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肥佬”把美国海军拉下水 - 以案说法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以案说法 >

马来西亚“肥佬”把美国海军拉下水

  2016年1月,美国前海军中士拉尤格被判处27个月监禁;2016年3月,美国前海军第七舰队副指挥官丹尼尔·杜谢客被判处46个月监禁。历时两年多的美国海军腐败案调查终于接近尾声,迎来密集审判。丑闻的幕后黑手,竟是一名马来西亚人。

  

文/李姝卉

  美国海军腐败丑闻牵出幕后黑手

  《法律与生活》2013年10月22日,英国媒体曝光了美国海军的一则丑闻——美国海军舰队司令迈克尔·万纳·肯·米西维奇因涉嫌接受性贿赂、歌星演唱会门票、泄露机密信息帮承包商从国防部多收巨额费用受到指控。自此,美国海军陷入了漫长而艰巨的腐败案调查中,且随着案件调查的深入,涉案人员越来越多。经过两年多的调查取证后,多名涉案官员陆续浮出水面,接受法庭审判。

  2016年1月21日,在美国圣迭戈地区法院,拉尤格成为涉案官员中第一位被宣判的人,他被判处27个月监禁。拉尤格是派往海军驻日本基地补给部队的海军中士,他为格伦亚洲海洋防务有限公司提供了海军舰只调动的机密情报(包括它们要到访的港口)以及为这些舰只提供补给的竞争报价等方面的贸易机密。从2012年5月起,拉尤格收受了格伦亚洲海洋防务有限公司提供的每月1000美元的“津贴”。对上述指控,拉尤格当庭认罪。

  3月25日,美国加利福尼亚州一家法院认定前海军第七舰队副指挥官丹尼尔·杜谢克向一名马来西亚承包商泄密,以获取包括性服务在内的多种贿赂,判处其46个月监禁,向海军缴纳7万美元罚款并上缴3万美元赃款。

  实际上,牵动上述两位军官的为同一人——马来西亚承包商莱昂纳德·弗朗西斯。他经营格伦亚洲海洋防务有限公司。该公司的总部位于新加坡,主要为美国海军军舰、潜艇提供补给等服务。这名行贿者被称为“肥佬莱昂纳德”。他可以贿赂美国海军高层官员,左右美国军舰停泊地点,躲过美国海军刑事调查局地网式调查,瓜分海军一杯羹……在上述案件审判的法庭上,弗朗西斯同意归还3500万美元不当利益,并称愿意履行法院开出的任何罚单。

  弗朗西斯的“肥佬”养成记

  其实,直到美国海军舰队司令迈克尔·万纳·肯·米西维奇落网,弗朗西斯才被拔萝卜带泥地推到众人面前,面临刑事调查局的调查。

  米西维奇出生于柬埔寨,被一名美国妇女收养后在美国长大。从柬埔寨难民成长为司令级的海军高官,他被当作移民典范。弗朗西斯为向海军多收费用,打算从米西维奇下手,收买他成为自己手中的一颗棋子,便布局诱使米西维奇上钩。

  起初,弗朗西斯派自己公司的职员陪同米西维奇和妻子、孩子在东京观看一场百老汇音乐剧《狮子王》的演出。晚些时候,他向米西维奇提供了妓女服务。几次交往后,米西维奇和弗朗西斯的关系变得亲密起来。

  2011年12月,米西维奇和弗朗西斯通过电子邮件交流海军第七舰队“蓝岭”号军舰的行程安排。随后,米西维奇向弗朗西斯提供“乔治·华盛顿”号航母战斗群等舰船的移动时间表。2012年10月,“华盛顿”号航母原定访问新加坡,后改为弗朗西斯比较钟爱的马来西亚克朗港。这正是米西维奇按照弗朗西斯的要求办理的,目的就是以便弗朗西斯伪造合同报价。

  在两人的配合下,美国海军舰船如同棋子,米西维奇调动航母、驱逐舰船进入港口,以便让弗朗西斯提高补给费用。格伦亚洲海事防务公司仅在泰国一年就欺诈美国海军1000万美元,从海军超额收取上千万美元的燃油、食品等服务费用以及被捏造的港口关税。作为相应的回报,弗朗西斯曾经在2012年赠送米西维奇5张当红女星ladygaga的泰国演唱会门票以及额外的昂贵礼物。

  除了米西维奇这一内线外,弗朗西斯还和其他数名海军官员有着利益瓜葛。海军第七舰队副指挥官丹尼尔·杜谢克就是其中一名内线。

  2010年10月,杜谢克说服海军派遣航空母舰“亚伯拉罕·林肯”号访问了马来西亚的一个港口——克朗,花费了大约160万美元。这个港口正是由格伦海事防务公司控制。该公司向停靠的舰艇提供补给等服务,并在许多服务项目上多收费。在此之后,杜谢克作为第七舰队的副舰长,多次向弗朗西斯提供舰艇动向的机密信息,进一步帮助格伦海事防务公司欺诈海军获利。弗朗西斯在一封发给另一家公司的电邮中称杜谢克是“金子般的资产”,即指他能调动航空母舰到其港口。

  诈骗美国海军神话落幕

  面对弗朗西斯如此登峰造极的罪行,美国海军内部并非没有察觉。早在2009年,调查人员就已收到几名船员和负责承包的军官的电子邮件,投诉弗朗西斯在提供燃油、港口安保和其他服务时收取了稳赚不赔的高昂费用。但多次调查均被弗朗西斯这只黑手抚平。

  2010年,海军刑事调查局针对弗朗西斯的公司在泰国和日本从事不端行为的指控展开调查。但弗朗西斯立即贿赂了海军罪案调查处的一名高级探员。这名探员向他提供了敏感文件并帮助他掩盖行踪,从而使弗朗西斯多次阻扰了调查人员的行动,调查毫无进展,且对弗朗西斯的业务没有产生丝毫影响。

  2011年3月,美国海军第七舰队指挥舰“蓝岭”号驶入马来西亚巴生港后,弗朗西斯的公司拒绝让它停靠,除非应允给他名下的码头付费。“蓝岭”号事件发生三个月后,军方为了“省钱”,重新整合了补给合同,弗朗西斯赢得了整个太平洋地区的补给竞标。其间,海军中将迈克·米勒、少将特里·克拉夫特和大卫·皮波在合同的签订中占据了举足轻重的作用。弗朗西斯给他们的回报是仅支付50美元就能享受价值近800美元的晚餐和雪茄烟,并为米勒和皮波赠送了价值超过800美元的舰船模型。

  在一次竞价中弗朗西斯提出只要对手出1/3价钱就能把活儿干了,这引起美国政府负责承包事务的最高机构联邦采购政策办公室前代理主任罗伯特·A。伯顿的质疑。他认为“这种巨大的价格差异绝对是个警报”。但是,美国海军还是“无视”这些警示,把价值2亿美元的合同交给了弗朗西斯,让他一手把持了美国海军舰队在整个太平洋地区的补给和码头服务业务。

  就像所有的猖狂都会有终点一样,米西维奇落网后,海军刑事调查局对弗朗西斯实行了诱捕。2013年9月,美国海军把49岁的弗朗西斯和他的一名副手引诱到圣迭戈参加一场会议,在那里逮捕了他们。

  当局指控弗朗西斯图谋实施贿赂将其羁押。同时,联邦探员还逮捕了海军中校迈克尔·米谢维茨和海军调查人员约翰·贝利沃。前者负责安排战舰在太平洋上停靠的港口,后者被控向弗朗西斯通报了调查的情况。负责补给合同的另一名中校桑切斯也在同月被捕。同年11月8日,海军情报总监布兰奇中将和海军情报行动负责人布鲁斯·洛夫莱斯被撤职。

摘自《法律与生活》半月刊2016年6月上半月期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