雇车扒房砸伤邻居,谁承担赔偿责任 - 拍案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拍案 >

雇车扒房砸伤邻居,谁承担赔偿责任

雇车扒房砸伤邻居,谁承担赔偿责任

网络配图


文/李悠

  《法律与生活》今年48岁的李鸣是北京市密云县某村人。最近,因有传言国家要在当地修路,可能会占该村的部分田地。为了获得更多的占地补偿款,几乎每家都在村边自己的田地里或栽满了树苗或盖起了房子。李鸣也起了加盖房子的念想。可还没有正式施工,一件料想不到事故让他成了被告。

  雇铲车扒房砸伤邻居

  李鸣在村边承包了一片果园,果园内栽满了果树。这些果树是李鸣一家赖以生存的经济来源。李鸣的儿子提议在果树空隙的地方再栽些树,但遭到了李鸣的否定。“目前,占地的事情还没个准谱,万一是谣传,果树密度过大,肯定影响生长。”

  琢磨再三,李鸣将目光放在了果园边上的一间小房子上。这间小房子是李鸣为了看果园临时搭建的,虽然是砖瓦结构,但面积很小,只有五六平方米。李鸣打算扩建这间小房子,将房子周边的空地利用起来。李鸣想,虽然建房没有政府的批示,但国家总不会白拆白占。就算拆迁的说法是谣传,房子还可以放东西,没什么坏处。主意一定,李鸣便着手开工。

  购置完建房的材料,李鸣分别找了张坚、宋伟等4名本村邻居,并分别与对方说好,以每天100元的价格雇用对方扩建自家果园内的小房子。因为都是邻居,张坚、宋伟等人没有讨价还价,就满口答应了下来。扩建工程本就不大,4个人盘算着,也就两周的时间活儿就能干完。

  2015年6月16日,张坚等人正在搬运建房材料,李鸣觉得人力拆房工程太大,便想借一辆铲车,这样三五分钟就能把小房子夷为平地。李鸣所在的村庄里有两户村民家里有铲车,按天租借,费用很高。如果让人家免费帮忙,李鸣有些拉不下脸来。于是,他想到附近一个建筑工地去借用一下施工队的铲车。此前,这个施工队的电路出了问题,该队负责人张新还从李鸣的果园里接过电,李鸣也很仗义地帮了忙。这一次自己有困难,李鸣相信张新不会不帮忙。

  果然,在李鸣提出想借用铲车的请求后,张新痛快地答应了,并指示现场的铲车司机孙平听从李鸣的指挥,帮李鸣推一下房子。李鸣客气地提出费用的问题,张新爽快地一摆手:“举手之劳,谈什么钱!哪天电路再出问题,保不齐还要去你那里添乱呢!”

  随后,孙平便开着铲车跟着李鸣到了果园边上。此时,张坚、宋伟等人正在房子后面搬运石棉瓦。虽然他们也听到了铲车开动的响声,但都以为是附近施工队的铲车路过,并不在意。这时,站在房子前面的李鸣只顾着指挥铲车推倒房子,根本没有注意到房子后面有人。随着李鸣的指令,孙平操作着铲车将房子的上半部推倒。随即,房子后面传来了张坚、宋伟等人的叫声。李鸣闻声跑到房后,被眼前的场景吓蒙了!张坚、宋伟等人被推倒的墙砸倒在地,其中张坚伤得最重,上臂、头上都是血,其他三人均受到不同程度的砸伤、擦伤。见此情景,李鸣慌忙拨打了急救电话,并陪着受伤的工人到医院诊治。

  伤势最重的张坚被诊断为右臂两处骨折,被要求住院治疗,其余三人均为轻伤。张鸣为4人支付了5000多元医药费,其中张坚一人的住院押金就3000元。待张坚的家人赶到后,李鸣便送其他三位伤者回了家。

  为索赔三方走上法庭

  张坚在做完接骨手术后,被要求住院观察。此前李鸣缴纳的住院押金已用完。张坚的家人找到李鸣,要求李鸣缴纳张坚后续的治疗费用。但李鸣表示自己手头紧张,要张坚家人先行垫付。

  果园小屋的扩建工作只能暂告停止。一周后,张坚出院,宋伟等人到家中探望,他们谈到了赔偿问题,便决定一起去找李鸣索要误工费、后续医疗费等各项赔偿。然而,出乎4个人意料的是,李鸣一反此前积极配合治疗的态度,说:“咱们是多年的邻居了,明人不说暗话,此前你们受伤,我跑前跑后,也算是尽了本分。事情发生,是因为铲车工作失误,我有责任,但我觉得该我负的责任我已经负了,铲车司机孙平是事故发生时的主要责任人,我觉得你们也该去找找他。”

  没料到老邻居李鸣会推卸责任,脾气比较冲的宋伟颇为不满,与李鸣理论起来。毕竟是多年的邻居,李鸣见宋伟等人对自己的建议根本不买账,为了避免冲突,他提出通过司法途径解决:“这事,我肯定是有责任的,该我承担的我绝不逃脱。这样吧,哥儿几个去法院起诉吧,法院判我多少,我就认多少。事情过后,咱们还是好邻居。”既然李鸣已经这么说了,张坚、李伟等人也觉得听法院的总没错,便找了一名律师,将李鸣诉至法院。

  法院经过审理,认为张坚、宋伟等人作为雇员均是因工作原因导致受伤。李鸣作为雇主,应当承担4个人的赔偿责任,并最终判决李鸣赔偿张坚、宋伟等人各项经济损失共计8.4万元。

  拿到判决书后,早已作出承诺的李鸣痛快地拿出了8.4万元分别赔偿给了受伤的4名邻居。可赔了钱后,李鸣心里越想越不是滋味。自己是雇主,按照法院的说法,雇员出事了,法律规定自己负责。但是,铲车司机也有责任啊!于是,李鸣将铲车司机孙平和铲车所属工地的负责人张新共同起诉到法院,向两人追偿自己已经赔偿给张坚等人的8.4万元赔偿款。

  对于李鸣的追偿,铲车司机孙平觉得很冤枉:“我是听领导安排的,再说到现场是听从李鸣的指挥才推房的,我对现场的情况根本不了解,也不可能知道房屋后面还有人。李鸣了解现场情况,也知道现场还有别人在。在没有确认安全的情况下让我推房,显然他是有过错的,赔偿责任也应该由李鸣负责,与我无关。”施工队负责人张新则表示,自己是应李鸣的请求无偿帮忙的。自己也不应当承担责任。

  法院经审理认为,因帮工人是无偿为被帮工人提供劳务的,没有报酬,因此在从事帮工活动中致第三人损害的,被帮工人作为帮工行为的受益人,应当对第三人的损害承担赔偿责任。但是,被帮工人明确拒绝帮工的,不承担赔偿责任。不过,如果确有证据证明损害结果的发生是缘于帮工人的故意或者重大过失,则对于损害结果,帮工人和被帮工人需要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本案中,李鸣是被帮工人,张新是无偿帮助李鸣的帮工人,孙平是张新的雇员。在事故发生过程中,无论是张新还是孙平,都不存在故意或重大过失的情形。因此,对于张坚、宋伟等人的损害结果,张新和孙平不承担赔偿责任。据此,法院驳回了李鸣的诉讼请求。

  摘自《法律与生活》半月刊2015年11月下半月期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