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舞走秀背后的赌窟 - 文化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歌舞走秀背后的赌窟

\

 

文/曲轩

  《法律与生活》“不到5年时间,汪利娟所涉16个赌场,非法所得4372万余元,赌资累计金额高达3270余万元。其中,个人非法所得1022万余元。”2015年12月8日下午3点,云南省曲靖市麒麟区人民法院对备受关注的汪利娟等30人开设特大赌场案公开宣判,主犯汪利娟被以开设赌场罪判处有期徒刑6年并处罚金100万元;同罪判处主犯叶成方有期徒刑5年零6个月,判处王荣有期徒刑5年,均并处罚金;其余26人均受到相应的惩处。

  女老板靠“走秀”分红

  时年46岁的汪利娟仅有中专文化,是一名来自山东的个体商人。在经营往来中,她结识了叶成方、王荣等人。比汪利娟小一岁的王荣是四川省南充人,时年37岁的叶成方是安徽省宣城市人。

  2004年4月,汪利娟与黄燚(在逃)等人在昆明市官渡区成立了昆明唐城娱乐有限公司。在正常经营走秀活动中,汪利娟等人发现走秀背后有更大的利益可谋。于是,2009年5月,汪利娟等四人合伙投资了100余万元,在官渡区宏兴大厦经营金凤朝阳演艺会。演艺会表面是经营歌舞、走秀活动,实际上是进行投骰子、飞镖等赌博活动。截至2014年9月案发,该赌场经营期间非法所得共计877万元,汪利娟分红115万元。

  首家赌场经营一年后,获利颇丰,让汪利娟等人尝到了甜头。2010年,汪利娟与人策划后,决定在唐城公司旗下扩大业务,开设了大金凤演艺会所。这一次,有了更多的股东入股,赌场的规模也更大了,而且同样是以走秀、歌舞表演为掩护进行摇色子、抓乒乓等赌博活动。其间,非法所得2125万元,其中1016万元用于股东分红,汪利娟先后13次共分得263万元。

  接下来的几年时间里,陆续有人入股参与开设赌场,汪利娟等人的赌场生意越做越大,涉及的赌博项目也从投骰子、飞镖等扩展到打三匹、打麻将、斗牛、纸豹子、电子百家乐等。

  出租场地坐收红利

  初涉演艺会所赚得钵满盆溢,汪利娟动起了更多的心思。

  2013年5月,汪利娟伙同黄燚等人投资100余万元在昆明市官渡区宏兴大厦经营起锦尚棋牌俱乐部,先后吸纳叶成方等人入股。经营至2014年2月,汪利娟等人将俱乐部出租给王荣等人开设赌场。

  2013年10月至2014年2月,王荣伙同李文、叶成祥投资30万元,先后在昆明市官渡区鑫盛游戏室、宏兴大厦A座12楼,以游戏机为赌具进行赌博活动。其间,他们向汪利娟交纳费用91万元。

  2014年2月至3月间,王荣租用锦尚棋牌俱乐部场地后,以麻将、纸牌为赌具进行赌博活动。不到一个月,该场所就向汪利娟交纳费用38万元。

  2014年4月18日至5月5日

  间,王荣伙同叶成方等人投资150万元,继续租用锦尚棋牌俱乐部场地,以纸牌为赌具进行“斗牛”赌博,非法所得30.99万元,向汪利娟交纳费用12.27万元。

  2014年6月至8月,叶成方伙同叶成祥等人在昆明市官渡区新亚洲体育城S08幢,以游戏机为赌具进行“电子百家乐”赌博活动。其间,该场所向汪利娟交纳费用23万元。

  2014年7月,叶成方伙同朱仲伟等人投资100余万元,在昆明市官渡区宏兴大厦,以纸牌为赌具进行“现场百家乐”赌博。至当年9月10日,该赌场流转赌资累计173万元,向汪利娟交纳费用44万元。

  2014年7月至10月,汪利娟伙同叶成方等人先后在昆明市官渡区新亚洲体育城S08幢阳光嘉年华一楼、官渡古镇螺峰村,以游戏机为赌具进行赌博活动,非法所得302万元。

  涉案30个人全获刑

  2015年5月8日,曲靖市麒麟区人民检察院以汪利娟等人涉嫌开设赌场罪向麒麟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7月20日至25日,麒麟区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此案。

  庭审证实,在2009年至2014年10月26日期间,汪利娟所涉16个赌场非法所得4372万元,赌资累计金额达3270万元,个人非法所得1022万元;叶成方所涉13个赌场非法所得3400万元,赌资累计金额达880万元,个人非法所得300万元。

  庭审中,汪利娟对公诉机关指控罪名未提出异议。其辩称在昆明市官渡区新亚洲体育城大金凤演艺会所获利363万元不实,实际只有80万元左右;唐城公司邦盛分公司赌场其实一直亏本,为继续做生意,从其他场所提取资金给人红利;公安机关扣押名下祝某的房产是祝某的爷爷、奶奶为孙儿购买的,不是涉案财物。

  汪利娟的辩护人称该案为集团犯罪,汪利娟属小股东,只参与分红,并未实际参与管理,不属于首要分子;指控涉及的开设赌博性质的电玩已被行政处罚,不应再行追究刑事责任;租赁房屋给他人开设赌场是公司行为,收取“关系费”的行为不构成共犯;汪利娟曾向司法机关揭发他人的其他犯罪事实。请求法庭对其减轻处罚。

  叶成方辩称其未参与唐城公司帮盛分公司开设赌场,也未出资,只介绍他人加入。其辩护人提出叶成方等人开设赌场没有明确固定的分工,各场子之间分开投资,各计所得,没有构成集团犯罪相关的制度、特征,属一般共同犯罪;同时称叶成方被扣押的两套房屋和路虎、福特车各一辆,属参赌前合法收入购买,应以返还。

  最终,法院认定,汪利娟组织他人开设赌场,叶成方投资开设赌场,为他人开设赌场提供场地,并负责协调“关系”,起主要作用,属主犯;王荣等7人开设赌场并经营管理,属主犯。其余人员入股参与开设赌场,但未参与赌场的决策和经营管理,或虽然积极参与开设赌场,为赌场提供服务,均属从犯。

  2015年12月8日,麒麟区人民法院以开设赌场罪分别对汪利娟、叶成方等30名被告人进行判决,判处汪利娟有期徒刑6年并处罚金100万元,判处叶成方有期徒刑5年零6个月并处罚金60万元,判处王荣、曾国龙有期徒刑5年、4年并各处罚金50万元,判处田勇有期徒刑3年零6个月并处罚金40万元。以同罪判处周忠涛等其余被告人有期徒刑6个月至3年不等并实施缓刑,同时处不等罚金。

  以案释法

  尽管本案涉案有30人之多,且公诉机关也提出该案成员属犯罪集团,但法院审理后并没有认定为犯罪集团。法院认为汪利娟等人成立的唐城公司是经营KTV娱乐等项目,所经营项目均经有关部门审批,具有合法性。经营过程中,汪利娟等人为获取暴利,在娱乐场地开设赌场,并将公司场地租给他人开设赌场,以收取高额租金。汪利娟等人因利益形成组合,团伙人员各行其责,各股东加入或退出自由决定,没有长期固定人员和人员间的领导和被领导关系,因此不符合犯罪集团构成要件。

  摘自《法律与生活》半月刊2016年1月下半月期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