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小伙异地深陷传销自述21天地狱般生活 - 聚焦维权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聚焦维权 >

浙江小伙异地深陷传销自述21天地狱般生活

  开化小伙轩一(化名) 受邀去江苏考察,却被控制在小区出租房,陷入了传销窝中。不过,幸运的是,经过21天的煎熬,他最终成功逃脱,被警方解救。这是他写下的自述文章,以当事人的视角,详细记录了他是如何一步步被骗入传销窝,又是如何被洗脑,最终如何获救的过程。

\

传销骗局经历者自述

 

  我叫轩一,男,今年21岁,是一名数控技师,开化人,原先在杭州一家生产汽车零配件的企业里打工。四年下来,手头有了点积蓄。但帮人打工,总感觉缺点什么,一直想自己出来闯。

  空余时间,我喜欢上网聊天。今年9月,和一名女网友闲聊时,我说了创业的想法。对方很热心,说她是在江苏淮安是做汽车零部件批发的,可以带我学习下。

  此后,她一直邀请我去创业。我决定利用国庆长假去看看。没想到,这却是一段噩梦的开始。
 

入“坑”

  10月6日晚上8点,我坐客车到达淮安,然后与她见了面。请她和她朋友吃过饭后,我想去城里看看,但她提议我先放下行李。我没多想,跟她们打车到一个偏僻的小区,来到位于11楼的出租房时,心头一惊:坏了!

  房里有一群二三十岁的男子,他们立刻把门锁了,拿走我的行李和随身物品,然后把我带到一个房间,指定了我的床位。

  接着,他们开始和我聊天,期间还有语言威胁。

  我很明确,自己被控制了。房里住了10个人,我被监视着,我想,只要假装听话,应该不致于有生命危险,只能先走一步看一步。

  迎接新人的“杀威棒”:拳脚过后浸水桶

  第二天早上8点,我被叫醒。迎接我的,是一顿残酷的“杀威棒”。

  几个后来被我称为老板和老大的人,把我叫到另一个房间。语言威胁后,突然把我的手反绑起来,对我拳打脚踢,还把我的头摁到墙上,掐我的脖子,接着又把我的头按到水桶里。我试图挣扎,结果他们又是拳脚相加。我不敢反抗,怕他们真的杀了我。

  打了一段时间后,他们把我的眼睛蒙上,并在我耳边磨刀,威胁说如果不听话或私自逃跑,抓回来就挖了我的眼睛,或摘了我的肾。

  熬过这顿“杀威棒”后,他们开始跟我讲“规矩”。

  他们管这里叫“家”,里面的人分成经理、主管、主任等不同级别。“家”里实行军事化管理,早上起来先整理内务,像部队那样把被子叠成“豆腐块”,衣服等也得叠整齐。

  洗漱过后吃早餐,上午8点半到11点半“上课”,然后吃午饭。中午12点到下午2点半午休,下午3点到5点“上课”,然后吃晚饭。晚上6点到8点半讨论,晚上9点半熄灯休息。

  我是新人,被要求先背“家规”,由一个主管级别的男子负责教,他说一句,我跟一句,必须一个字不差地背下来。背不下来,就没饭吃。

  早餐只有稀饭。午饭和晚饭顿顿水煮菜叶,菜叶是枯黄的,估计是从附近菜场捡来不要钱的。菜里别说没有肉,一点油星也没有。

  客厅是授课点,三个房间中,一个是老大住,我和其他人住另一间,还有一间放东西。所有窗户被用纸糊满,睡觉时房里外有两把锁。新人在“家”一律穿拖鞋,做任何事要先报告,上厕所、洗澡等都有二个人看着。

  当晚,他们又把我叫过去,丢了一些治伤药给我。后来我才知道,每个新人至少要受一顿“杀威棒”。

 

  洗脑

  10月8日,他们给我“上课”。这是卖一款护肤品,加盟费是每个人2800元,但交了钱后领不到产品,只有到一定级别才能看到。

  我知道,这是彻头彻尾的传销骗局。但为迷惑他们,我只能假装学习他们的“金字塔理论”。

  主管假装与我亲近,在互相猜疑中度日

  在这个“家”里上了十天课,他们每天说谁谁已经成功,谁谁已是亿万富翁。慢慢的,有人竟相信了。每天上完课,我们都被要求写体会。我虽能接触笔和纸,但那些都有编号,写完后必须全部上交,没法利用。

  期间,妈妈曾给我打电话,他们把我的电话呼叫传移了, 想接电话必须征得同意,而且按免提,按他们说得回答。听着电话那头妈妈的声音,我好想哭。但我不敢,强装开心得跟妈妈说我在淮安打工,学做汽车零部件,一切都好。

  过了几天,他们让我签自愿加盟书,每签一份要交2800元。我不敢反抗,签了字。随后,他们让我付钱。我的卡在他们手上,只能说出密码。我知道卡里的几万元积蓄,要被取光了。

  一个比我晚来两天的人被要求签加盟书,他当场把加盟书撕了,还说有种就弄死他。随后,他被带进另一个房间,我知道,等待他的将是更恶毒的“杀威棒”。

  也就在这天,他们要求我搬家。我以为这是逃跑的机会,但我错了,这种搬家是八个人分布在我的四周行走,“护送”我转移到另一个偏僻的“家”。

  到新“家”后,几个主管级别的人把我单独叫出来,让我空坐了几个小时后送回,当着其他人和我又抱又笑,显得和我关系很好。结果,其他人开始对我警惕起来。我知道这是计策,但我不认识其他人,也只能保持警惕。大家谁都不敢乱说乱动,在相互猜疑中度日。

  我一直想着逃跑。我头发长了,申请理发,打算趁机逃走,但没想到他们拿来理发推子,当场理了发。还有一次,因每天吃白饭和盐水煮白菜叶,我拉肚子了,深夜12点申请上厕所,他们把钥匙给我,我偷溜到大门口,却发现大门也上了双锁。

  就这样,我又度过了一段难熬时光。我一度打算先提升级别,等有更多自由空间后再设法逃走,可还是做不到去害人。

  他们让我拉人头,我写很多假名字,甚至在接电话时偷删手机里的QQ和微信,不让他们以我名义去骗人。

  我很怕,怕万一哪天会承受不住洗脑和这种痛苦的日子。

  发出“救我勿回”,我的心跳到嗓子眼

  他们还是发现我的秘密。我被迫又重装回QQ,因为他们需要我回复留言,制造我很好的假象。

  逃离

  10月26日晚,我终于等到了转机。他们又让我去处理QQ留言,但对我的监督却松了。两个守我的人不时玩手机,我趁他们低头时迅速给一直联系我的同学先后发了“救我勿回”和“怀安”两条留言(注:轩一由于紧张将“淮安”打成“怀安”),接着迅速删掉记录。

  虽然只用了短短几秒钟,但我感觉心脏快跳到嗓子眼了,手抖得厉害。

  把手机交回去,我激动又害怕。不知道同学会不会看到,会采取什么方法来救我。同时,我又怕他们发现报复我。

  幸运的是,同学看到了留言,他报了警并告诉了我妈妈。妈妈以为我被绑架了,就给我打电话。电话一接通,妈妈就问出了什么事?为什么让同学报警?为什么叫他来救我?手机按着免提键,“家”里人都听见了,我感觉当时脑子里“轰”的一下。他们拿走我的手机,把电话挂断并关了机。我以为会挨打,提心吊胆过了一晚。

  27日上午8点,他们把手机还我,让我打电话给妈妈,骗她说一切都好,和同学是闹着玩的。

  当时,妈妈正在我一位当警察的表哥家里。表哥猜我可能被传销组织控制了,接电话后用开化方言对我说了一通脱逃方法。可惜我从小说普通话,不太熟悉开化方言。

  上午9点,他们突然说要搬到徐州。我知道不能去,不然可能被弄死。我做好了“鱼死网破”的心理准备,必须搏一搏了。

  他们把我带到淮安火车站,留了两个人看管我。我看到附近有民警执勤,心想绝不能错过机会。趁其中一人去售票窗口取票,还剩一人时,突然转身就跑, 那个看管我的人追上来,还拉住了我的衣服,但被我甩开了。我拼命地跑到售票窗口求救。车站人员迅速报警,民警很快赶了过来。

  我真是太激动了!虽然等民警和车站的热心人一起去找他们时,对方已消失;虽然我的电脑、身份证、银行卡、手机和行李等都还在传销组织手里,但我终于逃出来了!

  事后,民警把我带到警务室询问后,为我办理了临时身份证。等我买好车票,他们又送我上了火车。

  我被传销组织控制了21天,那是我有生以来最痛苦的日子。经历了这些,坐在回家的火车上,我深深地感受到,自由真可贵!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