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借贷新规,高利贷的法律“死杠杠” - 大白新闻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大白新闻 >

民间借贷新规,高利贷的法律“死杠杠”

 

本刊记者/杜智娜

  因借贷好友对簿公堂

  《法律与生活》坐在被告席上的刘先生怎么也没想到,他们4位“60后”好友有一天会对簿公堂。

  1962年出生的刘先生家住北京市房山区,他是4位好友中唯一一位出庭应诉的。起诉他的是与他同龄的吴先生。

  吴先生的代理人称,2012年4月1日,被告一夏先生和被告二刘先生一起找到原告吴先生,提出借款50万元,并由被告三王先生作为保证人。他们约定的借款期限为6个月;利息为每月1.5万元(即年利率36%),按月支付。不想,6个月后,夏、刘二人并未归还本金,利息也未按约定全部支付。

  讨要无果后,2015年3月20日,吴先生只得将两位借款人和一位保证人起诉到房山区人民法院,要求三人共同偿还本金50万元及逾期利息13.5万元。

  9月1日,房山区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此案。此案由房山区人民法院院长邵明艳担任审判长,与民四庭庭长厉莉、人民陪审员谢跃进组成合议庭。

  庭审中,夏先生的代理人提出,“约定的借款期间内的利息不合法,双方约定利息过高,超过法律规定,超出部分不应得到支持”。

  刘先生当庭承认借款事实:“该借条是我与夏先生、王先生在吴先生位于大兴的办公室写的,当天吴先生就向我的账户打了款。我手机接到汇款信息后,才在借条上签的字。”

  刘先生表示,虽然当初借款约定期限为半年,但到期后,他和夏先生还不了款,就和吴先生约定延期还款,吴先生同意了。只是没有书面约定。此后,他持续向吴先生支付了27次利息,其中有21次是他与夏先生一起还的,“后来夏先生不还了,我就替他还了。直到2015年1月,由于我的经济情况不好,我就没有再继续还款。而且,我也咨询过律师,我们约定的每个月1.5万元的利息过高了”。

  王先生的代理人则表示不同意承担保证责任,“因为保证期间已过,且保证期间内原告没有向我方主张过权利”。

  尽管自2015年9月1日起由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以下简称2015年《规定》)正式施行,但根据最高人民法院于8月底发布的最新通知,9月1日之前尚未审结的一审、二审、再审案件,适用旧的司法解释,即1991年颁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借贷案件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1991年《意见》)。由于吴先生于2015年3月起诉,属于尚未审结的一审案件,因此适用1991年《意见》。根据1991年《意见》第6条规定,民间借贷的利率最高不得超过银行同类贷款利率的四倍(包含利率本数)。超出此限度的,超出部分的利息不予保护。

  经过审理,法院认定,双方当事人约定的利息超出中国人民银行同类贷款利率的四倍,故对于原告超出部分的利息请求,法院不予支持。而对于借款人已经实际给付的部分,即当事人自愿行为,法院不持异议。由于吴先生在保证期内未要求王先生承担保证责任,故法院对于吴先生要求王先生承担保证责任的诉讼请求,法院不予支持。

  最终,法院判决被告夏先生和刘先生共同偿还原告吴先生借款本金50万元、利息83583元,驳回原告吴先生的其他诉讼请求。

  新规划定高利贷“红线”

  就在2015年《规定》实施后的9月7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也审结一起民间借贷上诉案件。在该案宣判结束后的新闻发布会上,民三庭庭长钱俊清、副庭长邹明宇就2015年《规定》进行了详细解读。

  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曾在2013年调研发现,在民间借贷案件中,高利贷现象普遍,且手段、形式隐蔽多样。当事人约定的年利率从12%到36%不等,甚至出现120%的高额利息。而且出借人要求支付的逾期利率、违约金比例也逐年增加。此前的司法实践中,根据1991年《意见》中“银行同类贷款利率的四倍”的规定,对于已经偿还的高额利息,借款人主张返还的,法院不予支持。

  2015年《规定》废除了四倍利率的说法,其第26条规定:“借贷双方约定利率未超过年利率24%,出借人请求借款人按照约定的利率支付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以支持。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超过年利率36%,超过部分的利息约定无效。借款人请求出借人返还已支付超过年利率36%部分的利息,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邹明宇解读称,新《规定》为民间借贷利率划定了两条界线,设置了三个区间。两条界线是:年利率24%的司法保护线和年利率36%的高利贷红线。三个区间是:第一,对于年利率24%及其以下的民间借贷利息属于“司法保护区”,法院应当予以保护。第二,对于年利率超过36%的民间借贷利息,其超出部分属于“无效区”,法院将对超出部分的约定认定为无效,即便借款人已经偿还也可请求出借人予以返还。第三,对于当事人约定的年利率为24%到36%之间的部分属于“自然债务区”,即这部分利息为自然之债。如果当事人依据合同向法院起诉,法院不予法律保护。借款人按照合同的约定偿还了此部分利息,偿还是有效的,法院予以认可;如果借款人偿还后向法院起诉要求返还此部分利息,法院不予支持。

  链接

  2015年《规定》的“六大变化”

  除上述利息保护标准与范围的变化外,通过梳理和总结2015年《规定》,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民三庭还总结出新司法解释的另外“五大变化”,钱俊清庭长予以详细解读。

  第一,民间借贷主体的界定起变化。2015年《规定》将自然人、法人和其他组织均纳入民间借贷的主体范围。

  第二,高利转贷情形下合同效力判定标准起变化。此前的司法实践中,套取金融机构信贷资金又高利转贷的事实查证属实后,法院即可判定借款合同无效。2015年《规定》明确了在上述客观事实存在且借款人事先知道或者应当知道的情况下,法院认定借款合同无效。

  第三,保证人身份判定标准起变化。2015年《规定》明确指出,他人在债权凭证或借款合同上签字、盖章的同时,需要表明保证人身份或者承担保证责任,或者通过其他事实能推定其为保证人,否则不应承担保证责任。

  第四,涉及非典型性担保合同审理思路起变化。现实中,常出现资金出借人为了保障资金安全与借款人在签订借款合同的同时还签订买卖合同,约定借款人不能按期还款时,出借人可以要求借款人履行买卖合同,将买卖合同标的物所有权转移至出借人名下的情况。审判实践中,对于该类买卖合同的效力问题,各地法院意见和做法不一。2015年《规定》明确应当按照民间借贷法律关系审理,出借人直接要求履行买卖合同的,法院应向其释明变更诉讼请求;拒绝变更的,法院应当裁定驳回起诉。

  第五,民间借贷行为涉及刑事犯罪的,担保人责任认定起变化。2015年《规定》明确,只要出借人签订的借贷合同是其真实意思表示,不涉及《合同法》规定的无效事由,则应当从程序与实体方面对债权人的民事权益加以保护。

  摘自《法律与生活》半月刊2015年10月上半月期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