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军登门“夜话” 68位刑辩律师与部长面对面 - 司法部动态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司法部动态 >

张军登门“夜话” 68位刑辩律师与部长面对面

  转眼间,距离3月12日司法部部长张军第一次走“部长通道”,已经5个月有余。“两会”期间面对记者关于律师工作的提问,部长微笑着回答“会与律师做好朋友”的那句话、那个场景,想必大家都还记得吧?
\

  8月28日上午,全国律师协会举办的“刑事辩护与律师制度改革”专题研讨班上,张军部长用语言传递出心里一直期盼着与律师朋友面对面谈法论治的真情实意,如一股暖流温暖了律师们的心。他说,他多次跟全国律协会长王俊峰建议,安排一个机会与各方面的律师朋友做个交流。他真诚地表示,以前在法院工作时总说律师是法官的朋友,到了司法部工作,更加感受到律师还是检察官和警察的朋友。朋友中既有诤友,就是相互信任、相互鼓励、共同发展的朋友;也有损友,就是相互贬低、相互诋毁、你踩我我踩你的朋友。律师受到的是法学教育,从事的是法律工作,维护的是公平正义。律师是社会主义法治工作者,是法治建设不可或缺的一支重要力量,在党的领导下,在全面依法治国大业中必将大有作为,这是做朋友的共同基础。

  正是有这个前提,本次研讨班在白天讲座之后专门挤出时间安排了刑辩律师与部长的座谈会。

  68位刑辩律师首次与司法部长面对面,会产生怎样的火花、碰撞和共鸣?不仅33万律师的目光像镁光灯一样聚焦,关注律师行业发展的各界人士更是对座谈会充满期待。

  律师呼唤法律职业共同体

  28日晚七点,上午讲座后回到朝阳门司法部机关的张军部长再次风尘仆仆地来到位于南四环花乡的国家法官学院。他大步流星地走进会场坐到律师中间,没有过多的寒暄。与张军颇为熟悉的田文昌大律师担当主持,可能由于时间有限,吃饭时他对记者所说的与司法部长面对面在他职业生涯中还是第一次的感慨,根本没有来得及表述、也没开场白,只是简单说了“发言请举手,大家尽量缩短时间”的规则,座谈会便直接拉开序幕。

  来自昆明的罗坷律师第一个抢到了话筒,但不太好用,部长立马把自己座位前的话筒亲自递过去。罗坷说这次参加座谈特别高兴,感觉像一个孩子忽然回到自己的家。他认为,实现全面依法治国,要与法官、检察官真正构建一个风雨同舟、荣辱与共、殊途同归的法律共同体。风雨同舟就是在法治建设的过程中面对面坐下来相互沟通、相互了解。一个优秀的法官离不开一个优秀的律师、一个优秀的律师离不开一个优秀的法官,这是荣辱与共的。优秀的律师才能协助优秀的法官作出一份经得起历史、经得起法律检验的判决书,最终避免冤假错案的产生。

  他发言后,有过多年法官经历的张军部长颇讲程序地征求道,“我是一问一答?还是多个问题一起回答?”在场的律师很真切地说,“部长,您想啥时回答就啥时回答,想怎样答就怎样答。”得到“指令”的部长马上对罗坷回应说:“律师与政法各部门风雨同舟、荣辱与共能够做起来,我完全赞同你的意见,我希望将来我们跟法官、检察官一起座谈的时候,把这个意见转达一下。”

  浙江陈有西律师也抢到机会积极发言,他说,非常荣幸今天能够参加这样一个高层次的座谈会,这是司法部新任领导坐下来认认真真研究的一个小规模、高规格的研讨会,听了上午的讲话非常振奋人心。

  他想表达几句话,第一句话很感谢,能够通知他来参加这样的会议;第二句话中国的律师业确实需要树正气。经过近四十年的发展,我们从几百个律师发展到33万,成绩和成就都是有目共睹的。 以前司法部着重整顿、处理比较多,对中国律师业看到的问题比较多。现在新的一任司法部领导,真正了解基层的情况,考虑大局,考虑到中国律师业需要正面引导和扶持的一面,基础建设的一面,是抓到了根本,律师行业太需要往好的方面引导,而不是光靠整顿就能整顿好的,这次会议是非常好的一种新气象。中国律师确实需要正本清源,树正气;第三句话,这是一次振奋人心的聚会,虽然不是大规模的动员大会,但是信息量非常大,张部长讲话有高度、有深度,讲到一些基础性的问题与思考;第四句话,最后一点,抓好落实。这次会议我相信会收到非常好的社会效果,也能够把中国律师业的信心重新树立起来。中国律师业好了,我们检察官、法官队伍就能从中挑出更多优秀律师来,这也符合中央司改的基本精神。

  对于陈有西的发言,部长给予充分的肯定。他同时幽默地说,“不过你的表有点慢啊!我感觉你说了不止五分钟,大家还是掌控一下时间,每个人都有机会讲讲。”部长的回应瞬间调动了现场的气氛,发言更是热烈,几度还出现有律师抢话筒、站起来发言的小小混乱,就连主持人田文昌都趁乱悄悄地把自己换到了靠门口的位置,被细心的部长一眼发现。

  刑辩律师培训迫在眉睫

  来自全国律协刑事专业委员会的副主任侯凤梅就是直接站起来的发言者,她说自己声音大可以不用话筒。她提了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推动刑事辩护全覆盖工作要考虑三个方面:一是这项工作可能会有大量年轻律师介入,年轻律师的培养问题十分紧迫,加强对他们的培训、培养,才能确保刑事辩护工作的质量;二是经费问题。要铺开这个工作需要政府资金支持和保障;三是要专门研究刑辩律师的执业风险,提高律师参与刑辩工作的积极性。第二个问题,律师权益保护的声音没有途径向最高层反映。如何增大律师参政议政方面的平台、畅通这个渠道非常重要。张部长提到司法部正在就此问题进行沟通,这是全国律师行业的福音,一定会扩大律师参政议政的途径。

  张部长回应道,刑辩全覆盖确实需要对年轻律师进行培训,但包括在座的资深律师也有培训的问题,新的法律法规和司法解释出台也要培训,司法部、全国律协肯定会重视这个事情。谈起经费,部长夸赞说,果然女同志心细,讲问题还考虑到钱,这个司法部会通盘考虑。

  来自湖北的汪少鹏律师说,司法部、全国律协专门举办刑事辩护律师培训,说明刑事辩护工作在法治建设中的地位,刑事辩护律师准入、培训、保护、惩戒等还有很多的上升空间。他建议全国律协设立刑事辩护律师协会,承担起刑事辩护律师的学习、培训、维权以及惩戒等职能。

  浙江的徐宗新律师建议设立国家刑辩律师学院。他认为,当前刑事辩护工作十分重要,然而刑事辩护律师的培训严重不足,缺乏系统的教育培训,没有统一的教材、统一的方法、统一的培训,造成一些律师执业素养存在问题,执业水平不足的问题,也包括对同一类案件看法不一致的问题。

  张部长对此回应,设立刑事辩护律师学院的想法非常好,司法部正在谋划司法行政学院、国家律师学院的建设工作。

  来自湖南的陈以轩律师发言非常有意思,对刑辩律师学院直接否定。他说,“张部长您好,我是湖南陈以轩。刚才有一位提到,要设立刑辩学院,我觉得这是多此一举。我恰恰认为律师学院、法官学院、检察官学院可以从国家整体顶层设计,搞成一个学院做职业培训。另外,我关心的是,怎么样能有一个体制,让我们不去发微博,不去举条幅,不去死磕搞事情,很多案子也是来自当事人的委托,有的委托人他就要我们干这个事情。实际上我们不去做,有些案子根本推不动,很多时候到公检法去沟通,一说敏感案件,人家拍拍屁股就走了,我代理的很多案例,我也是平和地去和法院沟通。”

  听到这里,部长和蔼地问,你多大了?回答说80年出生,37岁。张军回应说,“你还是年轻气盛。你说你在法庭上平和,我觉得你在法庭上一定不平和。因为你一上来就对刑事辩护学院的观点评价为多此一举,不够平和。你可以反对一个人的意见,但是如果他的意见还有些价值、还很重要,还是可以考虑考虑的,在法庭上这就叫辩护技巧;在同事讨论问题的时候,年轻人可以谦虚些,这是方式方法。你提出的学院这个问题,我完全认同也早就提出来,应该设职业统一培训,就是执业以后也要统一培训,何其难?我们提出一个建议,能不能统一分别培训。什么意思?今天的培训,70位律师,还要加70位法官,70位检察官,在法官学院3个月,然后休息一周,到检察官学院培训3个月,还是这200多人,培训结束后再到律师学院培训,培训律师的时候让法官听一听,培训法官的时候让律师听一听,职业共同体到了法庭上才更容易相互理解。你刚才讲的这一点我是完全赞同的。至于你说有的案件让你激烈了,咱们和缓一下,按你所说的,我们要平和地沟通。”

  部长平易近人的长者风范以及与年轻律师智慧机智的对话赢来现场一片掌声,也让座谈会进入一个新的高潮。

(责任编辑:亦小编)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