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的名义》之拆迁律师的视角 - 热点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热点 >

《人民的名义》之拆迁律师的视角

 周旭亮 法律与生活杂志
 
        十年来首部反腐剧《人民的名义》正在热播。这部剧把创作照进了现实:经济高速发展时期的社会矛盾,反腐败,互联网时代的言论自由限度,以及当下现实生活中人们耳熟能详的热词,无处不在的段子……这部剧把握住了时代的脉搏,观众有了强烈的代入感,自然好看。
 
        《人民的名义》讲的是一位国家部委的项目处长被人举报受贿千万,当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总局侦查处处长侯亮平前来搜查时,看到的却是一位长相憨厚、衣着朴素的“老农民”在简陋破败的旧房里吃炸酱面。当这位腐败分子的面具被最终撕开的同时,与之案件牵连甚紧的H省京州市副市长丁义珍,却在一位神秘人物的暗中相助下,以反侦察手段逃脱法网,流亡海外。案件线索终定位于由京州光明峰项目引发的一家H省国企大风服装厂的股权争夺,牵连其中的各派政治势力盘根错节,扑朔迷离……
 
        不过,“政法系”也好,“秘书帮”也好,都不是本文的关注重点,本文只关注大风服装厂的拆迁问题。
 
\
大风服饰厂的横幅
 
        从现有的剧情看,包子——蔡成功——质押了大风服装厂的全部股权,计划用山水集团的5000万元“过桥”,先还上银行的贷款,然后再从银行借钱出来还掉山水集团的钱。计划很周密,但现实往往比剧情更精彩,不明原因(也有说山水集团使了黑手)导致银行突然中断了大风服装厂的贷款,资金链断裂的情况下,法院一纸判决将大风服装厂判给了山水集团。
 
        偌大的厂房以及一千三百多名工人不是山水集团的终极目的,剧中,高小琴和蔡成功签订的补充协议也明确山水集团不负责工人的安置问题。这说明,山水集团看中的是工人及厂房脚下的土地——陈岩石向侯亮平举报说:蔡成功以大风厂的股权质押借了山水集团五千万元,到期还不上款,股权就被法院判给山水集团,大风厂就此易主。现在光明峰地价飞涨,据说光厂子的那块地就值十个亿了!
 
\
山水集团老总周小琴与市委书记李达康对话
 
        于法于理,山水集团已经是这块地的主人了,山水集团自然希望尽早进行商业开发,况且,“根据市委、市政府的要求,山水集团第一时间就和区政府达成了拆迁协议”。但是,那些持股员工不干,占领了工厂,拒绝山水集团接收入驻。
 
        “按说半年前就该把厂子拆掉了。可工人占着厂,丁义珍就不让拆,说是原厂有订单,得让蔡成功和工人们干完。”剧里,山水集团美女老板高小琴对着市委书记李达康连连发问:法律还作不作数?我们和政府签的合同还有没有效?光明峰新城还要不要动工建设?
 
\
李达康下指令说大风厂必须拆除
 
        前两个问题李达康并不关心,李达康,或者以其为代表的一批地方官员相信“没有强拆就没有新中国”,所以只关心自己的政绩,或者说关心光明峰新城的建设,拆不下去政绩就无从说起。在剧中,李达康脸色很难看,对着身后的干部下达了一连串命令:一个老旧服装厂,而且产权早就转移了,竟然半年拆不掉,什么问题?丁义珍收没收蔡成功的黑钱?收了多少?重点查查这个问题,查实后依法处理!还有,蔡成功的背景也要查,谁在后面顶着?想干什么啊!“今天当着高总的面,我把个狠话撂在这里:一周内把大风厂拆了,拆不掉,我和市委摘你们的乌纱帽!”
 
\
拆迁队发起总攻
 
        剧里有句台词引用了刘邦的歌辞:“大风起兮,云飞扬”。在这个最坏的时代也是最好的时代里,最残酷、最绝望的斗杀开始了;最贪婪、最阴暗的人性粉墨登场了。
 
        于是,街头劫持、黑社会成员扮假警察、上访、托人、自残、泼汽油……近年来新闻中常见的种种戏剧化的拆迁乱象轮番上演,作为背景的一条白色条幅则在剧中反复出现,上书:反贪污腐败 反暴力拆迁 人在厂在。
 
\
大风服饰厂工作组建护厂队抵抗拆迁
 
        为什么会有如此暴戾的标语?因为京州市政府正在对大风服装厂拆迁问题“上手段”。
 
        此处插一句,“上手段”与“规起来”还是“拘起来”一样,属于政府官员常用的“黑话”或“暗语”,这种对官员黑话的表现,也是此剧受欢迎的重要原因之一。
 
       回归正传,这个剧情的时代背景是,自2015年新修订《行政诉讼法》实施以来,中国拆迁案“立案难”问题基本得以解决,但地方政府干预司法,引发暴力强拆的案件仍处高位水平。根据最高法披露的数字,近五年来法院所受理的80余万件行政纠纷案件中,围绕拆迁引发的案件占比超过40%以上。
 
\
拆迁队即将拆迁
 
        正是在这几年里,清华大学法学博士王进文胜诉山东潍坊市政府案、范木根案、山东平度“3.21”拆迁纵火案、山东平邑“9.14”强拆案以及北京拆迁员闯民宅挨刀等恶性拆迁案件次第发生,反映出拆迁问题随着城镇建设继续推进,补偿标准缩水等情况下表现出的矛盾化解乏力,强拆手段更加血腥……天南地北,形态各异,中国式拆迁所引发的对抗正逐步升级,方式则更为残酷惨烈。
 
        比如,剧中蛮干的大风服装厂工人们在“1.16事件”中就失火烧了自己人,伤40人,其中两人重伤;在网上为大风厂工人斗争鼓与呼的网友,也遭到了选择性的法律制裁。
 
\
护厂行动中,工人火把上掉落的火星引燃了汽油
 
        所以,我们应该看到,强拆背后,实质是地方政府、开发商和民众的利益纠葛。地方政府想追求政绩、获取土地出让和后续管理收益,当然不排除某些官员趁机或者处心积虑促成权力寻租的机会,默许甚至纵容强拆;开发商为避免逐户协商定价,通过做出某种经济承诺请政府出面强制执行,从而节省开发成本;而被拆迁户为追求拆迁补偿最大化却往往不幸沦为“新圈地运动”的牺牲品,但也不乏漫天要价的掠夺式妄图侵占公共利益的个别行为。
 
\
李达康召开会议讨论大风厂的情况
 
        那么,李达康所代表的政府要求“一个星期之内必须拆除”合法吗?大风服装厂工人代表的弱者就代表天然的正义?如果下一个被拆迁人轮到你,该如何维权?中国式拆迁所面临的法律困境究竟应从何处破局?
 
        中国企业拆迁法律专家、北京冠领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周旭亮对此从法律角度进行了解析。
 
        关于“一个星期之内必须拆除”是否合法的问题,周旭亮说,依据《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行政强制法》、《行政诉讼法》,强拆需经过做出房屋征收决定、补偿决定、诉讼程序,才能进入强拆程序,如果没有按照规定进行上述流程,要求“一周之内必须拆除”肯定是突破了法律规定。
 
         具体到剧中的大风服装厂拆迁案件,目前还没看到司法介入的剧情,所以不能判断李达康“一个星期之内必须拆除”的命令是否有法可依,或许,编剧只是想用这一细节,展现那种曾经非常多见的“权大于法”式政府威权治理的面孔。
 
        关于“弱者是否代表天然正义”的问题,周旭亮说,处于急剧变革时期的中国当下,代表拆迁人利益的政府一方确实相对强势,代表被拆迁人一方的企业及个人相对弱势,因为,双方所能调配资源的多寡、信息的获取都严重不对等,比如,政府拥有着足以让普通民众感到畏惧而又无法抗衡的资源——国家暴力机器——军队、警察、监狱等等,所以,被拆迁人几乎没有话语权,更谈不上谈判筹码。
 
        因此,被拆迁户一类的弱者是否代表天然正义不是重点,重点在于:弱者更需要司法救济。
 
        关于“被拆迁人应该如何维权”的问题,周旭亮说:国家出台了许多法律法规,禁止无视被拆迁人的利益暴力拆迁。所以,当面临被拆迁的局面时,当事人应第一时间拿起法律武器,维护自己的权益。只有依据法律,追求程序正义,维护公共利益,才能真正还原公平正义。
 
        关于“如何破局中国式拆迁所面临的法律困境”问题,周旭亮说,还是要靠法律,要用司法权去制衡行政权。这种制衡是指具有制约权的司法机关通过对行政行为进行法律评价的方式约束、控制、阻止其它国家机关违法行政,以维护权力运行机制的良性发展,保障公民权益不受侵害。“相对来说,中国当前对政府权力的约束性法律法规已经比较健全了,被拆迁人所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能不能把这些法律法规用好,真正做到为自己服务。”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