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过爱琴海的叙利亚女孩 - 社会万象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社会万象 >

游过爱琴海的叙利亚女孩

  2016年3月,国际奥委会正式宣布将在2016年里约奥运会组建奥运史上首支难民奥林匹克运动队。在德国,来自叙利亚的难民女孩马迪妮成为里约奥运会难民奥林匹克运动队一名候选队员,在当地引起很大震动。据报道,她与一群叙利亚难民乘坐一艘小船逃难时在海上遭遇危险,她是从爱琴海游到希腊而后辗转到达德国的。

  

实习记者/吕佳臻

  《法律与生活》2015年的一天,为了躲避国家战乱,17岁的叙利亚女孩尤斯拉·马迪妮和姐姐一起,像大多数难民一样,沿着逃向欧洲的路线出发了。她不知命运将把自己抛向何方。

  逃离:跟随橡皮艇游过爱琴海

  截至2015年8月,叙利亚的战火已经燃烧了4年,烧毁了房屋、文物,也烧毁了人们的未来。就在8月的一天,马迪妮和姐姐终于下定决心要一起逃离首都大马士革。虽然早已料到此行不易,但她们怎么也没想到要游过爱琴海才能登陆希腊。当时,这对姐妹是叙利亚的游泳明星,马迪妮在2012年曾代表叙利亚在土耳其参加了短程游泳世界锦标赛。战争爆发后,父母为了让女儿继续进行游泳训练,曾四处躲避战乱,直到他们对战争的停止不再抱有任何希望。

  “在叙利亚做一名游泳运动员十分艰难。因为战争,我们必须中断训练,或者正在训练时游泳池旁边可能就放着一颗炸弹。”马迪妮在柏林的一场新闻发布会上说。据叙利亚政策研究中心数据显示,自叙利亚战争爆发以来,已经有47万名叙利亚人丧命、190万名叙利亚人受伤。

  “战争让我们一无所有。”马迪妮和姐姐准备离开大马士革。她们加入一支难民队,跟随其他难民取道黎巴嫩进入土耳其。在土耳其海岸,这些难民向一艘走私船支付了船费,希望这艘船能带他们前往希腊。然而,这艘船遭到了土耳其海岸警卫队的驱逐。不过,警方的阻挠并未使难民们气馁。尤其让马迪妮和姐姐感到意外的是,她们在叙利亚接受的游泳训练竟然在此时派上了用场。

  傍晚时分,难民们又登上一艘充气橡皮艇,20个人拥挤在本来只能容纳六七个人的小船上。橡皮艇出发不到半小时,发动机就坏了,船开始下沉。为了使船保持漂浮,船上所有的难民都把背包扔到了船外。但是,抵达希腊的海路还很遥远,扔了背包仍无济于事,船依然在下沉。

  危急时刻,马迪妮和姐姐还有另外一名游泳高手一起跳进海里,开始游向希腊。他们这最后一搏,是让船减轻重量而有更多浮力,不至于下沉太快。在之后长达3个小时的时间里,三人紧贴着船舷边上的绳索游着,在保持自己前进的同时引导船航行的方向。最终,这艘小船上的难民平安地到达了希腊莱斯沃斯岛。这意味着他们终于抵达了欧洲大陆。

  “当时情况很糟糕,如果我们不为其他人提供帮助的话,我们会感到十分羞愧,因为他们都不会游泳,”马迪妮在接受美联社驻柏林记者的采访时说,“当然,自那以后,我就很讨厌大海,那真是一段非常艰难的经历。”

  在登陆后的一周里,马迪妮和姐姐途经马其顿、塞尔维亚和匈牙利。其间,她们不得不藏在玉米地里以躲避警察。不过,她们还是在某边界被逮捕了,因为官方不允许载满难民的火车通过。最终,这对姐妹中转奥地利,到达德国慕尼黑。

  转折:成为里约奥运会难民候选运动员

  经过35天的长途跋涉,马迪妮和姐姐在德国柏林落脚。在柏林难民营,一位来自埃及的志愿者翻译听说她们曾经是游泳运动员,便为她们联系了一家当地的游泳俱乐部,将她们引介给一位叫斯文的教练,姐妹二人得以重新开始训练。

  2015年10月,也就是马迪妮刚到德国不久,国际奥委会在联合国第一次宣布,他们将为难民成立一项200万美元的应急专项基金,帮助世界各国的奥林匹克委员会选出能达到参加奥运会标准的难民运动员。

  2016年3月,国际奥委会正式宣布将在2016年里约奥运会组建奥运史上首支难民奥林匹克运动队。这些举措为马迪妮成为一名难民运动员创造了机遇。

  马迪妮和姐姐进入泳池训练时立刻展现其良好的训练基础。教练斯文认为马迪妮值得进一步培养。因此,国际奥委会决定通过奥林匹克团结基金会为她提供资助。“奥林匹克团结基金会给了我很大的支持。如果没有他们的支持,我不确定自己能否达到这一目标。”马迪妮在接受采访时说。

  奥林匹克团结基金会的目标是确保拥有一定天资的运动员能与其他运动员一样到达比赛现场,从而帮助运动员实现梦想。根据国际奥委会官网介绍,在2012年伦敦奥运会上,奥林匹克团结基金会共分配1263项奖金,最终共获得76枚奖牌,177个国家的奥委会从这一项目中获益。

  最初,马迪妮是为参加2020年东京奥运会做准备。由于在过去5个月里她进步飞快,连教练斯文都感到十分吃惊,国际奥委会便决定让马迪妮成为里约奥运会难民奥林匹克运动队一名候选队员。“这是出现在我生命里的一次非常美好的机会,我会为它拼尽全力。”马迪妮说。

  梦想:参加奥运会让难民以此为傲

  马迪妮不是唯一的幸运儿,来自不同国家的43名难民和她一样成为里约奥运会难民奥林匹克运动队候选队员。这些运动员的年龄从17岁到30岁不等,其中23名候选队员来自非洲,包括埃塞俄比亚、乌干达、刚果等;另外一些候选队员来自叙利亚、伊朗和伊拉克。这些选手涉猎田径、游泳、柔道、跆拳道和射击等多个运动项目。国际奥委会关系部负责人米罗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介绍。

  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说,预计由5~10名运动员组成难民奥林匹克运动队,最终的名单将在2016年6月公布。

  “我的目标是获得奥运会的参赛资格,我想让难民们以我为傲。”马迪妮说。如果能入选,她将随着难民运动队在8月5日出现在里约热内卢马拉卡纳体育场开幕式上。他们将在奥运五环旗的带领下,在东道国巴西队前面入场。

  “这些难民运动员不属于任何国家队,在行进中没有国旗、没有国歌。他们将在奥运会旗帜和《奥运之歌》的见证下在奥运会开幕式上受到欢迎。他们将和其他来自206个国家奥委会的11000名运动员一样在奥运村有个家。”巴赫说。此外,国际奥委会为他们提供队服、教练和技术指导。如果他们中的任何一位运动员获得了金牌,工作人员将为他们播放《奥运之歌》。

  为了冲刺里约奥运会参赛资格,马迪妮训练十分专注。一方面她可以享受德国精英运动学校系统的便利,另一方面得以在学校隔壁的奥运标准游泳场地训练。她将自己的时间安排得满满当当,每天早上7点起床,在泳池训练两三个小时后去学校上课,午饭后接着训练。

  “如果心中有目标,你就会尽最大努力。即使失败了,我也会再试一次。我将不断努力,直到成功。如果我可以,那么每一位运动员都可以。”马迪妮说。她想通过自己的行动激励每一个人,只要自己强大就能做到内心所确认的事情。

  之前,作为难民,马迪妮在希腊边境等待入境时曾一直情绪高涨,甚至因笑出声而受到警察的质询。她说:“爱琴海我都游过了,还有什么好怕的呢?”

  是的,马迪妮游过了爱琴海。无论马迪妮是否能成为里约奥运会难民运动队的一员,她终将游向属于她的远方。

摘自《法律与生活》半月刊2016年6月上半月期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