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尸体工厂案:器官捐献的法律黑洞 - 以案说法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以案说法 >

美国尸体工厂案:器官捐献的法律黑洞

  2016年1月29日,美国底特律地区一对夫妇因非法经营“尸体工厂”被起诉。他们将染病的尸体送至医学院供学生解剖学习,还将遗体捐赠者的善心恣意利用。美国先进的捐献观念被沦为非法牟利工具。

  

文/廖洋

  “尸体工厂”内幕

  《法律与生活》在一份涉及美国尸体工厂案的起诉书中,该案主犯拉斯本夫妇被控13项诈骗及虚假陈述罪名。如果这些罪名成立,两人或将面临20年监禁。

  起诉书还揭露了“尸体工厂”的骇人内幕。拉斯本夫妇开设的International Biological Inc公司向外租借人体残肢做医学和牙医训练,其中包括头部及颈部。他们在2011~2012年间,至少3次向医学团体隐瞒人体残肢来自感染疾病的尸体,当中包括乙肝和艾滋病患者。更令人震惊的是,他们收来的尸体被像猪肉一样用电锯等工具切割,包括处理染病尸体时也没有任何防护措施;存放尸体残肢的方式也完全没有按照相关规定操作,而是将尸体残肢直接摞起来,中间没有防护膜。

  起诉书称,拉斯本夫妇居住在密歇根东部的韦恩县。2007年1月~2013年12月,两人故意实施或企图实施一系列欺诈顾客的行为,通过实质性的虚假或欺诈陈述等手段牟取利益。两人在密歇根登记设立了前述国际生物公司,尸体主要来自芝加哥的一家生物服务公司和伊利诺伊生物资源中心,后者主要从亚利桑那生物资源中心获得尸体资源。他们在底特律的一间仓库里储存了超过1000具尸体的残肢。

  对此,检察官Barbara McQuade在声明中称:“拉斯本夫妇不但从顾客身上骗财,而且令顾客——医学院学生暴露于感染之中。那些将亲人遗体捐献出去的家庭完全不知道,他们所爱的人是怎样被分尸并且变成赚钱工具的。”

  在美国,像拉斯本夫妇这样在遗体捐献流程后端利用法律漏洞牟取非法利益的行为并不罕见。2006年,在纽约和罗切斯特市,有7名殡仪馆主管因窃取遗体的皮肤、牙齿或其他组织并出售给生物制品公司获取非法利益而被起诉;1999年,加利福尼亚大学医学院“捐献遗体计划”主任克里斯托弗·布朗被证实除了曾把尸体的脊椎卖给一间研究医院外,还将被使用过但没有妥善火化的尸体用于未经批准的生理解剖,并滥用职权与其妻和一名朋友开设的公司订立与器官买卖有关的合同。

  就算如此,拉斯本夫妇的行为也当属其最。首先,其经营已经达到工厂化生产的规模;其次,其处理尸体的操作不符合法律规定的安全卫生标准;最后,其明知获得的遗体感染疾病却低价收购并通过商业航空运输,还欺骗自己的顾客,谎称这些遗体是安全且达到法定使用标准的,从而赚取高额利润。负责本案的底特律联邦调查局主席公开表示将以此为线索,彻查与器官移植或遗体捐献相关的违法经营。

  《国家器官移植法》背后的故事

  1954年,历史上第一次肾脏移植手术在美国波士顿成功进行。1963年,第一次肝脏移植手术和肺移植手术顺利完成。在此过程中,美国立法者和律师们开始担心科学技术的进步和相关法律制度的缺失所带来的问题。1965年,统一州法国家委员会开始起草统一器官捐献法案。法案尚未通过时,1967年12月,第一次心脏移植手术由巴纳德医生完成并占据世界各大媒体头条。但术后15天,被移植者病情恶化最终死亡。第二年年初,统一州法国家委员会通过并颁布了第一部《统一遗体捐献法案》。

  该法案适用于美国的每个州,且终结了法律不承认捐献器官权利的历史。之后,法案经历了多次分分合合的修改,终于在2006年再次出台新的统一遗体捐献法案——《国家器官移植法》,得以消除州际不同法律带来的捐献效率低下问题。

  《国家器官移植法》规定器官移植是一项非盈利公益事务,但公益机构可以接受并处理捐献的器官,同时收取“合理费用”(包括手术费、运输费、移植费和保存费等)。因此,用于移植的器官不能买卖,能否取得则取决于捐献者的意愿。《美国法典》第42章《医疗卫生管理法》也对贩卖器官作出规定:明知是器官,以金钱为代价来移植、转运、获得、接受的,而且行为涉及州际贸易是违法的。

  由此可见,联邦法律仅对用于器官移植的买卖进行处罚,而没有惩罚其他目的的器官买卖犯罪。在生活中,以牟利为目的的可观报酬与合理费用之间又没有明确的界限,法律漏洞和监管缺失又同时并存,于是,美国的器官移植领域依然险象丛生。

  虽然美国的捐献体制仍不甚完美,但不可否认其确有领先世界的诸多先进之举。美国有专业负责器官捐献与分配的机构——美国健康和人类服务部下属的“美国器官获得和移植网络”(OPTN),负责信息采集、管理及配型,使患者不会因地域问题而影响器官信息的获取;还有管理OPTN的美国器官资源共享网络(UNOS),它的目的是提高人类器官捐献、切取、分配和移植的效率,如患者首先找到UNOS下设的移植小组,移植小组会对患者的健康状况、药物使用记录进行评估,以确定其是否属于移植的合适候选人。如果合适,移植小组会将患者加入全美等待移植名单中,患者的相关信息将被输入全国数据库。当有捐献器官可用时,当地的器官获取组织将收集有关捐献者的相关信息并输入由UNOS维护的程序中。该程序自动生成潜在接受者的顺序列表,以保证捐献器官分配能公正合理,避免人为因素导致的不公平。

  延伸阅读

  美国人捐献器官的两大途径

  因为每年有不少人在车祸中丧失生命,因此,在美国申请驾照时,申请人会被问及是否愿意在自己死后捐献自己的遗体。如果愿意,会在其驾驶证上标记“donor”(捐献者)字样。这样,如果捐献者发生事故丧失生命,同时尸体完好,其遗体就会被送到前述的接收机构。各州对于在驾照上注明捐献者的规定和做法有些许差异:有的州只需要在申请或者更新驾照时对器官和组织捐献问题回答“是”或“否”;而有些州的驾照上不仅显示捐献意愿,而且还带有选项,标明愿意捐献全身任何器官或组织,还是只捐献特指的某个器官或组织。

  除此之外,遗体捐献者还可在遗书中表明,或在患病接受治疗期间向至少两名成年人以任何方式作出遗体捐献的意思表示。其中,至少一名应当是没有利害关系的见证人。捐献者的治疗医师不能做见证人。

  遗体捐献记录会记载使用目的,当有多个使用目的但没有优先顺序时,移植和治疗优先;当使用目的不包括移植和治疗时,研究和教育优先。遗体捐献的受赠者可以全部或部分接受或拒绝接受所捐遗体。经过接受遗体的受赠者允许,可以对遗体进行防腐、埋葬或火化处理以及在葬礼上使用残余物。

摘自《法律与生活》半月刊2016年6月下半月期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