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无期到发回重审,为农业专家辩护 - 以案说法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以案说法 >

从无期到发回重审,为农业专家辩护

  

文/王永杰

  《法律与生活》张建民是我国著名农业专家,他发明的BGA土壤调理剂被业界熟知,用这种调理剂生产出来的有机肥料不仅无毒无公害,而且能保存水量改良土壤,解决了绿色食品肥料问题的瓶颈。如今,张建民因涉嫌合同诈骗一审被判无期徒刑,身陷囹圄。我和同事作为张建民的二审辩护律师,经过我们不懈的努力,2015年12月8日,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二审裁定:原判认定事实不清,撤销原判、发回重审。

  目前,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本案进行重新审理,我们也在为此做着辩护准备。

  为农业专家辩护

  张建民经历颇为传奇。他早年从事难民安置工作,却在实践中发明了BGA土壤调理剂。该技术能大幅度提高农作物的产量和品质,取得了国家专利,也受到了国内外的广泛关注。张建民本人受到了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的接见,前美国总统布什的弟弟也前往张建民的基地考察。

  为了推广BGA土壤调理剂技术,张建民和多位合作者进行了合作。但是,缺乏法律意识的张建民却在合作中栽了大跟头。2013年9月10日,由于合作者的控告,张建民被公安机关以涉嫌合同诈骗罪刑事拘留。同年10月18日,张建民被逮捕。

  2015年4月2日,河北省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合同诈骗罪一审判处张建民无期徒刑。

  一审判决后,张建民不服,向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张建民的家属慕名到北京找到泽永律师事务所,表达了委托我所办理本案的意愿。

  经分析案情,我们认为张建民的BGA土壤调理剂技术是科学而不是谎言,有发明专利证书为证,这在业界是公认的事实。一审判决张建民有罪的依据是唐山某鉴定机构出具的鉴定书。但该鉴定机构对鉴定事项没有鉴定资格,也没有相应的技术能力。

  由于张建民的BGA土壤调理剂技术是领先于时代的高科技技术,以成熟技术的标准去进行鉴定,本身就不可能得出正确的结论。基于此,我们认为张建民是无罪的,本案只是普通的经济纠纷,完全应当通过民事诉讼途径解决张建民与合作者之间的争议。

  接受委托后,我们迅速向河北高院递交了律师手续,并及时安排阅卷、会见被告人张建民。在经过两周左右的时间充分掌握案情后,我们认为本案的焦点问题还是鉴定问题。如果该鉴定书被推翻,那检方的指控就是无源之水,不攻自破。

  申请鉴定人出庭

  为了推翻唐山某鉴定机构的这份鉴定书,我们制定了辩护策略:申请鉴定人出庭,要求撤销鉴定意见。

  在向河北高院提交的辩护词中,我们论证了唐山某鉴定机构的鉴定意见是错误的,不应当作为定案证据。这是因为,唐山某鉴定机构不具备鉴定待鉴定事项的资质、人员、设备、技术条件。该鉴定中心的司法鉴定许可证上的鉴定业务范围是:“机电化工鉴定;种植、养殖等科技事务司法鉴定。”

  鉴定机构6位鉴定人员的执业类别分别是农业(农业技术)司法鉴定、种植司法鉴定、机械和化工司法鉴定、机电和机电司法鉴定,特聘专家的专业是畜牧机械,而待鉴定的设备核心技术是量子技术在农业上的应用。该鉴定机构显然不具备鉴定这一事项的技术能力和专业水准。

  根据司法部《司法鉴定机构登记管理办法》第39条的规定:“司法鉴定机构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由省级司法行政机关依法给予警告,并责令其改正:(一)超出登记的司法鉴定业务范围开展司法鉴定活动的……”正是基于这一点,我们以唐山某鉴定机构超出业务范围鉴定为由,要求司法行政部门责令该鉴定机构撤销该鉴定意见。

  另外,在鉴定过程中,检验材料的真实性无法保证。鉴定机构并未安排张建民或其公司的其他人员到场辨认检材,设备一直在对方控制之下,进行鉴定的设备是否就是张建民提供的那套设备,有没有进行过改动,这些都无法保证。

  论证张建民提供的设备是真科学还是伪科学,关键一点就是能量仓技术的真实性。该鉴定认定张建民提供的生产设备存在“能量仓”存疑、生产能力达不到要求等问题。该鉴定中用了“存疑”一词,显然鉴定结论不明,忽略了张建民的技术取得了国家发明专利。

  在递交辩护词的同时,我们申请了鉴定人出庭。通过法庭询问的方式向合议庭证明这些鉴定人并不了解量子技术,也不懂BGA技术的精髓,他们没有对涉案设备提出鉴定意见的专业能力。

  组织专家团和合作方出庭作证

  本案中的技术问题涉及量子技术等高科技领域,权威的、前沿的专家才有发言权。没有专业技术人员的参与,难以查明事实。我国《刑事诉讼法》确立了有专门知识的人出庭作证的制度。为此,我们邀请了以中国农业科学院廖研究员为首的三名专家证人,出具了专业的书证审查意见,对鉴定报告的结论进行了反驳,并申请上述三名专家作为有专门知识的人在开庭时出庭。此外,包括几名院士在内的十余名专家联名出具了专家意见书,向法院证实张建民的BGA技术是科学,而不是伪科学。我们将此上诉鉴定意见提交给了法院。

  在涉案设备同一批次的设备中,其中一套设备发给了广西某公司的肖某,而这套设备是可以正常使用的。张建民的公司与广西某公司的合作也相当顺利。

  为此,我方申请肖某作为辩方证人出庭陈明案情。事实上,这一点非常重要:检方指控张建民犯合同诈骗罪。为了证明张建民有“非法占有的故意”,不仅要证实他提供的涉案设备没有生产能力,还要证明他根本就没有生产有生产能力设备的能力。否则,即使涉案设备存在一些瑕疵,也只能定性为违约责任和合同纠纷,不能上升为刑事犯罪。

  发回重审见曙光

  在确定辩护策略后,我们赶往河北高院与承办法官进行当面沟通,并提交了上述书证审查意见和专家意见书以及相关证据材料。

  在沟通中,我们表示本案争议的核心是张建民的BGA土壤调理剂技术是否真实。如果技术没问题,即使在履行合同中有一些瑕疵,也只能是民事问题,而不是诈骗问题。

  承办本案法官表示,他也认同BGA技术的认定是本案的重要问题。为此,法官学习了相关的专业知识,也咨询了一些专家。最后,我们将两本量子科学的专业书籍送给法官阅读。

  在综合研究本案的案情后,二审法院合议庭认为本案定案的部分事实不清,最终裁定撤销原判、发回重审。

  对于当下二审维持原判比例超过90%的司法现状而言,我们的辩护已经取得了阶段性成果。不过,为了最终能让蒙冤的张建民重获清白和自由,我们还需继续努力,为接下来的张建民一审辩护做准备。

摘自《法律与生活》半月刊2016年6月上半月期
 

  作者简介

  王永杰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著有《刑事辩护的艺术——无罪辩护经验谈》一书,主要执业领域为刑事辩护和企业法律风险防范。

  电话:13910203169,13691456693

  邮箱:[email protected]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东水井胡同11号北京INN 4号楼A区B1205室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