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贩子”的隐秘江湖 - 投诉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投诉 >

“药贩子”的隐秘江湖

本文与中央电视台《经济与法》栏目联动

  社会上流行着一种不正当的收贩药行为,在整个利益链条中似乎没有受害人,人人都能获利。但实际上,每个人都将成为受害者。当药品脱离正规的监管渠道,必将对公众的用药安全构成威胁。

“药贩子”的隐秘江湖

文/李文斌

  鬼鬼祟祟的搭讪者

  《法律与生活》2015年年初,在天津市南开区文水路和烈士路附近,出现了一群人,天天在附近几个小区里游荡,时不时地找大爷、大妈搭讪,且每人手里都拎着大纸盒子或拿着黑色塑料袋,鬼鬼祟祟的。过不了多长时间,他们的袋子便装满了东西。

  这些人每天一大早出来,临近中午满载而归。当地很多居民不堪其扰。

  当地警方对此事并不陌生。这种事情在当地曾屡次出现,而且近两年有愈演愈烈的势头。早在十几年前,在天津市南开区的这片区域就出现过一些人四处活动。他们来天津大量收购并转手贩卖一种特殊商品,即人们熟悉而陌生的药品。说它熟悉,因为谁家都有些药;说它陌生,因为他们收购的药品大部分是特殊的医保药品。

  天津市南开区不断聚集的药贩子走街串巷,专门从居民手里收购各种医保药品,如治疗糖尿病、高血压、癌症等疾病的药品。

  2015年4月,天津南开警方再次接到群众反映,一批药贩子又开始在文水路、烈士路附近大肆活动。据警方初步侦查这些药贩子的人数和活动规律,感觉附近可能隐藏着一条大鱼。于是警方决定“放长线钓大鱼”,暂时先不动这些底层药贩子,暗中侦查,寻找他们的上线。经过将近一个月的侦查,侦查员发现收药人从小区里收完药后,集中拿到一个固定地点交易。

  通过跟踪和摸排,警方逐渐掌握了这个团伙的内部情况:这些街头药贩子背后隐藏的是一对夫妻——范凯(化名)和赵茗(化名)。他们会给一些老乡传授经验,然后,指挥这些走街串巷的小药贩子摇身一变,成为老乡们的上线。

  这对夫妇极有可能是这个团伙的组织者或者说是一个高级别的大药贩子。如果这个推测成立,那么,意味着他们手里聚集着大量小药贩子收来的医保药品。这些药品储存在什么地方?下一步又会流向哪里?

  通过暗中跟踪,警方发现,这对夫妇十分狡猾,他们的藏身之处并不在南开区的收药点附近。而且,范凯曾被公安机关处理过,具有很强的反侦查意识,行事十分谨慎。警方只好与范凯夫妻保持一定的距离,暗中观察他们的一举一动。

  4月5日中午,侦查员在跟踪过程中亲眼目睹了范凯夫妇半路与另一拨嫌疑人进行交易的场面。待他们交易结束后,侦查员继续暗中尾随范凯夫妇。一个小时后,侦查员终于找到了他们的藏身之地——天津市近郊某小区居民楼的地下室内。彼时,警方尚不确定此处为存放回收药品的仓库。

  2015年5月6日,南开区警方决定收网。由于不确定范凯夫妇的具体位置,警方想了一个巧妙的办法:开车蹭了范凯停在楼下的汽车。通过交通事故报警的方式,引蛇出洞。范凯刚一下楼,便被几名侦查员当场控制。随后,侦查员在范凯的住处发现了各种抗癌、降糖、降压类药品,且价格不菲。如抗癌的紫龙金片,一盒的市场价为近200元。

  经初步统计,现场查获的药品价值超过50万元。通过进一步的审讯,警方查明,范凯收来药品后,会集中通过附近的物流公司不定期地发往沈阳等地,交易额将近百万元。其总案值创下了近年来天津南开警方查获的此类案件之最。

  天津警方打掉了范凯夫妇非法收贩药团伙后,文水路、烈士路附近的违法收贩药现象明显得到遏制。

  重操旧业的贩药者

  活跃在天津市南开区的药贩子们并没有因为范凯夫妇的落网而销声匿迹,他们中的一部分药贩子悄悄地转移了阵地。就在范凯夫妇被刑事拘留审查起诉期间,在天津南开区的另一个派出所——长虹派出所的辖区内,又出现了新情况。

  2015年7月,长虹派出所接到群众举报,在附近一个小区内的几间平房中,经常有成群的人进出,每个人都神色异常,提着编织袋或者黑塑料兜,感觉非常可疑。

  警方立即派人暗中展开调查。很快,警方发现这个极其破旧简陋的平房院落里聚集着大量药贩子。这处院落的位置十分特别,独门独院,外人不易靠近。里面究竟是什么情况,侦查员一时难以掌握。

  通过近一周的外围调查和蹲守,警方摸清了这伙人的活动规律。警方发现,每天中午前后,这个院子里的药贩子最多。如果这时收网,最有利于人赃并获。于是,南开警方决定于2015年7月9日中午1点集结警力封锁这个院子,“来个瓮中捉鳖”。

  最终,警方在这个小院里当场控制了27名涉嫌非法收售药品的犯罪嫌疑人。其中,在一个大约有10平方米的小屋内,竟然挤了十几个人。进一步搜查后,这几间平房里所储存的药品数量和种类,令警方感到震惊。警方在这个窝点现场收缴的药品足足打了大大小小十几箱。这是近年来天津南开警方查获的此类案件中药品种类最多的一起案件。

  这些底层药贩子们供述,他们每天会出去回收各类药品,然后集中到这个院子里进行交易。大量收购来的药品在这个院子里进行集中和整理后,再根据需要流向相对偏远的地方。

  虽然在2015年5月和7月南开警方连续破获两起违法收贩药的大案,刑事拘留和处罚了一大批药贩子,但是,当地违法收贩药的现象似乎并未消弭。

  事实上,我国《药品流通监督管理办法》明确对药品生产、经营企业购销药品进行了严格监管规定,禁止非法收购药品。同时,我国《刑法》等相关法律法规也规定,个人违法收贩药涉嫌犯非法经营罪。但是,实际操作过程中,也出现处罚不易的现象。

  由于很多街头小药贩子的流动性大,手里不囤货,收来的药当天卖给上家,所以他们被抓获时的涉案金额往往很难达到法律规定的5万元标准。执法者无法追究他们的刑事责任,只能由药监部门对他们进行行政处罚。由于药监部门没有公安机关的强制手段,所以药贩子们离开后往往一去不返,造成难以处罚的尴尬局面。再加上巨大的利益诱惑,很多药贩子会换个地方重操旧业。

  记者调查发现,药贩子们用市场价1/3左右的价格就能收到各种药品,转手卖出后,又有巨大的利润空间。在这个黑色的贩药链条中,除了获利丰厚的药贩子外,还有一些贪图蝇头小利的患者,成了药贩子的货源。

  在整个收贩药的利益链条中似乎没有受害人,人人都能获利。但实际上,每一个参加医保的人都将成为受害者。当这些药品脱离了正规的监管渠道后,不仅扰乱了市场秩序,更令药品失去了质量保障,必将对公众的用药安全构成巨大威胁。

  小贴士

  药品是特殊商品,用药安全事关每个人的生命和健康。人们可以通过药盒上的一组电子监管码在中国药品电子监管网上查询真伪以及该药的基本信息和流通信息。如果是从药店购买的药品,但是该药品的流通信息显示是流向某家医院的,或者出现其他与您购买渠道不符的情况,可向当地药监部门进行举报。

摘自《法律与生活》半月刊2015年10月上半月期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