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品买卖三簧戏 - 拍案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拍案 >

藏品买卖三簧戏

本文与中央电视台《经济与法》栏目联动

藏品买卖三簧戏
 

文/吴民

  《法律与生活》2015年5月的一天,山西省榆社县的张鸣接到一个电话,让他喜出望外,因为对方说愿帮他出售他收藏了几年的艺术品。随后,事情的发展让他始料未及。

  购藏品被骗

  张鸣是山西省榆社县的一名退休职工。从2009年开始,他热衷于购买一些艺术品收藏。张鸣从电视购物上购买的艺术品,每件少则一两千元,多则四五千元。几年下来,他总共买了二三十件艺术品进行收藏,花费几万元。他相信这些艺术品将来肯定能升值。

  给张鸣打电话的人自称是北京爱家收藏品交流中心的工作人员李莉,她问张鸣有没有收藏品要出售;愿意出售的话,可以报出几件让专家评估,如果觉得价格合适,他们帮助出售。

  张鸣将十多件收藏品的名字报给了对方。过了两天,李莉回电话说,《东方红领袖宝玺》报价十余万元,《中国的世界遗产》报价几万元。

  张鸣说,当初自己购买《东方红领袖宝玺》仅花了5000元,购买《中国的世界遗产》也只花了3000多元。随后,李莉报给张鸣的其余十多件艺术品的估价都远远超出了其预期。所以,他想尽快出手。

  没过多久,一位自称是上海的康老板给张鸣打来电话,说通过李莉看上了张鸣的6件艺术品。随后,双方谈好以41万元成交。

  不久,李莉告诉张鸣,康老板已经与他们公司签了合同并交了保证金,他很快会到山西与张鸣交易的。

  两天后,上海的康老板给张鸣打来电话表示,自己参加上海的一个拍卖会时看上了一套《中国十大传世名画》,但下手晚了,没有买到,问张鸣能否给他弄几套。

  在康老板的再三恳求下,张鸣想到一个名叫刘童的人。在李莉第一次估完价后,刘童曾给张鸣打过电话,推销一些藏品,张鸣没买。当时,刘童说,今后有需要可以联系他。

  张鸣给刘童拨通了电话。当时,刘童说自己手里没有,但是可以帮忙找找。过了两天,刘童打电话表示找到了三套《中国十大传世名画》。随后,张鸣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康老板。

  张鸣只想从中牵个线。但是,康老板说自己实在没有时间,让张鸣先买下来。然后,他到山西从张鸣处购买,这样省事。他愿意以30万元的价格购买两套《中国十大传世名画》,加上之前谈好的买张鸣41万元艺术品,共出价71万元。

  不久,李莉打来电话说,可以出面替张鸣跟刘童砍价。随后,李莉对张鸣说,她与刘童谈好了,两套《中国十大传世名画》的价格是5.96万元,而且公司可以先垫付3万元,张鸣只要支付2.96万元即可。

  只要支付2万多元,一转手就能赚20多万元,这真是个大便宜,张鸣有点儿心动了。于是,张鸣借了6万元准备出手。很快,他收到了两套《中国十大传世名画》,收藏证、鉴定书齐全。张鸣把2.96万元汇给了刘童,然后静待康老板上门购买。

  没过几天,康老板给张鸣打电话,但没提《中国十大传世名画》的事,只说在一场拍卖会上他看上了一个帝王印,但是没拍上,让张鸣想办法找到三套,他想买下后将帝王印带到英国去拍卖。张鸣有点儿不放心,让康老板把先前谈好的交易完成后再说。

  这时,李莉出来劝说张鸣。最后,张鸣再次借了10万元,凑够11万元买了三套帝王印。张鸣觉得,帝王印是黄龙玉的,应该值这么多钱。

  不久,一个自称是海关工作人员的人给张鸣打来电话,说藏品要出国,必须缴十几万元海关税。这时,张鸣隐约觉得事情不对劲儿了。他立即到北京找到了李莉,结果证实自己上当了。随后,张鸣回到山西,到榆社县公安局报了案。据张鸣说,他总共被骗15.4万元。

  骗局很低劣

  接到报案后,榆社县公安局立即立案侦查。警方把涉案藏品送到山西省曲沃司法鉴定中心做了鉴定,结论是《中国十大传世名画》是现代印刷品,市场价格为1000元;帝王印系普通石块雕刻而成,价值800元左右。张鸣花了10余万元买来的收藏品,加在一起才值几千元。

  警方通过侦查掌握到李莉、刘童以及康老板的踪迹,他们在北京市丰台区活动。2015年9月6日,警方突击抓捕,将涉案的十余人全部控制。在抓捕现场房间内,警方发现了用于诈骗的资料和藏品,其中包括假名画和帝王印。警方还发现了他们制作的一个9月的业绩表,赫然竖立在一个显眼的位置,上面显示业绩数额为32.5万元,这是他们在三天内完成的。

  据查,此案主要犯罪嫌疑人是刘辉,25岁。团伙中的其他人也大都是“90后”。

  2014年,刘辉成立了一家公司,主要销售收藏品。当时,公司员工只有一两个人。渐渐地,刘辉不满足于小打小闹的经营方式。他发现,要做大业务,仅靠自己一个人的力量是不够的。2014年9月,刘辉开始在58同城、赶集网上刊登招聘启事。时年31岁的徐星正是看到招聘启事后前往应聘的。

  徐星说,刘辉为每位员工提供一份详细的名单及联络资料,名单上的人基本都购买过收藏品。这份名单是刘辉通过一个买卖信息的QQ群购买的。这份名单上的信息多达几十万条。刘辉买来这些信息后,再跑到北京的一些市场购买用于行骗的道具——现代工艺品。同时,他还准备了各种伪造的收藏证书。

  公司员工根据这份名单开始挨个打电话,骗局就此拉开帷幕。在这场骗局中,一共有三个角色,即回收者、老板、发行人。三个角色分别由三个人扮演,回收者主要对藏家的藏品进行高额估价以便让藏家上钩,老板即想购买藏家手中藏品的人,发行人负责推销藏品。三个角色相互配合,设好一个又一个骗局,算计着每位受害者。

  在行骗过程中,回收是第一步,也是关键一步。在给藏家们打电话时,扮演回收的员工一般都会投其所好。他们事先已了解并记录下藏家的兴趣爱好等。警方现场查获了100多个笔记本,上面记录有每位藏家的兴趣爱好。

  为了避免露出马脚,每一次行骗时,扮演三个角色的人会临时建一个微信群,而群的名字就是受害人的姓名。

  在一个“江焕之”的微信群里,刘辉变成了林老板,另外两人分别是回收者和发行人。三人除了随时进行沟通外,有时也会设计下一步的计划。最后,江焕之被骗了8.8万元。

  据警方初步查明,这一团伙涉及电信诈骗案件多达70余起,诈骗金额近1000万元,受害人遍及全国30多个省市。(当事人均为化名)

摘自《法律与生活》半月刊2016年1月上半月期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