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尸体污染费”的情法之争 - 拍案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拍案 >

“尸体污染费”的情法之争

“尸体污染费”的情法之争

文/张志同 赵婉焱

  事件回放

  《法律与生活》2015年6月22日,云南省个旧市红旗小学五名学生在杨家田水库不幸溺亡。事发后,有两个孩子身亡的李家选择将水库管理使用方水务局和自来水公司起诉至法院,索要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精神损害抚慰金等共48万余元。自来水公司辩称他们已在水库边设立禁止游泳标志牌,是家长未尽到监护义务才致孩子溺亡,且事发水库为饮用水源地,溺水事件发生后,在水质处理上给自来水公司带来损失,因此提起反诉,向李家索赔“尸体污染费”8980元。

  面对痛失爱子的父母,自来水公司索要“尸体污染费”是否合法?下面,笔者将深入分析这场情法之争背后的法律关系。

  法律解读

  解读一:水库管理使用方应承担赔偿责任

  我国法律在认定侵权责任时,以过错责任为原则,过错推定责任和无过错责任为例外。即通常情况下,行为人只需对因为自己过错行为给他人合法权益造成损害的部分承担责任。但根据法律规定,即便行为人没有过错或不能证明没有过错仍需要承担责任的,从其规定。比照法律规定,本案不属于法定的例外情形,应当适用过错责任原则。因而,水库管理使用方要不要承担法律责任,取决于他们在管理使用过程中是否存有过错以及该过错与孩子死亡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

  五个孩子命丧水库已是不争的事实。水库管理使用者设置了警示标南,此举是否尽到了审慎注意义务?

  事发水库是提供饮用水的水源地,不属于《侵权责任法》第37条所规定的对公众开放的公共场所。我们不能为非经营性公共场所的管理方在其工作职责之外设定过高的注意和保障义务;否则,就会极大地增加管理者的管理成本,有失公允。鉴于涉事水库水面开阔,四周多为山林,若要求水库管理使用者在水库周边架满隔离网,或派人24小时不间断地沿库边巡查,则不切实际。相比之下,在水库醒目位置设立相关管理公示、禁止游泳公告和标志等,不失为一种积极举措。但就本案而言,这此举措并不是有效的危险防范方式。因为该水库与死者就读的学校只有一路之隔,小学生尚未成年,没有民事行为能力,自控力差。水库管理使用者应当预见到小学生极有可能前去玩水。为安全起见,水库管理使用者至少应在学校与水库之间合理范围内设置隔离网等必要的防护措施,进行有效隔离,以防发生险情。

  在水库这样开放且存在潜在危险的场所,仅靠几块警示牌显然不足以防范与排除现实风险。虽然水库管理使用者采取了一定防范措施,但这些措施的有效性与水库潜在危险性之间不成正比,不是在其力所能及范围内所应采取的有效措施。因而,笔者认为作为水库管理使用者——水务局和自来水公司没有尽到合理的安全注意和保障义务,存有过错,应当对孩子的死亡承担相应赔偿责任。

  根据《侵权责任法》第26条的规定,“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权人的责任”。因此,如果孩子监护人没有尽到监护义务,水库管理使用者可以据此主张减轻自己的赔偿责任。

  解读二:自来水公司索要“尸体污染费”合法

  本案中,自来水公司反诉称,五名小学生溺亡后,因自来水公司对水库水质进行了消毒和弃水处理,由此造成相应的经济损失,进而要求小学生家属赔偿“尸体污染费”8980元。有网民提出,“尸体污染费”之诉会使死者家属受到二次伤害,也会伤害社会公众的情感。

  从法律角度而言,我国现行法律法规中没有“尸体污染费”这一概念。但这不会构成阻碍自来水公司提出反诉的事由。

  首先,反诉是程序法赋予本诉被告的一项诉讼权利,被告有权根据自己对法律关系的理解而自行决定是否提起反诉及就何种请求提起反诉。至于最终能不能得到法院的支持,要看反诉请求有没有相应的依据和证据支持。

  其次,自来水公司作为因水受到污染而招致损失的当事人有权请求赔偿。涉事水库是当地饮用水水源地,不是“公共泳池”,不能图一己之快而置公共利益于不顾。我国实行饮用水水源保护区制度,“禁止在饮用水水源一级保护区内从事网箱养殖、旅游、游泳、垂钓或者其他可能污染饮用水水体的活动”。对此,《中华人民共和国水污染防治法》第58条有明确的规定。

  可见,在涉事水库游泳,本身就是一种违法行为。无论是游泳行为,还是出现溺亡事件,都会或多或少地对水体造成污染。为了保障水质达标,势必要对水体进行必要处理,由此会增加额外费用。但所增加的费用不叫“尸体污染费”,准确的称谓应叫“水体污染处理费”。对此,《水污染防治法》第85条有明确的规定:因水污染受到损害的当事人,有权要求排污方排除危害和赔偿损失。故自来水公司作为受害方,有权依法通过反诉主张自己的权利。

  如前所述,自来水公司要想让法院支持自己提出的8980元的水体污染处理费,还要拿出确凿的证据加以证明。

  解读三:学校未尽到监管责任

  学校肩负着保障学生人身财产安全的义务,也就是说,学校对在校学生有教育、管理和保护的职责。但这种职责的履行,应以属于学校管理的时间及管理的场所为限,如《侵权责任法》第38条规定,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在幼儿园、学校或者其他教育机构学习、生活期间受到人身损害的,幼儿园、学校或者其他教育机构应当承担责任。但能够证明尽到教育、管理职责的,不承担责任。对此,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106条也有类似规定。

  本案发生在学生放学后、到家前这段时期,理论上,此时学生已脱离学校应尽管理、教育职责的时间与空间范围,相应的监管职责已转移至其监护人。比照前述规定,似乎学校无须承担任何责任。其实不然,根据2006年教育部联合公安部等其他部门制定的《中小学幼儿园安全管理办法》第31条规定,小学应当建立低年级学生、幼儿上下学时接送的交接制度,不得将晚离学校的低年级学生、幼儿交与无关人员。

  在本案中,溺亡学生所在的个旧市红旗小学并未建立低年级学生上下学时接送的交接制度,未能做到家、校共同监管的“无缝”对接。尽管遇难两兄弟的父母将房子租在个旧市红旗小学对面,但这并不能代表学校可以不建立交接制度。因而,该小学日常管理中存在疏漏,需对此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生活中,有许多悲剧系因安全意识淡薄所致,如何减少和杜绝此类悲剧再次发生值得人们深思。为了防患于未然,学校、家庭有义务对孩子加强安全教育,让他们具有基本的自我保护意识,并传授其必要的避险自救方法。

  摘自《法律与生活》半月刊2015年9月下半月期

  作者简介

  第一作者:张志同

  北京京润律师事务所主任,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所研究生院兼职导师,主要执业领域为征地拆迁、房地产与建设工程法律事务。

  电话:010-85900590

  手机:13901042287

  邮箱:[email protected]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三里屯SOHOD座1005室

  第二作者:赵婉焱

  北京京润律师事务所律师助理

  手机:15717502181

  邮箱:[email protected]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三里屯SOHOD座1005室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