闯祸的车钥匙 - 社会万象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社会万象 >

闯祸的车钥匙

本文与中央电视《今日说法》栏目联动

  

文/高翔

  酒驾、超速酿悲剧

  《法律与生活》2015年8月18日夜间,在四川省什邡市内一个偏僻路段发生一起严重的交通事故,一辆黑色轿车四轮朝天倒在地上,车旁有一名年轻男子正在接受急救。在距翻倒的黑色轿车几米远的路边,一个消防栓已被撞断,向空中喷射着十几米高的水柱。最终,该男子经抢救无效死亡。

  警方现场勘验和走访后认定,当场死亡的年轻男子是轿车驾驶员。死者身上没有任何能证明其身份的证件。经过查询,这辆损毁严重的雪佛兰科鲁兹型轿车登记在一名叫廖继全的男子名下。而经过比对,死者并不是车主廖继全。

  49岁的廖继全家住什邡市渔江村,在当地经营一家翻砂厂。出事的轿车是他在2010年花费15.2万元购买的。此后,轿车一直由儿子廖昌淼使用。27岁的廖昌淼平时帮廖继全一起照看翻砂厂的生意。他说,当天晚上自己和几个朋友在市内的彩虹酒吧喝酒。

  经过辨认,车祸中的死者名叫周豪,22岁,是廖昌淼的好朋友。两个月前,廖昌淼刚把他介绍到翻砂厂开铲车。

  周豪的尸检报告显示,其死因是颅骨开放性骨折及脑挫裂伤。车祸发生时,周豪处于醉驾状态,其每百毫升血液的酒精含量为175.89毫克。

  相关机构的司法鉴定表明,车祸发生时,周豪的驾车速度介于每小时63~65公里之间,已经超出了事发路段每小时40公里的限定标准。警方认定,周豪属于超速驾驶。

  警方分析,当时周豪驾车突然逆向行驶,虽然他踩了急刹车,可车辆还是撞上路边的花坛。之后,车辆继续向前滑行,又撞上消防栓,造成车辆翻转。由于周豪没系安全带,他被甩出车外,头部撞地造成死亡。

  警方认定,这是一起单车交通事故,死者周豪醉酒、超速驾驶,承担事故的全部责任。

  据廖昌淼回忆,2015年8月18日,即事发当天中午,周豪打电话称,晚上准备请几位朋友在什邡市洛水镇一家饭馆吃饭,给自己提前过生日,让他也一起去。晚上6点多,廖昌淼开车来到饭馆。

  廖昌淼说,当天晚上饭桌上共有8个人,这顿饭吃了一个多小时,8个人都喝了酒。但周豪觉得不尽兴,提出请大家去什邡市区的彩虹酒吧接着喝。于是,8个人分别乘坐两辆汽车于晚上9点多来到彩虹酒吧。刚到彩虹酒吧没多久,廖昌淼接到一位朋友的电话,约着出去谈点儿事情。于是,他开车离开。半个小时后,廖昌淼谈完事返回彩虹酒吧,他记得自己将车停在了酒吧附近的停车场。

  廖昌淼说:“返回彩虹酒吧,我把车钥匙丢在了桌子上,继续喝酒。”当醉意越来越浓时,他发现周豪不见了。

  廖昌淼分析,周豪应该就是从酒吧的茶几上拿走了车钥匙。而当时他并没有留意,以为周豪不胜酒力先回家睡觉了。不曾料到,自己再次见到周豪时,竟是在冰冷的殡仪馆。

  事发后不久,廖昌淼父子把已经面目全非的事故车辆送到汽修厂。据估算,修车至少需要七八万元。尽管廖继全已为车辆上了保险,但由于车祸发生时周豪是醉酒、超速驾驶,而且车辆没有按时年审,因此,保险公司拒绝理赔。廖继全再三思量后,决定自己承担这笔修车费。

  违规、未尽义务共担责

  周豪身亡时年仅22岁,是家里的独生子。他的母亲吴兆容说,儿子从小乖巧懂事。由于家里经济条件不好,他初中毕业后出去打工,每个月挣的钱大部分都贴补家用。周豪的突然离世,让这个家庭陷入无法自拔的悲痛旋涡。

  吴兆容夫妇在当地工厂上班,收入不高。为周豪办丧事,他们一下子花了3万多元。为此,吴兆容曾几次找到廖家,希望对方承担一部分费用。

  吴兆容表示,尽管周豪醉酒、超速驾驶有过错,但毕竟人死为大,自己的要求并不过分。廖家最终只拿出1万元,并要求吴兆容写了欠条,以后还钱。这种做法让吴兆容感觉很寒心。

  2015年10月15日,周豪车祸身亡两个月后,吴兆容夫妇一纸诉状把廖继全、廖昌淼父子告到什邡市人民法院,要求两名被告共同赔偿原告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等各项费用共计15万余元。

  接到法院传票后,廖家父子显得十分惊讶。他们表示,自己用血汗钱买的轿车被周豪私自开出去撞坏后,他们并没有向周家索要修车费,反倒借给他们1万元钱,已经是仁至义尽了。现在,周家人不但不领情,还起诉他们要求赔偿。对此,他们不能接受。

  在庭审过程中,原告方阐述了提出索赔的三点理由:

  第一,被告廖昌淼在酒吧随意将车钥匙放在茶几上,这种行为导致周豪能轻易取得车钥匙并开走轿车,之后发生了车祸。被告认为,廖昌淼把车钥匙放在酒吧茶几上的行为与之后周豪车祸身亡没有必然的因果关系。

  第二,原告提出廖家的轿车存在安全隐患,即插在安全带扣锁中的卡通插销,这直接导致车祸发生时周豪的死亡。原告向法庭出具了一份车祸发生后警方委托相关专业机构做出的司法鉴定意见书。其指出,涉案车辆的动力、转向、制动等装置都符合安全行驶标准,但由于主、副驾驶座的安全带扣锁中插有卡通插销,使该车的佩戴安全带提示音功能失效,存在安全隐患。被告认为插在安全带扣锁中的卡通插销并无不妥,且不是导致周豪死亡的根本原因。

  第三,原告提出,周豪在廖家的翻砂厂打工时,廖昌淼经常让他开这辆车出去办事。这次周豪不可能不征得廖昌淼同意将车开走。廖昌淼坚称,自己对周豪拿走车钥匙一无所知。由于两人关系要好,此前周豪也经常不经自己的同意将车开走。

  在案件审理期间,廖家父子收到了汽修厂的账单,维修车辆花费了80126元。随后,廖继全向什邡市人民法院提起反诉,要求原告赔偿维修车辆的全部费用。

  2016年3月30日,什邡市人民法院对此案作出一审判决:周豪对造成自身死亡的后果承担95%的责任;被告廖昌淼未尽到合理的管理注意义务,应承担5%的责任;被告廖继全不存在过错,不承担责任。

  据此,法院判决,被告廖昌淼一次性赔偿因周豪死亡产生的各项损失,共计25565.59元。对于被告提出的赔偿修车费的反诉要求,法院认为与本案审理的人身侵权不属于同一法律关系,不宜合并受理,驳回其反诉请求。廖继全可另行起诉主张权利。

  以案说法

  说法专家:刘俊海(中国人民大学教授)

  本案中,廖昌淼在所有人都喝了酒的情况下,没有看管好车钥匙,将其放到每个人均可拿到的桌子上,在主观上有过错。按照《侵权责任法》规定,侵权责任人致他人损害的且有过错,则要承担民事责任。

  周豪是一个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应当能预知自己的三大违规行为——酒驾、超速、没系安全带会造成人身伤亡的后果,在主观上存在重大过错,应当承担主要责任。

  作为出事车辆所有权人的廖继全,其责任界限在于他的汽车车况,包括在转向方面、行驶方面、制动方面等是否存在安全隐患。若没有问题,则不承担责任。

摘自《法律与生活》半月刊2016年5月下半月期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