊组织人提供帮助,如场地、设备等并且是明知替考行为,均按照组织考试作弊罪处罚。其本质上与组织人构成共同犯罪,在定罪量刑上无区别。”

  根据法律规定,组织作弊的、为实施考试作弊行为,向他人非法出售或者提供第一款规定的考试的试题、答案的,为他人实施前款犯罪提供作弊器材或者其他帮助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刑法》第二百八十四条第四款规定:代替他人或者让他人代替自己参加第一款规定的考试的,处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上述三起替考案中,替考者小马和被替考者小谢同案受审,最终都被判处拘役一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万元。

  董杰进一步解释说,代替他人和让他人代替自己参加国家考试的行为均构成代替考试罪。二者是对合犯罪(基于双方互为行为对象的行为而成立的犯罪,如行贿与受贿罪),在定罪量刑上无差别。“代替考试罪不论情节严重与否,只要具备观念上明知故意(除非有精神问题),具备替考行为,就构成代替考试罪”。无论替考人员是否以盈利为目的,只要有行为,即是犯罪。让他人代替自己考试的人员无论是否到达考场,均构成犯罪。

摘自《法律与生活》半月刊2016年2月下半月期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