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纪委打“内鬼” 2017开年反腐大片的“打铁”深意 - 头条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头条 >

中纪委打“内鬼” 2017开年反腐大片的“打铁”深意

  作者:赵晓秋

  2017年新年伊始,“反腐”一词再度成为网络热搜词。这份万众瞩目的“热度”,源于一部由中央纪委宣传部和巾央电视台联合制作的电视专题片《打铁还需自身硬》。在十八届中央纪委七次全会召开前夕上映的这部专题片,堪称用意深远。。

  原山西省纪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金道铭,中央纪委第四纪检监察室原主任魏健,中央纪委第六纪检监察室原副处长袁卫华……写在这组特殊案卷上的一个个名字都曾写在中央纪委的工作人员名单上。事实上,他们每个人都参与过不少大案要案的调查工作。但在自我内心失衡和外部利益围猎下,他们从执纪者污化为贪腐者,成为2017年中央纪委反腐大片中的另类“主角”。

  党的十八大之后,绝大多数纪检监察干部认真履行职责,为推进全面从严治党做出了贡献,纪检监察机关的影响力也在这个过程中得到很大提升。但也正是这种影响力,让一些纪检监察干部成为被监察者腐蚀的重点对象。而纪检干部滥用手中的监督执纪权,会比一般干部带来更甚的危害。

  据公开数据显示: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央纪委机关共处理38人,其中立案查处17人、组织调整21人,全国纪检监察系统共处分7200余人、谈话函询4500余人次、组织处理2100余人。因此,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纪委书记王岐山指出,信任不能代替监督,监督别人首先要自己过硬。那么,在“谁来监督纪委”的提问声中,中央纪委又会交出一份怎样的时代答卷?

  特殊案卷上的纪检落马官员

  这是一组特殊案卷,上面的一个个名字曾经都是中央纪委的工作人员,每个人都曾参与过不少大案要案的调查。而现在,他们却因为违纪违法而成为案卷中的贪腐主角。

  金道铭: 被自己的贪腐金额吓到的老纪检人

  出镜人物:金道铭(曾任山西省纪委书记、省政法委书记、省委副书记、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

  涉案金额:1.23781389亿元

  落马镜鉴:拿人钱财,替人消灾

  据人民网地厅领导资料库显示:金道铭,1953年12月出生,北京市人,1975年9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70年7月参加工作,在职研究生学历,管理学博士学位,2014年因严重违纪涉嫌违法接受组织调查。

  在去山西工作之前,金道铭在中央纪委机关[作了19年。早在1987年监察部成立时,他就是第一批工作人员之一。此后,他又历任中央纪委外事局局长、副秘书长、五室主任、办公厅主任、驻交通部纪检组组长等多个职务。2006年,金道铭调任山西省纪委书记后本应对治理当地腐败有所作为,却最终成为山西落马的7名省部级干部之一。

  金道铭到山西任职时,正值山西煤炭经济发展的黄金时期,也是山西政治生态最为污浊的时期。逢年过节,领导干部之间送礼收礼成风,跑官要官现象严重。金道铭刚到山西时,就有人上门试探。作为老纪检人,最初他也曾将一些人拒之门外。但很快就有人“提醒”他,这样做会得罪人。

  “有人提醒我,别太较真了。你还是稍微处理得巧妙点,就是别得罪他们吧,”2017年1月5日,金道铭在专题片《打铁还需自身硬》里说道,“我觉得当一名纪委书记还是挺难的,这是得罪人的活儿。特别是冲击一部分人的利益时,你会感到暗流涌动。我(当时)是什么心态呢?我也不能把他们全得罪光了,他们每个人都有一个势力范围。”他却忘记了在腐败与反腐败之间本来就没有中间道路可走。作为一名纪委书记,如果不能坚持原则、迎难而上,其实就意味着选择了另一条道路。顺着这条路,金道铭一步步走到了法庭的被告席上。

  据《山西日报》报道,2014年1月22日下午,山西省十二届人大二次会议举行第四次全体会议补选金道铭为省十二届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在某种意义上,老纪检人金道铭算是告居“二线”。但在他履新36天后的2月27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消息称“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金道铭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至此,“打虎”了20多年的金道铭成为被“虎”所伤者。

  对于金道铭的落马,山西当地官场并不意外。山西省一位长期研究煤焦产业的人士曾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在山西官场,早有人预测,金道铭迟早要出事。但相关知情人对金道铭利用手里权力为人开脱的情况之重,还是表示了惊讶。如在处理诸多腐败案中,金道铭对不同案件的处理态度呈现明显的差别:对一些案件,他处理得明显较轻;而对另一些案件,他却处理得很重。这种反常的宽严失当状况最终引起山西省一些老干部的不满。在2013年中央巡视组驻山西期间,这些老干部联合起来向巡视组反映问题。据该报报道,山西一些干部对金道铭的一致评价是:胆子太大了,多大的案子都敢管。而金道铭对这些案件持有的态度都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

  2016年2月24日,江苏省镇江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了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金道铭受贿一案。8个月后的10月14日,江苏省镇江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金道铭受贿案。法院经审理查明:2007年上半年至2014年年初,被告人金道铭先后利用担任山西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省委副书记等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在煤矿资源整合、职务晋升、纪检调查等事项上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23781389亿元。法院认为被告人金道铭的行为构成受贿罪,鉴于金道铭到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主动交代办案机关尚未掌握的部分受贿犯罪事实;检举他人涉嫌违法犯罪的线索,有立功表现;认罪悔罪,赃款赃物已全部追缴,具有法定、酌定从轻处罚情节,依法可以从轻处罚。据此,法院以受贿罪判处金道铭兀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对金道铭受贿所得财物予以追缴并上缴国库。

  曾有人计算过,1亿百元大钞堆积起来,大约长1.55米、宽0.77米、高1米,重1.15吨。

  “1.23亿元,我听了太害怕了、太震惊了,做梦我也没那么大胆子要这么多钱。这样的问题也不是别人强拉硬拽的,是自己一步一步走到现在这样一个地步的。内因是什么?还是骨子里有贪欲……根本不值得,根本它就不值得……我是不合格的纪委书记。有时候,我都不敢回忆在中央纪委的岁月,我辜负了纪委对我的培养,和那么多老领导和同事对我的关爱和信任。”如今,高墙内的金道铭早已没有了当年的意气风发,只能唏嘘自己犯下的错。

  镜鉴:保持纪检队伍思想的坚定性和纯洁性,是永恒的课题。纪检机关应当严格教育、管理、监督,审查组应当设立临时党支部,加强对审查组成员的教育监督,及时发现问题并进行批评纠正。这些要求和举措,有的就来自对近年来发生的纪检干部违纪违法案件的反思。金道铭案的教训是,从事监督执纪的这支队伍,如果在作风和纪律上偏出一尺,反腐败工作离中央的要求就会偏出一丈。

  魏健:

  在“谁查中纪委”的麻木中堕落

  出镜人物:魏健(中央纪委第四纪检监察室原主任)

  涉案金额:数千万元

  落马镜鉴:为商人牵线搭桥

  作为党的十八大之后中央纪委机关首位被调查的厅局级领导干部,魏健没有想到自己会成为在2017年反腐大片中第一个出场的角色。2014年5月4日,他也没有想到像往常一样上班的自己会在办公室被带走调查=在被带走调查后,魏健一夜门头。

  据公歼资料显示,魏健在中央纪委内部的资历颇深,曾任中央纪委案件审理室副主任。2008年,他接任第五纪检监察室主任一该室主要负责联系西南片区(云南、贵州、四川、重庆和西藏)的纪检监察工作二2012年,魏健调任第二纪检监察室主任,该室分管联系财政部、商务部、中同人民银行、审计署、国家税务总局、工商总局、海关总署、银监会、保监会、证监会、中国工商银行等26家机构。2014年3月,中央纪委公布了最新的内部机构调整安排,纪检监察室总数增至12个,魏健改任第四纪检监察室主任,该室负责联系金融口单位等。

  “后期,我也不是没想过有危险的,只是那时候麻木了,再一个也是觉得,谁查中央纪委啊?”这是魏健在《打铁还需自身硬》里的“开场白”。、的确,在魏健的同事、中央纪委纪检监察干部监督室_作人员卡十鹏眼里,魏健的工作是比较勤恳努力的,形象也比较正面。因此,魏健被调查的消息让好多他的昔日同事“大跌眼镜”。

  经过调查,魏健涉案总金额达数千万元,向他送钱送物的人员达100多人,其中有官员、商人、同学和同乡。

  这些利益输送的背后是魏健手中的监督执纪权。魏健为人办事谋利达数十项之多。除了直接利用职务便利,借办案、核查线索谋利之外,他更多的是通过向各地地方官员打招呼帮人办事,涉及的领域五花八门,包括提职晋升、安排工作、列法审判、工程项目等。

  一个较为典型的案例是,四川商人宋志远欲在四川某县上一个项目,曾找魏健帮忙,向魏健输送了上千万元钱财,希望能获得当地政府的支持。魏健立刻给时任四川省省委副书记、成都市市委书记李春城打了一个电话,请他关照宋志远的项目,两三天后,宋志远就接到了项目所在县的领导的电话表示会全力支持他。

  在2005年前,魏健在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担任副院长。因为工作表现优秀,他被调到中央纪委从事纪检监察工作。面对组织的信任和被赋予的更大权力,魏健发生了变化他第一次单笔收受大额贿赂,就是在被调到中央纪委不久之后,一个他在河北认识的老板专程到北京看望他;而此前,这位老板并没有上过门。

  魏健说:“这些老板知道你到了中央纪委,你跟下面说话肯定管用。他当时把一个存折绐了我说,你到北京来了,北京什么都贵,买房子算老兄赞助你的。我一生贪念,也就要了。”

  到中央纪委工作后,主动来和魏健交往的“朋友”变多了 在这个过程中,目睹一些老板奢侈的生活方式,魏健的心态一步步走向失衡。有一年春节,一名老板请魏健到海南旅游,安排他住在自己的别墅里。至今,魏健还清楚地记得自己当时的想法,“那个别墅真是豪华,当时我就看傻了,他们得挣多少钱啊!所以到后来,他们给我钱,我心里就想,你给我来进贡,进吧,反正都是朋友,你也有这个实力,你也出得起”:

  失衡的心态遇到商人的围猎,魏健最终落马j如今,未老先衰的魏健得以回头去想,收受的巨额钱财到底给自己的人生带来了什么?魏健曾把收受的钱财藏在一所房子里,自己平常也没时间花钱。他终于意识到自己曾经的做法就是拿自己的安全和一辈子的前途作为代价,“我想想,我真是傻啊!真是锥心之痛”。

  镜鉴:不能收受他人钱物、以权谋私 对于每个党员领导干部来说,干净是必须守住的行为底线,何况是担负着反腐重任的纪检监察干部 魏健先后在法院和纪委担任重要领导职务,对于法律和纪律本应更加了解和敬畏 然而,当欲望和权力相遇,他却知纪违纪、知法违法,本应有的基本认知完全被欲望蒙蔽。

  袁卫华;

  将经手的案件秘密拿来做买卖

  出镜人物:袁卫华(中央纪委第六纪检监察室原副处长)

  涉案金额:未明确,其父工程队承揽工程项目总金额高达1()亿元

  落马镜鉴:卖案情谋私利

  从2004年到2015年案发前,35岁的中央纪委第六纪检监察室原副处长袁卫华通过“卖案情”,为自己父亲的T程队承揽到总金额高达1 0亿元的T程项目。

  袁卫华曾经是家乡的高考状元,北京大学法学院高材生。大学毕业后,他直接考入中央纪委机关T作,曾经参与查办慕绥新、马向东、武长顺等大案要案,也曾经立功受奖。但最后他成为纪委“内鬼”名单上的一员。对于这个结局,认识他的很多人都没有想到,包括他自己。“真的特别后悔做这些事情。一方面反腐败,一方面腐败,这个确实是自己觉得挺后悔的一件事情。”电视屏幕上,袁卫华如是说道。

  在袁卫华众多违纪行为中最为突出、最为恶劣的问题是,故意泄露案情。他不止一次将.T作秘密拿来做交易。第一次发生在2004年,他主动向某副部级干部泄露举报内容。该名副部级干部任职的地区属于袁卫华所在的第六纪检监察室对口联系的地区之一,袁卫华有机会掌握反映该地区党员领导干部问题的线索。据袁卫华交代,他发现了涉及该名副部级干部违纪违法的举报信,便冒着违反纪检纪律的风险将此事告诉了对方,因为“想和他处好关系,然后通过交往,我希望通过找他要点T程”。

  袁卫华的第一次泄密就换来了一个超乎他想象的大T程。某保护区内的所有基础设施建设,都被交给了袁卫华父亲的工程队。

  在儿子到中央纪委工作之前,袁父手下只有一支三五个人的小包工队,只能承接一些防水、房屋翻修的小工程。但他的儿子却帮他逐渐成为当地有名的承揽工程专业户。袁卫华则要求父亲订立遗嘱,写明“将家庭财产全部给大儿子袁卫华”。

  内蒙古自治区乌海市原市委书记侯凤岐在《打铁还需自身硬》中说:“中央纪委找我谈话,我心里没底,不知道会谈什么问题,所以我给他(袁卫华)打电话。他当时跟我说没啥,就是在调查某案过程中,有一个情节需要你证明。(对此),我从内心表示感谢,就把我们水利方面的一个工程引荐给袁卫华。’

  就这样,从一开始的忐忑不安到后来的一发不可收拾,袁卫华除了通过拿工程牟利,也收受大量财物。党的十八大之后,他仍然没有收敛、收手,而是继续把中管干部的问题线索、案情进展、初核方案、审计报告、调查报告,一一分门别类拿去做“买卖”,甚至帮审查对象一起分析情况、出谋划策。

  “袁卫华是典型的以案谋私。2014 - 2015年,袁卫华在天津市查办相关案件,时任天津市市委代理书记、市长黄兴国多次主动地与袁卫华接触,打探武长顺案件、杨栋梁案件的相关信息,同时也套取、打探关于黄兴国本人一些问题线索。袁卫华都一一奉告。为此,黄兴国多次请袁卫华喝酒、吃饭,赠送名贵手表等贵重礼物。”时任中央纪委第六纪检监察室主任穆红玉表示。

  随着反腐败斗争的深入,袁卫华接手的案件越来越多。由于他手握执纪监督权,不少“老虎”和“苍蝇”都盯上了他,使他成为被监察者重点“围猎”的对象。就在2015年被立案审查前几天,袁卫华还为父亲运作拿到了两个工程。他在违纪违法的道路上走得如此之远、情节如此严重,令人震惊,也令人深思。

  镜鉴:对党员干部来说,失去了理想信念、丢掉了宗旨意识,也就失去了底线。袁卫华一方面把当大官当作人生追求,一方面又想着发大财。在这样畸形、扭曲的人生观驱动下,他对组织和纪律毫无敬畏之心,也就不奇怪了。袁卫华案的发生,提醒纪检机关行使权力过程中有一个重要风险点,就是问题线索的管理。近年来,各级纪委查处的纪检干部违纪问题中,不少都与此相关。

  “打铁还需自身硬”的反腐深意

  除了在反腐专题片《打铁还需自身硬》中露面的十余名纪检监察干部外,据公开数据显示,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央纪委机关共处理38人,其中立案查处17人、组织调整21人,全国纪检监察系统共处分7200余人、谈话函询4500余人次、组织处理21 00余人。那么,面对“谁来监督纪委”的提问,中央纪委又会交出一份怎样的时代答卷?

  反腐大片背后的故事

  北京市平安里西大街41号,是中央纪委大楼所在地2014年9月,原本位于广安门南街甲2号的监察部也搬到这栋大楼里,真正实现了合署办公。也是在这一年,中央纪委宣传教育室改组,成立了中央纪委宣传部,办公室就在大楼的12 - 13层。从此,这个部门推动中央纪委的反腐工作走向一个新的模式。

  据《看天下》报道.一位接近中央纪委的人士介绍,按照以往惯例,贪腐案件的细节是很少公开的。直到壬岐山上任,这方面的管理才有所放松,甚至开始主动出击。“岐山同志到了中央纪委之后就提出来,要打造一个新的网站,把五网合一网。”时任中央纪委常委、秘书长崔少鹏做客中央纪委访谈时说。“五网”是指12388举报网、监察部网站、国家预防腐败局网站、『^程建设领域治理网站以及处理纠纷的纠纷之窗。而新的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刚建立时,王岐山甚至亲自参与讨论,提出要给网站定好位等问题

  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上线后,很快就成为中央反腐、官员落马等信息的权威发布渠道。此外,网站还设立了访谈、视频等栏日=正是在此背景下,中央纪委宣传部决定制作一部专题片,反映党的十八大以米中央的反腐工作。 2014年12月,中央纪委宣传部和中央电视台联合推出的电视专题片《作风建设永远在路上》播出。

  2015年全国两会后,中央纪委宣传部牵头,抽调了旗下杂志、报纸、网站的多名记者和编辑组成撰稿团队,打造了《永远在路上》的8集脚本,经过修改定稿后交由中央电视台拍摄,中央电视台团队并不参与脚本创作。

  《打铁还需自身硬》和《永远在路上》是同一套制作班底。唯一不同的是,面对《永远在路上》里的落马领导干部,拍摄者更多的是以记录者身份参与拍摄。《打铁还需自身硬》里的落马纪检干部,很多人都是拍摄者以前的同事,大家曾经都在一座大楼里T作。“那些局级、处级干部,以前食堂里经常见,不认识也面熟。”具体参与这两部专题片拍摄工作的中央纪委宣传部干部聂义峰在接受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采访时表示。

  越来越硬的“打铁队”

  信任不能代替监督。

  专题片《打铁还需自身硬》中一个个鲜活案例说明,纪委不是天然的“保险箱”,纪检干部也并没有天生的免疫力,执纪者必须受到更严格的纪律要求,监督者必须接受监督。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高度重视纪检干部队伍建设,要求坚决防止“灯下黑”。

  2013年5月,纪检机关率先在全国纪检监察系统开展“清卡”活动。在该项活动中,81万名专、兼职纪检监察干部全部按时递交零持有报告书。

  2014年2月,王岐山主持召开中央纪委常委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公开曝光纪检监察干部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案件的通知》,带头对纪检干部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点名道姓、通报曝光,以此充分展示中央纪委对强化自我监督的自信。

  此后,中央纪委着力眼光向内、刀刃向内,监督自己的人,措施越来越密集,也越来越严——先后制定中央纪委常委会工作规则、中央纪委办公会议规则和监察部工作规则,出台中央纪委常委会改进工作作风实施办法;加强对纪律审查工作的全过程监管,严格按照五种标准分类处置和集中管理问题线索,严格纪律审查程序和时限要求;巡视T作实行“三个不固定”,切断巡视者与被巡视者之间可能存在的某种关联,加强对巡视干部的监督;带头转职能、转方式、转作风,有效提高监督执纪问责能力。

  2014年4月,中央纪委又增设了纪检监察干部监督室,主要承担与纪检监察内部人员有关的信访举报处理、线索调查和训诫惩处。随后,多地纪检部I、J相继跟进,均增设类似内设机构。据《检察日报》报道,2015年10月,全国省级纪委已全部设立干部监督室。用中央纪委纪检监察干部监督室主任刘爽的话形容就是,“纪检系统的干部,原来都觉得到了纪委就进了保险箱,不会有人管。所以,现在通过成立纪检监察干部监督室,实实在在地查处的动作,实际上就让纪检干部切实感受到现在是有人管、受监督”。

  以工作规则兼治标本

  专题片《打铁还需自身硬》中出现中央纪委一次办公会议镜头时称,“这是中央纪委的一次办公会议,讨论《监督执纪工作规则(试行)》的有关问题”。这部规则全称为《中国共产党纪律检查机关监督执纪工作规则(试行)》。2016年年初,该规则的制定被提上中央纪委的}义事日程。

  一年来,中央纪委机关18个部门和多个省区市纪委参与规则的起草T作。中央纪委先后召开十多次常委会议、办公会议、专题会议进行研究,就各方面细节不断深入探讨,以求有效、管用。2016年12月,中央政治局会议、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审议了《监督执纪工作规则(试行)》送审稿,同意将其提交十八届中央纪委七次全会审议。

  2016年12月5日至6日,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纪委书记王岐山在江苏省镇江市调研并主持召开部分省(区)纪委书记座谈会,就贯彻落实六中全会精神、谋划好2017年T作和制定《监督执纪丁作规则(试行)》征求意见。他强调,推动全面从严治党向纵深发展,纪委要以身作则,把监督执纪的权力关进制度笼子。

  2017年1月6日至8日,也就是在专题片《打铁还需自身硬》收官的第二天,十八届中央纪委七次全会召开。全会审议通过的《监督执纪T作规则(试行)》紧扣监督执纪工作流程,明确请示报告、线索处置、初步核实、立案审查、案件审理、涉案款物管理等工作规程,规定谈话函询的T作程序、执纪审查的审批权限、调查谈话和证据收集的具体要求;提炼有效管用实招,上升为制度规范,把纪委的自我监督同接受党内监督、社会监督等有机结合,确保党和人民赋予的权力不被滥用。

  纪检监察干部监督室打开手电筒,照亮“灯下黑”

  在中央纪委内部,“打老虎”的人和“打内鬼”的人分工明确。201 6年播出的反腐专题片《永远在路上》显示,在查办门恩培、周本顺、吕锡文、万庆良、苏荣等人时,镜头里出现的是中央纪委纪检监察室工作人员。而在《打铁还需自身硬》中,查办中央纪委内鬼的,多是中央纪委纪检监察干部监督室工作人员。

  2017年1月13日,中央纪委纪检监察干部监督室副处长赵钟伟在接受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采访时,对这个囚“清理rj户”而设立的机构的成立背景和工作职责进行了公开解读。

  问:中央纪委对加强纪检监察干部监督工作高度重视.中央纪委六次全会对建设忠诚、干净、担当的纪检监察队伍作出部署,纪检监察干部监督室承担了很重要的工作。请您介绍一下纪检监察干部监督室的工作职责和成立背景是什么?

  答:纪检监察干部监督室的主要&;acute;工作职责就是监督执纪问责,但不同于中央纪委一至十二室,而是着眼于加强对中央纪委监察部机关、中央纪委派驻纪检组、各省区市纪委相关纪榆监察领导干部的自我监督。

  习近平总书记在十八届中央纪委第二次全会上对纪检监察机关和纪检监察干部提出了“打铁还需自身硬”的要求,又在第三次全会上指出“各级纪委要解决好‘灯下黑’问题”。王岐山同志在中央纪委第三次伞会的工作报告中指出,要“从组织创新和制度建设上加强和完善内部监督机制”。设立纪枪监察干部监督室首先是中央的要求,是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的具体行动。其次,这是加强自身建设的需要。纪检监察机关和广大纪检监察干部主流是好的。但也存在一些不容忽视的问题,有的还很严重,需要加强自我监督,纯洁队伍,维护形象。最后,这也是回应“谁来监督纪委”这一社会关切的需要设立纪检监察干部监督室就是打开手电筒,照亮“灯下黑”,把纪检监察系统自身也置于监督之下。

  问:信任不能代替监督。纪检监察干部监督室在加强纪检监察干部监督方面都做了哪些工作,取得了什么成效?

  答:纪检监察干部监督室成立以来,在中央纪委领导同志的坚强领导下,紧紧围绕解决“灯下黑”,加强内部监督,采取了一系列工作举措一

  一是把纪律和规矩挺在前面,积极实践“四种形态”,强化日常监督。在纪律审查工作中,我们贯彻“纪在法前”的要求,把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组织纪律问题放在审查突出位置,把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违反工作纪律和审查纪律等问题作为审查的重点。积极探索运用监督执纪“四种形态”进行问题线索处置、抓早抓小,强化口常监督,让咬耳扯袖、红脸出汗成为常态,切实体现“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方针,用纪律管住大多数

  二是坚决清理门户,形成持续震慑,纪检监察f部监督室成立以来,直接立案查处了中央纪委机关魏健、曹立新等人以及山西省纪委原常务副书记杨森林和广东省纪委原副书记、省监察厅原厅长钟世坚等一批严重违纪的纪榆监察十部,督办了山西省监察厅原副厅长谢克敏案和…两省晋中市原市委副书记张秀萍案,承担了有关一案双查工作,还协助纪委领导对履行监督职责不力的纪检监察干部进行了问责。对自己人的违纪问题“零容忍”,彰显了严防“灯下黑”的鲜明态度和坚定决心。

  三是加强自身建设,用“铁律”锤炼“打铁人”。做好内部监督工作关键在人:在室内深入开展“两学一做”学习教育,把强化内部监督管理放在极端重要的位置,树立严格标准,完善工作流程,出台规章制度,严明纪律规矩,切实落实好“三严三实”要求,努力打造一支政治坚定、作风过硬、业务精良、能打胜仗的队伍。设立纪检监察干部监督室之后,对于内部的监督与过去相比,有了很大变化,取得了比较好的效果。一是纪检监察干部真切地感受到有了专门机构和人员履行监督职责,接受监督的意识更强了二二是与之前相比,内部监督标准更高、要求更严。三是真查真办,对我们自身问题更是“零容忍”,绝不姑息、毫不手软,坚决清理rJ户,形成有力震慑。

  国外如何严控“灯下黑”

  美国:反贪机构众多、无缝配合

  美国的主要反贪机构是检察机关和联邦调查局,还有很多廉政机构也承担反腐败职能。

  美国的检察系统由联邦和地方两部分组成,分别隶属于联邦和地方政府,联邦总检察长与地方检察长之间没有领导与被领导的关系。美国的刑事案件包括政府官员的犯罪案件一律由国家公诉人(检察官)提起公诉。具体而言,属于联邦检察长领导下的司法部刑事处负责有组织犯罪、白领犯罪和官员贪污受贿等重大案件的调查起诉工作,联邦检察官芝加哥地区办事处的特别起诉处负责政府官员贪污受贿案、工会官员贪污受贿案、重大金融欺诈案等复杂犯罪案件的调查和起诉,联邦检察官纽约地区办事处反贪污科主要负责各种政府官员贪污受贿案件的调查起诉。

  联邦调查局是美国司法部的主要调查机关,专职调查危害国家安全和公共利益等方面的案件,有权调查200多种犯罪案件,其中包括政府官员贪污、挪用公款、国际间贩毒、洗钱案等以及其他影响较大的腐败案件。

  新加坡:贪污调查局独立执法、权大于天

  新加坡的反贪机构首推贪污调查局,其前身为新加坡警察系统刑事调查部反腐败处。

  贪污调查局依新加坡《防止贪污法》于1952年成立。作为新加坡反贪污贿赂的最高专门机构,它既是行政机关,又是执法机关。局长、副局长、局长助理和特别调查官均由总统任命。贪污调查局的职责是依法调查和预防政府、企业中的贪污贿赂行为,重点是侦查公共机构的贪污贿赂案件。其职能主要有三项:一是受理举报,二是查究贪污贿赂行为,三是预防和教育职能。

  韩国:反腐败委员会地位重要、功能多元

  依据韩国《反腐败法》于2002年1月成立的韩国反腐败委员会,是韩国反腐败最高执法机构,由资深的政治家、法律专家和具有丰富反腐败学识和经验的9名人士组成,包括1名主席和2名常委,成员分别来自不同政党。主席和常委均由总统任命,其他委员分别由国会和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推荐,由总统任命或委派。委员会主席为内阁部长级,直属于总统领导,对总统负责。

  澳大利亚:反腐败机构强权反腐、分工细密

  澳大利亚成立了国家罪案调查局等一批反腐败机构,专门负责腐败的惩治和预防工作。

  国家罪案调查局为联邦专门调查贪污舞弊的机构,其主要负责人由总督任命,对由各州、区域政府和联邦政府的一些部长组成的一个专门委员会负责。

  调查局的主要任务是调查包括贪污贿赂在内的“有组织犯罪”。它被赋予了一些强有力的权力:拥有司法调查权,可由借调的警务人员实施调查;有传唤证人、要求被调查人回答问题、提交有关文件的强制性权力,有权拘捕犯罪嫌疑人、窃听及安排保护证人等。(本文部分资料来源于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新华网、人民网、澎湃新闻、《中国纪检监察》杂志、《法制日报》《经济观察报》《山西日报》《财经》《新京报》《看天下》)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