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歌案庭审第3日:刘鑫将作证 她到底撒了多少谎? - 拍案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拍案 >

江歌案庭审第3日:刘鑫将作证 她到底撒了多少谎?

\

 

刘鑫今日出庭作证

  了解到,刘鑫将于日本当地时间下午13点15分出庭,接受检方、辩护方和法官的问话,但是会在隔离的房间内,不会直接面对其他证人和受害者家属,也不会直面旁听人员公开露面。据微博上一位自称刘鑫律师的人表示,刘鑫的精神不是很稳定,有抑郁症的征兆,所以才采用这样的方式。

  关注点1:刘鑫锁门了吗?

  据陈世峰的律师说,江歌用肘部多次按门铃,但是刘鑫都没有给江歌开门。

  检方公布了警方当天接到的报警电话录音,录音中,能听见清晰的门铃声一直在响,同时伴随着悲鸣声。为了避免引起不适,检方还对悲鸣声进行了特殊处理。

  打报警电话的刘鑫显然非常慌张、害怕,断断续续地说除了江歌的地址,和“我害怕、快点来”。录音中,警方问刘鑫:“你锁门了吗?”刘鑫在电话中用日文回答:“是的。”

  这与刘鑫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的表述显然是矛盾的。刘鑫曾说自己并未锁门,并且不知道屋外所发生的事情。

\

  关注点2:刺死江歌的那把刀,是刘鑫递的吗?

  被告陈世峰在法庭上否认部分罪行,认为自己是杀人未遂罪,并陈述凶器的水果刀是刘鑫从房间里拿出来递给江歌的,并且迅速关上了房门。

  至于刺死江歌的那把刀,究竟是陈世峰随身携带,还是刘鑫递给江歌的,控辩双方各执一词。

  刘鑫出庭作证,将是本案关键。

  12日庭审要点回顾

  江歌妈妈江秋莲出现在庭审现场,捧着江歌的照片。江歌妈妈向法官宣誓时,陈世峰直视江母三十秒。

\

  陈世峰出庭,仍然面无表情

  1、 江母称江歌表示不想和刘鑫一起住

  江妈描述称:当天下午陈世峰来到江歌家门外,刘鑫让江歌回来把陈世峰赶走,江歌赶回家并让陈世峰离开,陈世峰说“你凭什么管我”,江歌说:“这是我家,我当然要管了。”

  江歌在与江妈聊天时曾表示有点不想跟刘鑫一起住了。因为刘鑫不买家用消耗品,不做饭、不打扫卫生也不丢垃圾。

  2、 刘鑫和陈世峰的关系

  根据刘鑫的供述做的调查,刘鑫认识陈世峰是在学校,觉得陈世峰的课堂发言很有想法,于是被他吸引,2014年开始交往。

  2016年8月,刘鑫跟陈世峰吵架。因为刘鑫要睡觉,但陈世峰还不想睡觉(因为他想要发生关系),但刘鑫拒绝了,陈世峰就推了她一把,叫她出去。于是刘鑫就在外面朋友家住了一晚。刘鑫把自己跟陈世峰的事情多少有向江歌分享,江歌有劝她不要再跟陈联系。

  2016年10月份,刘鑫拒绝与陈世峰复合,陈世峰拿刘鑫内衣照片威胁。

  11月2号案发当天下午14:50,刘鑫单独在家,门铃被按了两次,刘鑫用微信联系江歌,江歌说不要开门。随后江歌回来了,刘鑫听到江歌在门口说:你为什么在这,这里是我家。刘鑫觉得是陈世峰来了,江歌家的住址暴露了。

  陈世峰曾在临近中秋时试图给刘鑫送月饼,刘鑫不要。刘鑫向检方陈述时怀疑是在这次事件中,陈世峰知道了江歌和刘鑫的住处。

  刘鑫曾让打工店的林某假扮自己男友,以便拒绝陈世峰希望复合的请求。

  陈世峰在事发当天下午给刘鑫发微信,称“我失去你,感到很难过,你总是让我做很艰难的选择”。刘鑫回应称:你放了我吧,你都威胁我了,我不可能和你复合。

\

  大东文化大学,刘鑫和陈世峰就读的学校

  3、 凶器来源:陈世峰否认刀是自己带来的

  检方关于凶器呈上证据:

  江歌身上没有水果刀(凶器)的刀鞘部分。案发当天上午10点多,陈世峰借过学校一个房间的钥匙,检方称行凶所用的刀此前放在这个房间的茶柜里。陈世峰所在研究室的导师称:自己曾经买过这种刀,但没有拆开包装。

\

  4、 报警录音公布:刘鑫承认锁门

  现场播放了刘鑫的报警电话,打报警电话的时候刘鑫非常慌张,很害怕,断断续续的说江歌的地址,和我害怕、快点来。

  警方共接到3通报警电话,第一通和第三通都来自刘鑫,第二通来自一位名叫“小北”的邻居。

  警方问刘鑫你锁门了吗?刘鑫回应称“はい”(日语“是”的意思)。

\

  5、邻居的供述

  他打开门看看到江歌倒在地上,一个男的蹲在旁边两手捂住江歌的脖子。但邻居是外国人,以为他们是喝多了,看了三秒钟之后觉得一直盯着不太好,就关门了。但邻居的同居者又去看了,发现情况并不简单,于是返回房间,通过阳台敲隔壁日本人的窗户,希望隔壁日本人能够报警,但日本人拒绝了。

\

  日媒拍摄的案发现场,可看见江歌的血喷溅在墙和门上。

  11日庭审要点回顾

  1、 陈世峰的律师:江歌先持刀刺向陈世峰

  被告陈世峰在法庭上否认部分罪行,认为自己是杀人未遂罪,并陈述凶器的水果刀是刘鑫从房间里拿出来递给江歌的,并且迅速关上了房门。据陈世峰的律师说,江歌用肘部多次按门铃,但是刘鑫都没有给江歌开门。江歌的死因是失血过多。

  日本警方指控陈世峰杀人罪和恐吓罪。陈世峰只承认了恐吓罪。他否认自己携带水果刀去现场,并陈述是刘鑫把水果刀递给了江歌,自己在跟江歌夺刀的过程中误伤了江歌。造成江歌死亡的原因是第一刀就伤及了左颈动脉。陈世峰的律师称,当天陈世峰是带着一瓶酒前往江歌住所的,是想和江歌一起聊聊有关刘鑫的事情的。

\

  据现场传回的消息,江歌母亲没有出现在庭审现场。 据陈世峰的律师说,江歌用肘部多次按门铃,但是刘鑫都没有给江歌开门。江歌的死因是失血过多。 陈世峰律师称,医检结果证明致命的是第一刀,是无意过失导致的。

  据陈世峰的律师说,当陈世峰看到江歌倒下后,考虑到还要负担医药费,于是有了杀意。但造成江歌死亡的第一刀,是夺刀造成的,当时并没有杀意。因此他承认恐吓罪,否认杀人罪。

  2、 法医:江歌被刺颈部11-12次

  法医说:江歌被刺颈部11-12次。颈部左总颈动脉,失血如同瀑布,瞬间几秒失去意识,同一个部位伤口很深,被刺两次。多处伤口被刺后,刀又被拔出,再刺。江歌手指多处防御伤。江歌妈妈多次出声痛哭。听颈部伤状况时,倒在旁边中国友人肩上。听到江歌被刺11-12次,江母伏在桌上,抬不起头痛哭。

  有鉴于此,法医不认为陈世峰所说的是事实。法医认为陈世峰脸上和手上的伤口并不是当时发生的,而是案发后产生的。现在针对伤口的形成,法医描述与陈世峰辩护律师的证词有冲突。

\

  凶手

  陈世峰始终面无表情 不看屏幕上江歌的伤口

  陈世峰身着深蓝色的长袖衬衫和灰色的长运动裤,从始至终都很平静,脸上几乎没有一点表情。只有在江歌妈妈进来的时候跟她对视了一眼,之后就再也没有看向过江歌妈妈了。

  “你不要以为他会有我们想象中的一点点怯懦、忏悔的样子。”郭芸说,“一年了,他早就成滚刀肉了。他的脑子只会越来越清晰,一切都是为了活命。”

  至于陈世峰的律师,可能因为同是法律行业出身,郭芸表示很认可他作为律师的能力:每一句话都问得在点上,“这律师费没白花”。

  另外,郭芸还注意到,第一天上午庭审结束之后,有些媒体把陈世峰律师的单方陈述直接作为事实发布的行为。“这些人怎么能没有法律常识,还这么不负责任呢!”郭芸说。

  一位案件的旁听者表示,“下午三个小时,是她(江歌的)妈妈最难受的三个小时。因为(庭审中)一直在反复讲她每一个伤口的情况。她妈妈几次趴在桌上哭。我也注意到陈世峰的表情,他应该也受到了(良心的)谴责吧。他咬着牙低着头,他自己也不愿意看屏幕上那些伤口。”

\

  控辩双方7大分歧

  ①陈世峰的罪名有哪些?

  (恐吓罪、杀人罪VS杀人未遂罪)

  ②凶器水果刀来自陈世峰还是刘鑫?

  (陈世峰自带VS刘鑫开门递给江歌)

  ③陈世峰是否有计划杀人?

  (有计划性杀人VS误伤后继续行凶)

  ④江歌是否持刀伤害了陈世峰?

  (陈世峰律师方面主张,检方和法医否认)

  ⑤江歌手上的伤口来自陈世峰还是自己?

  (防御性伤口VS持刀挥向陈世峰时造成)

  ⑥陈世峰为何当天要去江歌家?

  (双方就陈世峰当日行踪轨迹和造访动机有分歧)

  ⑦为何行凶当天,陈世峰会携带换洗衣物?

  (行凶准备VS单纯的换洗衣物)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