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溺亡农家乐引发安全保障义务之诉 - 投诉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投诉 >

女孩溺亡农家乐引发安全保障义务之诉

 

  法律词典

安全保障义务

  安全保障义务指经营者在经营场所对消费者、潜在的消费者或者其他进入服务场所的人之人身、财产安全依法承担的安全保障义务。其义务主体为服务场所的经营者,包括服务场所的所有者、管理者、承包经营者等对该场所负有法定安全保障义务或者具有事实上控制力的公民、法人或其他社会组织。与此相对应的权利主体是:消费者、潜在的消费者、实际进入该服务场所的任何人。

  

文/欧阳峰

  《法律与生活》一名18岁花季少女,在一次农家乐郊游活动中,因与同行人员擅自乘坐店家的木筏,加之因超载导致木筏沉没丧命。

  2015年10月10日,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该案作出终审判决,农家乐店主夫妇分担赵小月的死亡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等12万余元。

  女孩在农家乐意外溺亡

  位于浙江省天目山太湖源风景区的众社村,因拥有原始状态的青山绿水而扬名。“江上往来人,但爱鲈鱼美”。2014年秋季,正是当地鲈鱼最肥美的时节,汪明海夫妇为了招揽生意,在其经营的农乐山庄特地新增“鲈鱼垂钓”项目,以吸引游客。

  2014年9月8日,中秋佳节,刚参加工作的18岁女孩赵小月跟随其他五位朋友到汪明海夫妇经营的农家山庄游玩。这天早上,六人到达山庄后,就让汪明海夫妇准备农家特色菜肴。

  饭前,赵小月的同行朋友成伟借了店家一根鱼竿去水库对岸钓鱼。赵小月和其他人则沿着水库岸边观赏风景。他们尽兴地玩了一会儿后,看到水库西头停放着一排木筏。有人提议,乘坐木筏一起到对岸看成伟钓了多少鲈鱼。

  五人一拍即合,随即登上了木筏。郭子敬是个大块头,大家就让他拉着木排上的绳子拽着木筏向对岸漂去。快到水库中心时,木筏因经受不住五个人的重量,前端下沉。看此险情,赵小月惊呼道:“我不会游泳!翻了怎么办?”她话音刚落,木筏侧翻,众人落水,其中三人挣扎着游向岸边。等他们回过神时,发现赵小月和另一个女孩已不见踪影。

  情急之下,三人边喊“救命啊!有人落水”,边转身下水去救人。

  正在对岸钓鱼的成伟和在水库边清理杂草的汪明海听到呼救声,也相继跳入水中施救。几经摸寻,他们找到了另一个落水女孩并将她拽上岸。不幸的是,当众人摸索到赵小月时,她已溺水40分钟,窒息而亡。

  事发后,同行人向当地派出所报了警,并打电话将噩耗告诉了赵小月的父母。民警向自救成功的三人调查了案情,他们陈述在乘坐木筏前已经知道赵小月不会游泳。警方在现场勘察中还查明,汪明海自制排筏的PU管多处陈旧性破裂,事发水库岸边设置有“水深莫测,禁止游泳”的字样。

  女孩父母状告农家乐获胜

  外玩 渡,五人同时乘坐木筏严重超过

  赵小月是家中长女,她的父母是农民。2014年6月,懂事的赵小月为支持弟妹完成学业,主动放弃继续上学的机会,只身到浙江省杭州市临安市打工。

  令赵小月父亲赵金胜想不到的是,短短两个月后,女儿竟与家人阴阳两隔。这个噩耗对赵金胜夫妇来说,是难以承受之痛。为讨个说法,他们将农家乐经营者汪明海夫妇及其参与农家乐经营的汪家女儿起诉至浙江省杭州市临安市人民法院。

  赵金胜夫妇诉称:消费者从用餐处必须乘坐木筏穿过水库才能到达钓鱼处,而水库既没有施救工具,也没有安排安保工作人员,用于摆渡的木筏又是自制的产品,完全没有排水功能。因此,木筏沉没导致赵小月溺亡,完全是山庄的责任。请求法院判决汪明海夫妇及其参与经营的女儿共同赔偿赵小月死亡的各项损失83万余元。

  对于赵家的起诉,汪明海辩称:在当地政府大力提倡下,自己利用个人承包经营的水库提供农家乐服务,其涉及住宿、餐饮等项目,完全是合法经营。在经营过程中,汪明海的妻子、女儿有时会来农家乐帮忙,但她们并没有实际参与该农家乐的经营管理。由于自己在承包的水库中养殖了淡水鱼,故在水库边放置了自制木筏,但其从没有将木筏提供给游客使用。赵小月等五人擅自使用木筏摆渡,五人同时乘坐木筏严重超载,导致木筏沉没,其行为具有过错。作为经营者,自己已在水库岸边设置了“水深莫测,禁止游泳”的警示标志,尽到了安全保障的提醒注意义务。赵小月等人落水后,自己又及时赶到现场施救。因此,对于赵小月死亡的结果,农庄没有责任,赵小月自身和其他同行人应共同承担责任。

  案件在一审审理期间,赵金胜夫妇表示,将另行协商解决同行人的责任承担问题,本案仅追究汪明海一家违反安全保障义务的责任。

  2015年3月9日,浙江省杭州市临安市人民法院认定,农乐山庄系汪明海夫妇两人共同经营。依照《侵权责任法》第二十六条、第三十七条的规定,判决汪明海夫妇按15%的责任比例承担赵金胜夫妇女儿溺亡的死亡赔偿金及精神损害抚慰金12.48万元。

  农家乐不服判决二审败诉

  汪明海夫妇不服一审判决,上诉至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2015年10月10日,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后认为,完全民事行为人对自身生命安全负有最高义务。赵小月与他人一起到汪明海夫妇经营的农家乐用餐、游玩,应对未知的环境,特别是在水库中乘坐木筏的危险性有充分的了解和判断,不应盲目跟从他人上木筏渡水。加之其本人不识水性,同行人员在事故发生时无法给予充分、及时的救助,最终酿成悲剧。因此,赵小月本人应自担一定的责任。

  同行人员在水库岸边设置有“水深莫测,禁止游泳”警示标志的情况下,五人冒然同时乘坐木筏,严重超过木筏承重能力,从而导致乘坐人员落水,也应承担相应赔偿责任。

  汪明海夫妇作为案涉农家乐的业主,对到其农家乐游玩的消费者负有相应的安全保障义务。从汪明海在水库设置的钓台看,该木筏系前往对岸钓台来往的唯一交通工具,而汪明海未对适用排筏的范围、用途、乘坐人数等明确告知,放任他人使用,应认定其未尽安全保障义务,对事故的发生也负有一定的责任。

  鉴于赵金胜夫妇在原审中表示与同行人员的纠纷另行协商,故本案仅从经营者所负过错与死亡者之间的因果关系确定经营者的赔偿责任,原审酌情确定其承担15%的责任并无不当。

  2015年10月10日,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终审判决。(文中当事人均为化名)

 

  法条:《侵权责任法》第二十六条: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权人的责任。第三十七条:宾馆、商场、银行、车站、娱乐场所等公共场所的管理人或者群众性活动的组织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因第三人的行为造成他人损害的,由第三人承担侵权责任;管理人或者组织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的,承担相应的补充责任。

摘自《法律与生活》半月刊2016年1月下半月期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