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园里的情侣尸体 - 拍案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拍案 >

公园里的情侣尸体

  本文与中央电视《今日说法》栏目联动

  

  热恋情侣公园内惨遭杀害

  《法律与生活》2015年7月5日清晨,山东省临沂市一座公园的长廊内惊现一男一女的尸体。山东省临沂市公安局兰山分局的刑侦人员接警后火速赶到现场。

  经过现场勘查,死者衣着整齐,遗体没有被挪动或拖拽的痕迹。很快,警方确定两人的死亡原因:男性死者是左背部被子弹击穿;女性死者身中两枪,其中一枪将头部击穿。两人当场死亡。

  在离死者很近的草地里,警方提取到两枚直径约11毫米带血迹的弹头,初步认为此弹头是自制枪支发射的铅弹。而后,警方成立专案组,展开侦查。

  法医认定,两名死者是同时遇害的,死亡时间是7月5日凌晨左右。尽快核实两名死者的真实身份成为侦破凶案的关键。案发现场所在的公园位于山东省临沂市比较繁华的地段。案发时正值夏季,每天有很多市民在此休闲纳凉。侦查员进行了大规模的走访后,没有获得任何线索。

公园里的情侣尸体

  地处山东省东南部的临沂市是我国重要的物流集散中心,市区常住人口和外来人口加起来有几百万之多,给警方查找死者身份带来很大难度。专案组将两名死者的衣着、体貌特征等情况通报给全市各个派出所,重点查询符合条件的失踪人员。

  在死者遗体被发现十多个小时后,排查工作有了重大进展。在山东省临沂市公安局兰山分局辖区内,警方发现一些可疑线索,某小区一家美甲店在案发后突然关门且老板失联。据附近住户反映,这家店的女老板叫冯莉,25岁,临沂市本地人。几个月前,她租下小区里的这间底商,开起了美甲店。最终,经过家属辨认,冯莉被证实是两名死者之一。

  冯莉的父母在临沂郊区务农。7年前,刚从职业高中毕业的冯莉选择进城打工。2015年春节后,冯莉提出想自己创业,开一家美甲店。尽管冯莉的父母手头并不宽裕,但他们还是拿出了3万元给冯莉做启动资金。

  冯莉的母亲说,冯莉平时在城里租房住,因为工作忙,逢年过节才回家。自己每月都会去看女儿。7月4日下午,母女俩刚在美甲店见过面。没想到一天后就传来女儿死亡的噩耗。她表示,另一名死者有可能是女儿的男友褚岩。

  褚岩,26岁,临沂市本地人,家境殷实,其父母在市里经营一家加工厂。褚岩是褚家最小的孩子,很受家人宠爱。高中毕业后,他一直在家里的工厂帮忙,平时和父母一起住。

  褚岩的母亲表示,儿子性格比较内向,每天下班后在家里玩电脑,与外界的接触很少。2015年6月,在一名客户的介绍下,褚岩和冯莉相识,并确立了恋爱关系。这是褚岩的第一段恋爱。未料,却成为绝唱。

  褚岩的母亲说,褚岩恋爱后,下班经常去约会,性格变得开朗了,这让家里人很欣慰。7月4日晚上8点,褚岩告知母亲他要去与女友约会。直到半夜,他还没有回家,手机也关机。这种情况以前从未发生过,褚家人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天亮后,褚家人开始四处打探寻找,但始终没有消息。他们在焦虑不安中熬过了一天,直到噩耗传来。

  两个年轻生命突然逝去,两个家庭因此陷入无尽的悲痛中。

  专案组成员迅速着手对两名死者的社会关系进行摸排和梳理。通过走访,警方初步排除了仇杀的可能性,似乎也不存在情杀的可能性,因为警方了解到褚岩和冯莉相恋之前各自的感情经历都是一片空白。

  最终,经过层层抽丝剥茧的侦查,警方锁定了犯罪嫌疑人。2015年7月18日,案发后第13天,警方在河南省安阳市成功抓获了犯罪嫌疑人牛治民。

  犯罪嫌疑人自制枪支抢劫

  牛治民,46岁,河南省安阳市人,没有犯罪前科。据牛治民交代,他与被害的两名死者褚岩、冯莉并不认识,作案前自己从来没有去过临沂市。牛治民说:“我跟老婆天天在家生气,心里不得劲儿,就出去了。”

  牛治民和妻子结婚已有20余年,并生育两个女儿。十几年前,他们一家四口从农村老家来到城市。平时,牛治民在建筑工地上打零工,一个月的收入有3000多元。他的妻子在家照顾孩子,一家人的日子很拮据。

  牛治民说,养家糊口要靠他一个人,这让他感到生存压力很大。收工后,他经常出去喝酒,且每次都会喝醉。

  牛治民的妻子说,牛治民大男子主义比较严重,夫妻关系一直不好,经常为一些琐事吵闹。牛治民则表示,每次与妻子吵完架,他都会一个人回老家待几天,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制作枪支。

  原来,牛治民从小对枪械很感兴趣。那时,由于对枪支的管制不太严格,村里有一些人偷偷地用自制的猎枪打野兔,他也跟着一起打。时间一长,他熟悉了枪的原理和构造,开始收集废旧材料自己试着做枪。经过几年时间的打磨,他做成了两支枪,存放在老家。牛治民知道私制枪支是违法行为,所以他没有跟任何人说过此事。在心情烦闷时,他会回老家把玩那两支枪。

  2015年7月1日,因为喝酒的事情,牛治民夫妇大吵了一架。之后,牛治民回到老家收拾行李,想去外地散散心。临走时,他将一支枪和一些子弹装进了包里。按照牛治民的说法,那天,他走到安阳市一条高速公路入口,看见一辆开往临沂的长途客车正在揽客,他临时决定前往临沂。

  到达临沂后,牛治民在街上漫无目的地闲逛了三天,将身上带的几百元钱花得所剩无几。“我没住旅馆,就在火车站或汽车站打地铺度过了两天。第三天我本想买车票回家,但钱不够了。”牛治民说。于是,他动了抢劫的邪念。

  2015年7月4日晚上,牛治民来到临沂汽车站附近的公园里物色作案目标,转悠了三个多小时却没有找到机会下手。22点59分,牛治民在公园里的一条僻静小路上遇到了正在约会的褚岩和冯莉。牛治民说,当时自己注意到褚岩手里提着一个很讲究的包,感觉里面应该有很多钱,于是他便尾随这对恋人走入长廊,抢走了褚岩的包。这时,冯莉大声呼喊,这让他起了杀念……

  牛治民交代,包内只有300多元钱,在逃亡的路上自己将钱花光。为了逃避警方的追捕,自己多次改变逃亡路线并改变发型、换了衣服。回到安阳后,他惶惶不可终日。每天在家里喝得大醉,直到最终落网。

  专家支招

  自救的黄金法则

  支招专家:王大伟(人民公安大学教授)

  本案中,犯罪嫌疑人牛治民的性格是有问题的,他或多或少有反社会人格的性格倾向。反社会人格是以自己为中心,自己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忽视别人的感受。牛治民独自做枪,其实是他的一种潜意识,做枪行为的背后具有某种动机。

  值得一提的是,牛治民在抢劫时,由于对方有呼喊的自救行为,他才选择了开枪。遇到此类情况,自救是需要智慧的。此类自救有一个黄金标准——不死人、不伤人。明白这个标准,并视当时的具体情况灵活、智慧地决断,采用最合适的办法,才能成功自救。

摘自《法律与生活》半月刊2016年2月下半月期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