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熊猫伤人事件击中法律软肋 - 投诉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投诉 >

甘肃熊猫伤人事件击中法律软肋

  《法律与生活》村子里来了一名不速之客—— 一只野生大熊猫,将一位村民的腿咬断了,住院治疗花费巨大,可无人承担责任。无奈,受害人寻求法律解决。处于修改中的《野生动物保护法》能否解决现实中的难题?
 

甘肃熊猫伤人事件击中法律软肋
 

文/汤贝妮
 

  村里来了不速之客

  2014年3月1日,甘肃省文县李子坝村来了一名不速之客——一只野生大熊猫。起初,村里人很兴奋,又是围观,又是拍照。可半个小时后,取而代之的是争议和麻烦。

  李子坝村地处甘南,与四川接壤,气候环境和地理条件非常适宜大熊猫生存。所以,当地被划入以保护大熊猫为主的甘肃省白水江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这里的人们常年以种植茶叶为主,山上又有大片竹林,这里出现野生大熊猫很正常。

  最先发现大熊猫的是村民李永兴。李永兴知道,大熊猫是我国珍稀保护动物,他赶紧给村里的护林员打电话报告情况。护林员将情况报告给甘肃省白水江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以下简称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管理局的人给出答复:先看一下(大熊猫)受伤了没有,如果受伤的话要控制住;如果没有受伤,就将其放归大自然。有了上级的指令,陈站长便带着3名工作人员开车赶到李子坝村。

  在抓捕大熊猫的过程中,这只大熊猫从村东头一直被撵到村西头。后来,大熊猫被赶到一个山坡上——村民关鸣(化名)家的茶园。这时,关鸣正蹲在茶园里除草,全然不知大熊猫不请自来。听到一阵嘈杂声,关鸣一转身,看到大熊猫已在自己身后。他还没反应过来,意外就发生了,大熊猫把关鸣的腿咬伤了。

  围观的村民见识了大熊猫的野性,纷纷躲开不管它的去向了,而是忙着喊人把受伤的关鸣抬下山。

  关鸣的妻子闻讯赶来后,见状后吓得不知所措,只想赶快把关鸣送往医院。可是,他们的村子在大山深处,离县医院很远。村民们有车的出车,有人的出人,第一时间把关鸣送到距离最近的四川省青川县医院。但县医院的医疗条件有限,而关鸣的伤势又太重。随即,关鸣被转往绵阳市中心医院进行救治。

  关鸣的子女都在外地工作,不在身边。事发后,关鸣的妻子给在外地工作的儿子打电话,让他赶紧到医院。

  关鸣的儿子赶到医院时,关鸣还在手术室里做手术。直到凌晨1点多,关鸣才从手术室被推了出来。医生确诊,关鸣的右侧胫腓骨下段粉碎性骨折、右胫前动脉断裂、右小腿皮肤软组织撕脱伤。医生对关鸣的右小腿做了外部固定支架,将碎掉的骨头勉强拼接了起来。

  治疗的过程十分痛苦,在住院的57天中,关鸣经历了8次全身麻醉的大手术,每次都像是在鬼门关走了一遭。

  伴随一次次手术而来的还有高昂的医疗费,关鸣一家自然承受不起。在关鸣受伤住院后,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的人员曾3次从李子坝村上借钱7万元,让关鸣治病。在关鸣住院的第二天,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的两位局长来到医院,将7万元钱送了过来。但没多久,7万元就花光了。当关鸣的儿子继续找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的负责人要钱治病时,对方拒绝了。

  保护站和村民的两种解释

  关鸣一家觉得,自己不该受这份罪。因为那天关鸣并没有做出伤害大熊猫的任何举动,他们不明白大熊猫为什么会突然攻击关鸣。

  自然保护区管理局保护站的陈站长当时也在现场。他解释说,因为当天围观的人很多,可能是惊吓到大熊猫。大熊猫慌不择路,又见到关鸣堵住了它的去路,就把关鸣给咬了。

  对于大熊猫为什么会咬人,记者听到了另外一种说法。

  据村民说,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的工作人员曾要求村民们帮着把大熊猫抓住,村民们把大熊猫一路围堵到关鸣家的茶园,导致大熊猫和关鸣狭路相逢。

  关鸣的儿子觉得,如果村民们不追大熊猫的话,很可能不会发生大熊猫咬人的事件。但陈站长并不认同这样的说法。

  陈站长表示,通过观察,这只野生大熊猫大概在75~100公斤之间,非常健康,是一只成年大熊猫。“站上的工作人员没有安排谁去把这只大熊猫抓起来。”他说。但有村民表示:“大熊猫是国家保护动物,如果不是保护站的工作人员说要抓住大熊猫,大家也就看看,拍拍照就散了,不会一路追赶大熊猫。”

  按照村民的说法,保护站的工作人员没带捕捉大熊猫的工具,只是让村民们帮着抓大熊猫。如果当时村民不撵大熊猫的话,可能大熊猫就不会咬伤关鸣。

  这起伤人事件比较特殊的是,事发地既有林业部门管理,又处于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监管范围。那么,究竟由谁来承担大熊猫咬伤关鸣的责任呢?在这一点上,我国法律并没有明确规定。有法律专家表示,一般情况下,采取属地监管,即这个地区归自然保护区监管,则应该由自然保护区的监管机构受理并处理赔偿事宜。

  为了解决医疗费问题,关鸣的儿子多次找到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的负责人。但管理局方面表示,这个钱不应该由管理局来出。

  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的袁局长表示,关于野生动物伤人的善后问题省里有规定,由当地林业行政主管部门出钱,关鸣应该找当地县林业局协商解决。当地县林业局的工作人员表示,“我们按照甘肃省的《野生动物造成人身伤害损害补偿办法》给他们进行了赔偿,赔偿了大概9万多元钱。”但是,9万元钱对于关鸣看病的支出来说,远远不够。

  虽然野生大熊猫伤人事件在甘肃是第一次发生,但是,其他野生动物伤人毁坏财物的情况在当地也有发生。村民说,他们也不知道该找谁赔偿。

  在当地,野猪破坏庄稼的现象早已让村民习以为常。最多是做一些稻草人保护一下,多数受害的村民自认倒霉。可是,这一次野生大熊猫咬人事件给关鸣一家造成了巨大的伤害,必须得有人负责。

  关鸣一家和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的负责人始终对赔偿问题协商不下来。无奈之下,关鸣的儿子只好找到律师,想从法律途径为关鸣讨公道。

  就在关鸣准备到法院起诉自然保护区管理局时,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的负责人又与关鸣联系,希望能协商解决此事。最终,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同意一次性补偿关鸣各项费用共计人民币40万元。

  人类与野生动物之间的冲突,说到底是“家园”之争。现在,人们需要动用公共资源,用各种渠道和方法来缓解这种矛盾,尤其是要尽快建立科学、合理、高效的损害补偿机制,让人和动物在地球村上和谐共处。

  法律解读

  解读人:常纪文(国务院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长)

  最近,我国《野生动物保护法》正在修改,将于2015年年底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在如何处理野生动物和人的关系问题上,《野生动物保护法》有新举措。

  其一,充分补偿。按照《野生动物保护法》的规定,野生动物造成人身伤害或财产损失的,由国家承担补偿责任。从目前来看,在我国的野生动物造成人身伤害或者财产损失的案件中,补偿基本上都是不充分的。这一次,在《野生动物保护法》修改时,有专家提出“充分补偿”,即遭受多大的损失,国家就补偿多少钱。

  其二,平衡关系,即资金来源的问题。在《野生动物保护法》修改时,将资金问题作为重点问题进行探讨。如国家重点保护的野生动物造成老百姓的人身伤害或者财产损失的,由国家建立基金予以补偿;对于地方重点保护的野生动物造成老百姓的人身伤害或者财产损失的,由地方进行补偿;地方补偿金可以从国家基金中予以拨付一部分。

摘自《法律与生活》半月刊2015年11月下半月期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