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敬龙案 - 头条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头条 >

贾敬龙案

一场抗诉的个体悲剧

\

 

  2016年11月15日上午,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遵照最高人民法院院长签发的执行死刑命令,将贾敬龙执行死刑。

  行刑之前,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安排贾敬龙与其亲属进行了会见。

  2013年2月27日,拆迁队第一次来到贾家旧宅,与站在屋顶的贾敬龙形成对峙。那次只拆了旧宅的门洞和南墙。

  房屋被拆近两年后,贾敬龙在新年团拜会场合公开射杀村支书。法院认为“影响极其恶劣”并作出严惩判决,表明法治国家禁止“私力复仇”。

  本案中有蓄意杀人的从重情节,假如拆迁违法、被害人过错成立,又有从轻情节。这就具有很大的争议性,至少不能说法官乱判。

  杀人案之前的农村集体土地征收过程中,矛盾主要存在于村民与村委会之间,在法律轨道之外愈演愈烈,最终酿成悲剧发生。

  2015年2月19日上午9时许,农历大年初一。贾敬龙一手握着黑色红旗车的方向盘,一手拨通了前女友李兰兰(化名)的电话。说完,他把手机扔出车窗外,摸向副驾驶位的第二部手机。

  这部手机里有他当日凌晨两时多编好的群发短信:“我以颤抖激忿的心潮按下群发,以热泪感馈关心我之短信对方;狂野在报仇何建华的自首之路,心绪沸腾的坦然。”

  十几分钟前,在村里的新年团拜会上,28岁的贾敬龙用一支改造过的射钉枪,将一枚七八公分长的铁钉打进何建华的后脑,致其死亡。在贾敬龙看来,两年前他的婚房被拆、婚事泡汤,村支书兼村主任何建华是关键人物。

  法院认为,贾敬龙因拆迁利益问题与村干部结怨,在公开场合以杀人方式报仇,应予严惩。2016年8月31日,最高法院核准贾敬龙的死刑。

  多名刑法和行政法学者撰文认为,此案在事实认定与法律适用方面尚可商榷,死刑立即执行当慎用。也有学者虽同情贾敬龙,但认为此案判决并无不当。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