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王利明:绿色原则写入民法总则 - 热点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热点 >

对话王利明:绿色原则写入民法总则

\
(王利明)
 
  民法总则统领民法典,是民法典的核心和灵魂。为此,2017年2月21日,《法律与生活》记者专访了中国法学会民法典编纂项目领导小组副组长王利明教授,让公众了解民法总则起草背后法律人的付出及努力。
 
  立法参与者小传:王利明,新中国第一位民法学博士,中国人民大学常务副校长,博士生导师,中国法学会副会长,中国法学会民法学研究会会长。
 
        深入民心的人文关怀精神
 
  记者:《民法总则草案》中的哪些突破让您眼前一亮?
 
  王利明:我觉得《民法总则草案》的亮点很多。其中,第一章“基本原则”中规定了绿色原则,即“民事主体从事民事活动,应当保护环境、节约资源,促进人与自然和谐发展”。(编者注:《民法总则》第一章第九条将绿色原则规定为“民事主体从事民事活动,应当有利于节约资源,保护生态环境” ,文中《民法总则草案》是指草案三审稿)近年来,我们也一直在呼吁民法典要规定绿色原则,反映资源环境日益恶化的现实,强化对生态环境的保护。这条规定不仅适应了现代社会保护环境、维护生态的需要,也符合我国社会提出的五大发展理念。
 
  当今,科技高速发展,人民物质水平快速提高,较之于《民法通则》立法之初,未成年人的心理及生理发育更早,我国立法以十周岁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与无民事行为能力的年龄界限显然不符合社会实际,忽略了未成年人身心发展。《民法总则草案》将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的年龄标准从“十岁”降至“六岁”(编者注:《民法总则》将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的年龄降至八岁),有利于保护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
 
  此外,《民法总则草案》首次设立胎儿利益保护以及成人监护制度等,强化了对胎儿和老年人的保护,这也是该法与时俱进的重大亮点。
 
  记者:中国法学会民法典编纂团队为了民法总则这部法律的出台做了哪些努力和准备?取得了哪些进展?
 
  王利明:制定民法典是几代民法学人的梦想,我们一直在呼吁制定民法典。我参与了《合同法》《物权法》《侵权责任法》的制定,撰写了一些论文,出版了一些专著,并在2002年就提交了民法典草案建议稿和立法理由书。
 
  近年来,尤其是在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编纂民法典之后,我们又团结全国民法学界,组织民法学会的全体成员,向立法机关提交了民法总则建议稿、人格权法建议稿、民法典合同编建议稿及其立法理由书。在《民法总则草案》制定过程中,我们也向立法机关提交了一系列报告,尤其是针对一审稿、二审稿、三审稿的完善,我们提交了一系列报告。
 
  我们主要呼吁民法典要反映时代精神和时代特征,尤其是要体现人文关怀的精神。21世纪是走向权利的世纪,是弘扬人格尊严和价值的世纪。所以,21世纪的时代精神应该是对人的尊严和自由的保护。孟德斯鸠有一句名言:“在民法的眼里,每个个人就是整个的国家。”民法的终极价值是对人的关爱,最高目标是服务于人格的尊严和人的发展。在21世纪,民法一定要体现对个人人格尊严的尊重,体现对人的关爱。这应当是民法时代精神的重要体现。从《民法总则草案》来看,在很多方面体现了这样一个特征。具体来说:
 
        第一,草案在自然人规定中的很多条文里体现了对人文关怀的价值理念,而且在民事权利里面专门宣示了对弱势群体的特殊保护,如对于胎儿权益的保护、限制民事行为年龄的降低、成年人的监护制度等。
 
        第二,草案构建了完整的民事权利体系,强化了私权保障,被称为“民事权利的宣言书”。在关于民事权利的规定中增加了关于人格尊严保护这样的条款,尤其是规定了个人信息权的保护。这也是我们一直呼吁的。将个人信息明确为新的民事权利,体现了个人的人格尊严,也是尊重基本人权的体现。这一举措,将有力遏制各种“人肉搜索”泛滥,非法侵入他人网络账户,贩卖个人信息导致网络、电信诈骗猖獗等现象。
 
        第三,在民事责任制度中,为保护他人民事权益而使自己受到损害的补偿制度等条款,体现了人文关怀精神。
  
       我觉得这些条款充分彰显了时代精神,体现了时代气息。
 
        体现时代特征的法律
 
  记者:民法总则从室内稿开始到草案三审稿,其间不断修改和完善,在此过程中存在哪些争议点?
 
  王利明:关于法人的分类一直存在争议,究竟是采纳营利法人与非营利法人的分类,还是采纳社团法人与财团法人的分类,一直存在争议。现在的《民法总则草案》虽然没有接受我们建议的社团法人与财团法人的分类,但一些条款尤其是增设特别法人的规定,吸收了我们所提交的民法总则建议稿的内容。从三审稿的内容来看,草案关于法人的规定也是在不断完善。另外,在自然人、法人之外规定第三类民事主体,即非法人组织,也是我们一直所建议的,草案的相关规定也吸收了我们的建议。
 
  21世纪是互联网时代,随着计算机和互联网技术的发展,人类社会进入了一个信息爆炸时代,也进入了一个知识经济时代。互联网为人类的交往和信息获取、传播带来了方便,深刻地改变了人类社会的生活方式,甚至改变了生产方式和社会组织方式,“互联网+”发展成为一种新的产业模式。在这一时代背景下,民法典如何反映互联网时代的特征,充分体现时代精神,显得尤为重要。如果说1804年《法国民法典》是19世纪风车水磨时代民法典的代表,1900年《德国民法典》是20世纪工业社会民法典的代表,那么,我国的民法典则应当成为21世纪互联网时代民法典的代表之作。为反映上述时代特征,《民法总则》强化了对人格权的保护,有效规范个人信息的利用行为,在法律上明确确认了隐私权,并规定了对数据和网络虚拟财产的保护,这也符合互联网时代对民法典编纂所提出的要求。
 
  我们期待民法典分则将人格权独立成编,以强化对个人人身权的保护。当前,社会处在互联网和大数据时代,高科技发明面临着被误用或滥用的风险,会对个人隐私等人格权带来现实威胁。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各种“人肉搜索”泛滥,非法侵入他人邮箱的现象时有发生,贩卖个人信息,通过各种技术手段盗取他人的信息、邮件,窃听他人的谈话,网上非法披露他人的短信、微信记录等。诸如此类的行为,严重侵害了人格权,也污染了网络空间。这就有必要、有针对性地加强人格权立法,提升人格权保护。
 
  记者:在立法过程中,各种思想火花不断碰撞,您有没有从中获取新的灵感?对于未来的民法典,您有哪些期许?
 
  王利明:对于公布的《民法总则草案(三审稿)》,我觉得总体上有较大进步,但也存在较多可以完善的地方。其中,一个最需要完善的问题是如何处理好与分则的关系。目前,审议稿不少条文本应置于分则中规定,或者仅适用于分则,或者是从《合同法》《物权法》《侵权责任法》等法律中抽取出来的,这些条款散见于“民事权利”、“民事法律行为”、“民事责任”等章节中,本不应在总则中规定。如果在总则中规定之后,将来会与分则的规定重复。作为一部系统编纂的民法典,肯定不能有重复的现象。那么,将来究竟应该删除总则还是删除分则的相关内容?如果删除分则的相关内容,将会使分则各编的体系变得极不完整,而且不成体系,也会使法官多年来已经熟悉的体系变得陌生,徒增法律适用的困难。这些问题亟待进一步解决。
 
  我期盼的民法典应当是一部互联网时代的民法典,它既要立足本土国情,又具有一定的前瞻性,能反映21世纪的时代精神,充分体现全球化以及网络时代、信息时代和高科技时代的特征。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