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阳市文峰区村民涉嫌寻衅滋事罪之疑 - 地方巡礼 - 法律与生活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地方巡礼 >

安阳市文峰区村民涉嫌寻衅滋事罪之疑

  

本刊记者/郑荣昌

  《法律与生活》近年来,随着一些地方官民利益之争的增多和加剧,寻衅滋事罪成为一些地方震慑和解决这种争议的口袋罪。在这样的背景下,发生在河南省安阳市文峰区中华路街道办事处(以下简称中华路街道办)辖内一起由城中村改造引发的冲突引起了人们的注意。

  村民与街道办因拆迁起冲突

  2016年3月22日,中华路街道办土地所主任崔俊鹏带领七八个人来到六府市庄村(行政村)推行“城中村改造拆迁补偿安置方案”,先后与村支部委员李双禅和家人以及其他村民发生冲突。冲突持续十来分钟,双方都有人员构成轻微伤。

  两天后,民警来到该村,以涉嫌寻衅滋事罪为名对村民李宾、李连喜(李双禅的叔叔)实施刑事拘留。目击了冲突过程的六七十名村民对此不服,联署了一份《情况说明》。

  这份《情况说明》写道,首先是街道办的工作人员和赶来增援的城管人员辱骂和殴打了反对违法强拆方案的李双禅。李双禅的父亲李三喜闻讯赶来,责问对方“为什么打我的儿子”,却也遭殴打。接着,其他试图阻止和问责政府工作人员为何如此“执法”的村民也遭殴打。随后,被激怒的村民便有了激烈程度与之相当的反抗。此外,街道办提供的录像资料是其工作人员用摄像机拍摄的,仅显示了村民的反抗,不是全程录像。安装在村委会办公大院的监控设备拍摄的录像资料才是全程录像,反映了冲突的全过程(除了李双禅在室内挨打一段)。村委会的监控录像资料与目击村民的证言均证明,确实是办事处人员先打村民。

  当事人诉说冲突过程

  李双禅本人如此讲述了上述冲突的过程——

  作为农村基层干部,我清楚地知道,群众工作很难做,必须严格依法办事,耐心地做群众工作。中华路街道办的《城中村改造拆迁补偿安置方案》红头文件没有盖公章,且两次拿到村民代表大会上讨论也都没有通过。这样的文件,依法不能执行。

  事发当天,崔俊鹏带领街道办人员来到村委会,意欲强行进入村民家中登记、定性,让村民签字。我提出反对意见,崔俊鹏辱骂我。我问崔俊鹏:“你骂谁?”他说:“就骂你,有本事你打我试试!”话音未落,他们便将我打倒在地,其中一人用膝盖压住我胸口达5分钟之久。

  这时,街道办聂主任等人赶到,许多村民也进入村委会大院。村民责问:“街道办人员就能随便打人?”聂主任说:“你们村村民就这种素质?”我便走出办公室,把进入大院的村民往外劝。

  村民正准备离开时,城管办袁某伟、谭某、陈某强等城管人员突然赶到,辱骂村民。我父亲听说我挨打了,来到现场责问他们。老父亲话还没说完,就被他们打倒在地,满口流血,手上受伤。围观的村民上前拦架,也被打。这时,忍无可忍的村民才开始还手,但还算克制。后来,文泰公安分局的民警赶来后,冲突才结束。

  第二天,我的村支部委员职务被街道办撤免。接着,在冲突中还手的村民李宾、李连喜被刑事拘留。25日,袁某伟、谭某又带几十名城管人员来到我家,把我家放了十几年的一个搅拌机砸烂。

  街道办的说明

  对于这场冲突,中华路街道办做出的说明是:3月22日上午,街道办工作人员、包村干部分成27个工作组,到辖区7个村进行城中村改造入户征求群众意见。其他6个村进展顺利,唯独进驻六府市庄村的工作组遇到麻烦。

  工作组召开的村干部会议刚开始,李双禅就非常不满,当众顶撞工作组组长崔俊鹏。崔俊鹏说:“有什么事慢点儿说。”李双禅不但不收敛,反而举起凳子去打崔俊鹏,被在场的干部拦住。李双禅又走出村委会办公室打电话说自己挨打,叫其亲属赶快过来帮忙。

  随后,街道办领导赶到该村,了解事情发生经过。会议刚开始,李双禅的亲属有的拿着铁钎、有的拿着木棍赶到村委会,边拍打门窗,边辱骂办事处人员,扬言要打死崔俊鹏。会议中断。

  正在辖区巡查违章建房的街道办干部袁某伟等三人欲询问情况,刚进村委会大院,就被李双禅叫来的人围住殴打,导致三名干部身上多处受伤,且手表等物品丢失。经法医鉴定,三名干部均为轻微伤。

  目前,公安机关已介入,初步认定李双禅等人涉嫌寻衅滋事罪,对相关嫌疑人正在抓捕。现李宾、李连喜已抓捕归案,李喜林正在追捕中。

  针对本案事实方面,记者提出《城中村改造拆迁补偿安置方案》是否未经村民代表大会同意?在此情况下,强制拆迁是否合法?六七十名村民在《情况说明》上签字是否属实?如果属实,如何看待这么多人签名这个事实?村委会的监控录像资料和工作组摄制的录像资料哪个更加全面地记录了这场冲突?如何采信两个录像资料?

  遗憾的是,街道办事处的说明并未完全回答记者的疑问。

  专家的看法

  在司法部门对该事件的调查结论还没有出炉前,记者就村民的行为是否涉嫌寻衅滋事罪采访了华东政法大学刑法教研室主任、法学博士王恩海。

  王恩海认为,我国《刑法》第293条明确四种行为构成寻衅滋事罪:(1)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的;(2)追逐、拦截、辱骂、恐吓他人,情节恶劣的;(3)强拿硬要或者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情节严重的;(4)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的。

  本罪是司法实践中适用频率较高的犯罪,也是争议较大的犯罪,原因在于:(1)本罪的行为均有“情节恶劣”、“情节严重”等特点,但什么是“情节恶劣”、“情节严重”并无明确规定;(2)本罪的行为与故意伤害罪、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等犯罪的界限并不明晰;(3)一般认为,本罪与聚众斗殴罪、聚众淫乱等均脱胎于旧刑法的流氓罪,而认定流氓罪一般需要流氓动机这一要件,譬如“寻求刺激、发泄情绪、逞强耍横、无事生非”。如何认定这一要件,则又存在较为激烈的争论。

  具体到本案,认定村民的行为是否构成本罪,至少应该满足三个条件:第一,“致一人以上轻伤或者二人以上轻微伤”,还要参照冲突的另一方的表现。第二,具有“寻求刺激、发泄情绪、逞强耍横、无事生非”的动机。从现有的材料看,村民的行为不是出于此等动机,而是另有原因。第三,不具有正当防卫等理由,而本案存在正当防卫的可能。对此,应当先通过固定证据确认事实,然后再确定是否存在正当防卫以及是否构成防卫过当。

  郑州大学法学院教授刘德法表示,寻衅滋事罪主要包括两个法律特征:从行为上看,是对社会公共秩序的妨碍或破坏,针对的是“不特定的人”,带有公共性质;从主观上看,行为人藐视社会公共秩序,发泄对不特定人或社会的不满。在实践中,司法机关有时将针对“特定人”的殴打行为定为寻衅滋事,把本可以按治安管理处罚的行为轻易地用刑法代替,导致惩罚扩大化。这会给民众带来一种不安定感,使每个人形成趋利避害的心理,让民众行为很容易变成群体性事件。

摘自《法律与生活》半月刊2016年6月下半月期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