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心的遗嘱 - 社会万象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社会万象 >

偏心的遗嘱

  

文/江鹏程

  《法律与生活》2016年4月,一条《父母去世,房子肯定属于独生子女吗?》的微信引起大家的热议:独生女小丽在父母先后死亡后,由于奶奶还在世发生了转继承,无法过户父母的房屋。更让小丽困惑的是,转继承中获得房屋份额的姑、伯们分散在全国各地,即使大家放弃继承,自己也很难召集大家帮助自己过户房产。律师认为,小丽的困惑在于父母在世时没有留下遗嘱。但现实生活中,即使父母留下遗嘱,也可能因为各种原因而导致“小丽式”的困惑。

  案例1:网络遗嘱难认定

  姜宗与李欣夫妇是江西某地农民,婚后妻子李欣一直没有生育。姜宗在家族长者的建议下领养了一名男孩,取名姜召。姜宗夫妇十分疼爱姜召。家族长辈在外人面前从不提及姜召的身世,因此,家族内少有人知道孩子是领养的。

  领养姜召后,姜宗夫妇依然四处寻医,盼望有自己的骨肉。姜召3岁时,李欣总算怀孕了。欣喜若狂的姜宗在村里大摆筵席,庆祝自己后继有人。然而,李欣却诞下了一名女婴,取名姜娜。一心盼儿的姜宗失望至极。

  姜宗41岁的时候,李欣再次怀孕。姜宗托人查了孕婴的性别,获知妻子怀的是男婴。为了感谢上天的恩赐,姜宗为孩子取名姜天赐。

  家中“两儿一女”,让姜宗此生无憾。在姜宗内心深处,小儿子姜天赐才是家业的合法继承人。因而,天赐每每与哥哥、姐姐发生争执,无论是非曲直,姜宗夫妇总是站在小儿子一方,这让姜召和姜娜颇为不满。姜娜性格耿直,姜召木讷,每每遇到姜娜和天赐争执,姜召两边劝解,反而受到两边的埋怨。

  为了不受父母和弟弟的气,姜娜在17岁时离开了家,到省城去打工。逢年过节也很少回来。为了防止姐弟以后再起争端,姜宗夫妇选定邻村的刘佳为自己的女婿。为此,姜宗夫妇多次前往省城要求女儿与刘佳结婚。但姜娜不同意父母为自己选定的这门亲事,而是和自己的同事王峰谈起了恋爱。

  看到父母一再逼婚,姜娜一气之下和王峰领了证。姜娜认为,父母这么做是弟弟在背后捣鬼,目的是将姜娜从家里赶走。姜娜在结婚摆酒席时,也只见母亲李欣和哥哥姜召前来帮忙,这让姜娜在婆家很没面子。至此,父女之间的关系更加恶化,姐弟之间更是形同陌路。

  2010年,李欣突发脑溢血离世,很少露面的姜娜回家祭奠。处理完老伴儿的丧事后,姜宗主持召开了家庭会议。会上,姜娜将母亲去世的原因归咎于照顾家庭的劳累,并把矛头直指父亲和弟弟,这得到姜召的认同。

  家庭会议不欢而散。经过这次会议,姜宗遭受了双重打击:一方面,相濡以沫的妻子离世;另一方面,大儿子和女儿咄咄逼人的态势让他寒了心。更令他不安的是,姜娜和姜召都对天赐有意见。以前,姜宗一直认为小儿子才是家产的唯一继承者。这两年,姜宗逐渐了解了一些法律,知道儿女之间享有平等的继承权,所以他认为,当务之急,马上立遗嘱才能确保天赐继承家业。然而,如何立遗嘱成为困扰姜宗的难题。姜宗害怕,如果自己把大部分财产都给了小儿子,大儿子和闺女肯定不同意,更加激化家庭矛盾。而且,两个儿子厚此薄彼,将牵出领养姜召的陈年往事。

  有一天,姜宗在上网时想到,自己可以在电脑里立下遗嘱,遗嘱中不但可以写明身后安排,也可以提及姜召的身世。同时,通过QQ空间设定访问密码,别人看不到自己的遗嘱。自己只要把密码告诉小儿子,让小儿子到时候在哥哥、姐姐的见证下打开QQ空间,就可以把自己的遗产处理意见告诉哥哥和姐姐,不会在自己生前激化矛盾。

  带着这样的想法,姜宗在QQ空间里写下了遗嘱,并以小儿子的生日数字设置了访问空间的密码。

  2015年年初,姜宗身体每况愈下。住院期间,姜宗支开大儿子,告诉天赐自己死后他可通过密码打开QQ空间,里面有一份遗嘱。

  一个月后,姜宗去世。在分配财产时,天赐在哥哥、姐姐的注视下打开了父亲的电脑,找到了那份遗嘱。根据这份遗嘱,父亲的房产和大部分存款由天赐继承,哥哥姜召只继承了部分家用电器和存款,而姐姐姜娜仅继承母亲留下的几样金项链和手镯。

  对于这份网络遗嘱,姜召、姜娜兄妹并不认可,他们认为这是天赐获得密码后自己书写的遗嘱,三方争执不断。天赐一怒之下,将哥哥、姐姐起诉至法院,要求法院认定父亲留下的遗嘱。

  在法庭上,天赐找到了自己家族的几位长辈,让他们证实哥哥姜召是父亲的养子,无权继承父亲的财产。天赐同时表示,父亲立下的遗嘱是父亲真实意思的表示,他用密码锁住了自己的遗嘱就是为了防止死后子女之间产生纠纷。父亲临死之前告诉自己密码就是为了让自己继承相应的财产。至于哥哥、姐姐认为是自己假冒书写的遗嘱,他不介意通过鉴定来确定网络文档形成的时间。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遗嘱是被继承人死后生效的一种要式法律行为,遗嘱有其特定的形式。虽然网络遗嘱在现实生活中很少遇到,但是,其与自书遗嘱并没有根本区别,只是将传统的介质纸张变成了网络数据而已。这种形式也有着先天不足:无法形成特有笔迹,很难具有特定指向。换言之,只要知道QQ密码或者电脑密码,都可以在电脑中形成这样的文档。

  根据我国《继承法》,遗嘱有效性的判断或认定应当从遗嘱的形式和实质内容两个方面进行。如果从形式上看遗嘱不符合法律规定,那就无须再进行实质审查,法院可直接认定遗嘱不符合法律形式而无效。网络遗嘱因为不具备“由遗嘱人亲笔书写、签名,注明年、月、日”的形式要件,无法认定其符合《继承法》中规定遗嘱人自书遗嘱的要求。由于法律规定养子具有平等继承权,因此,法院对姜天赐提出的姜召是养子不具有继承权的主张不予认可。

  2016年3月17日,法院驳回姜天赐关于认定遗嘱效力的诉讼请求。遗嘱被认定无效后,三人可按照法定继承处理遗产。

  案例2:标的变更后遗嘱无效

  江西的王军和李彤夫妇有一子两女。为了抚养三个孩子,王军夫妇起早贪黑地经营着一家小饭馆。大女儿王丽和小女儿王慧先后结婚搬离了家,留下王军夫妇和小儿子王峰在一起生活。

  2004年,李彤因为心脏病去世。王军十分溺爱小儿子王峰,极尽所能满足其要求。王峰高中毕业赋闲在家,偶尔帮父亲在饭店打打杂,大多时间无所事事。为了让小儿子有奔头,王军托关系在当地一家企业为他谋了一份工作。但是,王峰对上班没有兴趣,没干多久他就辞职了。

  看着儿子不争气,王军无可奈何之下,觉得自己必须为小儿子的未来做好安排,确保其此生衣食无忧。几经思索,为了防止自己百年后两个女儿与王峰争夺遗产,王军立下遗嘱,让王峰继承房产。

  2011年的一天,王军带着王峰到当地公证处对遗嘱进行了公证。根据该遗嘱,王军去世后,王峰将继承王军的房产,子女三人平分自己的存款。为了避免家庭矛盾,王军父子在女儿面前从未提及立下公证遗嘱的事情。

  2013年,王军因为肾结石住院治疗。住院期间,王军听说自己房屋所在小区已经纳入旧城改造计划,自己的房子将被拆除。补偿方案有两种,即房产还原或补偿款一次到位。由于自己身患疾病,没有精力经营生意,而王峰又没有工作,家中积蓄并不多。考虑到日后的住院花费,王军决定接受补偿款的形式。

  其实,王军心中也有所顾虑,因为自己在公证遗嘱中留给王峰的是自己的这套房子。如果房子拆迁了,会不会给王峰的继承带来困难?但王军转念一想,自己已将房屋继承权独自授予王峰,换言之,这套房屋的主人只能是王峰。那么,房屋补偿款当然也是王峰的。如果自己现在去变更公证内容的话,不但要负担相应的公证费,而且自己现在的身体状况也不允许再舟车劳顿。

  2015年6月,王军去世。王峰将房屋补偿款转入自己账户后通知了两位姐姐。料理完父亲的丧事,王丽、王慧两姐妹对于弟弟王峰不及时通告父亲去世的行为非常不满。当两人得知王峰独占房屋补偿款时,两个人更是怒不可遏。但是,王峰坚持自己握有父亲的遗嘱,房屋补偿款属于自己,姐弟之间无法就此达成协议。

  此后,两姐妹将王峰起诉到法院,要求平分房屋补偿款。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拆迁行为是拆迁单位与物权所有权人达成协议后的行为。标的物所有权同意是拆迁顺利进行的重要因素。而遗嘱是死后发生法律效力的法律行为,遗嘱中对财产的处分方式体现遗嘱人立遗嘱时的真实意思表示,但并不能对遗嘱人随后改变其遗嘱处理方式产生约束。本案遗嘱人同意拆迁,就应视为其在订立遗嘱后又以“同意”的形式做出了与立遗嘱时相反的意思表示,并导致标的物的灭失。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39条规定,“遗嘱人生前的行为与遗嘱的意思表示相反,而使遗嘱处分的财产在继承开始前灭失,部分灭失或所有权转移、部分转移的,遗嘱视为被撤销或部分被撤销”,该遗嘱涉及标的物,其涉及被拆迁的部分应该被撤销。换言之,因为房屋拆迁转化而来的补偿款属于遗嘱人立遗嘱后新获得的财产。在没有新遗嘱进行处分的情况下,应该按照法定继承方式由第一顺序继承人平等继承。

  2016年3月2日,法院作出由姐弟三人平均分配房屋补偿款的判决,双方均未上诉。

  温馨提示

  在多子女家庭中,父母偏心最小孩子的现象屡见不鲜,由此引发的家庭矛盾呈愈演愈烈之势。上述两则案例是个案。如果两案的遗嘱要素符合法律要件,没有出现遗嘱标的变更的情形,那么,这两份遗嘱是有效的。纵使其他子女有诸多不满,也只能接受这个结果。在此建议做父母的,除对身体或基本生活能力较弱的子女予以特殊关照外,应对其他子女一视同仁,以维护家庭和谐。

摘自《法律与生活》半月刊2016年5月下半月期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