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酒后溺亡谁担责 - 以案说法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以案说法 >

少女酒后溺亡谁担责

  现实交往中,因共同饮酒致人死亡的悲剧屡屡发生,而我国尚无共饮人责任的法律规定。

  

文/欧阳峰

  《法律与生活》一位未成年花季女孩与邻居小伙子恋爱,在男友为其庆生后溺水死亡。为此,女孩家长追究其男友的责任。

  生日当天少女殒命

  2006年,在宁波市打工的成玉根、汪桂琴夫妇为了让孩子有个好的读书环境,他们将适龄读书的女儿成岚从四川老家接到身边就近借读。由于成玉根夫妇经常加班,一直到初中,成岚都处于被“放养”状态。

  2013年下半年,19岁的贵州男青年南平来宁波打工,租住了与成家相邻的住房。一来二去,南平和尚未成年的成岚谈起了恋爱。自此,成岚无心向学,成绩一落千丈。成玉根夫妇得知缘由后,对女儿严厉责骂,并上门告诫南平,禁止两人交往。虽然南平口头上答应了,但两人仍保持恋爱关系。

  2014年7月, 成岚勉强拿到了初中毕业证书,决定不再上学,并托南平帮她找工作。

  7月10日是成岚的16岁生日。当天22时左右,成岚按照与南平的约定溜出家门,两人召集了十多个朋友,到朋友陈忠家为成岚庆生。当天晚上,成岚特别兴奋,又说又唱,一遍又一遍地要求南平当众说“我爱你”。南平每说一句,成岚就喝下一瓶啤酒。

  凌晨时分,成岚已喝得晕晕呼呼,南平硬拽着她离开了。刚走出陈忠家100多米远时, 南平忽然想起手机落在陈忠家了,他便把醉酒的成岚扶到路边的石墩上,让她不要走动,自己折回陈忠家去找手机。

  10分钟过后,南平折返回来,不见了成岚的踪影,他便沿路寻找,一直回到家仍不见女友踪迹。南平再次沿途返回时,在距离陈忠家不远的河面上发现了成岚的鞋子。南平急忙找来朋友一起下河打捞。第二天清晨,成岚的尸体被打捞上岸。

  成岚的父亲成玉根下夜班回家听闻女儿溺亡的噩耗,与妻子赶到派出所。夫妻俩一口咬定女儿是被南平推下河溺水而亡。民警告知他们很快就会出尸检鉴定。次日,法医出具了尸检报告,结论为:死者全身未见机械性损伤,排除机械性损伤死亡;胃及内容物中未检见常规毒物,排除中毒死亡;静脉血中检见乙醇浓度为127.7mg/100ml,死因排除他杀。

  处理完成岚的后事,派出所召集成玉根夫妇与南平、陈忠进行调解。南平称其与成岚仅是普通男女朋友,不存在恋爱关系,出于人道主义,他愿意给予成家1万元之内的补偿。陈忠则称自己没有任何过错,拒绝赔偿。调解未果。

  家长和男友比例担责

  2014年11月25日,成玉根夫妇向浙江省宁波市鄞州区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要求南平、陈忠赔偿因女儿溺亡各项费用21万余元。

  成玉根夫妇诉称: 南平明知成岚是未成年人,心智尚不成熟,不具备一定的认知能力,仍以谈对象为名对其纠缠,并以成岚过生日为由唆使其参加朋友聚会。后在成岚明显醉酒、神志不清醒的状态下,没有履行安全护送义务,放任成岚独自回家,致其失足溺水死亡。对此,南平具有重大过错,应承担主要责任。在此事件中,陈忠提供聚会场所,对成岚酗酒不加劝阻,也有过错,要求南平、陈忠按过错大小给付死亡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等共计21万余元。

  南平辩称,因相邻而居,其平时与成岚多有接触,但双方不存在恋人关系。事发当天, 成岚主动相请,要为自己庆生。在饮酒过程中,自己不仅没有劝酒,相反还阻止成岚喝酒,对其醉酒结果没有过错。在聚会结束时,他主动送成岚回家。其间,他因手机落下折回时,成岚距离小河还有一段距离。发现成岚落水后,他也立刻召集朋友寻找,已经尽到了义务。

  陈忠则辩称,其与成岚仅是认识,出于与南平的朋友情谊并应南平的请求,他才提供暂住房临时给成岚过生日用。在饮酒过程中,他没有提供啤酒,也没有向成岚劝过酒,对成岚的死亡没有过错责任。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成岚死亡时尚未成年,成玉根、汪桂琴系成岚的法定监护人。成岚尚未成年即与南平谈恋爱的事实,有证人证言证实,法院予以认定。成岚谈恋爱并以过生日名义在外喝酒导致溺水死亡,成玉根、汪桂琴未尽到监护责任,应承担主要责任。南平系成岚的男友,其与成岚之间存在特殊的身份关系,在成岚喝了许多酒需要搀扶的情况下,南平应将成岚安全护送回家而没有护送到家,因其疏忽大意导致成岚溺水死亡,且在成岚的法定监护人不在场的情况下未阻止成岚饮酒,放任成岚处于醉酒后的不安全状态,显然具有过错。对此,南平也应承担一定责任。

  目前,虽然我国法律没有对情谊侵权行为作出具体规定,但根据《侵权责任法》第6条第一款 “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的规定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3条第二款“两人以上没有共同过失,但其分别实施的数个行为间接结合发生同一损害后果的,应当根据过失大小或者原因力比例,各自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的规定,成玉根、汪桂琴及南平应承担相应的比例责任。据此,酌情确定成玉根、汪桂琴承担80%责任,南平承担20%责任,陈忠对成岚的死亡没有明显过错,无须承担赔偿责任。

  2015年7月17日, 宁波市鄞州区人民法院判决南平赔偿成玉根夫妇9.7万余元。南平不服,提出上诉。

  2016年1月4日,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终审判决。(当事人均为化名)

  链接

  共同饮酒人侵权责任案例

  喜宴后车祸致死案

  2015年3月21日,尤某参加杭某的婚礼。酒桌上,尤某与朱某、邰某、葛某、洪某一起喝酒。喜宴结束前,胡某来到邻桌坐到尤某边上一起喝酒。喜宴结束后,邰某、洪某先行离开,杭某到尤某处继续喝酒。后尤某驾驶摩托车回家时碰撞到路边树木死亡。2015年10月,法院以总额76万余元计,杭某作为主家承担5%的赔偿责任,邰某、洪某先行离开,各承担1%的赔偿责任,朱某、葛某各承担2%的责任,胡某后来加入,承担1%的赔偿责任。

  聚餐斗酒猝死案

  2015年7月4日晚上,郭某、吴某、周某、赵某等聚餐,郭某未喝酒。后赵某猝死。

  2015年12月14日,法院判决赵某自身承担主要责任,吴某因斗酒赔偿15万元,郭某、周某因未阻止斗酒各赔偿3万元。

  饮酒后回家坠亡案

  2014年11月20日,纪某与另5名同学聚餐后安全回家。次日凌晨1时,纪某从10楼住处坠楼身亡。纪某家属要求5名共饮人赔偿28万余元。2016年4月,法院根据公平原则,判决其他5名共饮人各补偿纪某家属2000~5000元不等款项。

摘自《法律与生活》半月刊2016年5月下半月期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