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最大地下钱庄覆灭记 - 社会万象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社会万象 >

全国最大地下钱庄覆灭记

 

文/正裕

  《法律与生活》2015年11月10日,在公安部的部署指挥下,浙江省金华市公安机关成功破获特大地下钱庄系列案。该系列案是迄今为止全国首例涉案人数最多、涉案金额最大的通过NRA账户实施资金非法跨境转移的新型案件。

  2016年1月13日,浙江省兰溪市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地下钱庄”系列案件中涉案金额最高的一起。

  虚设境外空壳公司

  义乌宇富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义乌公司),看到这个名字,绝大多数人会认为这是一家开在浙江省义乌市的公司。事实上,这是浙江义乌人赵光宜(化名)在中国香港注册的数十家空壳公司之一。

  2014年9月,公安部经济犯罪侦查局收到中国人民银行反洗钱部门提供的一条重要线索:义乌公司等企业账户存在大额资金跨境转移的可疑情况。据初步核查,转移资金规模达数千亿元之巨,涉及的境内外账户多达850余个,主要涉及北京、广东、宁夏、安徽、江西、浙江等省份,符合地下钱庄的特征。

  这一线索立即引起公安部的高度重视。2014年9月16日,线索被移交到浙江省金华市公安局进行办理,取代号为“9·16”专案。这起案件并非一起普通的地下钱庄案。警方找到赵光宜的办公地点,发现其反侦查意识极强。“仅交易流水就多达130多万条,汇总成电子表格后的文件有100多兆,”专案组副组长张辉说,“庞大的数据后面一定隐藏着惊天秘密。”

  围绕重点人员和资金账户,警方一方面依靠大数据系统分析研判,另一方面从外围展开调查。专案组请来银行外汇管理部门的专业人员和金融专家分析资金流向。最终,警方锁定义乌公司的35名工作人员。在这个团伙中,时年38岁的赵光宜是核心人物,他负责指挥调度。具体资金由赵光宜的妻子郑某掌控。此外,犯罪团伙中有专人负责网银操作、会计、联络中介等工作,分工明确。

  历经两个多月的鏖战,专案组终于从外围调查中查出重要线索。2013年1月以来,赵光宜在中国香港注册成立了义乌宇富物流有限公司等数十家公司并同步开通了NRA账户。张辉说:“这些公司并没有任何实体贸易背景,实为空壳公司,相关贸易记录均系伪造。我们已搜集到大量伪造的交易单据。”

  随着调查的深入,依附在赵光宜周围的施某、季某、杨某、李某、林某等六大地下钱庄犯罪团伙主要成员逐渐进入警方的视野,如蛛网般纵横交织的犯罪网络渐渐浮出水面。

  2014年12月15日,经公安部统一指挥协调,全国多家银行同步冻结3000余个涉案账号。同时,浙江、广东、广西、新疆、江苏、上海、福建省市警方开展抓捕行动,一举摧毁了这个隐秘而庞大的地下钱庄帝国。仅金华市公安局一家就捣毁26个犯罪窝点,冻结涉案资金数亿元,抓获涉案人员59人。

  张辉表示:“截至2015年11月,已查明涉案金额高达4100亿元,打掉买卖外汇犯罪团伙8个,抓获犯罪嫌疑人303人。其中,采取刑事强制措施107人,移送外管局行政处罚203人,移送首批起诉69人。这是迄今为止中国警方查获的涉案人数最多、涉案金额最大的非法买卖外汇案件。”

  利用NRA账户漏洞作案

  在重重迷雾中,警方抽丝剥茧揭开犯罪团伙的神秘面纱后,其犯罪手段逐渐清晰起来。其外汇交易手段主要有两种:一种是利用境外购汇没有限制的特点,将人民币通过境外账户跨境转移,在中国香港汇丰等银行结汇后打给买家;另一种是借助境内外账户,通过网银操作,完成人民币和美元的分开流转,看似境内资金在境内流动、境外资金在境外流动,资金没有转移,但通过境内外“对敲”平账的方式,实际上已达到为客户跨境转移资金的目的。

  公安部经侦局反洗钱处副处长束剑平说,目前,地下钱庄转移资金手法主要是“对敲”平账。客户如需将资金汇至境外时,将人民币汇入地下钱庄指定的境内账户,在境外收取地下钱庄按约定兑付的等值外币;如需将资金汇入境内,反向操作即可。

  实际上,赵光宜犯罪团伙是一个处于上游位置的地下钱庄,其“客户”主要是依附在其周围、没有渠道兑换外汇的其他买卖外汇犯罪团伙,即下游地下钱庄。赵光宜向他们收取报酬。如某犯罪团伙要兑换100万美元,赵光宜能从中牟利1万~3万美元。专案组民警在追查赵光宜犯罪团伙的屯金账户时发现,通常每周会有数千万元人民币的资金流动。

  下游地下钱庄看似做了亏本生意,但它们通过向有资金需求的客户提供“服务”,牟取高额回报。专案组从捣毁的杨某犯罪团伙财务会计账中发现,该团伙自2014年年初筹集2000余万元资金开地下钱庄后,日收益在5万元以上,短短10个月就收回全部本钱。

  与以往地下钱庄的操作手法不同,此案中犯罪嫌疑人利用NRA账户在监管方面存在的漏洞,直接将大额资金打到境外。NRA账户是指境外机构按规定在境内银行开立的境内外汇账户,又称非居民账户。公安部经侦局反洗钱处处长李明照说:“按照国家外汇管理局相关规定,金融机构应将NRA账户视为境外账户进行管理,客户如将境内账户资金汇入NRA账户,需向金融机构提交相关证明材料并经过审核。实际上,此前部分商业银行的业务系统并不能有效识别NRA账户(编者注:案发后,该漏洞已被堵上)。正是利用这个漏洞,赵光宜协助客户进行非法跨境资金汇兑。”

  “NRA账户是新生事物,国内居民并不常用,大多数办案民警对此不熟悉。因此,我们专门邀请外汇管理部门的专业人员和银行的金融专家为办案民警解答外汇知识、协助分析资金流向。”金华市公安局副局长、专案组组长俞流江介绍说。

  本案中,如有客户需将资金转往境外,赵光宜等人会让其先将人民币资金汇入指定的内地账户,然后再转入赵光宜控制的NRA账户,最后以虚假进出口贸易为名向银行购汇后直接汇往客户指定的中国香港等银行账户。

  小收益积聚巨额利润

  130余万次交易是一个什么概念?“如果将130余万次的银行交易记录打印出来,可打印出3.5万张A4纸,堆起来足有3米高。”张辉说,“打开表格后,说实话,我们都愣住了。因为资金被数十次拆分、合并,交易流水非常复杂,很难还原交易对象。”面对“一堆很碎很碎的碎片”般数据,警方要做的是把碎片拼起来,成为一张完整的“犯罪路线图”。

  专案组核实,自2013年1月以来,赵光宜利用NRA账户跨境转移人民币超过千亿元,交易对手14000余个,遍布我国多地。其中,与该犯罪团伙交易金额达10亿元以上的有21人,交易金额达1亿元以上的有610人,交易金额达5000万元以上的有1128人。

  警方调查发现,犯罪团伙“通常会在每周五下午将数千万元资金刷入指定的POS机账户,在下周一上午将资金刷出,以此进行外汇买卖”。

  “现在,银行对外汇的监管很严格。很多人为了兑换方便,就来找我们。我们的生意信用度很高,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调集几亿元资金,”涉案团伙之一的杨某表示,“有的同行到银行大堂招揽生意,有的甚至开设VIP包厢,从事兑换业务。每次为客户兑换外币,我们收取的费率在3‰~5‰。”

  从表面上看,这个费率并不高。可是,由于资金流动量大,这样的“小收益”却为犯罪团伙带来巨额利润:每月的平均利润为200万元左右,10个月赚取2072万元。而这仅是依附在赵光宜团伙下一个洗钱团伙的非法收益额。

  银行人员居间介绍收贿赂

  地下钱庄是一种特殊的非法金融组织。从事地下钱庄者从不过问客户的身份、资金来源及去向,这无疑为各类违法犯罪大开方便之门。专案组民警表示,地下钱庄助长了走私、逃汇、洗钱等违法犯罪活动,成为各种犯罪活动转移赃款的通道,同时也是贪污腐败分子和暴力恐怖活动转移资金的“洗钱工具”和“帮凶”。

  金华“9·16”特大地下钱庄案的成功侦破,将多种类型的隐性犯罪活动暴露在阳光下。

  一类是骗取政府出口奖励。专案组在分析赵光宜犯罪团伙的“客户”时,发现潘某、詹某、刘某3名犯罪团伙人的犯罪事实。自2013年以来,以潘某为首的犯罪团伙在宁夏注册了12家贸易公司,在没有真实贸易的情况下,通过深圳、大连、青岛等地的报关行、货运代理公司购买出口数据,由其名下公司报关出口。同时,向赵光宜犯罪团伙购买外汇,制造收汇假象,从而骗取当地政府的出口奖励,累计高达3800余万元。目前,潘某等人以诈骗罪被逮捕。

  另一类是骗取出口退税。专案组发现俞某犯罪团伙频繁向赵光宜犯罪团伙购买美元,累计达数千万元。经查,俞某是浙江省绍兴市某外贸公司经理。他用公司做掩护,与当地一家袜业老板及会计合谋,签订虚假购货合同,由袜业公司虚开增值税发票,俞某以公司名义虚构出口,同时向赵光宜犯罪团伙购买外汇制造收汇假象。自2012年1月以来,他们共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1亿多元,骗取出口退税超2000万元。

  更让人吃惊的是,一些地下钱庄的成员长期在银行、闹市区招揽生意。一些银行的工作人员不仅对此视而不见,甚至还利用银行客户资源做起中介生意。警方查明,在当地多名银行高管的帮助下,赵光宜违法购汇多达7亿多美元。有些银行工作人员收受赵光宜的贿赂,帮助赵光宜违法购汇,涉嫌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

  据张辉介绍,地下钱庄利用银行的“非居民账户”转移不法资金时,会伪造大量虚假的涉外购销合同,模仿真实的资金往来。这些假合同几乎没有得到任何有效查验。“如果监管机构从严审查交易资金的真实性,可以从源头上堵住一部分地下钱庄活动。但调查发现,有十多名银行工作人员居间介绍、收受贿赂,为地下钱庄违法购汇提供便利”。

  2016年1月13日,兰溪市人民法院异地管辖,开庭审理了“全国最大地下钱庄”系列案件中赵光宜等9人涉嫌非法经营罪、行贿罪、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一案。据悉,其他犯罪团伙的相关案件也将陆续在兰溪市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摘自《法律与生活》半月刊2016年4月上半月期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