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度重婚男的情法债 - 社会万象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社会万象 >

两度重婚男的情法债

  他自称是北京钓鱼台山庄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经理,公安机关审查后证实这家公司并不存在;他自称毕业于洛阳解放军信息工程学院,法官却查不到学校的名称;他自称是陈胡公后代并加入了“中国陈氏精英会”,而其老母却是一位90多岁的普通农民。这一切伪装背后,是他两段婚姻中都存在重婚的秘密。

  

实习记者/吕佳臻 特约记者/姚博

  《法律与生活》“我虽然违反了法律,但在道德上心安理得”。2016年4月13日,现年49岁的陈某涛站在被告人席上听完法官的宣判后如此辩称。他不希望未来的22个月都在监狱里度过,坚持上诉。

  在过去的7年里,陈某涛将自己包装成为一名经历挫折、在外打拼的成功人士,并以此身份在两段婚姻中娶了四名未婚女性,骗取她们的信任,获得她们的帮扶。最终,陈某涛因犯重婚罪被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十个月。

  四位高知女性被骗

  2008年3月21日,31岁的周梅与相识不久的陈某涛在北京市海淀区民政局登记结婚。结婚那天,她已怀孕7个月。此时,她万万没有想到,仅一个星期后的3月28日,她的丈夫陈某涛与另一位名叫江美兰的女子在山东省新泰市民政局登记结婚。甚至周梅后来在丈夫的邮箱里发现这名女子的孕检照片时,她还是轻易地相信了丈夫的话——江美兰怀的是别人的孩子。

  陈某涛口中的“别人”是与他有生意往来的人,而他为了生意,不得不继续与江美兰接触。同时,周梅也联系了江美兰,告知对方自己已和陈某涛结婚领证。然而直到2015年,也就是她和陈某涛离婚5年后,她才得知当时还是自己合法丈夫的陈某涛重婚了。

  与周梅不同的是,江美兰在结婚当年就察觉到丈夫重婚的端倪,她曾带着结婚证跑去海淀区民政局调查,结果显示丈夫确实与其他女子领了结婚证。但当时的她即将临盆,陈某涛一句“这是假的”,她便不想再追究了。到了2010年,她与陈某涛感情不和,决定离婚,为了照顾孩子和家人,她放弃起诉陈某涛重婚。

  江美兰一定没有想到,正是因为她的不追究,才让陈某涛逃过了法律制裁,致使另外两位女性被骗。

  2010年,与两任妻子离婚3个月后,陈某涛在朋友的介绍下认识了30岁的张玲玲,并于2010年6月与她在内蒙古呼和浩特登记结婚。婚后的陈某涛仍然以未婚身份在世纪佳缘网站上结识其他女子。2012年8月17日,他背着张玲玲与30岁的李佳慧在河南固始县再次登记结婚。

  硕士毕业多年的李佳慧浑然不知丈夫早已结婚两年多,直到婚后丈夫经常不回家,她才起了疑心。经过调查,事实大大出乎了她的意料,丈夫竟然和其他女子也领了结婚证,也是“合法夫妻”;此外,丈夫多年前就已有过重婚事实,她已是丈夫的第四任妻子。身心受到极大伤害的李佳慧牵头联络了其他三名受害女性,最后她与周梅、江美兰三人决定联合报案,一起追究陈某涛的法律责任,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也防止其他女子再受伤害。

  七年间,这四位平均年龄31岁的高知女性被陈某涛欺骗。她们拥有令人羡慕的高学历,两位是本科毕业,两位是硕士毕业;她们都是第一次结婚,对婚姻充满美好的向往;但同样地,她们都被陈某涛的表面形象所迷惑。其实,最让这四位高知女性气愤的是,陈某涛在跟她们结婚之前,已然有一个事实婚姻的老婆在老家,而且为他生育了一儿一女。

  “白马王子”是怎样炼成的

  欺骗高知女性本就不容易,同时间段内与两名高知女性结了婚就更难了。可见,陈某涛骗术极高。他最擅长的就是使用各种方式包装自己,甚至网上也可以搜索到相关信息来“印证”他的谎言。

  在百度搜索引擎中输入“陈某涛”三个字,跳出的第一篇文章便是带有他本人照片的人物专访,文章的题目是《陈某涛——高考落榜生的创业历程》。文章里的陈某涛高考失利后,便踏上了南下的列车谋求发展。他偶遇伯乐,成为一名工艺品设计师,并成立了自己的设计公司。文章称他胸怀博大、睿智好学,怀着一腔热情,带领乡亲们创业致富。同时,网页下方显示,这篇文章收录于河南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当代固始商人的崛起》一书中,增加了其可信度。

  此外,对于陈某涛是陈氏家族后代的说法,也可以在网上找到“佐证”。在“中国陈氏精英会”的官网“陈氏精英网”上,可以看到陈某涛以“北京钓鱼台山庄董事长”的身份与陈氏家族其他成员的合影,他还参加了“纪念始祖陈胡公诞辰3100周年祭祀大典”。

  如此包装下的陈某涛是一位白手起家、具有强烈社会责任感的企业家,对于那些心高气傲的高知女性来说,他俨然是一位“白马王子”。然而,经过公关机关调查后,这些信息被认定是假的。

  对于四位女性接连被骗,法官在分析受骗原因时提到,这些女性当时处于大龄恨嫁的阶段,与陈某涛通过婚恋网站相识后,没有充分了解他的真实情况,便步入了婚姻殿堂。

  但谎言总有被戳穿的时候,陈某涛的第四任妻子李佳慧率先发声,联合其他受害人报案。陈某涛于2015年8月31日被公安机关抓获。经海淀区人民法院审理后认为,被告人故意隐瞒已有配偶的事实,在两段不同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又与其他女性登记结婚,造成其先后两次同时拥有两名配偶,其行为已构成重婚罪,判处有期徒刑1年10个月。

  陈某涛在判决后接受记者采访时,承认自己是在不了解法律的情况下犯有重婚罪,但仍然坚称自己是一个读四书五经的人,把名誉看得比生命重要,不存在任何欺骗行为,认为法院的判决不公平,将提起上诉。

  主审法官表示,重婚案在刑事诉讼领域并不多见,其带来的损失也不像诈骗罪、盗窃罪那样直观,因而重婚罪量刑较轻,最高刑期只有2年。但是此类案件一旦发生,就会给受害女性造成严重的心理伤害,影响她们未来的生活。此案中的四位受害人离婚后一直单身,对婚姻充满抗拒。

  法律解读

  制度漏洞谁来填补?

  婚姻不仅仅是你情我愿、人际关系,还是财产关系、社会关系,直接影响了法律保护的婚姻制度中的孩子、配偶的财产利益、感情利益、基本利益。

  北京市律师协会民事法律专业委员会的副主任郝萍律师介绍说:“重婚罪主要危害的是我们国家法律所确定的一夫一妻的婚姻制度,也是对合法婚姻的一种挑战或者是一种侵害。从法律上讲,重婚是已经结婚的人跟他人结婚,或者是明知他人已经结婚仍与他人结婚。一般认为婚内人再次登记结婚就构成重婚。其实,婚内人没有再领结婚证却公开地与其他人以夫妻名义共同生活,同样也构成重婚罪。我国《婚姻法》明确规定一夫一妻制,而且对重婚要追究刑事责任,《刑法》里面也给予了严厉的惩罚,如果存在重婚行为应该判两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在这起罕见的重婚案中,被告人陈某涛是如何逃过现有的婚姻登记制度的?

  郝萍律师介绍说,这有两种原因:一种是与我国目前还没有完全实现横向的全国婚姻信息联网有关。目前的婚姻信息,省跟省之间是不联网的,市跟市也是不联网的,甚至于区跟区也不联网,所以导致在不同地区之间的平台上是无法查询婚姻登记信息。况且,我国对户口本上已婚或者未婚信息的标注并没有强制的要求,这就可以导致民政部门在查看当事人户口薄的时候无法发现其是否结过婚。按照我国现行的户籍管理制度,户籍问题由公安部门负责管理,而公安部门不会主动定期核查户口簿上个人信息,只有当户主需要开取其他证明时才会主动去公安部门更改。以北京为例,大多数女性结婚后,只有在办理准生证时才会前往公安局更改户口簿上的婚姻状况。因此,户口簿上的婚姻状况有时并不能反映户主的真实情况。2003年我国对婚姻制度进行了改革,这次改革大大降低了结婚的成本,简化了结婚流程。过去结婚,需要单位出具未婚证明,甚至还要亲属出具是否禁止其结婚的声明等比较繁琐的手续。改革后,程序简化了,造假的成本也降低了,只要户口本写的是未婚,走遍全国都能结婚。另一种是纵向的问题。2005年之后,北京所有领结婚证的都有电子登记信息,也就是说在2005年之后结婚都可以查得到,但是2005年之前全是纸制版的东西,还没有形成电子数据。”郝萍律师说,“这样要查之前的数据也比较困难,但是现在民政部也在做这个工作,但是这个工作量太巨大了,把婚姻信息全部电子化比较困难。

  本案当中的被告人陈某涛正是利用这一制度上的漏洞,与四位女性分别在北京、山东、内蒙古、河南四地办理了结婚登记手续,形成两段重婚事实。

  根据民政部最新修订的《婚姻登记工作规范》规定,婚姻登记处应当通过省级婚姻登记信息系统开展实时联网登记,并将婚姻登记电子数据实时传送给民政部婚姻登记信息系统。这一规定已自2016年2月1日起开始实施,这为各地民政部门联网登记提供了法律依据,填补了制度漏洞,从而加大对女性权益的保护。

  本案的主审法官也强调,法院会在案件生效后,向民政部门发出司法建议,建议相关部门尽快联网,避免类似事件再次发生。

  郝萍律师表示,我国《刑法》规定了重婚罪,但在实施中还需要使该罪名更有震慑力。不仅有法律的规定,还要有相关的司法手段和行政手段,才能够更有效地预防重婚、骗婚违法行为,让居民不管走到国家的哪个地方、不管是什么户籍,随时随地都能够异地办理婚姻登记。(文中当事人均为化名)

摘自《法律与生活》半月刊2016年5月下半月期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